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080 希望

080 希望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次日,几人吃过早饭,就早早的出发往北山村而去了。

    到得村口,就看到有几个人正蹲在村口的大树下闲聊呢。那些人一看到安言几人,顿时面色古怪,一阵交头接耳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这是怎么了?”

    白平诧异的看着北山村民的奇怪反应,挠了挠后脑勺,满目疑惑。虽然昨天和这些村民发生了冲突,但是他依然觉得村民们只是被村长和李家人给迷惑了,并非全都是恶人。而且,柳家人还要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不可能真的与整个北山村为敌的。

    “也许是有人授意了什么,多半是许义的杰作。”

    安言眸色一寒,心中已经大约有了猜测了。那许义,定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昨天的事情自然是在他的心头埋下了一根刺。只要一有机会,他定然是不会放过的。而如今这般,安言隐隐猜到,许义是想要让北山村的人孤立柳家人。

    柳家本来就是孤女寡母的,而且两个是待嫁的老姑娘,两个寡妇,在村子里生活着本就艰难,遭受的议论是非本来就多了。而如今,再经过许义煽风点火的话,那柳家人的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了。安言心中恼怒,这个许义一把年纪了,不修善德,反而做这般伤天害理之事,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安言暗恨,袖子下的手微微握紧,脑中闪过柳家母亲柳氏和众姐妹悲伤坚强的面容,心头突然就燃烧起了一簇火苗。也许,她可以帮助她们,她很想看着她们面上带上幸福微笑的模样。

    “那个许义,如果可以我真想拿刀砍死他。”

    白平愤愤的说着,满面阴狠,显然也是愤怒到了极致。

    柳氏满面哀伤惆怅,眼中有怨有无奈。在柳家之中,她算是很幸福的了,即使白家曾经发生这么多事情。但是夫君以及婆婆她们那是真的对她好,而且她本身也是乐观的,因此即使有过悲伤和痛苦,依然觉得生活是充满希望的。但是,看到娘家这般,她不禁悲从中来。她的四个姐姐以及母亲,以后可怎么办?想到那些,柳氏的眼眶就是忍不住一红。

    “七娘,你别难过,一切都会好的。……七娘……你别哭,我……我……”

    白平一看到柳氏哭了,顿时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本就是一个极疼娘子的人,如今看到娘子满面哀伤,眼中含泪,顿时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以至于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柳氏扑进白平的怀中,低声哽咽着,“老天爷真是不公平,我的娘亲和姐姐都是那么好的人,为什么要遭受这些。如今,村中人还排挤她们,他们以后的生活该如何是好?”

    听到这话,白平也是为难,他一个大男人,种田打架还在行些。对于这些阴谋诡计弯弯绕绕的,实在是不擅长,此刻也是火急火燎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白平不知道想到什么,抬头猛然看向安言,眼中有光亮在闪烁。在白家艰难的时候,就是这个聪慧玲珑的表妹,每每有着出人意料的主意,让白家一次一次走出困境,有了如今稳定的生活。

    安言不期然的接收到白平带着希望的目光,不仅莞尔一笑。这个表哥,如今竟然这般信任自己了。她的心头不禁暖暖的,经过这么多事情,他们终于是信任了她,而且是从心里信任依赖的。这是个好现象,她不是没有办法,怕就怕无法得到足够的信任和支持。只要在乎的人能够毫无保留的支持她,那么再困难的路径,即使满布荆棘,她也有信心能够带领大家走出一路锦绣芳华出来。

    “一切都会好的,五娘的石女之症我以前在一本古书上看过,心中已经有数。而六娘脸上的问题,我看着应该也是能治的。到时候,三娘的腿好了,五娘和正常的姑娘一样,六娘的脸也好了。以柳家女子秀美的容貌和勤劳贤惠的性子,还怕会有不识货的上门提亲吗?就算是四娘,只要有心也是能够再找到疼她护她之人的。只要心中满怀希望,终究是会找到出路的。只要此刻不绝望,也许希望就在下一个转角处。”

    安言眸光柔和,面色缓缓,那些话语就好像是柔软的春风一般,吹过众人的心间,瞬间抚平大家心中的不安和焦躁。

    是啊,只要不绝望,也许希望就在下一刻也不一定。

    柳氏用袖子擦干眼泪,一双眼眸亮晶晶的。

    站在安言身边的苏三满面震惊,这番话发人深省,引人深思,连他那般自诩铁石心肠,此刻也是忍不住动容了。

    小女人啊,你究竟是从哪里的,这般独特,让他越陷越深,就像是戒不掉的毒一般。明明努力克制,却越是贪恋,直到再也离不得。

    几人在大树下停顿了一会,然后就去了柳家里。

    相对于外面怪异的气氛,柳家里就显得温馨多了。虽然在这里的人,都各自有着各自的不幸,但是在希望面前,却又是这般的虔诚满足。

    “这个会很疼,三娘要做好心理准备。”

    “三娘能忍住,只要能够和正常人一样走路,三娘什么都不怕。”

    安言看着三娘的模样,眼中闪过赞许的神色。

    “那好,我们去房间里面吧,表哥和夫君就留在外面吧。”

    说完话,她就携着三娘及柳家众女眷往里面而去了。

    而苏三整个人却是激灵灵的一震,她刚才是喊自己夫君吗?

    那声夫君,娇柔清雅,悦耳至极,让苏三整个人都有些轻飘飘的,仿佛身在梦中一般。

    同一时间,安言几人到了房间中,安言让柳家准备的药材捣碎成汁液,以备等会消毒以及活血化瘀。

    “石膏按照我的吩咐做好了吗?”

    听到这话,罗氏连忙上前说道:“做好了。”

    罗氏心中很是疑惑,安言为何让她做那么奇怪的东西。

    安言看一切都准备好了就从衣服里面掏出一块青色的布包,看着像是包了一个长方形的东西,但是被青布包着,到底看不真切。

    在柳家人或是惊讶或是疑惑的目光之中,安言轻轻打开了青布包,刹那之间柳家众人只觉得一阵银光晃过眼角,冷冷的寒气弥漫开来。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安言拿出来的竟然是一把精巧的刀。看到那刀,众人心头一提,罗氏更是紧张问道:“锦绣啊,你这刀是拿来做什么?”

    安言侧头看她,发现她全身紧绷,一副很是紧张的样子,忙解释道:“别担心,我只是要借助这个刀背来打断三娘接错的骨头,然后才能重接。”

    “是这样啊,吓死我了。”

    罗氏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吓死她了,她还以为安言要用到切呢。

    此时三娘子的一只裤腿被卷起,安言再次细细的查看了一番接错骨的地方,然后就拿起了那把刀,眼中一片清明和冷静。

    众人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而三娘更是紧紧的用牙齿咬着下唇,睫毛因为害怕而轻轻的颤抖着,眼中神色畏惧而坚强。

    安言眸色一动,手起刀下,一声清脆的断骨声响起。

    “啊……”

    三娘子即使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当这种断骨之痛再次清晰传来的时候,她依然觉得痛不欲生。那痛,如此清晰,几乎让人咬碎一口银牙。

    “好了,最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就是重新接骨了。”

    听到这话,三娘子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原本剧烈颤抖的身子才缓缓稳定下来。此时,她额头溢满汗水,面色苍白如纸,但是眸光却是很亮。

    “三娘很厉害,是一个坚强的女子,将来一定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的。”

    安言看着三娘坚强隐忍的样子,忍不住出声夸赞道。无论何时,坚强的人总是让人多看几眼的。

    听到这话,三娘却是微微低头,有些无所适从。

    最难的已经做完,接下来的一切就显得很是顺利了。安言帮三娘将骨接好,固定好之后,才起身。

    “接下来的半个月三娘不能下床,不能移动,尤其是断骨的腿。我再给开腹药,内服外敷,双管齐下。半个月后我再开看看,到时候应该就能借助拐杖下地走路了。我就住在白家,要是中间三娘有什么不适的话,都可以过去找我。”

    安言想了想,交代了一番之后,就在桌边的纸上快速的写下几味药材。

    “这是中药接骨散,有活血续骨,能促进骨痂的形成,使骨早日愈合。这个用于外敷,一日三次。这边还有一幅方子,乃是培元汤,一日一次,三碗水熬成一碗水即可服用。”

    安言将两张方子递给罗氏,将要交代的都交代了一番。

    罗氏手里紧紧的捏着两张方子,面上神色激动,想要说些感谢的话,但是此刻却是觉得说什么都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一时之间,罗氏站在那里,只是双目满含感激的看着安言。

    安言被她这般看99999着,倒是有些不自在起来。这于她而言,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安言转身正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了来时村口的的场景,遂转回身来,意味深长的说道:“柳大娘,今天我们来时,村头大树下原本是站了好些人的。谁知,他们看到我们到来,交头接耳一阵就匆匆散了。”

    罗氏愕然抬头,待听完之后面色大变,眸光闪烁,嘴角抿得紧紧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二娘子怒气冲冲的说道:“肯定是那村长搞得鬼,这是在报复我们。哼,那些个人皆是愚昧。”

    话虽然这般说,但是二娘子眼眶还是红了,面色也是有些发白。那些村民有她自小玩到大的好友,有以前疼爱过她的长辈,人还是那么熟悉,却是在默默的变了。她此时也只能这般说着气氛的话,对于他们的改变却是无力挽回。

    被二娘子这么一说,罗氏也是瞬间红了眼眶,有些难过的说着:“村民并没有恶意,只是被村长给煽动了。我在这里几十年了,村民的心性我还是了解的,断做不出这样落井下石的事情的。所以,如今这样我也不怪他们。”

    听着罗氏的话,安言就想起了昨天的情景。那个时候,她们过来的时候,正碰到村名一个个从田间地头劳作中回奔到柳家门口,只是为了帮助柳家人。因此,村民还是热心仗义的。只是,却是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让许义牵着鼻子走。安言觉得村民既可恨又无辜,一时间思绪翻涌,也想不出个好办法来。毕竟,许义当了多年的村长,威望还是有的,自己一个外村人说话,就算是说破天去,也不及那许义一句半句的。

    安言一时间想不到好办法,又担心柳家人冲动,到时候遭许义欺凌就更不好了,遂柔声说道:“这段时间暂时避一避,三娘需要好好养伤,万不可意气用事,到时候累得三娘的腿就不好了。”

    “这个我知道,这些日子我们就呆在家中便是。村民们虽然隔离我们,但是断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情的。往后的一段日子,我们娘几个就在家中就是。”

    罗氏也看得开,知道现在一切当以三娘的腿为重,因此也没有意气用事要去跟村民解释或是做些其它什么。

    安言听了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等到三娘的腿好了,再去回春医馆,那胡青的谎言不攻自破,自然的李家的名声也是败坏的。到时候,三娘的冤屈大家也能看到。”

    “嗯,这个倒是不急,慢慢来就好。”

    罗氏缓缓的说着,眼中的神色倒是清明着,没有因为仇恨李家而有什么偏激举动。

    “对了,当年给那李仁看诊的大夫定然不少。你们这几日可悄悄寻访,让其写一份证明来。但是,记住此时万万不可惊动回春医馆和李家。到时候,再拿出这些证据来,看那丧尽天良的李家,还有何话可说?”

    听着安言娓娓道来,罗氏以及柳家姐妹只觉得头头是道,心中不由自觉的就很是信服。

    “好,这事我们会注意的。”

    罗氏慎重点头,心中对安言的感激更添一分。

    “再有,我今日观那胡青乃是一个孤傲至极的人,对于我们今天的举动虽然心有不满,但是大概是不会用心的。因此这往后的一个月里,你们小心一些,好好的保护自己。一个月之后,不论是那黑心的大夫,还是那禽兽不如的李家,都将受到惩罚。”

    听到这话,柳家姐妹眼前皆是一亮。唯有二娘偷偷的看了三娘一眼,然后就将目光落在了安言身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三娘察觉到之后,眸光一暗,却是接着清冷说道:“二姐是想说那李仁就快要和县令妹妹成亲的事情吧?”

    二娘确实是想说这些,但是却是顾忌着三娘的感受,所以才会犹豫不绝。如今听到三娘自己说出来,一时间二娘面上神色惊疑不定。

    而三娘却是重重的吐出一口气,然后认真的看着大家,缓缓说道:“如果说在死的时候我对那人还有感情,那么被救之后以及后面发生的种种,我是彻底的对李仁以及李家死心彻底了。从今以后,三娘没有夫君没有婆婆,有的只是娘亲和姐姐妹妹们。我已经糊涂过一次了,娘亲没有怪女儿,女儿已经非常愧疚了。如今,是再没有为那人伤心之理。我和他,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罗氏转头,泪水滑落脸庞,不敢让三娘看到。

    二娘子上前紧紧抱着三娘,哽咽道:“好三娘,我们永远在你身边。”

    “嗯,我知道,一直知道。”

    三娘却是静静的笑了,面容婉约,笑容安静,有种说不出的心疼。那姿态,仿佛一朵在角落静静开放的昙花,暗香悠悠。

    “其实让他们成亲,到时候效果会更好。它日一切真相揭晓的时候,李家将会更加无地自容,而县令妹妹也会受到牵连。”

    安言觉得,县令妹妹也应该受到过错。拆散被人姻缘,强行介入,那就是小三的行为。对于这样的人,自然是要好好教训一顿才是。而若是此时阻止两人成婚的话,那么到时候县令和县令妹妹发现苗头不对,就会及时抽身的。但是,要是两家若是结了秦晋之好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让他们成亲吧,他们都应该遭到报应。”

    三娘此时极为冷静,一双眼眸清冷无双。

    “这样的话,那么李家估计这些日子就只是会让人关注一下这边。主要的精力应该还是放在李仁和县令妹妹的婚事上的。李家经过这次的事情,想来也是怕夜长梦多,婚期应该不远了。”

    三娘微微低头,眼中寒光闪烁。既然他们先不义,那么他日就算他们上街乞讨,她也不会心软半分。

    安言偏着脑袋想了想,暂时没有发现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了,转身就往外走去了。

    苏三一看到安言出来,眼前一亮,快步就朝着安言这边走来。安言微微挑眉,怎么觉得她好像从苏三那张板砖脸上看到了激动和喜悦呢。

    抛弃心中奇怪的想法,安言安静的站在苏三的身边。

    柳家姐妹此时皆是眼前一亮,原来觉得苏三很是粗鲁,和清净淡雅的安言不是很般配。但是当此刻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竟然有种刚柔并济的美好,让人忍不住深深赞叹,这两人真是登对,天生一对。

    看着事情差不多了,安言刚准备提出告辞,却是发现自己的袖子被轻轻的扯了一下。她疑惑的顺着扯着自己袖子的手看去,就看到了大嫂柳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嗯?

    柳氏的目光暗示性的掠过五娘和六娘,安言这才想起来,还有五娘和六娘的病情呢。遂忙对着柳氏歉意一笑,然后转身走到罗氏身边,低声在罗氏耳边耳语一阵,在罗氏震惊莫名的眼神之下笑着点头。接着,罗氏面上就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锦绣,老婆子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暂时什么也别说,一下子我还不能确定,等我回去再细细想想。”

    安言眸光柔和,缓缓的将罗氏笼罩,让罗氏渐渐的平静下来。

    “无论成于不成,你都是我们柳家的大恩人。”

    罗氏感慨的说着,拉着安言的手舍不得松开。

    安言有些无奈,心中却是有些感慨。人真的很奇怪,有的病人认为你们为他治病天经地义,觉得理所当然。而有的却是感恩戴德,深深的记住你的好。前者让人觉得人性单薄,后者让人觉得人心依然是温暖的。

    而罗氏的真情实感就安言觉得很是温暖,让她觉得人世间真诚的人依然这么多。

    柳氏七娘看到安言和罗氏之间的互动,暗松一口气,眸中神色更加感慨。当初,这个表妹刁难任性,甚至有些胡作非为,让人每时每刻都要提防着。而如今,时过境迁,这个表妹简直是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才貌双全,温柔善良,几乎找不出缺点来。可是,无论怎么变化,这个就是他们白家的表妹。曾经在她最刁蛮的时候,他们白家不曾放弃她。如今,她明珠生辉,他们与有荣焉,为她感到欣慰。一切,皆是因为血脉相连,难以割舍。

    柳家其她姐妹则是有些惊奇的看着罗氏和安言之间的小动作,完全猜不透二人之间在做什么。

    “娘亲,你和锦绣表妹说什么悄悄话呢?”

    依然是性子直的二娘子率先忍不住,噼里啪啦的就问了出来。

    “这可是我和锦绣的妹妹,不能告诉你们。”

    罗氏确实抿嘴一笑,一副这是秘密的样子,惹得二娘子不满的在原地跺脚。一时间,因为这个小插曲,柳家里的气氛不再死气沉沉,万千惆怅,而是变得其乐融融了起来。

    果然,没有永远的绝望,只要心中存着希望,总会寻到希望的。安言看着柳家姐妹,眼眸弯弯,浅浅而笑。柳家的人是坚强的,将来都会得到各自的幸福的,她坚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