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089 苏三威武

089 苏三威武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给六娘开完药,大家的心情都不错,一起回了堂屋。

    一大家子的人坐在一起,不知道怎么的,就说起了三娘的那个前夫君李家人来。

    “李家那个秀才前些日子传来说是和县令的妹妹的婚期已经定了,好像就是中秋佳节呢。”

    柳家二娘子说起李家李仁来,还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真是糟蹋了中秋节。”

    罗氏的话语之中,也满是不喜,觉得好好的一个佳节都被那样的畜牲给糟蹋了。

    “她们好像结亲结得有点急?”

    安言想了想,突然觉得有些蹊跷。

    那李家好歹也是秀才之家,而那县令也是一方望族,两家的婚事会这般着急。其中,虽然说不免有李家想要赶紧将县令妹妹娶进家门,以求安心的缘故。但是县令又怎么会点头呢?

    一个刚刚才休妻的男子,转头就娶了他的妹妹,无论如何也不太好看的。

    除非,其中暗有缘故。

    安言的话落,二娘子立刻恨恨道:“那对奸夫淫妇,也许是等不及了吧。一个着急娶,一个着急嫁的,所以就这般快了。真的是,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罗氏听了,在一边也是跟着说道:“不错,那能有什么理由,大概就是为了名利,连一点名声都不要了吧。反正抛弃糟糠之妻的时期都做出来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我的三娘啊,如果不是他们不给三娘好好看大夫,何至于会有这一场磨难啊。”

    罗氏认为,三娘在腿摔伤好,如果不是李家丧尽天良,沟通胡青那没天良的大夫,何至于会有三娘差点成为瘸子的事实?

    而安言却是不这么认为,她微微皱起眉头,心里突突的跳着。心中更是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来,那李家会不会不只是在大夫的事情上动手脚,也许在摔伤的事情也动了手脚也不一定。但是这话她却是没有说出口,如今只是有这个猜测罢了。她担心好不容易稳定冷静的柳家,要是知道那李家有这等阴毒的心思,大家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出来。

    坐在一边的三娘,不自觉的伸手抚摸着自己的伤腿,眼中有着复杂的情绪流过。过了一会,三娘突然抬起头来,一双眼眸雪亮无双,眼中有着倔强和骄傲。

    看到三娘这般,罗氏吓了一跳,忙劝说道:“三娘啊,没事的,那等恶人总会有天来收拾他们的。如今你的腿好了,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不怕,无论如何娘亲和姐姐妹妹们都在你身边的。”

    罗氏以为三娘是听到李家的事情,心中难受,深怕她再做出傻事来,连忙在一边劝慰着。

    三娘听了,却是没有丝毫所动,眼眸依然明亮。她就那般定定的看着安言,嘴角抿得紧紧的,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这个时候,罗氏也发现了不对了,顺着三娘的方向看到三娘,顿时疑惑道:“三娘?”

    三娘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然后突然就笑了,笑的很悲凉,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她似乎要借着这个笑容,将心中所有的苦闷都给吐出来。

    过了好一会,她才停止了笑,然后说道:“一个半月前,那县令的妹妹就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了。”

    “什么!”

    大家震惊莫名,纷纷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那县令的妹妹,当真是不知廉耻。

    一个半月前,那李仁和三娘之间还有婚约呢,那县令妹妹如何能够这般?那李仁,又怎么做出这等事情?

    “这般说来,那李仁休妻是早就有所预谋了。那么,你从山上摔下来?”

    罗氏猛然想到三娘从山上摔下来的事情,突然觉得心底拔凉拔凉的。

    “我当时是不小心偷听到的,他们并不知道。我当时想着,李仁好歹也顾念一下我当年照顾他的情分啊,也许不至于真的做出抛弃妻子的事情的。过了几天,婆母突然找我,说她的风湿犯了,让我去山上某一个地方采摘一种草药。我当时并没有多想,只觉得在这种时候,更要乖巧,让李仁多生出一点怜惜来。谁知道,那一去,就出事了。”

    “真的是他们,那个恶毒的老女人和小畜生!”

    罗氏气得全身发抖,一张眼眸更是泛红。她的女儿啊,为了他的儿子,先是耽误了年纪。然后更是去冲洗,悉心照顾病床之上宛如死人一般的李仁啊。如今,那李仁好了,考中秀才了,就翻脸不认人了啊。当真是好啊,真的是欺负她柳家一门女子吗?所以,这般作践她的女儿。要的时候,就求娶。不要的时候,就一脚踢开。

    罗氏不可抑制的,心头冒出了强烈的恨意。她此刻完全想不到其它了,只能怪想到三娘受的委屈,以及那李家非人的作践。她猛然撒腿就跑,大家一下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待反应过来之后,大家连忙追去,就看到罗氏站在厨房,手里拿着一把菜刀,血红这一双眼眸。

    看到这幅场景,大家皆是骇得不行。

    三娘子一把丢开拐杖,整个人颤颤巍巍的走到罗氏身边,猛的一下就跪了下来。

    “娘亲,娘亲,你不要这样。女儿不能失去娘亲的,不能的……”

    她抱着罗氏的腿,哭得伤痛。

    罗氏丧失的理智慢慢回来,她满眼含泪的低头去看,看在跪在地上求着自己的女儿。手中拿着的菜刀,忍不住哐当一声就掉落在了地上。而她则是慢慢的弯下身子,也跟着跪在地上,然后和三娘抱做一团。

    “我的女儿,我苦命的女儿啊。老天爷啊,你有什么就冲着我老婆子来吧,不要再折磨我的女儿们了。我老婆子不怕,你有什么尽管冲着我老婆子来,不要再伤害我的女儿们了。”

    此情此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安言微微红了眼眶,眼中晶莹剔透的泪水,也是滑落而下。她轻轻的靠在苏三的肩膀上,寻求着慰藉。

    苏三看到安言流泪,心疼得不得了,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他手忙脚乱的抱着安言,空出一只手轻轻的在安言的背后拍着,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动作有些滑稽,但却是让看了世间险恶的安言感到了温暖。

    众人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一些之后,就重新回到了堂屋中。只是,即使面上平静,但是那红了的眼眶,那滴血的内心,又怎么能够轻易掩去?

    安言正了正面色,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然后说道:“若是相信我的,那么那李仁和县令的妹妹一个月后将会声名尽毁,李仁前途不保,县令的官位不在。”

    安言说话的时候,眼中寒芒闪烁。

    也许,世间太多不平她管不过来。但是既然是她身边之人,她知道了,自然尽力去维护,去帮着讨公道了。

    苏三心头震动,忍不住侧头去看小女人。

    其实,要让那对男女得到报应,要摘去白水县县令的官位,在苏三看来却是颇为简单的一件事情的。但是,他却是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相信他的小女人。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自信,他知道她有办法,能够靠着自己的聪慧办得漂亮的。所以,他不插手,只是时时刻刻陪在她的身边,保护她,支持她。

    如今,他真的是在学会着,如何更好的留在她身边,如何更好的去爱她。

    罗氏看着安言,眼中满是感动,感激道:“我们信,自然信的。”

    只是,却是不敢再麻烦你了。罗氏这句话最后梗在喉咙口没有说出来,因为她真的想要报仇,但是却是没有办法。

    “大家不用感到愧疚或是什么的,我们都是一家人,自然该有难同当的。”

    安言却是轻轻一笑,笑容之中有温和,有包容。

    柳氏猛然侧头去看安言,眼中的感动很深很深。安言看到了,悄悄的对着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柳氏低头,眼中泪水滑落。那句一家人,让柳氏极其动容。从今,以后,她会无时无刻都站在她身边,都会坚定不移的维护她的。这是柳氏在心中对自己说的,是一种承诺和誓言。

    安言看着大家,继续说道:“那李仁陷害三娘,害得三娘差点丧命。之后更是勾结大夫,让三娘的腿废了。而在三娘和李仁还是夫妻的情况之下,那县令妹妹已经珠胎暗结,这就是通奸之罪了。而县令,必然是知道实情的,否则不会让两人这么早成婚。既然如此,那县令在这件事情上就有着逃脱不了的干系。如今重要的是,我们要上告到哪里去?”

    开始的时候,却是不知道李家人一开始就想要杀害三娘,所以只是想着毁掉两人名声,让李仁前途尽毁就好。如今,知道了真相之后,这口怨气是如何也咽不下去,因此安言打算寻求其它办法来解决。

    听到这个问题,苏三眉头一动,说道:“青城城主为人耿直,是个不错的人选。”

    安言讶异,侧头看了苏三一眼,却是没有说话,没有说可行,也没有说不可行。

    而其她人就更加不懂这99999些了,遂皆是看着苏三。

    苏三却是看着安言,在等着安言的回答。

    安言心中想着,自己要靠苏三吗?想着想着,突然就觉得自己矫情了。既然决定要培养感情,要好好相处了。那么如今依靠一下苏三又有何妨,难道她打算做一辈子的女强人?也许,她真的可以依靠苏三的肩膀的。

    “你可认识,可是有办法去?”

    “有些交情,这件事情可以交由我去。”

    苏三说完,心头有些郁卒了。要是小女人不和他一起去的话,那么他们不是要分开好几天。这样可不好,怎么办呢。正在他烦恼的时候,张骏那张面容进入脑海,让苏三顿时大喜过望。

    怎么忘记了,还有一个张骏呢。那小子刚好整天闲着没事干,去当跑腿的最为合适了。嗯,这样的话,他就可以继续留在安言身边了。

    众人心头大定,同时看着苏三的目光也是不一样了。原先只觉得这人力道无穷,身手不凡,以为是个武夫。如今看来,却还是有些背景的人。不过想着安言的绝世医术和娴静性子,这么优秀的女子,怎么会配一个普通人呢。这般一想,大家心中顿时觉得正常了。

    苏三此时心中也是高兴,小女人应了,那么就是开始依靠他了。这真的是一个好的开始,他们似乎真的是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他需要继续努力,让张骏去办事之前,一定要让他帮忙先想几个点子,让他和小女人的感情再增进增进,升温升温。

    看完病,也想好了方法,只等着三娘的腿完全好了,就可以开始实施了。

    因为安言惦记着要去县里买头牛车,因此接着说了一会话,大家就没有再继续呆着了。

    对于牛车这种东西,安言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因此可以说只知道长得啥样。具体到挑牛车这种事情的话,那还是需要白平这般比较熟悉的人来的。因此在白平和柳氏挑选拉牛车的牛的时候,安言乖乖的站在一边等着。而苏三对于马极其熟悉,但是对于牛的话,那也是一窍不通的。

    两人在一边等了一会,白平就挑好了。

    挑好了之后,找了一个木匠铺。买了一个现成的车,安上就可以坐着走了。要是农户家的人买牛的话,即使要改装成牛车,那也是自己坐的。一来那个要求也不高,做得粗糙一些也是无妨的。

    但是,白家的人酿酒在场,种庄稼也凑活,但是对于木匠活那实在是不怎么样了。

    趁着最后一抹夕阳,白平在前面驾车,安言三人坐在牛车的后面,一行人往家里赶去。

    这样的生活真好,白家的生活慢慢的变得好起来了。吃饱穿暖,到有车,以后还会有属于自己的酿酒坊的。对着天边即将要落下的太阳,安言心中充满期许。

    因为柳家的事情顺利,所以大家的心情都很好。

    牛车还没有到白家门口,安言远远的就看到一辆豪华气派的马车停在白家门口。她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难道是赵家?

    应该不会吧,自己和赵礼说过,让他没有重要紧急的事情,不要派人来村子里找她的啊。

    待牛车到了近前,安言就听到白家门内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那是舅母激动的声音,其中夹杂着一些陌生男人的声音。

    众人听了,面色一变,连忙下了牛车,就往院子里赶去。

    一进院子,就看到院子里站了好多人,有熟悉的,不熟悉的。

    秀娘抱着哭泣不止的青哥,白安嘴角溢出细细的血丝,一双眼睛发红的盯着对面的一个锦衣年轻男子。王氏不断的上前想要和那锦衣男子理论,而白氏则是在一边死死的拉着。小胖丫小小的人儿站在王氏背后,全身脏兮兮的,有的地方还破了,像是摔在地上给划破的。这幅场景,深深的刺激了安言,让她的脑袋几乎一片空白。

    她认出了眼前的男子了,那是吴家的少爷吴凯,那个和白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另一个。她也算到吴凯这几天会回来了,但是绝对没有想到,那吴凯竟然敢找上门来,真的是欺人太甚了。

    这吴凯,真的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闯进来。

    好,很好,非常好,这就别怪她了。竟然,那吴凯一心求死,那她就让他死得痛快。本来还想要徐徐图之,现在她就要快刀斩乱麻,让吴凯速速遭到报应。

    “呀,这不是唐家大小姐吗?没在当缩头乌龟了,终于肯回来了。”

    突然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安言目光如刀的扫过去,就看到方娇娇那矫揉造作的丑恶嘴脸。此刻,方娇娇站在那吴勇身边。吴勇的旁边则是清风酒楼的掌柜吴文了,今天的人倒是来得齐全。这个方娇娇,真的像是一只苍蝇一般,哪里都要叮一下。

    “闭嘴。”

    安言还没有说话,苏三就冷眸一扫,仿佛冰渣一般的话语就脱口而出了。

    方娇娇顿时一个窒息,脚都忍不住退后两步。

    那个男人太可怕了,凶起来的时候凶神恶的,极为吓人。那话语,更是冷得像是冰块,锋利的像是刀锋。方娇娇这么一个被娇惯大的女子,哪里见过这般凶悍的男人。那男人只要站在那里,即使什么都不说,也是一种超强的震慑。更别说,他发怒的盯着你了,那简直就是一种凌迟。方娇娇怯怯的站在吴勇身后,连个大气都不敢出,一副恐惧极了的模样。

    而吴勇自然是有心为喜欢的人出头,但是苏三那气势,也不是一般人能够顶撞的。于是,吴勇涨红了一张脸,到最后什么也不敢说,只得灰溜溜的站在那里。

    安言因为苏三的这么一出,倒是冷静了一些。

    她眸光将在场的人一一扫过,一个一个的记住,牢牢刻在脑海里,就等着后面一一解决。

    除了几个重要任务,院子里还站着几个身着黑色衣裳的小厮。小厮原本看去是挺有气势的,但是苏三往那边一站,顿时几个小厮看着就像是软脚虾一般了,看着也就充充数量罢了。

    吴凯终于睁眼去看苏三了,这个男人看着很是不简单的样子。吴凯心头快速思量,会不会背后有什么背景,到时候千万不要阴沟里翻船了。

    不过转念一想,吴凯就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想多了。要是那男人真的有什么大背景的话,那白家当初就不会被他和卫力联手欺压得那么惨了。那白起也就不会那般死去,那白安也不会差点落下个残疾了。这般想着,吴凯更加肯定,那男人定然是在那里装的。

    心中一想通其中的关节,吴凯整个人都变了,身上气势全开,一步一步缓缓挪到安言身边,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啧啧叹道:“真是可惜了,也是一个小美人,怎么就落得成为弃女,嫁给莽夫的下场呢?”

    这话一出,安言还没有反应,苏三就反应大了。

    他想都没想,砰的一拳头就干过去了。

    吴凯的注意力都在安言身上,哪里能够想到旁边那个冷面男人这般大胆,话都没说一句,就这般直直的给了自己一拳头。那一瞬间,吴凯觉得整个脑袋晕乎乎的,眼睛有一瞬间的黑暗。幸亏身边的吴文及时扶着,否则的话他肯定是要栽倒在地上的。

    如果说,刚才吴凯还有心思好好说话,那么现在吴凯是什么心思都没有了。他愤怒的看着苏三,看着苏三一副冷漠又无动于衷的模样,大怒道:“给我上,打死打伤不论。”

    几个小厮一听,顿时搓着双手,一脸狰狞的看着苏三。

    安言那日在北山村是看过苏三的身手的,因此心里有数。就眼前几个小厮,定然是奈何不了苏三的。因此,她就退开了一些,让出位置来给苏三。

    苏三看到小女人这般信任自己,顿时觉得大受鼓舞,想着等下一定要一招就将那些个软脚虾给解决了,不能够让小女人失望才是。

    那些小厮以为苏三是中看不中用,只会装腔作势的,因此想着四五个人将苏三围着打,就不信会打不过。

    可惜,希望往往是美好的,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五个小厮身子都还没有接近苏三,连片衣角都没有摸到,就已经躺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姑父好棒,姑父好棒。”

    小胖丫一看到这一幕,顿时欢快的鼓起掌来。

    而吴凯那边的人都看呆了,这也太强了吧,连身子都没沾到就被打倒在地上了。

    那冷面男人,难道原来是江洋大盗,所以身手才这么好?吴凯心头愤愤的想着,觉得回家要好好查查,看看苏三究竟是哪号人物?

    方娇娇一颗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也是被吓得不轻。这男人也太强悍了吧,以后看来还是少和唐锦绣作对了。她看那男人,不像是不打女人的,她要是被那男人这么来一拳头,那估计小命就呜呼哀哉了。

    白家这边气势大振,而吴凯那边则是一个个愤怒无比,却又毫无办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