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105 蚀骨缠绵下

105 蚀骨缠绵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三咬紧牙根,强忍着那种冲动,忍得都疼了。而那个罪魁祸首依然不自知,继续在他身上煽风点火,胡作非为着……

    苏三此时真是哭笑不得,怀中的小女人倒是玩得热闹,可是他却是被折腾得几乎要奔溃了。此刻,他真想将小女人给就地正法了。只是,最终该还是舍不得,一忍再忍,终于是忍住了那种几乎将自己燃烧殆尽的火焰。他咬牙,抱着怀中之人,不敢再去想其它的东西,绷着一口气,快得像是风一般,一路卷过,用最短的时间来到了两人约会的山顶。到了山顶,苏三也好不到哪里去,此刻面色也是有些绯红了。

    山顶的旁边就是一片辽阔的菊花田,苏三直接抱着安言飞入菊花从中,足尖点在一株菊花之上。

    苏三就那般几乎凌空而立,他伸手将包裹着安言的披风扯下,然后将披风扔在花丛之中,平平的铺展而开,看着倒像是菊花海中的一块墨玉。

    披风被取下,安言的眼睛瞬间被光线笼罩,被光影所感染,她缓缓睁开眼睛。

    鼻尖是浓浓的菊花香,视线所及之处,皆是或是盛开,或是枯萎的菊花。花有千态,此刻安言只觉得整个人仿佛置身于菊花海之中一般。

    苏三原本是双手抱着安言,一只手抱着她的膝盖处,一只手扶着她的腰。此刻苏三却是猛然放开勾着安言双腿的那只手,安言顿时整个人失去了支撑点,就要往下坠落。而苏三扶着她腰肢的那只手猛然使力,固定住了安言的身形。安言的脚虚虚的踩在菊花之上,双手下意识的就伸过去,一把勾住了苏三的脖子。苏三喜悦的笑着,看着小女人的身子主动贴近自己。

    风轻轻一吹,两人发丝飞扬,在空气之中缠绵的纠缠着,就好似他们两个此时的呼吸一般,紊乱而缠绵。

    安言抬眸,痴痴的望着此时的苏三。此时的他面上不是一贯的严肃面容,那张面容仿佛是被月光浸润过一般,此刻满布温柔。那双素来冷漠高傲的黑眸,此刻也是满溢深情,只那般深深的凝望着她。那一刻,她觉得她是他的整个世间。因为在那双比夜还要黑比星子还要亮的眼眸中,完完整整的只装着自己。那种感觉,强烈的冲击着安言的整个神经。

    苏三一边痴痴的看着安言,一边空出一只手来对着后面的方向猛然打出好几道劲气。在安言看不到的地方,那边能够通过来的路已经被苏三打下了深深的壕沟。此刻,这片菊花海之中,只有他们两个,没有任何人能够过来打扰属意他们彼此的最美好时光。

    苏三在安言痴望的眼眸之中,却是猛然松手。安言措手不及,就那般直直的坠落下去。她讶然瞪大眼眸,却是看到他对着她笑着温柔缠绵,然后对着她而来。他伸出双手紧紧的搂着安言的腰肢,安言抬眸,就看到那张英俊深情的面容,此刻在自己的眼前一再放大。近到,她能够看到他眼中浅浅的笑意。菊花瓣随风飘起,在两人周围飞旋着,仿佛最美好的背景。那副画面,好像是一副静止的水墨画,岁月静好。

    因为苏三小心的控制着力道,所以安言落在花田中的披风上的时候,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她微微眨了眨眼睛,还来不及惊叹于苏三的武功不凡,就已经没有了思考旁的事情的心思了。因为苏三那温热的身体已经紧紧的贴了下来,在身子相贴的那一刻,苏三的嘴唇就准确的找到了安言柔软唇瓣的位置。然后就是狂热的吻,苏三吻得急切,吻得痴狂,几乎夺去了安言全部的呼吸。

    那仿佛疾风骤雨一般的吻,安言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只是无助的承受着。

    一吻结束,苏三睁开眼睛,深深的看着身下的女子,看着她一双眼眸半醉,雾气迷蒙。嘴唇微微张着,那副模样就是最好的催情剂,让苏三心中的最后一道理智也失去了。他伸出手,指尖剑气闪烁,轻轻滑过,安言身上的衣服仿佛破碎的蝴蝶一般,四散飞离。安言猛的睁大着眼睛,漫天飞舞的碎片之中,耳边响起的是苏三带着誓言般的情话。

    “安言,我爱你。我苏三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我只忠诚于你,一生一世!”

    安言还来不及感动,就已经完全堙没在了苏三给的浪潮之中了。

    在那极致的快乐之中浮浮沉沉,安言的眼眸之中自始至终只看得到那双黑得发亮的墨眸,以及那墨眸之中盛满的无数温柔。

    在昏过去之前,她还在想着,原来灵与肉的结合,是这般的美妙。

    当安言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白家的床上了。她睁开眼睛,恢复意识的一瞬间,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这禁欲多年的男人的欲望,果然不是一般的旺盛……

    她强撑着支起了身子,低头一看,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过了,身上也是清爽干净的。这些她自然知道是谁干的了,迷迷糊糊之间,她感受到那双温厚带着薄茧的大手温柔的替自己清理着身子,想起那些令人脸红心热的画面,安言只觉得面容如火烧一般。她起身,将旁边摆放好的衣服穿好,先是在床上坐了一下,缓了缓,这才起身朝着房间门的方向走去。

    才走到门口,就听到外面传来低声的交谈,那话语的内容让安言的脚步一顿。

    “这可如何是好?姑姑一直发着热,县里又找不到大夫,而表妹此时又昏睡着,苏三说表妹太劳累了,不要打扰。”

    这是柳氏的声音,安言的袖子下的手一紧。

    “这都怪那赵府的少爷和那可恶的贼人,竟然将无辜的表妹掳走,这才导致姑姑担忧过度。姑姑的身子本来就不好,如今又在外面吹了一夜的风,这身子可怎么吃得消?”

    听到这话,安言面上努力装作的冷静瞬间支离破碎,不复存在。她猛的打开房间,就看到白平和柳氏两人犹犹豫豫的站在房门外,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

    两人正在纠结着,又不敢打扰到安言,又想要等着安言赶紧醒来。这么一纠结就听到房间的门猛然从里面打开的声音,两人顿时惊喜的回头,“锦绣,你可是醒了。”

    安言却是着一把抓着柳氏的手,着急道:“我娘亲怎么了?”

    听到这话,柳氏的眼眸却是闪了闪,转头看了看白平,见白平点头,就有些难过的说道:“那天晚上知道你始终,姑姑非常难过,当场就跑出去想要去找你。我们拉住了姑姑,姑姑才没有去找你。但是,那天晚上却是在院子外面的墙角坐了一夜。当时姑姑满脸的恐惧和担忧,我们即使心伤,也是劝不动姑姑。姑姑就这般一直到第二天,直到张公子过来报信说你无事了,姑姑才虚弱的笑了笑,然后就昏迷过去了。姑姑一昏迷过去,我们就去县里找大夫,只是今天的新竹县却是很乱,到处都是衙差,我们一时间根本找不到大夫,所以才会徘徊在锦绣你的门前。”

    安言听了这些话语,脑子里浮现的是白氏那张既慈爱又虚弱的面容,只觉得心头堵得难受。昨天晚上,不只是她受着煎熬,还有那么多爱她的人一起受着煎熬。娘亲如是,苏三如是,舅母如是,还有表哥他们亦如是。这一刻,安言觉得一颗心被温暖泡得又软又酸又疼。

    安言眼中盈满泪水,却是努力的不要让她留下来,娘亲肯定不喜欢看到她流泪的样子的。安言抬了抬头,逼回眼泪,然后就朝着白氏的房间跑去了。柳氏和白平看到,也忙跟在后面。

    到了白氏的房间,安言却是胆怯了,不敢去看里面的母亲。那个既坚强又柔弱的妇人,那个为了女儿坚强的活着的女儿。同时,那个也是失去了女儿就活不下去的妇人。安言突然觉得很自责很愧疚,她占据了这个身子,却是没有保护好,还让白氏担惊受怕。白氏的身子本来就不好,而这回竟然还在寒夜之中呆了一夜,安言只要想想就觉得心疼得几乎要窒息了。

    白平和柳氏也赶了过来,看到安言微微低着头,就那般站在房间外,却是不入。

    两人都不解其中的意思,相互对望着,皆是疑惑。

    但是,两个人此时却是默默的站在安言的身后,没有出声。他们虽然不知道表妹为何如此,但是只觉得表妹自有自己的心思。

    安言站了一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上努力的挤出一抹笑容来。她笑了笑,却是觉得满嘴的苦涩,怎么也不自然。遂,她转头看向白平和柳氏,问道:“我这样是在笑着吗?”

    白平和柳氏看到安言这般样子,皆是如遭雷劈一般,柳氏直接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白平忍不住,低声道:“表妹你别这样,姑姑没事的。”

    你这样,实在是比哭还要难看……

    安言很难过,她笑得真的真难看吗?最终还是放弃了笑着进去,白氏其实是一个很通透的人,估计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自己在强颜欢笑了吧。

    安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推开了房门,映入眼帘的是白氏靠坐在床上,眼睛却是望着窗户外面。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就转过头来,看到是安言,眼中立刻闪过一道极亮的光。然后,她就有些手足无措,小声道:“锦绣你怎么来了,我没事的,我……”

    白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觉得心中无比的高兴,又觉得无比的紧张。

    安言快步走到白氏面前,轻轻的坐在床上,然后整个人就猛的扑到白氏的怀里。

    白氏万万没有想到安言会这般,她以为安言定会用温柔的话语来抚慰自己,绝对想不到安言会用着这般依恋这般亲昵的姿态来亲近自己。

    “娘亲,我很好。所以,你也要好好的。”

    那软软的话语,瞬间击中了白氏的心,让她动容无比。她伸手轻轻的抱着安言,几乎是哽咽着说道:“好,好,我们都要好好的。以后,你要好好保护自己,娘亲也会好好注意自己的身子的。”

    “嗯。”

    安言抬起头来,眼中泪光闪烁,面上的笑容却是如春花绽放。她重重的点头,看着白氏的眼中满是欢喜。

    “娘亲,我给你把把脉。”

    白氏听了,立刻乖乖的伸出手来。

    安言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搭在白氏的右手上,眉间悄然的皱了一下。只是那一皱却是快得不可捉摸,白氏紧张的看着安言。她倒不是担心自己有个什么好歹,就是担心因为自己的身体,让大家担忧。

    安言的眉宇之间始终是风轻云淡,一双素雅的眼眸如清水,白氏和白平夫妻丝毫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安言轻轻的将白氏的手放回被窝当中,柔声说道:“娘亲晚上吹了风,着凉了,所以有些发热。没什么大问题,我开几服药娘亲先喝着,三天就能好了。”

    “那就好。”

    白氏安心的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心口,如今她是真的想要好好活着了。经过这次的事情,她知道安言在自己的心中俨然是第二个女儿了,她如今就想要好好的看着这个女儿儿孙满堂,幸福安康才好。

    一边的白平和柳氏始终提着的心也是缓缓落下,一直紧绷着的面色此刻才算是软化了下来。

    “不过娘亲一直有旧疾,因为一直没有调理好,所以身子到底比常人弱一些。所以,过些日子,我会开些药方来为娘亲好好调理一番,定然娘亲健健康康的,再也不容易生病才是。”

    安言说这话的时候,面上噙着一个大大的笑容。

    白氏看着不疑有它,她的身子一直以来就是弱的,确实是因为没有静心调理的缘故。如今,女儿这般说也是关心在乎自己,她自然是不会辜负女儿的好意了。因此,就笑着伸手点了点安言的额头,欣慰的应了。

    “娘亲那你好好休息,我这就去开药方。”

    “好,你写完药方子也赶紧的去休息吧。”

    听到这话,安言脸一红,因为那种事情而累到,然后大家都让多休息,这真的是囧了个囧啊。安言在白氏和白平夫妻三人带着笑意的眼神之中,几乎是仓惶的逃离了房间。她快速回房间写了一张药方,然后就交给白平夫妻两个去抓药,并且将煎药的一些注意事项说了说。白平夫妻两人认真记下,然后就赶着家里的牛车朝着县里去抓药了。

    而安言则是缓缓的回了房间,才将房间的门关上,她整个人就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瞬间顺着门而滑落。明明不想流泪的,但是眼中的泪水还是控制不住的留下来。一开始只是泪珠轻轻滑落,过了一会,她却是抑制不住的将头埋在膝盖处,低声的哭泣着。

    白氏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她前段时间帮着调理了一番,才稍微有了点起色。可是如今经过一番大喜大悲,加之在寒夜之中呆了一晚上,白氏的身子越发的差了。直白的说,就是白氏几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即使是以她的医术,想要完全治好白氏,也是极为的苦难。白氏的身体,如今需要极多的珍稀药材,才能够好好调理回来。

    安言哭了一会,才缓缓抬头,眼眸之中满是坚定的神色。白氏虽然身子亏损厉害,但是还是有希望的,虽然希望比较小。但是,她一定会拼尽全力,用尽所学,一定会治好白氏的。至于珍稀药材的话,她一定好好赚钱,然后四处搜购,定然能够找到一些的。

    这般想着,安言似乎好受了一些。她扶着门缓缓站起身子,却是觉得双腿虚软,几乎站不住。

    就在这时,门外却是传来沉稳之中略带一点急促的脚步声。听脚步声,像是苏三。

    安言往旁边挪了挪,苏三推开房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安言眼眸通红,身子摇摇欲坠的站在那里。看到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此刻满面悲伤的站在那里,苏三顿时觉得心疼得不行,忙几步走到她身边,弯腰将她抱起来,然后坐到床上,将她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看着她微肿的眼眸,苏三将头靠近,轻轻的吻着,“怎么了?”

    被苏三这么一吻,安言顿时找到了倾述的对象,“娘亲的身子很不好,需要好多珍稀的药材,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听到安言的话,苏三的眉头一皱,心下不安。他是知道的,白氏在小女人心中地位很高。而且,白氏对自己也是极好的。此刻他心里也跟着着急起来,想了想说道:“我南郡家中存有好些珍稀药材,等这边的事了,我们就带着娘亲去南郡吧。就算是我们苏家没有的,南郡地大物博,想来也是会有的。”

    听了苏三的话,安言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用力的点头。她是真的害怕,害怕失去白氏。当初舅舅白起离开的时候,那种痛彻心扉,后悔莫及的痛依然清晰如昨。她难以想象,若是白氏也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她是否能够承受得住那般锥心之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