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100 苏三怒

100 苏三怒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另一边可是有话说?”

    听到这话,安言忙跪上前两步,大声道:“民妇有话说。”

    钱进定睛一看,是一个清丽的妇人,顿时一双本就很小的眼睛眯得更小了。

    嗯,这个小妇人倒是有几分姿色,看着柔弱安静的,很是招人怜爱。一时间,钱进没有回话,一双小眼睛却是猛盯着安言看,眼中更是迸发出绿油油的光亮来。安言只觉得被那县令那绿豆眼看着,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县令正欣赏小美人呢,突然就觉得冷冷的风刮过脸颊,顺着风的方向看去,就看到苏三那冷冷的眼眸。那眼神,冷的像冰,看着就让人心忌不已。难道这小女人是那凶煞男人的妻子?

    这回,钱进倒是聪明了一回,脑袋终于是正常一次了。

    “大人,先办正事。”

    李天很无奈,连忙在一边低声的提醒了一句。钱进听了,心头觉得有些遗憾,但还是打起精神来,继续审案子。心中却是暗暗想着,等到这个案子结束之后,一定要想办法将那个小美人弄到手才好啊。那气质,那身段,真是勾人得很呢。

    “尽管说来,若是真有冤屈,本官定当为你做主的。”

    说这话的时候,钱进那一双眼睛始终不离安言的面容,只觉得那女子静静的跪在那里,似乎表现着对他的臣服,他的心重重一跳,突然就有种非常想得到那个女子的感觉。

    此刻钱进心中拨的一手好算盘,想着小美人自己送上门来,他要是不收的话,实在是太辜负上天的厚爱了。因此平常蠢钝如猪的钱进,此刻却是突然灵光开窍一般,心中想着要借助这个案子将小美人弄上床。

    此时,安言直接忽略钱进那禽兽一般的目光,让自己面色如常的回禀道:“回禀大人,事情乃是这样的。那三娘乃是民妇的嫂嫂的姐妹,两个多月前受伤去胡青那里诊治。而胡青此人却是和三娘原来的夫家李家合作,将原本根本不重的伤势诊治成不治之真,让三娘原本好好的腿瘸了一月之久。这般的残害,我们怎么能够接受。因此我们一家人就上门去,想要找胡青寻求一个说法。本来想着不要闹得太大,只要胡青道个歉,再进行补偿一下就好了。可是,那胡青大夫却是矢口否认,并且让人将我们赶出去,并且一口咬定三娘的腿瘸了,再也好不了了。因此,我们心里愤怒。但是想着事实胜于雄辩,因此就先回去将三娘的腿给治好了。今天再去找胡青,那胡青的态度却是愈发过分。无法,我们只好来到县衙,请大人为我们做主。”

    安言说完话,就微微垂了眼眸,安静的跪在那里。

    “胡说,尔等妇人不在家里好好相夫教子,却是在这里胡言乱语,简直是丧德败行。”

    安言的话语才落下,那边胡青立刻怒而大骂。

    安言不言,当胡青是空气。

    而苏三眼中闪过一道暗芒,袖子下的手指微动,对着胡青的膝盖处就是一弹。

    “啊!”

    胡青刚刚骂完安言,只觉得心里头舒坦了一些,因为刚才过于大声说话,所以此刻满面发红。谁知道还没得意一会,猛然就感觉到膝盖处一阵钝痛。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胡青一下子没控制住,当场就大声的喊了出来。

    钱进被胡青这猛然大声一叫,差点吓得从凳子上摔下来,顿时愤怒的一拍惊堂木,大声道:“不得喧哗,胡青你这是要造反还是怎的?”

    胡青心里也委屈,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此刻被钱进这么一问,就脱口而出道:“小人也不知道怎么了,膝盖处突然就是一痛。”

    胡青这话出来,安言以及柳家的人皆是忍不住低低的笑了。

    安言侧头看了胡青一眼,眉梢轻轻一挑,不由嗤笑道:“不会是鬼上身了吧?这是坏事做多了,有人来报仇了。”

    安言的声音没有可以压低,此时很多人都听到了。

    那清清冷冷的声音落入胡青耳中,再想到刚才那莫名其妙的疼痛,胡青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刚才那个感觉,就好像膝盖突然被人敲击了一下一般。如今,被安言这么一说,胡青顿时吓得不轻,冷汗淋漓的。

    苏三看到胡青此时似乎没了斗志,估计现在也没有多少精力去骂安言了,顿时就轮到他心里头舒坦了。

    张骏:“不忍直视!”

    于雷:“不忍直视!”

    张骏和于雷相互对视一眼,极有默契的说了四个字。别人看不出来,他们时刻关注着自家老大和大嫂的情况,自然是看到了老大做的那个小动作了。他们的老大,一向是光明磊落,甚少做这样暗算的伎俩的。可是,如今他们的老大却是做得这般如鱼得水,而且颇有种乐在其中的感觉。谁能告诉他,现在这个有些傻气,有些得色的男子,真的是那个铁血冷清的战神将军吗?

    “习惯了就好。”

    张骏默默的垂眸,这话既是安慰于雷,也是安慰自己。

    而于雷一双眼眸却是依然睁大,显然还没有张骏那么强大的神经和淡定。

    钱进只觉得那小美人不仅人美,连声音都这么好听。温温淡淡的,带着一种冷冷的嗤笑,看在他眼中,有种似嗔似怒的美态。钱进顿时觉得身子都有些软了,脑袋就更不清醒了,此刻只想要早日得到那小美人。

    钱进一拍惊堂木,喝道:“这件案子本官已经心里有数了,孰对孰错,本官也已经分清。如今,本官就开始宣判了。”

    胡青和安言同时愕然,两人均是抬头,瞪大眼眸看着钱进。

    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起码基本的过程也要走一遍吧?而且,县令大人你并不是那种明察秋毫的主啊,就你这样也能不过盏茶的功夫就开始宣判一件案子?

    胡青是觉得那钱进肯定是站在他这边的,因此宣判的内容肯定是有利于他的。但是,他觉得起码该问的问一问,起码做出一副是正经查案的样子吧,否则的话,岂非太明目张胆了。不过,一想到这钱进的官位是如何来的,顿时心下又了然了。

    而安言和钱进差不多的想法,觉得这个钱进乃是那李仁的大舅子,此刻定然是站在胡青那边的。因此,宣判结果肯定是有利于胡青的。但是没有想到那钱进竟然连表面功夫都不做,直接就宣判了,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安言抬眼担忧的看了苏三一眼,不知道青城那边是否有安排人过来。否则的话,别恶人没惩罚到,反倒把自己这边的人给搭进去就不好了。

    苏三一直都关注着安言,因此安言的目光一扫过来,立刻就和苏三的视线交汇在一处了。苏三看到她扫过来的目光,眼眸禁不住就是一亮。看到她眼中的担忧,他眼眸微微露出暖暖的笑意。一来的确是心情愉悦,因为小女人开始依赖他了。二来,则是安抚小女人,让她稍安勿躁,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他心里有数,不会出岔子的。

    收到苏三安抚的眼神,安言原本有些躁乱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她相信苏三,莫名的,发现的时候已经是这般相信了。不知道何时起,他的一个眼神就能够安抚她躁乱的心,给她以支持的力量。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她和他之间的感情,似乎来得突然,发现的时候已经不只是单纯的悸动了。往后,他们的感情会越来越深,一直到地老天荒。

    安言微微垂下的眼眸之中,溢满璀璨的流光,那是对幸福的满满期许。

    而苏三安抚完安言,瞬间冷眸一转,就扫向了公堂之外围观的群众之中,只是轻轻一扫,就精准的找到了两个目标人物。

    在人群之中的张骏和于雷被苏三那威严的目光一扫,顿时身子一个紧绷,下意识的就站直了身体。如果不是在最后一刻想到这里是哪里,他们两个都忍不住想要来行个军礼了。老大就是老大,即使一段时间没见,但是余威犹在。

    在战场上形成的默契,在此时同样有效。只是一眼,张骏和于雷就知道了苏三的意思。这是要见机行事,一旦形势不对,立刻现身。于雷和张骏面色认真严肃的暗中对着苏三点头,就等着看事态的发展了。

    钱进看到没有人说出反对的话,顿时心里高兴,就开始高声宣判道:“此次案子本官已经了解清楚,也判断出了孰对孰错了,如今宣判如下。”

    说到这里,钱进还特意清咳了一番,接着才说了结果,“胡青身为大夫,却是不思治病救人,反而残害病人。但念在其多年行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判胡青即刻压入监牢,刑期三年。”

    将胡青的结果宣判完,钱进停顿了一会,抬眼去看胡青,眼中有一抹意味深长的意思闪过。在某些方面,钱进还是精明的。就比如,有钱可捞的时候,钱进还是很机灵的。他就想着,将胡青给关进大牢,然后等着胡青家中送钱来赎。这样的好事,钱进怎么会放过。若是轻易放过的话,那就枉费他姓钱了。

    胡青心头那个气啊,他会来县衙,还不是因为钱进的妹婿,如今倒好,他们李家一点事情没有,他倒是进了监狱。刚才钱进那个眼神,他自然是看清楚了,那就是花钱消灾的意思。他没想到这个案子会判得这么快,本来按照他的想法,这个案子接着审下去,就会牵扯出李仁。如果李仁出来了,他定然不会有事的。只是,没料到钱进今天为何这般没耐心,草草的结了案子。

    虽然心头有万般不满,但是到底在钱进面前还是得忍下来。胡青眼神满是不甘,但是到底还是俯首下去,高呼:“大人英明,小人谢大人开恩。”

    钱进看到胡青这般识时务,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就落在了安言身上。那目光,似乎带上了一种特殊的热度,看得安言浑身不自在。

    此刻最不自在的不是安言,而是苏三。那狗官,用那种恶心的目光看着他的小女人,若是此刻苏三手里有刀的话,说不定就冲上去一刀将那钱进给砍了。苏三一双黑眸之中冷意弥漫,瞬间回头,对着于雷和张骏的方向就是一个眼刀过去。那意思,就是动手!

    于雷素来最听苏三的话,因此此刻脚步一动,就要出场了。却是在脚步还没迈出去的时候,就感觉到手臂被人拉住了。他顺着手臂往上看去,就看到了张骏的脸。

    “张骏?”

    于雷疑惑,老大已经发出命令,为何张骏却是拦下他来。

    张骏这样做心中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的,没办法老大那眼神实在是太有压迫感了。但是,越是这样,他越是要顶住。此时出去,还不是最好的时机。他此刻恶趣味的想要看看大嫂的应对,以及老大能够癫狂到什么程度。他突然好像看到,老大忍不住猛然上去掐住那狗官脖子的样子。那样子,应该很帅吧……

    “老大此时因为大嫂,已经不能够理智的分析了。此时出去,不是最好的时机,还是再等等。”

    “但是,老大已经发话啊。”

    于雷却是皱着眉头,很是烦恼的样子。老大已经发话了,那他们就已经立即去执行才是。若是不去的话,要是等下老大以为他们是质疑他,那后果可是惨不忍睹的。

    “不会的,我们这是为了老大好,老大不会怪我们的。”

    “可是……”

    “别可是了,我们两个就在这里,一直看着事情的发展,难道还能够让老大和大嫂吃了亏去不成?”

    张骏却是眼神坚定,不断的蛊惑着于雷。于雷这么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因此就扭过头去,当做没看到苏三的眼神。

    苏三等了一会,却是没见到有人动作,疑惑的转头看去,就看到那两个人微微低着头,一副没看到的样子。顿时,苏三火冒三丈,气得咬紧了牙。就知道有张骏在,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苏三心中想着,过后必须找张骏切磋切磋,让他长点记性才行。

    这边苏三无法可施,那边钱进已经开始对安言宣判了。

    “而另一个当事人,虽然胡青有过错才行,但是你三番两次带人闹上门去,此举实在不妥。因此,就判你入监狱悔改,刑期一月,以儆效尤。”

    安言的嘴角抽搐,这也行?

    钱进则是想着白天就将小美人投入大牢,晚上就让人给带到自己房里来。只要稍微一想,他就觉得时间紧迫,还得回去找点好药来助兴才行。心头念头闪过,钱进不等众人反应,就惊堂木一拍:“本案到此结束,退堂。”

    安言瞪大了眼眸,第一时间去看苏三,却是看到苏三满面凶煞,提起脚步,似乎就要冲上去找那县令的麻烦。看到这样一幕,安言行动快于思想,一下子爬起来,就冲过去拉住苏三的手。

    “等等,先不要冲动。”

    苏三原本是怒气腾腾的,心头的怒火熊熊的燃烧着。可是安言那轻轻的一句话,却仿佛是一阵清凉的风,瞬间抚平了苏三的怒火。他停下脚步,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切就等小女人的吩咐。

    此刻安言阻止了苏三,也没有去看去注意,似乎潜意识的就知道自己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够让苏三停下。这种奇异的默契,似乎已经成为了深入骨髓的习惯。而苏三,是这么的甘之如饴。

    钱进正准备起身退堂的,却看到安言猛然起身,走到那个男人身边。而那个男人,刚才的模样,怎么像是要冲上来杀自己一般?

    钱进被这个想法给惊到了,他侧头问着一边的师爷李天,“你看那个男人刚才是不是要冲上来对本官不利?”

    李天抬眼看去,却是看到苏三低眉顺眼的站在安言身边,一副乖乖听话的样子。这番模样令人几乎惊掉了眼珠子,这个真的是刚才那个冷傲无双,不跪县令的冷面男人吗?此刻,如一个小媳妇状的男子,真的是那个气势睥睨的男人?

    李天一时间也有些看不明白了,微微有些出神,心中暗暗琢磨着苏三的可能身份和背景,看会不会是一块铁板。

    那边钱进问完话,却是半天没有得到回应,遂伸手推了推李天,有些不满道:“问你话呢?”

    李天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回道:“是的,那男人刚才却是想要上来对您不利。”

    李天一下子看不出苏三是哪一路的,想着倒不如让钱进去试试水也好。到时候,也不关他的事情。

    钱进听完李天的话,顿时满面凶相,顿时身子一正,惊堂木再次拍响。而且,这次拍的尤其响。这一声,当真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满堂皆惊。钱进很是满意的看着大家的反应,暗地里却是连连吸着冷气。拍得太用力了,把自己的手给震得生疼。

    “大胆,你这是藐视公堂,藐视本官吗?”

    钱进胖手一指,直指向苏三,一双小眼睛发出凶狠的目光来。

    “那狗官胆肥啊!”

    围观人群中,于雷如是夸赞道。

    “的确,竟然敢这般用手指着老大,而且那眼睛已经那么小了,还学着别人凶狠的眯起来,简直是惨不忍睹。”

    “他完蛋了,不出几个呼吸时间,他那根手指就要永远失去作用了。”

    于雷很是惋惜的看着钱进指着苏三的那根手指,似乎那真的是最后一眼一般。张骏此时也是无限怜悯的看着那个县令,老大素来孤傲,怎么容许一个狗官这般几乎是指着他的鼻子骂?

    果然,钱进还没有等来苏三的反应,就猛然感觉指着苏三的那根手指一阵钝痛传来。他猛然睁眼看去,就看到自己的那根手指,此刻呈现出不正常的扭曲来。紧随着的,则是那钻心的疼痛,让他再也忍不住,一声惨叫惊天动地。

    这声惨叫太过凄惨,惊飞了府衙之外树上的无数飞鸟。

    钱进身边的目光落在钱进的那根手指之上,眼睛猛的眯了起来。刚才胡青的猛然呼痛,以及此时县令手指的诡异突变,这些真的只是巧合吗?还是有人暗中动了什么手脚?若是后者的话,那么那个人简直是太可怕了,伸手该如何了得?

    李天的目光轻轻抬起,落在苏三身上,只看到他一如刚才,只是静静的站在那个女子身边,静静的保持着一种守护的姿态。这个男人,让李天产生了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来。在李天看过去的时候,苏三猛然抬眼,那一眼,犹如极北之地的寒冰,带着一种噬魂夺魄的锋锐。李天只觉得眼睛一疼,几乎不敢与那个男人直视。他静默不语,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决定让钱进自己冲在前面,承受着那个男人的怒火和攻击。

    钱进果然不负李天所望,当真是对着苏三发难了。

    “来人,快给我将那个男人抓起来。”

    钱进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手是怎么了,但是那根手指就是因为指着那个男人而突然疼痛的。因此,钱进就将一切归咎于苏三身上。

    “大人好大的威风啊,不知道民妇的夫君究竟犯了什么罪,竟然要被拿下?”

    安言的话语淡淡响起,钱进一愣,但是很快的就愤怒道:“他犯了什么罪?他藐视公堂,藐视本官,这就是大不敬之罪!”

    钱进整个人猛然站起来,似乎因为太过愤怒,身子都轻轻颤抖起来。站起来的时候,摇摇晃晃的,像是一头大肥猪一般。看到那般搞笑的外形,安言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本官今天非要拿他开刀,我倒要看看他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妖术。”

    钱进心中阴狠的想着,等下非得将那男人开膛破肚,看看内里有什么不同。看看,那个男人究竟是有什么依仗,让他竟然敢这般的无视自己的官威的。他钱进素来不吃这一套,非得将那男人打老实了不可,也让他身边的小美人,知道谁厉害,谁才是她该投怀送抱的对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