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239 银老夫人的决定

239 银老夫人的决定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与来时的彷徨不同,回去的时候,即使是处处萧瑟,落叶飘飘,安言也觉得心头明媚如春。

    此刻,两人已经坐在飞驰回南郡的马车上了。安言静静的靠在苏三的怀中,莫名心安。

    苏三的大手紧紧的包裹着安言柔软的小手,眉目难得宁静。

    “本来以为会在皇宫之中挣扎沉浮,无力挣脱。谁知,却是得到多人帮助,我们竟然能够如此快速的安然回程。”

    安言靠在苏三的胸口,听着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心头却是有几分沉重。他们的幸福当真来之不易,不只是两人不离不弃,更有诸多人的帮助。初来秦都秦世子善意的书信,沈括的情况分析和药材相赠。而最后,叶清的全然信任和鼎力相助。这些人的人情他们欠下了,却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偿还。明媚如春的心头忍不住缭绕上几分雾霭来,她能做的似乎只是和苏三幸福宁静的生活,不枉费他们的一场相助。尤其是叶清,那个有着一双如江南烟雨般清丽出尘眼眸的女子。

    安言忍不住往回望去,隐约只见,似乎还能够看到那个一身凤袍的女子站在宫殿门口,正满面期许而释然的看着这里。

    安言猛然一惊讶,坐直了身子。

    苏三诧异,“怎么了?”

    “没有,就是身子有些僵硬,起来活动一下。”

    安言重新倒回苏三的怀抱,耳边是马车摩擦过路面的咕噜声,突然的就有种海阔天空的宁静。

    苏三没有再说话,只是抱着安言的手紧了几分。

    他一双墨眸也是望向秦都的方向,记忆之中那个爱穿黄色衣裳,清丽可人的小师妹,如今却成了九重宫阙高高在上的那个皇后了。她成全了他的幸福,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这,注定要成为苏三心头的一个结。

    起先几日,两人虽然心情很好,但偶然间也难隐几分惆怅。直到后面越来越临近南郡,两人的注意力才开始转移了。

    马车一路南驶,路上风平浪静。十数日后,马车终于是来到了南郡。

    苏三率先下马,然后转身扶着安言下了马车,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眸中含了笑意。此刻,安言颇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似乎经历了很多很多。悲欢离合,种种情绪,如今皆是释然。两人牵手,往苏家的方向而去,因为比飞鸽传书的日子还早了一日,遂想要给大家一个惊喜。

    重新走回熟悉的南郡街道,安言恍然发觉有些陌生。

    原先一条街道才一家白家的产业,而如今一条街道上竟然有两三家,或是酒楼,或是茶馆,不一而足。

    “没想到才离开一个多月,白家竟然就发展起来了。”

    安言笑眯眯的看着那门庭若市的白家酒楼,只觉得心口像是喝了蜜一般,甜丝丝的。

    苏三也颇为惊讶,没想到没落下的白家如今会再次发展起来,而且姿态还如此悍然。以往白家的产业都是门口罗却的,如今再看,当真是天差地别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安言转头,笑问苏三。

    苏三伸手在安言的额头上轻轻弹了弹,好笑的说道:“哪天你们白家超过了我们苏家,那我岂不是要看你脸色吃饭了?”

    听到这话,安言眼前一亮,脑中自动脑补出许多画面来。默默的想着,到时候她一个人坐在大桌上吃饭,而苏三则是拿着一个小碗小心翼翼的坐在角落里。那画面,似乎很美好。

    “不许乱想。”苏三看着安言那闪闪发亮的眼睛,不用猜都知道她肯定在想些不切实际的事情了。

    “怎么是乱想呢,还是有可能的。”安言伸手揉了揉被苏三弹过的地方。

    “嗯,确实有一种可能。”苏三想了想,却是很认真的说着。

    “嗯?真的?”

    听到苏三松口,安言瞬间有些兴奋,要是真的能够让苏三变成小绵羊,她真的要尝试一下。那画面,真的很令人期待呢。

    “当你的武力超过我,能够镇压我的时候。”

    苏三说完,竟然难得的得意一笑。

    安言磨牙,这货绝对是在调侃她。武力值超过他?超过大秦第一战神,武功高深莫测的不败神话,她觉得她如果再穿越一次,穿越到某某门派的掌门之女什么的,努力修炼个二三十年,说不定有这种可能。

    但是目前的话,她觉得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就像是苏三的厨艺要超过她的可能性一般。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决定要采取蚕食政策,以柔克刚,慢慢的融化苏三那些腐朽的棱角。

    这个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记得刚穿越的时候,苏三简直和石头一般,外面一层坚硬的壳。而如今,已经被她融化得只剩一些棱角了……

    “走吧。”

    苏三看到她站在那里,一会皱眉一会眉开眼笑的,顿时又是无奈又是宠溺的,伸手一抓,就拉着安言往前走去。

    “苏夫人?”

    正走着,耳边却是听到一个很惊喜的声音。

    安言和苏三同时侧头看去,就看到依旧蓝衣飘渺的宁枫正满面惊喜的看着他们两。

    当然,苏三已经准确的定位出,宁枫是惊喜的看着小女人……

    “宁枫公子。”

    安言浅浅一笑,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

    宁枫此刻很是激动,多日紧张焦躁的心,在看到安言那安然无恙的身影后,终于是安定了下来。他激动的袖子下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但却都堵在心口,半句说不得。他觉得只是那般欢喜的看着她,就已经幸福得像是要飘起来一般。

    原来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她。只是看着她平安就好,即使是安乐在其他男人的怀中,也是好的。

    这种感觉很奇妙,涨在宁枫的心中,涩涩的,酸酸的,又甜甜的。

    “我和夫君才回来,如今赶着回去和家人报平安。下次有时间,再和宁枫公子聚一聚,酬谢宁枫公子一直辛勤打理百草堂的事物。”

    宁枫听了,只是轻笑着摇头,“百草堂的事情不算什么,你平安就好。既然如此,我也去忙了。”

    宁枫此刻很想呆在她身边,长久的担忧和思念,不需要太多闻言软语,只需要感知她活生生的呆在一边,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只是,他也发现了自己心潮起伏,难以平静,所以不敢多留,怕会让自己这份原本埋藏在心底的纯净感情泄漏于青天白日。那样,原本最诚挚的东西,注定会被染上不该有的凡俗之色。

    宁枫说完话,也不等安言回答,转过身就快步离开了。

    看到这样的情形,安言有些纳闷了,不过也没多想。

    “我们快些回去吧,说不定还能赶上晚饭呢。”苏三催促着安言,免得那个宁枫又回来。

    安言任苏三牵着自己,脚步加快了几分,快速的往苏家而去。

    她心头也是激动万分,心中极为想念,想念白氏无微不至的母爱,想念唐山宽和深沉的支持,想念舅母的慈爱和包容,想念苏老太太的霸道和维护,想念白老夫人的疼惜,想念好多好多的人。想着那些身影,安言觉得整颗心都热乎乎的。原来,她从不曾孤单过,总有这么多人关心她,在乎她。

    不曾想念时,只觉得那些感情温和如水,藏在骨血里,温暖人的整个灵魂,却因为太过习以为常而无知无觉。只如今,一旦想念,才觉得那种温暖的感情也会有炽热如火的时候,灼烧得她几乎想要欢喜得落泪。

    这般,安言的脚步越发快了。

    苏三郁闷了,再快,都要用跑的了……

    而,到时候整个南郡都该知道了,苏家三爷和三夫人一路喜奔回家……

    “锦绣,你……回来了?”

    正在苏三郁闷的时候,有一道惊喜的声音想起。

    再次听到惊喜的声音,苏三脑袋一疼。

    他知道这惊喜肯定不会是因为自己,因为他的朋友兄弟都比较内敛。当然也会有几个与众不同的,就像那张俊。不过,张俊一般也不会这般惊喜的唤他,从来都是惊叫外加咋呼的。

    安言听到熟悉的声音停下脚步,就看到前方白氏酒楼的门口站着两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竟然是白平和沈沉。

    “表哥,表姐夫。”

    安言笑着打招呼,然后就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人愣愣的。正纳闷呢,下一刻眼前一花,那两人已经以着不可思议的速度到了近前。

    “表妹,你身上有没有……伤?”

    “有没有被欺负?”

    白平和沈沉到了近前,一个个皆是紧张不已的看向安言。

    安言眼角的笑意越发浓郁,眉眼弯弯的道:“我很好,一点事情也没有。相反的,我倒是胖了一些呢。你们看?”

    “别说,好像还真胖了。”

    安言这么一说,白平还真傻傻的仔细看了一遍,最后认真的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来。

    安言顿时大怒,狠狠的瞪了白平一眼。

    白平立刻讨好的说道:“开玩笑开玩笑的。表妹永远都是那么窈窕动人,怎么可能会胖呢?”

    听到这话,安言面色才好了一点。

    “即使是真的,我们也会帮你保密的。”只是安言的面色才缓和下来,白平就不知死活的再次添加了一句。

    “以后我做好吃的没有你的份!”安言恶狠狠的威胁道。

    “别……别这样啊。表妹,我们两关系这么好,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白平瞬间跨下脸来。

    看到白平这幅有些泼皮有些耍宝的样子,安言只觉得心头空旷,满是晴天。在这里,她不用时刻小心,不用使手段,耍阴谋。在这里,她可以自由的笑,畅快的说话。

    “看表妹和表妹夫这样,应该是要回苏府吧?”

    “嗯。”

    “那我们一起走吧,这边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就好了。”

    沈沉和白平快速的将酒楼的事情交代了一番,就和安言一起走了。

    而此时,银府中。

    安言和苏三直接在城门口下车,一路走回苏家的,这一路上多少人看到。自然,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南郡大小家族都知道了苏三夫妻平安归来的消息了。当时银老夫人还在惬意的喝茶,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气得直接将茶杯都给甩出去了。

    银老夫人几乎咬碎一口牙齿,一张面容狰狞无比。

    竟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怎么可以?

    宫里面可是有着女儿和李家的那位姑娘联手的,为何还会失败?

    贱人果然是命硬啊,这样都弄不死。

    银老夫人几乎癫狂,不敢接受这样的结果。那夫妻两个安然回来,还能放过银家?想起上次苏三做的事情,银老夫人只觉得头皮发麻,这次怕是不能善了了。

    银老夫人心中有几分惬意,动了几分退缩的念头来。

    她要放手吗?

    此刻,银老夫人心中生出了惧意来。这个唐锦绣实在是邪门得很,她若是再和她斗下去,怕是占不了丝毫便宜的。而那个苏三更是可怕无比,那个可是连南郡郡守都敢动手的人。若是再这般下去,怕是整个银家都没有好日子过了。

    那么,服软呢?

    只是这个念头才升起,就被她狠狠的给掐灭了。仇恨早已经结下,不是她说放手就能够置之度外的。只要她一示弱,怕是白家和苏家就会联手,到时候银家怕是连骨头都不会剩下了。

    那么,只能死磕到底了!

    她们银家能够有今日的富贵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那都是她暗中谋划,靠着狠辣的心性一点一点的积攒起来的。她从来就不是吃素的,就算是拼着同归于尽,也要将白家和苏家拉下来垫背才是。银老夫人一双浑浊的眼眸深深的眯了起来,里面满是很辣和冷漠。

    想要毁灭她银家的富贵,她定会先让那些人扒下一层皮来的。

    她起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心中有了念头,但一时间却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定。

    这一旦做了,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但转念一想,她们银家如今这种局面,再差又能如何?

    在房间里踱步很久,衡量许久,最终一咬牙,来到多宝格前。

    多宝格上摆放着许多珍贵的物品,有洁白如玉的花瓶,有璀璨夺目的夜明珠,更有晶莹剔透的玉如意。看到这些珍贵的东西,银老夫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缓和了几分。她们银家一度荣华,更是出了一个受过宠爱的婕妤娘娘。这多宝格之中,有些东西还是宫里出来的。可见,其价值和意义之不凡了。

    目光停住很久,银老夫人终于还是叹息的移开。

    她伸手,温柔的摸上那价值不凡的花瓶,伸手摩擦了几下,感受着冰凉温润的触感,一颗焦躁的心倒是平静了几分。眼中的神色也越发的坚决,闪过缕缕红芒,欲要择人而噬。

    她终是咬牙,伸手弹了弹花瓶后面的墙壁。随着不重不轻的力道落下,墙壁上弹出一个暗格来。暗格里只有一个木盒,木盒看着有些年头了,上面盖了一层灰。她将木盒取出,小心的它打开,里面躺着一张泛黄的纸张。纸张最下面的签名格外的显目,潦草而沧桑,赫然写着蓝灵芝。

    蓝灵芝,正是苏老太太的闺名!

    “这都是你们逼我的,你们让我不好过,那么谁也别想好过。哼,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的感情究竟有多深,是否能够经受得住这般的考验?”

    银老夫人深深的看了那张纸张一眼,然后就小心的放回了盒子,重新藏回暗格中。

    “银合。”

    银老夫人出声喊道,声音之中有种决绝的意味。

    随着这个声音的落下,立刻有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仆出现。

    “通知下去,三天后的此时此刻我要召开家族会议。所有嫡系都必须到,不到的人直接逐出家族。”

    老仆一愣,抬头深深的看了银老夫人一眼,然后就领命下去了。

    这一天银家所有高层和嫡系都收到了银老夫人的通知,个个惊诧和不安,全部放下手中的事情,不论紧急与重要,银家的骨干人员全部都往南郡聚拢。

    银家的人全部都感受到一股沉闷的气氛笼罩了银家整个家族。有大事情要发生了,这也意味着银老夫人有重要的决策要宣布了。不知道是好是坏?只是在银老夫人统治银家几十年的淫威之下,银家人只知道臣服。

    发出通知的那一日,银老夫人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当中,晚饭都没吃。到了晚上,房间内也是灯火通明,不曾熄灭。虽然银老夫人什么都没说,但是大家都能够感觉得到银家肯定有大事要发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