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243 有孕

243 有孕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人进了书房,白思远立刻质问道:“当年的事情,明明是苏老太太和银老夫人联手陷害白家。如今银老夫人自己作死,将证据送到宫中,刑部如今已经到了白府之中,要拿我们府的老夫人。这件事情究竟如何,你们兄弟两个也是清楚的。所以,我现在就一句话,让苏老太太还我们老夫人一个公道。”

    白思远的话掷地有声,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余地。

    苏武也怒了,“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有那银老婆子作证,你们白家肯定是跑不离的。既然如此,何不放过我们苏家一马?看在两家姻亲的份上,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我们苏家会补偿你们白家的。”

    苏武不说话还好,这话一出来,不仅是白思远变色,就连白平和沈沉也是跟着变色,两人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武。

    这话,说的实在是太过了。

    “苏武,不要说了。”

    苏文转头呵斥苏武。

    苏武甩了一下袖子,愤怒的转过身去。他也不是有意想要说那些话的,他此刻心头也难受得狠,乱糟糟的。这件事情还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呢?娘亲知道了会怎么样?三弟和三弟妹知道了又会怎么样?

    注定,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局!

    苏文缓下语气,认真说道:“虽然苏武的话听着难受,但是不无道理。那银老婆子已经供出了白老夫人,如今这种情况下,我们难道还要自相残杀,多增添一个无辜的人吗?这样,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无辜?请问你们的母亲,苏老太太哪里无辜了?”

    白思远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瞬间尖利的问道。

    苏文的面色一变,瞬间变得非常难看起来。

    听到有人诋毁自己的母亲,苏武顿时受不了,转过头来,红着眼睛说道:“你现在在这里说再多也是没用的。这样根本救不了白老夫人,有这功夫,还不如赶紧回去准备,到时候去秦都为你们老夫人申冤。”

    “你们,实在是欺人太甚!”白思远愤怒的指着白家两兄弟,气得几乎要呕血。

    苏文和苏武面色漠然,即使这件事情有违良心,他们也必须这么做。他们愿意背负这个不仁不义的罪名,也绝对不能够让自己的娘亲有事。

    “锦绣呢,我要见锦绣。”

    此刻白思远想到了安言,想到了那个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淡然处之的女子。他相信那个女子对白老夫人的感情是真的,绝对不会这般眼睁睁的看着白老夫人出事的。

    苏文和苏武眼神闪烁,没有说话。

    白平挣扎很久,才说到:“表妹在郊外的一个庄子上。”

    白思远也知道安言在这件事情上的地位究竟有多尴尬,但是此刻已经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苏府紧紧的抓着,他们白家也是奈何不得,想着也许那个聪慧的女子能够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来。他也不想和苏家彻底闹翻决裂,这件事情当中,苏家兄弟的做法虽然可恨但是也能理解。若是放在他的身上,他也许也会这般吧。

    虽然很残忍,但是他觉得此事应该第一时间让安言知道。因为安言对白老夫人的感情很深,若是今日不知,而他日白老夫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个女子肯定会抱憾终身的。

    “走。”白思远想定,狠了狠心,转身就要离开。

    而这个时候,苏文却是猛然上前,一把拉住白思远的手臂。

    白思远转头,冰冷的看了苏文一眼。

    “她是我们苏家的儿媳妇。你去找她,是想要让她做什么?让她交出自己的婆婆不成?”

    苏文的话过于血淋淋,不仅是白思远怔住了,白平和沈沉也是面色惨白。

    这一刻,他们心中同时犹豫,同时挣扎。

    白思远深深的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中已拍冷静,“我相信,她一定会想知道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相信她都希望自己是知情的。而且,我们该给她选择的机会。而不是,在最后将血淋淋的结果直接摆在她面前。”

    白思远说完,转身再不迟疑,大步离开。

    白平回头深深的望了苏文和苏武一眼,然后也是神色复杂的跟着白思远离开了。

    书房当中,苏文和苏武面上满是无尽的担忧。

    “大哥,这件事情?”

    苏文叹息道:“三弟妹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而三弟,我相信他那么尊敬爱护娘亲,也不会将娘亲给交出去的。”

    “这件事情,难道真的会是一个死结吗?”

    苏武突然觉得脚步很沉重,踉跄着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面色满是疲惫。自从得知这件事情后,他就没有一天睡过好觉的。一会担心娘亲被抓走,一会担心三弟夫妻感情破裂。

    “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只希望老天爷不要太残忍了。否则,我们谁都承受不住。”

    苏武嘴唇动了动,轻轻的问道:“若是三弟妹离开三弟,三弟会如何?”

    这话问出,却没有人回答,因为那个后果谁也不敢想。苏文的面色也是白了白,伸手扶了扶疼痛不已的额头。

    此时,庄园当中。

    安言靠左在苏三的怀中,两人正一起做枫叶书签呢。

    两个人心手相叠,大手牵小手,甜蜜的一边说话,一边做书签。

    “有那么多书吗?需要做这么多书签?”

    苏三手上动作不停,继续在枫叶上题字,嘴上却是忍不住疑惑问道。

    “怎么没有啊,不仅我们用,还给胖丫萌萌她们用,凡是认识的都可以送送。”

    安言却是掰着手指数着,反而担心不够用呢。

    看到小女人这样,苏三只能认命老实的继续做书签了。

    过了一会,苏三突然说道:“我这么幸苦的帮你做书签,你是不是要犒劳我一下?”

    “犒劳?”

    安言挑眉,一副你先提着,我看看是否可行的样子。

    苏三一笑,“晚上我想吃酸菜鱼。”

    想到酸,安言也有些想吃了,遂高兴的点头,“好的,为了犒劳你,我们晚上就吃酸菜鱼了。”

    “到底是我想吃,还是你想吃?”苏三好笑的伸手,刮了刮安言的鼻子。

    安言鼻子一皱,“这可是你自己提的,我可是在圆你的心愿。”

    看到小女人强词夺理的样子,苏三眼中满是宠溺。

    “好,你说得都对。”

    “本来就是。”安言神采飞扬。

    “对了,这边没有酸菜啊。我做的酸菜都放在府中呢,你去取一下。”

    安言伸手推了推苏三,苏三只能老实认命的起身回去取酸菜了。

    苏三离开后,安言起身,动了动有些酸麻的身子。

    “三弟妹怎么就一个人?”

    正在这时,宁氏和苏老太太从外面进来了。

    安言看到,就走到两人面前,笑着说道:“刚才在商量着晚上要吃酸菜鱼呢,不过这边没有酸菜,所以就让苏三回去府中取了。”

    “这感情好,我们要口福了。”听到安言要做酸菜鱼,苏老太太也是眉目一亮,极为期待。

    宁氏也在一边跟着期待着,只是带笑的眸底深处却是有几分隐忧。三弟竟然回去了,不知道会不会出纰漏?

    “我先去厨房准备一下。”安言看了看天色,也可以开始准备了。

    “我去给你打打下手。”苏老太太衣服跃跃欲试的样子,撸起袖子,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

    安言好笑的看着苏老太太这幅打架的样子,摇了摇头,就带着苏老太太进了厨房。宁氏也好奇,也跟着进去了。

    安言先将其它要做的菜的材料处理好,最后才取出一条肥鱼来,拿起菜刀,就准备要处理了。

    “呕……”

    却是在这个时候,一股腥味落入鼻端,她瞬间觉得胃里不舒服,一下子就冲到外面,趴着就干呕起来。

    看到安言的样子,苏老太太和宁氏都是大惊,忙跟着过去。

    “怎么了,锦绣你哪里不舒服吗?”

    “不知道,就觉得那鱼好腥,一下子很想吐。”

    “很想吐,这是怎么了?”苏老太太一下子也没想到其它,担忧的说着。

    而宁氏却是神色一变,眸中泛出喜色来,在一边小心的说道:“会不会是有了?”

    “有什么?”安言一时间没想明白。

    只是,随着自己的话语出口,她脑中迅速划过一道流光。

    她最近爱吃酸的,还闻不得一点腥味,这还真像是怀了的。

    安言颤抖着手,给自己把脉。

    一边的苏老太太也是瞬间反应过来,又是紧张又是欢喜的看着安言,等待着结果出来。

    过了一会,安言的面上出现了一种非常惊愕和欢喜的神色来。

    “竟然有一个多月了,我竟然这么粗心,才发现……”

    安言喃喃的说着,面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苏老太太也是大喜,“竟然有了,谢谢菩萨,真是菩萨保佑啊。”

    苏老太太欢喜的双手合十,不停的对着上天拜着。

    “小三子有后了,这下好了,我们苏家很快就会变得很热闹起来了。”苏老太太好像比安言还要欢喜,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念叨个不停。

    而安言此刻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她竟然有孩子了,肚子里已经有了她和苏三的小生命了。想到这种结果,她就觉得心口一阵颤动,那种生命降临的动容,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

    不知道苏三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

    那呆子,一定会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肯定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想到苏三可能的反应,安言面上的笑容更甚了。早知道就不让苏三回去了,如今她满心想着的都是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苏三。

    苏老太太念叨了一会,就过来拉着安言的手,说道:“这下你可是不要下厨了,让下面的人坐吧。我们坐着,我和你说说一些注意的事项。虽然你是大夫,但到底没有经历过,我可是有亲生体验的,和你说说较好。”

    苏老太太将安言拉着坐下,就要开始细细的交代着。

    安言觉得苏老太太的话很有道理,也就乖巧的坐在一边,听苏老太太说了。

    这时候,苏三已经在回苏府的半道上了。

    他没有骑马,而是直接利用轻功,快速的从小路往苏府掠去。正因为这样,没有遇上骑马从管道上往庄子里赶的白思远等人。

    马上,白思远和白平沈沉等人面沉如水,眼中皆是忧色。三个人路上皆是一言不发,只知使劲的往庄子里赶去。一路上尘土飞扬,只听得到马匹踏在地上的哒哒声。

    “到了。”

    很快,一番快马加鞭后,三人就在一座庄园前停下。

    三人一下马,就朝里面冲去,看门的婆子看到,顿时被唬得不行,一个个冲过来要拦。只是此刻,三个人都快要发狂了,且都是男子,几个婆子哪里拦得住。

    “我们要见三夫人。”白平直接用吼的。

    其中有些个婆子被吓住了,结巴的就将安言所住的院落给说了出来。

    得到具体的位置,白思远三人再不耽搁,直接就往那边而却了。

    此时,安言院落之中,只有安言和宁氏坐着说话。

    苏老太太则是因为太兴奋激动了,此刻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呢,说是要给安言做各种安胎的食物。

    “你可真是幸福,三弟爱你如命,婆婆对你更是如亲女一般,细心体贴。”

    宁氏拉着安言的手,羡慕的说着。

    安言面上绽放了一个幸福的笑容,她的确很幸福。有着深情的夫君,有着体贴的婆婆,身边更是有那么多爱她的人。似乎,她已经不能够更幸福了。如今,肚子里更是有了一个小生命。她此刻满心期待,满心满眼,全是幸福和满足。

    宁氏看到安言那幸福的面容,眉心却是忍不住一跳,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也只是强忍住吞回肚中,心中默默祈祷着,只希望上天不要太残忍。

    “锦绣……”

    却在这时,一声夹杂着愤怒恐惧害怕的声音在院落里炸响。

    安言一惊,转头看去,就看到白思远和白平沈沉站在院门口,三人面色都非常难看,眼睛更是发红。

    看到他们三个这般,安言顿时惊诧的站了起来。

    一边的宁氏,面色更是变得极为难看。看白家人这样,南郡应该是已经出事了。如今三弟妹怀了身子,却是不能够受这些刺激的。这般想着,还不待白思远他们说些什么,宁氏就已经快步走到白思远身边。

    “白家家主,你今日可是来得巧了,刚刚才发现锦绣有了身孕。”

    这话一出,白思远三人的面色再次变了。

    尤其是白平和沈沉,两人先是惊喜,但是很快的就是满面复杂了。

    而白思远的面色更是复杂,满满的都是挣扎。一瞬间而已,他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岁一般,身子都站不直了。

    安言察觉到了其中不同寻常的意味,此刻也是快步走到白思远等人这边来。

    “思远舅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看着安言那双素雅明澈的眼睛,白思远眼眶越发红了。

    白平咬着牙,几乎将一口牙齿咬碎,终于却是不忍的将头转向一边。

    沈沉同样不好受,眼眸之中是挣扎,是担忧,是深深的无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尽管说来,我能够承受得住。”

    安言突然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但还是强忍着那种奇怪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笑着问道。

    宁氏在一边看到事情有变,连忙拉着安言,劝说道:“你如今怀了孩子,情绪可是不能激动的。想来可能是生意上的一些事情,交给大爷二爷他们就是。如今白家和苏家两家乃是姻亲,出这么一点力,也是应该的。”

    这话一出,安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白思远却是目光冰冷漠然的看向宁氏了,冷冷嗤笑道:“姻亲,苏家果然是我们白家的好姻亲呢。做起事情来。那般不仁不义,此刻倒是有脸说。”

    听到宁氏的话,白思远就想到了在苏府之中,苏文和苏武话语的冷漠和绝情,一时忍不住就给还击回去。

    宁氏瞬间很尴尬,面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却也只能咬牙忍着。这件事情,无论如何看,都是苏家理亏的。几十年前,是苏家理亏。如今,依然是苏家理亏。

    安言瞬间看向白平和沈沉,发现两人面色沉沉,眸色一动,目光直直的看向白平。

    “表哥,你来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平不敢抬头去看安言,只是沉默着。

    “你就直接说吧,你该知道的我不是一个软弱之人。无论什么事情我都受得住,而且你只有早点将事情说出来,我才能想办法补救啊。”

    安言的话到底是让白平动摇了,他抬起头来,目光忧虑的说道:“刑部下来人,要押白老夫人进秦都受审。”

    “什么?”

    安言顿时大惊,失声叫道。

    “因为什么事情?”

    安言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因为当年白家和银家的皇商交替的事情,其中另有隐情。银老太婆一纸罪己诉状递进了宫里,此事关系到先皇的决断,所以当今皇上很是重视。权量之下,皇上将此事交由刑部全权处理。刚才刑部来抓人的时候,白叔花了一些钱财稳住那些衙役,让其暂缓一下。老夫人乃是无辜的,当年的事情是苏老太太陷害的。所以,白叔想要让苏老太太出来作证。只是,苏家大爷和二爷都不肯。”

    白平的话语落下,安言的身子轻轻的晃了晃,差点支撑不住。

    一边的宁氏看到,连忙伸手扶住。

    安言转头看向宁氏,某光清凌凌的,仿佛能够看透人的内心。

    “大嫂早就知道了吧,而这次来庄子上,是想要让我不要插手这件事情吧?”

    宁氏目光一躲,然后低声说道:“我们也是不想让你为难,不想让娘亲难过。三弟妹,娘亲那么疼你,将你当作亲生女儿一般。”

    安言心头一痛,面色更白了。

    她微微垂了目光,里面暗潮汹涌,最终也没有再回头。

    “我们去白府吧。”

    安言对白思远等人说完,转身就在前面大步走了。

    白平和沈沉心中也是难受,默默的跟在后面走了。

    前面早已经没有了安言的身影,而宁氏却依旧站在原地,她面上神色满是担忧。

    “咦,锦绣呢?”

    苏老太太手上还滴着水,欢乐的跑了过来,却是没有看到安言,顿时疑惑的问起来。

    宁氏收敛了一下情绪,转身回道:“刚才白家来人,好像是白家一个谁受伤了,让锦绣过去看看。”

    这件事情不能让苏老太太知道,否则凭借苏老太太的性子,怕是宁愿自己去秦都自首,也不会让白老夫人去的。做儿女的,宁愿背负一个不仁不义的名声,也不能看着已经花甲的母亲,去秦都受苦受难,甚至是有去无回。

    苏老太太一听,感叹一声:“锦绣怀着孩子,也不知道这般奔波,有没有问题?”

    宁氏在一边听着,只觉得心酸,轻轻的说道:“没事的,刚才是白平和沈沉过来的。他们两个你是知道的,最是紧张三弟妹了,定然舍不得让三弟妹太过奔波的。”

    听到这话,苏老太太果然放心了很多。

    宁氏看到,连忙劝说道:“婆婆你也是忙了一整天了,去屋里躺会吧。”

    不说还不觉得,如今被宁氏这么一说,苏老太太还真是觉得有些累了。打了个哈欠,转身就去屋里准备休息一下了。

    苏老太太进屋了,院子里只留下宁氏一个人。

    上一刻还是幸福弥漫,而此刻只觉得浑身冰凉,四处萧瑟了。

    她叹息一声,进屋准备写信给苏文,将这边的事情说一下。同时的,心中也是升起了疑问来,这样做真的对吗?

    怕是,就算是抱住了婆婆,待真相大白的时候,婆婆也不会愿意的。

    越想,越是觉得心里堵得慌。宁氏伸手扶住心口的位置,只能做着无望的祈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