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生为皇后 死入中宫 > 第一章 明月疑上紫薇花

第一章 明月疑上紫薇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音边摇头边用手去环司徒南的劲腰:“我自然舍不得你。”两个人静静相拥,一时间灯火烁妙,气氛正好。

    桌上的白梅在火烛的灼烧下掉了一朵,白色的花瓣被熏得有些发黄,盈盈的黄蕊也有些低萎。司徒南放开夏音,走过去拿起落下的白梅,转头对夏音:“下次我给你送枝红的,白的到底太清冷。”

    夏音点点头,送攥着白梅的司徒南从密道离开。

    画着牡丹的画纸服服帖帖地靠在白色的墙上,夏音一时间觉得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从白墙里蹦出来吓她一跳。定定神,真有些倦意,于是索性在床上躺了,不久入梦,梦中十里白梅,雪花和梅花齐飞。她的阿容不过十岁的光景,手中拿了枝红梅跌倒在她面前,嘴中还不断地叫:“阿姐,阿姐!”忽的,地上的阿容站起来了,这次却变了盈盈的小脸,干净秀气。夏音忍不住想去摸,夏盈却躲开了,一时间只是对着夏音痴痴地笑。夏音在梦中微笑,自己的还有阿容和盈盈呢,算不得孤家寡人,算不得……

    次日清晨夏音起身,觉得头疼,也没理会,只当是梦得太深了,还没有回缓过来。下床梳洗时瞥到夏容送来的那枝白梅。一夜之间,白梅全开了,很是热闹。夏音不由想起司徒南要送红梅来的事情,便吩咐节儿取苍玉浪水纹的瓶子先摆在案上。

    和玉瓶一起过来的还有夏音的早膳,夏音一向胃口不大,草草用了几口。饭后,节儿铺纸磨墨,夏音决定谱首宫怨。可她这个皇后毕竟不是真的被废,兼司徒南昨日才来过,那有什么愁绪?夏音随手拨了拨涎音琴,绞尽脑汁写了几句,琴有悲音,情无悲意,自然不能相容。夏音想了想,还是弹了首前人的《汉宫秋月》。弹完节儿捧着宫折上前请批,夏音就坐在琴前批起宫折。

    才拿起第一份,夏音就觉得心中有什么呼之欲出,不太太平。上这个折子的人是宫中的新司膳,写的东西无外乎劝皇后娘娘为陛下广纳妃嫔,词意缠绵。夏音看得笑出声,眼睛盯到最后的落款,是徐书雅。这不是皇帝宫中的侍女吗?怎么替了阿月?夏音疑惑地看向节儿。

    节儿从不避讳,上前拿了夏音手中的宫折细细地看了一遍,暗暗心惊,还有人敢动小姐的人!还不知死活地劝小姐为姑爷纳妃?

    夏音处理这种事情绝不含糊,她微勾嘴角耐人寻味地一笑:“这个徐书雅可真厉害,竟然能把我一手提上来的司膳挤掉。不论是哪里来的人,立即除掉。还有,去问一问李司正,她这个司正还要不要当了!”夏音按按太阳穴继续下令:“至于荟月,立即给我带过来。”

    节儿领命而去。

    夏音自己则在琴前继续看宫折,最后一份折子的内容到和第一份折子一样劲爆。李司正上的这道折子里清清楚楚地描绘了昨日晚上在她夫君宫殿发生的事。子时还差两刻,有两个御林军发现皇上的紫宸宫有异动,立即上报了司正,李司正不敢怠慢,但也不敢搜皇上的宫。于是亲自去见了皇帝身边的得力助手刘瑾。当时司徒南已经睡下,刘瑾大胆带了两个人进去,却见到了偷偷摸摸的荟月。荟月衣衫不整,神志不清,刘瑾把她架出来,惊动了司徒南。司徒南大怒,立即贬了荟月,指自己身边的一个宫女为新司膳。李司正不好阻拦,由此上了这道折子。

    荟月去司徒南的宫中做什么?夏音不解。但很快节儿便来解惑了。

    “小姐想来已看了李司正的折子,节儿去时,李司正真正审问荟月。荟月被收押,而荟月的贴身丫鬟受了刑,招了。”

    “招了什么?”夏音看向节儿。

    节儿双眼一凝,半身冰霜:“勾引皇上!”

    夏音自是不信,虽说荟月是她手底下最漂亮的女官,但心思从不在皇帝身上:“没成?”

    “没成。”节儿脸色略有好转。

    “那不就得了,荟月不会做这样的事的,你让李司正好好查查。”夏音微笑,“那徐书雅呢?处理了没?”

    节儿点头:“处理干净了,那请小姐示下,司膳一职如何定夺?”

    “让李司正看着办吧。”夏音不甚在意地摆摆手,“这不是大事。对了,你去告诉李司正,给本宫好好告诫底下蠢蠢欲动的女人,这个后宫能上龙床的只有我一个,妄想飞上枝头的人,以死谢罪吧。”

    节儿方才收了一张黑脸,应声退下。

    夏音又想了些朝堂后庭的事,自觉万事无虞,吩咐屏儿备上冷茶和果点,以待夏容。

    下午时分,夏音一个人歪在贵妃榻上等夏容,约莫等了一个时辰,夏容姗姗来迟。

    “阿姐。”夏容掀起绢画,眉目间笼了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夏音一时间也拿不准夏容的喜怒,只好问:“哪里去了?”

    “我去看了眼夏盈。”夏容轻声回答,眉目间的戾色更深了。

    “夏盈怎么了?可是惹你生气了?”夏音细细地问,夏容一向不喜欢夏盈,她基本不安排两人见面,“她好歹是我的妹妹,你让她几分有何不可?昨日才夸你收了林权的三个军师呢。”

    夏容拉着夏音久久不语,夏音被他看得发毛,微微挣扎了一下。夏容才开了口:“阿姐在宫中可好?”

    这样没头没脑的问题叫夏音笑出声:“你一日来一回,亲眼见你姐姐在这问辰宫中过的好不快活,怎么由此一问?”

    夏容看着夏音,见她顾盼神飞,眸中流光华彩,面庞中开出一丛丛的桃花,分外娇艳,心中不由叹气,岔开话题:“其实林权的最后一个军师,我也认识。”

    “听你语气还颇为惋惜?什么人能让你看得上眼?”夏音笑意盈盈,这待在冷宫还可以如此惬意,古今唯有夏音一人。

    “是夏洒尘。”

    令飘风兮先驱,使涷雨兮洒尘。典出九歌,必然的阴宣夏家的人。“是阴宣王的世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生为皇后 死入中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色芙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色芙蓉并收藏生为皇后 死入中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