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151 要是我儿媳该多好

151 要是我儿媳该多好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锦绣,百草堂的伙计来说有一个老太太千里迢迢经过青城,想要找你看诊呢。伙计特意过来问,问你是否要去看看?”

    听到柳氏的话语,安言怔了一怔,讶异道:“老太太?”

    “对啊,据说是两个结伴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过来的。伙计说,看着两个老太太应该都是将近六十的人了。”

    听到两个老太太都是将近六十的年纪,安言连忙起身,就要往外走。却是想到什么,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对着苏三笑着说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不去了,我等会要去找张骏于雷他们商量事情。”

    安言也没指望他会跟着一起去,也就是随便一说。此刻听到苏三这般说,也只是柔声叮嘱道:“记得早点回来,别误了饭点。”

    “好。”

    明明是一个很简单的好字,却是让苏三念出了几分缠绵温柔的意味来。安言眸光变得柔软,面上轻轻绽开一个笑容来。

    苏三坐在原地,心头却是不知道为何跳了几下,好像有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要发生了。他眸光跟着闪了闪,只以为是银紫芙那件事情难办。心头微动,对那件事情越发谨慎上心了起来。上次赵礼和肖毒的事情,依然让他心有余悸。每每想起,都能够让他冷汗淋漓。因此,在过后的那段时间里,他才会想要时刻不离的陪在小女人身边,担心着任何一点疏忽,都会带来上次那般痛侧心扉的后果来。不过,随着这段时日的相处,他的心态倒是稳定了下来。知道自己这般如惊弓之鸟一般,也是不行的。在他眼中,小女人就仿佛是浴火之后重生的凤凰,自有她的一片广阔天空去飞翔。他不希望,自己的紧张和顾念,让她有所羁绊和顾虑。

    他一代冷血战神,有朝一日,竟然也能够为一个女子而变得心细如尘。

    安言推开房门,走出了房间,看到柳氏依然站在外面。安言快走几步,来到柳氏身边,笑着挽着她的手,说道:“大嫂,让你久等了。”

    “没事,大嫂等在这里,是因为刚好有些话要和你说。”

    安言微微诧异,笑着接道:“什么事啊?”

    “我听说那银紫芙可是来青城了,你和苏三不会有什么压力吧?”

    安言惊愕,她和苏三在大家面前的时候,基本上都没有谈论过那些事情。她一直以为她们皆是不知道的,却原来大家都在默默的关注着。她一直努力的想要为白家撑起一片天空,让那些在乎的亲人,在其中轻松安逸的生活着。而原来,她在乎的亲人,同样在用着自己的方式,默默的关注着担忧着她。安言突然觉得喉咙如被梗住了一般,半天才说道:“娘亲和舅母她们知道吗?”

    说起这个,柳氏却是小心的看了周围一眼,然后说道:“大家都是知道的,只是婆婆和姑姑担心会给你压力,所以一直装作不知道。锦绣,你也是知道嫂子我是个急性子,就是藏不住话的。这不,看到你,就给说出来了。”

    柳氏的性子,安言自然是知道的,就是心里藏不住事情的直性子。此刻,又哪里会怪她呢。

    “没关系的,这里是青城,又不是南郡。而且那青城城主还是我们家苏三的兄弟呢,能出什么事情?”

    安言轻描淡写的将这件事情给解释了,这些糟心的事情,她实在不想让家人跟着担忧糟心。而且,看苏三的意思,银紫芙在青城应该也翻不出什么浪来。她还真是越来越信任苏三了,他说什么,她都觉得是真的。这般想着,安言嘴角就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幸福满足的笑容来。这个世间之上,能够有一个让自己毫无保留信任的人,也是一种幸福。怕就怕是,自己对这个世间冷心绝望了,那才是真正的孤独和悲哀。

    柳氏对于那些个大人物的事情,那是真的不懂。她也没多想,素来对安言就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如今听着安言这般轻松的说着没事,她也就放心了。

    安言看到柳氏面色放松下来,就在一边接着说道:“嫂子你和娘亲还有舅母说说,让她们不要担心,这件事情是小事。过个几天,这件事情就会过去了。”

    柳氏点头,“你放心吧,医馆那边每天看得忙得厉害,可惜嫂子我就是个笨的,却是半点忙也帮不上。那边帮不上,嫂子我也只能多帮着打点打点家里的事情了。锦绣你就放心吧,婆婆和姑姑那里,我会帮忙说的。”

    安言听了,眸中的神色越发温暖了起来。她真的很幸福不是吗?她一直在努力的想要为那些在乎的亲人撑起一片天空,却是突然恍然发现那些人已经在她身后为她撑起了一个避风港。只要她回头,就可以看到那些人给她点亮的温暖烛光。只要她有个不舒心了,回头就是温暖。

    “谢谢你们了。”

    安言突然伸手抱了抱柳氏,话语动容,带了微微的哽咽。柳氏却是安言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了,低呼一声。

    而安言却是快速放开了柳氏,笑着对柳氏说了一句,“大嫂最好了,我们晚上吃饺子好不好?”

    “好,当然好了,难得你这个孩子会说出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来。”柳氏很高兴,满面笑容的应下了。有的时候医馆里面不是特别忙的时候,安言就会提前回来做晚饭。家里每个人的口味爱好安言都记得,可是大家却是没人知道安言的喜欢。每次问起,安言也是轻描淡写的说句什么都好,她都爱吃之类的话。因此,此刻竟然听到安言开口说要吃什么,真的是让柳氏颇为惊喜呢。这下柳氏心头原本对于那些个事情的担忧瞬间烟消云散了,忙着转身就去忙晚饭的事情了。即使,此时明明刚吃过午饭不久。

    安言看着大嫂急匆匆的身影,不禁莞尔一笑。没有想到自己说出个事情来,竟然能够让大家这般。这就是亲人,即使明明是件挺麻烦的事情,也能够从中感知出幸福来。

    安言一边往百草堂的方向走着,一边淡淡的笑着。清淡如菊,人如晚月。

    此时百草堂之中,苏老太太和阿秋和那个中年男子都聊了约莫有一盏茶功夫的时间了。而从谈话的内容当中,苏老太太两人也是比较清晰的了解了一下百草堂和安言的事情了。

    “这位苏大夫还真是厉害呢,老太太我一生见过的事情无数,也是未见过这般宅心仁厚的人。”

    越是了解,老太太心头对这个苏大夫的评价越是高。

    “那是啊,苏大夫那就是我们青城活菩萨一般的存在呢,我们大家都很拥护她。而她也的确值得我们这般拥护,老太太你觉得是不是这个理?”

    苏老太太和阿秋一听,皆是跟着点头,“确实是这样,与人为善,大家也是会记在心里的。”

    “最值得称道的还是这个苏大夫的身份呢,她以——”

    “两位老太太,苏大夫已经过来了,如今正在诊室等着二位呢。”

    中年男子原本要说的是,苏大夫以一介女流之身,创出这样一番仁善事业,才是真正的令人叹服的。可惜,说到关键处却是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百草堂的伙计笑脸走了过来,中年男子就住了嘴,也没有觉得那些话没说出来有什么不妥。他也只是发发感慨而已,绝对没有料到苏老太太和阿秋两人心目之中的苏大夫乃是一个胡子发白,和她们年龄相近,甚至是年近古稀的老头呢。若是知道的话,定然惊讶莫名的。

    而苏老太太和阿秋也没有觉得会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没听,她们觉得经过刚才的一番谈话,该知道了解的都差不多了。苏老太太一听伙计的话,顿时眼睛一亮,越是了解,就越是想要见见那个苏大夫。那定然是一个极有修养,又博学多识的大夫。医术绝顶,仁爱无双,这般人物,当真是苏老太太生平仅见的。此刻,虽然还没有见到人,却是已经在心中将苏大夫抬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了。

    伙计在前面带着,苏老太太和阿秋紧跟其后。

    两个老太太一边走,还一边小心的交流着心得。

    “阿秋啊,我们马上就要见到那个苏大夫了,你有没有一种很激动的心情啊?”

    阿秋听到这话,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心里想着老太太明明是你自己很激动。这下倒好,直接说道她身上来了。

    苏老太太没有得到阿秋的回应,也不在意,继续说道:“这等人物,不知道是否是那等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呢?阿秋,你说等会我的态度是不是要恭敬一些呢?”

    阿秋很有种扶额的冲动,“我说老太太啊,你好歹是南郡有身份有地位的苏老太太啊。冷静一些,不要太紧张了。”

    “我没有紧张!没有!真没有!”

    阿秋的话语落下,苏老太太却是激动得反驳着,因此面色都有些发红了。而且因为激动,语调没控制住,音量大了。前面的伙计转过头来,有些尴尬的对着两个老太太笑了笑。苏老太太顿时觉得脸面无光,委屈的瞪了阿秋一眼。阿秋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家老太太这幅哀怨的小眼神了,连忙伸手握了握苏老太太的手,以示安慰了。阿秋对着前面的小伙计温和笑了笑,说道:“我们家老太太听了太多关于苏大夫的事迹,有些仰慕,如今有些激动。”

    伙计听了阿秋的话语,眼中却是出现了奇怪的神色。仰慕?伙计心中想着那个画面,一个将近六十的老太太用着仰慕的眼神看着自家碧玉年华的苏夫人,那副画面很有些违和感呢。不过,他一直有好好的记着安言的话语。顾客至上,服务至上。因此,此刻面上的神色依然温和,笑脸相迎。

    “两位很快就可以见到苏大夫了。”

    伙计轻声说了一句,转过头去,继续在前面带路。苏老太太和阿秋这下没有再说话了,而是老实的跟在后面了。

    伙计在一间写着诊室二的被单独隔出来的一间小间前停下来,百草堂的面积有限,因此诊室都是隔出来的小小一间,相当于正常房间大小的三分之一。不过,房间虽小,五脏俱全,里面该有的都有,倒是一点都不显得简陋。伙计轻轻的敲了敲门,“两位老太太已经来了。”

    “进来吧。”

    里面传出一个低柔清越的声音来,苏老太太一震,抬眼看了看关着的门。心中暗暗想着,这个声音的主人,该是苏大夫的孙女或是丫环吧。连小徒方面都没去想,因为在她的认知里,就没有听说过女大夫这回事。听音度人,苏老太太想着,那该是一个安静素雅的女子吧。

    正在苏老太太心头暗暗描绘声音主人的形象之时,小伙计已经轻轻的推开了房间的门,里面的情况一览无余。

    那是一个很小的房间,只有一张方桌,桌子两边放着两把靠背椅。一边开了一个小窗户,和窗户相对的地方摆了一个小柜子。窗户前摆着一张小台子,台子上摆放着脸盆翠绿欲滴的绿色盆栽。苏老太太一时间也辨别不出那是什么植物,只觉得看一眼那自然清新的绿色,整个人心情都跟着好了,心情的浮躁一扫而空,整个人变得空明而安宁起来。

    苏老太太和阿秋迈进了诊室,小伙计将房间的门带上。才踏进来,苏老太太鼻尖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有种提神醒脑的感觉。苏老太太似有所觉,转头去看窗户前摆放着的两株植物。

    坐在桌子后面的安言原来正在翻桌子上放着的病例本,听到响动抬起头来,却是看到老太太的目光落在窗户前的两株薄荷上,遂轻笑着解释道:“那是薄荷。”

    竟真是薄荷,难怪一进来整个人都清醒了很多。苏老太太回头,目光落在安言身上。看着那个坐在位置上,目光清雅,面容含笑的女子,心头忍不住夸赞了一声,好一个淡雅如菊,温润平和的女子。只是这般看着,就觉得心境都跟着平和了下来。

    阿秋也是好奇的看了安言几眼,对眼前的女子也是印象大好。在南郡,不论是温柔的,刁蛮的,凌厉的,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但却是没见过安言这般,只是静静坐在那里,轻轻对你一笑,就让你觉得全身舒畅的女子。看着她的笑容,恍惚间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明明容貌只能算是秀丽,但是加上那双素雅清辉的眼眸,整个人就显得明媚多姿起来。细细看去,倒是气质无双,潋滟生辉起来。

    只是这么一眼,两个老太太就都喜欢上了安言了。老太太觉得,这小丫头肯定是苏大夫的孙女了,也就那般人物才能够养出这般一个温雅的人儿来。

    苏老太太在安言的对面坐下,阿秋立于一旁。苏老太太目光在房间内转了转,然后就问道:“你爷爷呢?”

    哈?

    听了苏老太太猛然蹦出的话语,安言有些哭笑不得了。她爷爷,早八百年就入土了吧?安言眸光轻轻转着,清辉流转,笑容宛然,“我爷爷啊,我自出生就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他老人家,二十年前就已经驾鹤西去了。”

    这下轮到苏老太太和阿秋傻眼了,苏大夫二十年前就过世了?不对,不对,这么说来眼前的女子不是苏大夫的孙女了。

    苏老太太顿时讶异的问道:“你不是苏大夫的孙女吗?”

    “苏大夫?孙女?”

    安言略微想了想,就猜到了眼前老太太的意思了,好笑的说道:“老太太莫不是以为苏大夫是一个老太婆不成,然后看到我以为我是苏大夫的孙女不成?”

    “没啊,苏大夫怎么会是老太婆呢,是的话也是老先生才对啊。”

    安言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好笑的说道:“这位老人家看我像是老先生吗?”

    苏老太太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抬眼和阿秋面面相觑,有些回不过神来。过了好一会,才不确定的问道:“难道,你就是外面传得神乎其神,医术绝顶,大爱仁心的苏大夫吗?”

    安言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如今竟然有了这么多高帽子了。

    “怎么,我不像吗?”安言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面上的笑容依然温和如初。

    当然不像了,苏老太太很想吼一句。这怎么可能会像呢,一个看着也就十六七岁的女子,竟然就是外面传得厉害无比的苏大夫。苏老太太瞬间觉得自己前面的大半辈子都白活了,此刻任何话语都无法表达出她心头的惊骇。实在是太年轻了,这般岁数,真的能够有那等绝顶医术,以及那许多奇思妙想。

    苏老太太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真的就是外面传的苏大夫,百草堂的主人?”

    “是的,我确定以及肯定的回答老人家你。”

    安言看着两位老太太一副快被吓到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了。有这般夸张吗?不过,在古代这样的背景之下,好像确实是有些夸张。

    过了几个呼吸时间,苏老太太总算是平缓了心头的惊骇了。实在是前面自己猜测得太多,几乎觉得已经是事实了,这猛然间全部被推翻,一时间会不过神来也是在所难免。苏老太太缓过来之后,看着安言的目光从惊讶再到赞叹,笑着说道:“苏姑娘,真是天众奇才啊,小小年纪就已经有这般成就,实乃老太太我生平仅见。”

    一边的阿秋在老太太的话语落下之后,也是跟着在一边用力点头,一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样子。

    安言看着眼前的两个老太太,觉得这两人着实可爱,一言一行都透着一股贵气,又露着淡淡的孩子气。

    安言看着两人,觉得颇为亲切,行为也就变得随和自然了许多。听完苏老太太的话,她摊了摊手笑道:“我不姓苏,我姓唐。还有,我已经不是姑娘了,早已嫁为人妇了。”

    “不姓苏,那为何他们都喊你苏大夫?”

    苏老太太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一副不解的模样。

    “我夫家姓苏,他们有些人喊我苏夫人,有的人喊我苏大夫。我本姓唐,他们大概是听大家都喊我苏夫人,顺口的就喊我苏大夫了吧。只是一个称谓罢了,我也知道是在喊我,就没有多做解释。”

    苏老太太顿时觉得有些无奈,这误会真是大大的啊。原本以为该是一个年纪一大把的老头,加过看到一个碧玉年华,清雅出尘的少女。更为遗憾的是,这般优秀,又让她如此喜爱赞叹的女子,竟然已经有了夫君了。真是遗憾啊,当然一下子苏老太太只是觉得遗憾,尚且还没意识到自己在遗憾什么。

    “老人家哪里不舒服吗?”

    安言笑着看了看苏老太太,眸中带着淡淡的关切。

    苏老太太没有说话,身边的阿秋就帮着说了起来,“我们家老太太这是多年的毛病了,老寒腿。这么些年了,看过多少大夫啊,就是没有一点起色。路经青城的时候,却是听人说苏大夫的医术高明,所以就过来看看了。”

    安言听了,点了点头,然后就让苏老太太将手伸出来,安言细心的诊了诊脉。诊完脉之后,安言却是起身,转到了苏老太太身边。

    苏老太太讶异的抬眼看了看安言,这是个什么意思?

    “我帮老太太检查一下腿。”

    看腿啊!苏老太太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赶了这么多天的路,都没有好好洗过脚。这要是将腿伸出来给人家看,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不好闻的味道。苏老太太一时间就有些踌躇,忍不住将腿缩了缩。一边的阿秋看到老太太这个小动作,顿时在一边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老太太在南郡,在苏家可霸道的一个人了。没想到如今在一个小丫头面前,竟然还会害羞。要是让阿秋知道,他们家冷面无双的三爷在人家小丫头面前还会紧张,估计惊讶的得把眼珠子掉地上不可。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像是苏老太太和苏三这样的两个人,就注定被安言降得服服帖帖了。而且,安言根本不用做什么,只是温温柔柔的笑着,就让两人欢喜得不行了大概。如今,苏三就是很好的佐证。而苏老太太,看目前的样子,也为时不远了……

    安言目光温和如三月春风一般,轻轻的落在苏老太太身上。轻轻一转,就猜出了苏老太太的心思。她丝毫不介意的微微蹲下身子来,“老人家不用在意,我身为医者,什么场面没见过。我一看老人家就觉得很是亲切,倒像是长辈一般,作为晚辈的给长辈看看腿怎么了?”

    苏老太太听着安言的话,只觉得一颗心都软了几分下来。眼前这个小丫头怎么就这么会说话呢,说得她是要多感动就有多感动。她看着眼前的安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安言的头,眼中满是喜爱之情,“你怎么就这么好,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阿秋在一边看的有些无语,人家才说了两句话,就把老太太感动成这样,真是太可怕了。想想老太太在南郡的时候,最不缺的就是恭维奉承的人了,可是那些人就是说个三天三夜,说破天了,也不见得苏老太太动一下眉头。可是,这边安言轻轻的说两句话,就让苏老太太感动莫名。唉,真的是要感叹一下,人与人果然有所不同的。同样的话,不同的人说出来,那效果绝对是天差地别啊。阿秋看着眼前的安言,也是喜欢得不行。多么优秀,多么温柔的一个女子啊,真是让人不爱都不行。

    老太太会这般觉得,很大的成分是因为觉得遗憾。她心里就想着,要是这个是她儿媳妇该多好啊……

    目光落在安言身上,老太太是越看越满意,这么好的女子,怎么就已经有了夫君了。要是她儿媳妇该多好,配她们家小三子多好呀。她们家小三子也很好啊,虽然人严肃了一些,面相看着凶了一些。但是,胜在人老实啊。苏老太太想了又想,很诚实的分析了一番,终于找出了苏三难得的优点,多老实啊……

    苏老太太这么一遗憾,就忘记了不好意思,将藏着的腿给伸了出来。安言也不知道老太太面上的遗憾神色从何而来,只是低头,替老太太脱下脚上的鞋子。

    阿秋连忙赶过来,想要接过安言手中的活,却是被安言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阿秋看着安言的目光越发的柔和了下来,这个女子没有一般女子的浮躁,心眼也好。难得看得这么优秀的女子,也难怪老太太觉得遗憾了。

    安言将老太太的鞋袜都脱了下来,伸手在老太太腿上轻轻按了起来,“这里疼吗?”

    “没有什么感觉。”

    苏老太太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着。

    安言一一的按着,显得极为细心,面上半点也看不出不耐的神色来。

    “啊,疼。”

    苏老太太没有注意到,猛然感觉到左脚某个地方传来有些尖锐的疼痛。安言听到苏老太太喊疼,连忙松了力道,转而轻轻按摩起来。接着,将两只脚的好些个穴位都按压了一遍,安言心头已经有数了。心中越发琢磨,安言却是疑惑的轻轻挑起了眉头。真是有些奇怪呢,按照她的诊断来看,这么多年的老寒腿,到了如今应该有些严重才对。但是老太太的腿却是有些缓解的征兆,有些穴位的气血更是充足。

    安言松了手,正要帮着苏老太太穿好鞋袜,却是被一只从旁边伸出来的手给阻挡了。那只手看着很是干枯,安言顺着手往上看,就看到阿秋对着自己慈爱的笑着。安言一怔,就听到阿秋说道:“还是让我来吧,我伺候惯了老太太的。”

    安言也没坚持,站起了身子,眸光轻轻的转着。她还以为两人是老姐妹呢,没有想到竟然是主仆。

    安言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从旁边的纸镇下面抽出一张纸来,提笔就在上面写着什么。老太太好奇的伸出脑袋,就往纸上面瞅,那模样孩子气中带着几分傻萌。安言看着老太太的动作,不觉好笑道:“我就是开几副药帮你缓解一下,这些药材不是特别苦的,到时候再让身边的这位奶奶买些蜜饯来就好了。”

    安言看着苏老太太,就忍不住软下语气轻哄着。

    听到这话,苏老太太老脸一红,她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她转头看了看阿秋,就见到阿秋正掩嘴低低的笑呢。老太太一时间觉得脸面无光,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人家你这老寒腿有些年头了,以前是不是看过什么名医啊?感觉症状一直有被缓解着。”

    安言写好方子,抽起来轻轻的吹了吹,然后就放在一边。

    听到这话,苏老太太顿时来了兴致了,更是下意识的挺胸抬头,颇有些傲娇的说道:“这还对亏了我的小儿子呢,他从小练武,武功很好。以前我这腿疼得厉害的时候,他总是会为我按摩活血。长此以往,我的腿虽然一直没有治愈,但是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变得严重或是恶化掉。”

    看着老太太一副以子为荣的模样,安言在一边善意的笑着。脑中也想起了苏三,苏三的武功也很好呢。

    “我家夫君武功也很是不错,也是从小就练的。”

    安言觉得苏老太太亲切,一下子也不觉得拘束,忍不住就说起了苏三。

    苏老太太正得瑟呢,听到安言这话,顿时心里活泛开了。这小丫头的夫君竟然也是个练武的,不用看也知道肯定不如自家三小子了。其它方面,她还不敢如此打包票。但是在武艺一方面,她敢说整个秦国,几乎没有人是自家小三子的对手的。这般想着,苏老太太顿时被愉悦了。她满面笑容的说道:“这还真是巧啊,有空的时候让他们两个切磋切磋。”到时候让我家三小子虐虐你家夫君,你就知道我家小三子的好了。

    苏老太太想到那样的画面,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觉得特别的高兴。察觉到自己的喜悦,苏老太太猛然一惊,她怎么就这般高兴呢。老太太顿是在心里思索着,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真是有些着魔了。看着安言这么优秀,长得好,医术又好,脾气性子更是好,简直是无一不好,怎么看怎么好。这么好的姑娘,要是她儿媳该多好呀。

    这个念头就不应该有,这不一有了,苏老太太顿时觉得很忧伤了。真真是,要是这么好的女子是她的儿媳妇该多好呀。

    “怎么了?”

    安言奇怪了,提到她的夫君,老太太怎么好像很忧伤很沮丧的样子。

    苏老太太抬眼,委屈的看了安言一眼,安言不明所以,很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老太太锲而不舍,继续问道:“你家夫君也姓苏啊?”

    “对啊,难道老人家孩子也姓苏?”安言想,老太太这般年纪,她的儿子也该是中年了,估计孙子都能够上学了。

    “是啊,你看你是苏夫人,我儿子也姓苏,和你倒是有缘。”这话说得,实在是太不忍直视了。阿秋郁闷的撇开头去,不忍去看安言的神色。这个老太太,这都能扯上缘分。阿秋心里想着,别看老太太现在看眼前女子喜爱得不行。但是,到底心头最钟爱的还是三爷。到时候看到真正的三夫人,出于爱屋及乌的心里,对待那还素未谋面的三夫人,也会喜爱非常的。

    安言的嘴角忍不住跟着抽了几下,这老太太真是有意思,说出来的话真是哭笑不得。安言心里恶趣味的想着,不知道回去之后,将这个老太太的话说给苏三听,苏三会是个什么表情。

    安言在一边笑得温婉,“老太太说笑了。”

    “我没有说笑,老太太我一看你就觉得心里欢喜。要是你嫁给我家儿子,就好了。”

    苏老太太忧伤之后的结果就是,忍不住将心里的希望给说了出来。

    安言听了这话,却是吓了一跳,心中想着嫁给你儿子,不会直接刚嫁过去直接就能够当婆婆了吧?依着面前老太太的年纪推算,那是极有可能的。安言眼中眸光闪烁,有些尴尬,笑容都有些抽了,“老太太的儿子那么优秀,定然能够找到比我更合适的女子的。老太太可是说了,令郎的武功很厉害的。”

    听到前面半句话,苏老太太有些忧伤。再听到后半句,顿时又高兴了。有人夸她家三小子,她如何能够不高兴。

    “就是啊,要是你看到我家三小子,肯定会喜欢她的。我跟你说啊,找夫君就不能找那种光是长得白净好看的。那样的就是花架子,不中用,还危险。我家三小子就不会了,那样的找回家当夫君最合适了。绝对的安全啊,无论你出门多远,都能够将心好好的放肚子里。”

    苏老太太这言论,实在是太彪悍了,安言差点没笑出来。还能够这般推销自己儿子的,安言心里想着这个老太太的儿子到底是长得个啥样呢,竟然能够让老太太自夸说绝对安全!

    阿秋在一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暗中扯了扯自家老太太,免得她说出更多惊世骇俗的话来。可惜老太太此刻忧伤着呢,哪里能够准确接受阿秋的意思。她头都没回,就说道:“等会,我再说一句话就好。”

    阿秋望天,欲哭无泪。

    安言好奇的眨了眨眼睛,面上的笑容温和,倒是有些想知道这个老太太还能够说出怎样不凡的言论来。

    老太太看着安言,说道:“要是有一天我家三媳妇跑了,而你和你家夫君也分开了,你就当我儿媳妇吧。”

    阿秋:“!”她就说要阻止老太太的,你看这话说得,真是让人忧伤……

    安言:“……”这话,她一定回去和苏三说。不知道那家伙该如何着急呢,他家娘子还有人惦记着呢,让他以后悠着点。

    安言抽出方子,递给一边站着的阿秋,说道:“老太太按照方子上抓药,明日早上再过来,我再为你针灸按摩。”

    阿秋连忙接了方子,心里想着赶紧的将自家老太太给领走,免得留下来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就不好了。

    老太太有些不舍得,眼前的女子看着真是赏心悦目啊,要是自家小三子站在她旁边,那肯定更赏心悦目。她不死心的看着安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安言被她这幅小眼神看得,心头有些惴惴不安。郁闷的想着,其实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好的,别用这种失去我好像失去全世界的眼神看着我,好么。

    阿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赶紧去揪自家老太太。

    “老太太,我们赶紧离开吧,还得去寻客栈住呢。”苏老太太心里那个忧伤啊,多好的儿媳妇人选啊,没有想到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混小子,要是让她看到,非得瞪几眼才行。这般想了想,苏老太太似乎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这才由着阿秋将自己拉起来,面上满是沮丧。阿秋看到机会来了,赶紧的拿着方子,拉着老太太就往门外走去。

    到了房间门口,眼看胜利在望了,阿秋这么心神一放松,就让苏老太太给跑回去了。

    安言正目光含笑的看着苏老太太和阿秋离开呢,谁知道这都到了门口了,老太太却是猛然转身就朝着自己这边跑来。那般矫健的伸手,倒是将安言吓了一跳。这老太太,身体真是棒……

    苏老太太挣脱来阿秋的搀扶,一下子就跑到了安言身边,小声的说道:“我刚才说的话,你要记住啊,老太太我说的全都是真的。”

    安言:“……”

    将心里的话语说完了,苏老太太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站直了身体,大步的往门外走去。阿秋看到自家老太太走过来,再不敢松懈,拉着老太太就离开了。

    而安言则是坐在原地,轻轻的笑了,“真是一个有意思的老太太,呵呵……”

    晚上,吃完晚饭,安言和苏三回到房间。安言想起今天的那件事情,就好笑的和苏三说了起来。

    “就是下午那会,我过去给一个老太太看病,你猜我遇到了什么事情?”

    安言一边说一边为苏三泡茶,苏三以前是不懂喝茶的,素来都是牛饮。不过安言却是挺喜欢泡茶的,久而久之,苏三也懂得了一些品茶的门道了。如今喝起茶来,也是一板一眼的,颇有些雅致的气质了。

    苏三轻轻和了一口茶,听到安言的话,头都没抬,随口问道:“什么事情?”

    “那个老太太看着大概快六十的样子了,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特别喜欢我,还说想让我做她的儿媳妇。”

    噗……

    苏三正喝茶呢,听到最后半句话,没控制住,一口茶水就那般喷出来了。苏三放下茶杯,一张小麦色的面容瞬间黑了下来。丫丫的,一下子没跟在小女人面前,竟然就有不识好歹的人来挖他的墙角了。越想,苏三越郁闷。真是吃了雄心豹子了,竟然来挖老子的墙角。此刻的苏三,面容有些狰狞,几乎要爆粗口。好歹安言在一边,才将那种冲动给忍了下来。但是看着那黑乎乎的面色,以及那轻轻颤动的眉毛,可以窥见苏三有多气氛。

    安言倒是吓了一跳,没有想到苏三会这般激动。她以为苏三顶多紧张一下下,谁知竟然这般激动。

    苏三能不激动吗,那边小白脸李玉竹的威胁还没有完全解除呢,这边竟然又来个老的。他顿时觉得危机重重,看来最近太顺了,他都忘记了警惕了。果然生于危难,死于安乐啊。以后,还是要时刻警惕着。

    “她儿子是个什么货色?”

    苏三转头,面容严肃,粗粗的眉毛看着有几分凶悍。苏三心里想着,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不殆。先看看那老太太的儿子是个什么货色,看看危险性有多大。要是不如那小白脸,那么重心依然放在小白脸身上。要是威胁比那小白脸还大的话,那就需要全副戒备了。

    安言被苏三这幅严肃甚至可以说是如临大敌的模样吓了一跳,但还是老实的回答道:“老太太没细说,就说她儿子从小练武,武功极好,秦国难逢敌手。”

    听到这话,苏三原本提得高高的心,这才倒是放了下来。比武功,那个素未谋面的情敌完蛋了。他苏三其它方面不敢说,武功一道上,绝对可以说是完败对方的。苏三顿时觉得底气足了起来,听挺胸抬头的问道:“那老太太的儿子除了三脚猫的武功外,还有没有其它优点?”

    安言有些恍惚,苏三刚才挺胸抬头的动作,和下午那个老太太的动作竟然如出一辙,有种惊人的相似感。安言略微失神,就回答道:“哦,老太太还说她儿子很老实,绝对可靠。”

    “老实?那哪里看得出来,真正老实的人该是长得我这样才对。”

    安言:“!”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苏三还会有这般耍宝的样子呢?

    安言看着苏三那副有些得瑟傲娇的模样,就忍不住说道:“老太太临走的时候,还再三交代了。说是有一天我和你分开了,就去做她的儿媳妇呢。”

    好不容才舒坦一些的心,被安言这句话给彻底的点燃了。苏三猛然起身,在原地踱步,心头愤愤的想着。这哪里来的,竟然敢这般明目张胆的挖老子的墙角,简直是岂有此理。不行,他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必须要采取行动才行。

    安言莫名其妙的看着苏三各种奇怪举动,正要问问呢,就看到苏三猛然停下脚步,走到自己的身边来,“那老太太下次什么时候来?”

    安言下意识的回道:“明天早上。”

    苏三一听,跟得这么紧,这还了得。看来,是他出马的时候了。

    苏三看着安言,缓和了一下面色,软了语气,说道:“娘子,明天我和你一起过去吧。”

    安言挑眉,这苏三的反应会不会有些大了。眉目一动,想着要劝阻一下,却是看到苏三猛然用着委屈的眼神看着自己。

    而这委屈的眼神,瞬间在她眼中变换,莫名的就成了下午那个老太太委屈的眼神了。两人的委屈眼神在空中交汇,最后竟然完全重合。安言心头讶异,真是活见鬼了,为何总会联想到那个老太太呢。

    看到苏三露出这种眼神,安言的心瞬间软得一塌糊涂,哪里舍得拒绝他,遂很有些无奈的说道:“好吧,不过你可不许胡来哦。”

    “嗯。”

    苏三连忙打包票,点头如捣蒜。先答应了小女人再说,至于明天具体如何,还要看敌人的战斗力强不强。

    哼,敢挖他的墙角,他非要好好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同一时间,在青城一家上好的客栈房间里,老太太睡不着了。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跟烙饼一样。

    阿秋正在整理衣服呢,看到老太太这幅模样,有些无奈的说道:“老太太可是还在想着那苏夫人?”

    一听到这个,苏老太太顿时更加精神了,一下子就翻身起来了,“是啊,我就觉得那丫头太好了。你说,这么好的丫头,要是能够嫁给我们家小三子该多好呀。哎,我们家小三子就是命苦啊,怎么就娶不到这么好的娘子呢。”

    苏老太太一个人抱着被子坐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阿秋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刚才就当做没看到,任老太太翻一会身,估计很快也能睡得着,毕竟赶了一天的路了。可是现在好了,老太太这话匣子一开,也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了。

    苏老太太没得到阿秋的回答,也没在意,一个人继续念叨着:“你说怎么就有这么厉害的丫头呢,医术那么厉害,竟然还能够起死回生呢。这要是嫁给了小三子,多好啊。小三子常年打打杀杀的,经常受伤的,身边要是有个神医娘子在,那多好呀。”

    越想,苏老太太越是觉得应该这样。

    “老太太,人家苏夫人已经有夫君了。而我们家三爷,也有了妻子了。”

    听到阿秋的话,苏老太太顿时沮丧的低着脑袋。

    “真是太遗憾了,若是男未娶女未嫁,那该是多好的一桩姻缘啊。”

    苏老太太依然觉得很可惜,继续小声的念叨了一遍。

    “我的老太太呦,你想想你来的目的。你是来寻找三爷和三夫人的,如今总想着别人家的娘子,是怎么个意思啊。”

    说道自家小三子,苏老太太的心里这才好受了一些,说道:“也是啊,我们家小三子好歹找到了妻子了。人果然是不能太贪心啊,以前小三子没有娘子的时候,我就想着要是他能找到一个媳妇该多好啊。现在他找到了一个媳妇了,我就想着,要是这个媳妇是今天那个丫头该多好啊。哎,不想了不想了,只要是小三子喜欢的女子,我也会喜欢的。”

    苏老太太这么一想,心里顿时就舒坦了,乖乖的躺下准备睡觉了。眼睛才闭上每一会呢,呼啦一下又坐了起来,倒是将准备熄灯的阿秋给吓了一跳呢。

    “我的老太太啊,怎么了?”

    阿秋奇怪的看着自己老太太,赶了一天的路,老太太怎么还怎么兴奋,难道一点都不累吗?

    “我明天去百草堂的时候,一定要找个机会看看那丫头的夫君。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竟然能够娶到那么好的媳妇。我想想,还是觉得很嫉妒啊。阿秋,怎么办呢?”

    阿秋无语了,走过去,将苏老太太给压在了床上,严肃的说道:“赶紧睡觉吧,这样你就能早日看到那丫头的夫君是个啥样子了。”

    老太太一听,是这个理,于是就闭上了眼睛,乖乖的睡觉了。

    次日,天光大亮,安言穿好衣服很是无语的看着身边站着的穿戴整齐的苏三。这家伙,昨天一晚上翻来覆去的好像没睡着一样。而且吧,有的时候还能够听到他咬牙切齿的磨牙声。

    而此时苏三心里想着,很快就要见到那挖他墙角的老太太了,心里有些小激动。

    嗯,非暴力不能解决问题。当然了,他是不可能打老人的,但是吓一吓还是可以的。谁让那个老太太一大把年纪了,不在家里好好的逗弄孙子,竟然跑来挖他的墙角,简直是岂有此理。苏三咬牙切齿,迫切的想要看看那个老太太,看看是长了三个头呢,还是六个臂呀。

    而另一边,老太太一大早的也起来了,“阿秋,赶紧的,我要去百草堂。”

    阿秋无语的看着自家老太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赶着去看儿媳妇呢,哪里能够想到这是去看人家的夫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