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2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梓用力地睁开眼睛,却只看见屋顶阴森的油灯,还有一根根直通屋顶的粗厚的栅栏。

    耳边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喊声,鼻尖更是弥漫这血腥味,这是哪里?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问,萧承澜俯下身来,充满恶意地笑了笑:“没来过这里吧,这是大理寺的牢房,此处专门关押即将问斩的重犯。”

    乔梓的身子被扶了起来,她眨了眨眼睛,这才看清楚,这里是一间审问犯人的囚室,四周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正前方吊着一个人,双臂被高高挂起,身上全是斑驳的血印,他的头无力地下垂着,显然已经昏迷。

    乔梓的瞳孔瞬间收缩,身子好像筛糠般抖了起来:萧铎!那人是她的萧大哥!

    她低声呜咽了起来,挣扎着想要朝前扑去,却被萧承澜按在了担架上。

    “把他泼醒。”

    “是。”

    一盆冷水兜头泼下,萧铎抽搐了两下,悠悠醒了过来,他的目光茫然地扫过,最后落在了乔梓身上。

    突如其来的狂喜涌上心头,他颤声道:“小乔子!你到哪里去了?我们都……”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目光死死地落着萧承澜身上:“原来又是你,你不要枉费心机了,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把兵符交给你。”

    萧承澜“啧啧”两声,笑着道:“你当本王稀罕你什么兵符吗?有是最好,没有也妨碍不了本王的大计,你既然愿意给你的主子陪葬,也不能怨我,我先让你继续尝尝这七十二种酷刑,再送你去见你的主子。”

    “不……不要……”乔梓困难地从喉中挤出两个字来。

    “本王的小心肝替你求情,那本王得好好斟酌斟酌了,”萧承澜抬起乔梓的下巴,“不如这样好了,以后你一顿不吃,他便试一种刑具,试到体无完肤死了为止;你若乖乖听话,他便在牢中有吃有喝,你看如何?”

    萧铎大怒,用力地挣扎了起来,锁链“哗哗”作响:“萧承澜你放屁!有本事你冲着我来!你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小梓你别怕他,我死了便死了,陛下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是啊,你死了便死了,你死了还有好多人呢,那个小丫头木槿,大总管马德,还有那个叫什么应珞的,小丫头倒是熬不过什么酷刑,不如丢到妓院里磨练磨练,那个老头子嘛……”萧承澜慢条斯理地道。

    乔梓的双唇颤抖着,拽了拽萧承澜的衣袖。

    “郡主这是有什么话交代吗?”萧承澜森然一笑。

    “我……答应你……”乔梓断断续续地吐出几声气音,“我……听话……”

    乔梓重新回到了她的和禧宫,迫不及待地就要开始吃东西。只是她已经饿了这么些天,就连粥都没法进肚,一吃就吐,吐了还吃,萧承澜天生洁癖,看着这满地的污秽物,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却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依然没走。

    太医来了好几个,七嘴八舌地出了好几个主意,针灸的针灸,煎药的煎药,什么法子都使上了。

    “我会好起来的,你别动他们……”迷迷糊糊中,乔梓盯着萧承澜一直惶然地反复着这句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点支撑,到了晚上,乔梓终于止吐了,被喂着喝下了小半碗粥,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到侍女们清理好了污秽,萧承澜坐在床边,定定地看着熟睡中乔梓。

    原来俏皮甜美的笑容再也难寻踪迹,下巴削尖了,脸色苍白如纸,曾经红润的双唇几近惨白。

    萧承澜轻哼了一声,握住了那无力垂落下来的纤纤细指,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喃喃地道:“他有什么好……我不信……总有一日……你的人还有你的心都会是我的……”

    翌日萧承澜再来时,乔梓已经可以稍稍靠坐在床头片刻了,太医们到底不是庸医,数管齐下,终于把她这条小命给揪回来了。

    一见到他,乔梓的眼睛顿时一亮,冲着他讨好地笑了笑:“王爷,我已经好多了,我大哥怎么样?”

    萧承澜愉快地道:“他皮糙肉厚,比你结实多了。”

    “木槿呢?能不能让她回到我这里来?我习惯她伺候了。”乔梓软语恳求。

    萧承澜在她身旁坐了下来,漫不经心地道:“那本王有何好处?”

    乔梓忍住气,闷声道:“王爷你富甲天下,现在又大权在握,我能有什么好处给你?”

    “自然有,”萧承澜轻佻地笑了笑,“你亲我一下,就当是让她回来的好处了。”

    乔梓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嫣然一笑,冲着他勾了勾手指头。

    萧承澜心神一荡,凑了过去。

    “啪”的一声,乔梓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萧承澜又惊又怒,抬手就朝着她的脸上反抽了过去。

    乔梓闭上眼睛,等着那一记耳光落下。

    风声从鼻尖一掠而过,“哐啷”一声响,乔梓睁开眼睛,只看到一地的狼藉和萧承澜愤然而去的背影。

    一连喝了两日药剂和稀粥,乔梓的身子总算好了一些,可以下床走动了,萧承澜并没有限制她在和禧宫的进出,只是鸳鸯和花盈一直贴身跟随寸步不离。

    和禧宫中原来的太监和宫女不知道被萧承澜弄到哪里去了,她现在就是孤家寡人,该怎样才能救出萧铎他们呢?难道真的要在萧承澜面前出卖色相吗?

    萧翊时啊萧翊时,难道你真的被萧承澜算计了吗?为什么到现在还一点儿声响都没有?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这次就被人连老家都一锅端了?

    乔梓站在院中,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的护身符,心中喃喃地念叨着,或者,人在极度无助中可能都会求助这些虚无缥缈的神灵,她平生头一次开始诚心祈求,惟愿菩萨保佑萧翊时能够平安脱险,重新夺回这万里江山。

    躲在和禧宫也于事无补,她琢磨着到外面去看看形势,说不定能想出什么法子自救。

    她领着两名侍女出了和禧宫,缓步朝御花园而去,一路上来往的宫人不多,偶尔碰到的也行色匆匆,面带惊慌之色,这眼看着后宫即将易主,大家求自保的自保,求升官的升官,忙着各寻出路。

    “郡主,这菊花都残了,树叶都秃了,没什么好看的。天气这么冷,我们还是回去吧。”鸳鸯小心翼翼地劝道。

    “怎么?这是要把我关起来吗?”乔梓冷冷地道。

    “奴婢不敢。”

    “去安粹宫,我去看看南宣长公主。”

    安粹宫里倒没有那种慌乱的感觉,一片宁静,虞太妃是个老好人,只顾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小儿子也不过七八岁,怎么也轮不到他出来挑大梁。

    只是到了萧玉菡所住的明安殿前,里面却隐隐传来了一阵哭声,乔梓心头一紧,快步跨入殿门,只见萧玉菡和她的母亲秦太嫔正抱头痛哭,虞太妃坐在上首,一脸的黯然。

    乔梓的腿一软,差点跌倒:“这是……怎么了?难道陛下他……”

    萧玉菡抬起泪眼,哭着叫了一声:“姐姐!朝中大事都在岳王掌控,陛下至今音讯皆无,他……是不是不会回来了?”

    乔梓晕眩了片刻,强自镇定道:“不可能,陛下不会有事的。”

    “我……岳王要我去北地和伯纳族和亲……”萧玉菡痛哭失声,“我不想去……我宁愿死了也要留在大晋……”

    “玉菡你说什么傻话!”秦太嫔哭着道,“你死了,我也跟着你一起死了干净!”

    虞太妃的眼圈也红了:“玉菡到底也是大晋的公主,到了伯纳族定是那王罕的正妻,好死……不如赖活……也算是为了我们大123言情山稳固出了一份力气……”

    “那王罕的女儿都比我大了,还什么正妻……”萧玉菡跌坐在地上,喃喃地念了一句,忽然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姐姐,你果然说得没错,男人没用才要拿女人当礼物去讨好别人,岳王算什么东西,也不过是欺软怕硬的软骨头而已!”

    秦太嫔扑过去捂着萧玉菡的嘴,瑟瑟发抖:“玉菡你别瞎说了,小心被他听到了。”

    “是啊玉菡,”虞太妃也劝道,“忍忍就过去了,还能有什么法子呢?”

    乔梓冷笑了一声,凑到了虞太妃的耳旁小声道:“虞太妃,你以为能忍吗?岳王他只要岳王就可以了吗?过些时日,只怕萧秉和你的小殿下都难以幸免吧!”

    虞太妃的脸色刷地一下白了,那双保养得体的手颤抖了起来。

    萧玉菡的发髻都散了,状若疯癫地尖声大叫:“听到了便听到了,有本事他就杀了我……”

    “公主!”乔梓半跪了下来,抓住了她的肩膀厉声叫道:“你醒醒!赌气之话不说也罢,活着才有希望!”

    萧玉菡的笑声戛然而止,定定地看着乔梓,骤然抱住了她:“姐姐……我好恨!早知如此我还不如……不如……”

    她哭得喘不过起来,眼看着就要晕厥过去。

    乔梓霍地站了起来,大步朝外走去,鸳鸯和花盈急急地追了上来:“郡主你要去哪里?”

    “岳王殿下在哪里?我要去见他。”

    此时已经下朝,以萧承澜铁腕变态的手段,想必已经开始在肃清萧翊时留在朝堂上的心腹,只是他要将那些文臣武将都挨个儿斩草除根却并不容易,容昱墨乃容靖宇之后,容靖宇虽然身死,但清名流芳,在天下士子中有着极高的威望,其他的诸如鲁国公、程太傅更是三朝元老,他必然要徐徐图之。

    这也是萧承澜要拖萧秉当挡箭牌的目的之一,有了萧秉挡着,他尽可大动手脚,过个一年半载足够他掌控朝纲,如果萧翊时真的死了,他害死先帝这一脉的所有骨血,便顺理成章可以继承了皇位。

    此刻,想必他一定和萧秉在四通殿中处理政务,乔梓不顾鸳鸯和花盈的劝阻,一路朝着四通殿走去。

    四通殿依然威严肃穆,只是门前的侍卫和太监都换了人,物是人非,乔梓摸着铜环眼眶发红。

    门前的太监去通报了一声,不一会儿便回来躬身引她入了正殿,果不其然,萧秉和萧承澜都在,萧秉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一扫从前小心翼翼的模样,大马金刀地坐在萧翊时从前的位置上,像模像样地拿了一本奏折翻阅着。

    “你这是来探望本王吗?”萧承澜的心情不错,笑得很是愉悦。

    “这就是小郡主?”萧秉好奇地看着她,“皇叔祖说要娶的就是她?”

    “正是,郡主快来见过陛下。”萧承澜冲着乔梓招了招手。

    “陛下?”乔梓冷冷地一笑,“凭他?这种恩将仇报的无知稚子?”

    “大胆!”萧承澜沉下脸来,“萧翊时已经死了,他没有子嗣,萧秉乃寿王之子,理所应当承继皇位,后日就将举行登基大典。”

    乔梓的脑袋晕了晕,强撑着扶住了柱子:“胡说……陛下不可能会死!”

    “我留在渔村的人马已经搜寻过很多次了,萧翊时所带人马全军覆灭,尸骨都被海浪卷走,只怕都被海鱼啃了个不剩了吧,所谓死无全尸不过如此,报应啊报应,他杀了自己皇兄的时候只怕也没想到会有如此下场吧……”萧承澜哈哈大笑了起来。

    牙齿咯咯作响,无边无际的恐惧泛上心头。

    乔梓呆呆地看着那张薄唇一张一合,却怎么也不能相信,那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帝王难道真的已经弃她而去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