第0023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眨眼就是除夕了,年二十九时萧翊时大宴了群臣,除夕夜便是皇家家宴,皇亲国戚把大华殿坐得满满当当的。

    乔梓第一次看到了那个萧秉,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生得唇红齿白的,眉眼和萧翊时有那么一两分相似,跟在萧翊川身旁寸步不离。

    到萧翊时面前觐见时,萧秉低眉顺目,看起来很是乖巧,可到底还是年纪小,伪装的功夫不够,到了无人之处便不住地四下打量,看向萧翊时的眼神中也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凶狠。

    这看起来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乔梓深深地为萧翊川担忧了起来。

    至于萧翊时,她应该不用担心,这个手段强硬的帝王,只怕只有别人在他面前俯首称臣的份儿,一个十岁的小孩子,撼动不了他分毫。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朝着萧翊时看了过去,只见那男子坐在上首,眉目深邃,气息冷厉,那是从沙场征杀中带来的一种令人臣服的霸气。

    她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嘴唇,那日的触感在脑中一掠而过,心尖那股莫名的酥麻又泛了上来。

    镇定。

    乔梓在心里叫了一声。

    只不过亲了一个男人一下而已,春心荡漾个什么!

    那只不过是一个意外,要是被萧翊时看出什么来,脖子上的脑袋有几颗够他砍的?

    不过,亲到了才知道,那男人的皮肤真是不错,居然光滑细腻得很,幸好他当时半醉了,一点反应都没有,更察觉到她趁机小小地揩了一点油,在那脸颊上多停留了几秒钟……

    她的心里冒出来好几个小人,一会儿威逼恐吓,一会儿嘲讽讥笑,足足把自己告诫了十来遍,这才重新回过神来。

    “小乔子,打起精神来,陛下看你呢。”旁边的小路子不动声色地踹了她一脚。

    乔梓立刻挺直了后背,束手而立,目不斜视,昨儿个萧翊时刚刚给她提了一个品级,现在她可是从五品的公公,月例都高了一成,今晚更是萧翊时发红包的关键时刻,她不好好表现这一年就亏了。

    除夕开始,萧翊时便罢朝七日,时间一下子就变得空闲了起来,后宫诸人也多有轮休。

    只是乔梓有些萎靡,轮休那日赖在床上好半天都没起来,整颗心都拔凉拔凉的。

    除夕夜萧翊时果然给四通殿里的人手封了一个大红包,别人都是实打实的银子,只有她是薄薄的一张纸,上面写了一首诗,大意就是勉励她好好干,别偷懒。

    乔梓盯着那张纸心疼了一个晚上,那字倒是铁划银钩、苍劲有力,和容昱墨的几乎不相上下,旁人都眼红她受宠,可她要这字有什么用,这是御赐之物,又不能拿去卖银子。

    翌日木槿也轮休,探头探脑地来看她,她这才高兴了起来,把那张御笔拿出来吹嘘了片刻,又领着木槿一一和四通殿里的公公们混了个脸熟,说这是她的妹妹,以后有事请大家多多关照。

    其实木槿的五官长得挺漂亮的,就是平常总是缩手缩脚的,不够大气,虞太妃脾气好,底下的一些宫女也没了争胜好强的心思,她的手巧,经常替大伙儿做些女红,也渐渐相处和睦,从前那卑微胆小的模样少了些许,看起来也是一个甜美大方的女子。

    萧翊时一入后殿便看到了这些人嘻嘻哈哈欢乐的模样,忍不住便皱起了眉头。

    乔梓身前的小茶几上放了一盘蜜饯,她眉飞色舞地不知道说着什么,一手搭在了木槿的肩上,而木槿剥着蜜饯往她嘴里塞。

    旁边还有两个小太监起哄:“小乔子,这是你妹妹吗?我们也想要一个。”

    跟在萧翊时身后的马德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几个人回头一看,魂飞魄散,立刻跪倒请罪。

    “你叫什么?”萧翊时缓步走到那宫女身旁。

    “木……槿。”木槿颤声回答,她本来就胆小,这下更是浑身发颤。

    “抬起头来。”萧翊时颇有些不耐烦。

    木槿的脖子都僵住了,一旁的乔梓戳了戳她,小声道:“陛下叫你抬头。”

    木槿这才活了过来,仰起脸来看着萧翊时。

    脸有点圆,五官还算清秀,只可惜眼神太过呆滞。

    萧翊时略带嫌弃地想,只是看着旁边乔梓紧张的表情,心头有些发闷。

    “好了起来吧,今儿过年,随意些也就算了,以后你不可随意出入四通殿。”

    几个人齐声应了一声“是”,乔梓心里有些纳闷,他们这些下人从后门出入,并不会惊扰到正殿,怎么就犯了萧翊时的忌讳了?

    “朕今日想出去走走,马德,咱门跟前是不是还缺个书童?”萧翊时漫不经心地道。

    乔梓一下子蹦了起来:“陛下,奴才在,奴才愿为陛下牵马坠蹬!”

    -

    这是乔梓入宫将近一年来第一次出宫,走出那厚重的朱漆大门时,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萧翊时一身便服,身旁带着萧锴、马德和乔梓,一路轻车简从,不一会儿就到了京城最繁华的朱巷口外。

    下了车,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路上随处可见各种小摊,今儿个正月初六,破五刚过,诸事皆宜,还能瞧见好些女子抛头露面,和摊主们讨价还价,甚是欢乐。

    有手巧的摊主已经在卖元宵的花灯,五花八门,好些孩童手里提了一个,却还频频回头,看着挂着的不肯回家。

    乔梓只觉得眼睛都不够使了,跟在萧翊时的身后不停地左顾右盼,要不是顾着萧翊时,她恨不得把街上所有好玩的物件都摸上一遍吃上一回。

    萧翊时瞧她那模样,只好放缓了脚步,短短一段路,几个人走了快一炷香的时间,这才到了鼎丰楼。

    乔梓手上提了两个兔子灯笼,嘴里啃着云片糕,肩上背着两个布袋子,热热闹闹地跟着上了楼。

    鼎丰楼里有人把他们引到了楼上的包房,里面已经有两个人等着了,一个是容昱墨,另一个乔梓不认识,看着约莫二十出头,身着青衣,容貌虽然不及萧翊时和容昱墨,却也气质出尘。

    一见萧翊时,二人齐齐上来见礼,萧翊时摆了摆手:“不必拘礼了,今日你我兄弟相称。”

    小二上了酒席,三个人边吃边聊,乔梓在旁边听了片刻,他们聊得都是在北地之事,看起来都曾一起在那里共患难过。

    她脑中忽然灵光一现,指着那青衣人叫了起来:“顾青衣,你是顾青衣!”

    那个以机关奇巧闻名大晋的顾青衣,邻国大梁曾经以万两黄金重赏,请他到大梁传授机关之术的顾青衣!

    当年洛阳花会,萧翊时的剑、容昱墨的笔、萧承澜的箭、顾青衣的箫,京城四杰一夕之间名动京师。

    乔梓虽然也到过洛阳花会,不过那会儿她还小,只顾着到处找吃的,倒是田蕴秀曾和乔梓说起过当日盛况,顾青衣的箫声其实并不算最为出挑,只是当日他一边吹奏,旁边有个人偶跟随他的箫声舞动,最后还上前为大长公主斟了一杯酒,令满场震惊,当之无愧成为一杰。

    田蕴秀对他却有些轻蔑,玩物丧志,并非大丈夫所为。

    可能人人都想要出将入相,对这种奇巧之计并不看重,可没想到顾青衣最后在北地也是一战成名,配合萧翊时用机关将强悍的伯纳族最后收入大晋。最让人佩服的是,他并没有随之入朝为官,依然是一介布衣,不为名利所惑,自由自在。

    顾青衣冲着她笑了笑:“小公公也听说过我吗?”

    乔梓用力地点了点头:“顾先生大名,如雷贯耳。”

    容昱墨笑道:“青衣,她就是我和你提起的小公公,我们的恒河之治,说不定她也能派上些用处。”

    “大人们能用得上小的,只管吩咐就好。”乔梓精神一振。

    萧翊时侧身看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知道青衣的?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乔梓立刻拍马屁:“当然是先听到陛下的大名,然后才听说顾先生、萧大哥他们的事迹,对伯纳族的一战,说书先生都能说上一天一夜呢。”

    席间的话题顿时热闹了起来,提起当年之事,大家不禁热血沸腾,更何况伯纳族的生活习性和大晋完全不同,说起来也很是有趣。

    “他们最为崇拜的就是黑熊,每年的祭祀大典时,都会有人扮成一头黑熊,族人围着一起跳舞,我瞧过一回,甚是有趣……”容昱墨娓娓道来,他博览群书,对大晋周边几个异族的习性都了若指掌,一一拿出来当成趣谈。

    乔梓听得入神,忍不住插嘴道:“这些舞都没什么稀奇的,我还看过一种拿着竹竿跳的舞呢,两人一对拿着两个竹竿对击,跳舞的人在十来根竹竿中穿来穿去,一不留神就要把脚踝伤了……”

    萧翊时破带兴味地看着她:“你跳过吗?”

    “跳过,”乔梓不好意思地笑了,“被竹竿夹到脚踝了,疼了一天。”

    容昱墨不动声色地瞧着她:“这倒是有趣,还有其他稀奇的舞吗?”

    “有,还有人专门学猴子的,跟着旁边的鼓手一起跳,可有趣……”乔梓一下子住了口,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怎么不说了?”萧翊时纳闷地问。

    “陛陛陛下……奴才忽然喉咙有些痛。”乔梓咳嗽了几声,一脸的痛苦。

    萧翊时责备地看了她一眼,和马德耳语了两句,马德出去了片刻,不一会儿小二便进来了,端上来一份银耳雪梨汤。

    乔梓心中有愧,谢过皇恩,退到后面慢慢喝着汤,再也不出声了。

    萧翊时和好友用完膳,一起坐在窗边品茗观景,中间还听了一会儿小曲,等要回宫时已经快戌时了。

    趁着萧翊时和顾青衣告别时,容昱墨走到乔梓身旁,嘴角含笑,语声低柔:“小乔子,这竹竿舞是南疆一个小岛中人所创的,猴子舞则是苗家所长,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泰安府在大晋腹地,不知道你是怎么去南疆跳竹竿舞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