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大结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博涵一脸看白痴的看着我,“我家没有阿姨!”

    “what?你家没有阿姨,那你家都有谁?你平时怎么吃饭?”

    白博涵一脸淡定的看着我,“本来我家就一个人,你来了之后就是两个人了。”

    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真是太励志了,我这是又跳进了一个新的坑吗?难道以后我要伺候白博涵的衣食住行不成?

    我哀怨的看过去,白博涵好笑的揉揉我的头,“别担心,你平时顶多负责做做饭就好,有阿姨定期打扫卫生的。”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

    “不客气!”

    白博涵去做饭了,我在背后默默的骂了一句,真不要脸。资本家总是善于榨取劳动人民的血汗。

    不过等到吃饭的时候,我还是很惊讶的,想不到他厨艺这么好,“喂,你厨艺这么好,还真是没看出来呀。”

    “多谢夸奖。”

    “可是我的厨艺没有你的好,到时候别嫌弃难吃。”

    白博涵一脸无所谓,“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你未免对我这个私人助理太好了点吧。”

    白博涵笑米米的看着我,“你真的这么觉得吗?”

    “当然啊,你一看就是霸道总裁黄世仁,我现在就跟喜儿差不多的情况,你这么待喜儿,喜儿会误会你不用还钱的。”

    “我可不想你成为白毛女。”

    “我也不想啊,这白毛女再美也没什么卵用啊,给谁看啊?还不是孤独终老?要是我说,不如假装先顺从黄世仁,然后能上位就上位,不能上位就卖乖,至少饿不死不是?”

    白博涵摸摸下巴,“你说的对。”

    “是吧?像我这么机智勇敢美丽的少女真是不多见了呀。”

    “那么美少女,你吃好了吗?”

    我点点头,“吃好了。”

    白博涵道:“那就好,既然是我做的饭,那么这么碗筷就辛苦你了,早点休息。”

    然后迈着坚定从容的步伐上楼了,我去,我这是又给自己下了个套吗?

    我郁闷的起身收拾碗筷,搬家的第一天还真是让人筋疲力尽啊!

    回到房间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才想起来,闫冥送了我礼物,我还没有拆开过。我在包里翻出来,一层层的打开,还真是蛮好奇他会送我什么的。

    当然我要是早知道他送我什么,我根本就不会要的!

    我好奇的拆开包装……

    “喂,苏明晓,忘了跟你说了,被子在柜子里,额……”

    我愣愣的拿着一盒避孕套,傻逼一样看向白博涵,“你丫进门不会敲门啊?”

    白博涵笑的有点诡异,指了指我的手,“想不到你装备很齐全呀……”

    我靠,我赶紧丢开手里的东西,闫冥这个欠揍的家伙。我看白博涵还站在门口,没好气的站起来,赶他,“走走走,赶紧走,瞎想什么呢?”

    白博涵扒住门框,“别不好意思啊,原来你一直都觊觎我的美貌啊,没关系,你可以放心大胆的享用,真的,我不介意。”

    “瞎说什么呢?谁觊觎你的美貌?啊呸,谁给你的自信,你哪来的美貌?”我使劲推他出去。

    白博涵不死心的看着我,“今晚真的不需要我留下来吗?”

    “你丫再这样我现在就走!”

    白博涵这才举手投降,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锁上自己房间的门,给闫冥打了电话,我已经很克制自己的脾气了,但是电话接听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忍住……

    “喂……”

    电话接通,我深吸了一口气,“闫冥,你明天就给我搬出我家,不然我就报警。”

    “发生了什么?”

    “你还好意思问发生了什么?你丫送我一盒避孕套什么意思?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所以,你遭遇了什么不测吗?”

    我生气的都想扔掉手机了,“你丫才遭遇了不测呢!”

    “哎,想不到我一番好心,你不但不领情,还要恩将仇报,真是人心不古啊。”

    还好心,当我傻呢?

    “你不要不信,你看你明明就不想和你们经理同居。”

    “不是同居,是私人助理。”

    “差不多了,反正你是不愿意啊,总要带点防身的东西。女孩子什么最重要?”

    “难不成是桢襙啊?”

    “非也,那个排第二,最重要的性命啊。万一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又反抗不了,你还可以享受吗!”

    “你这个禽兽,你才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我诅咒你天天发生不好的事情,再见!”

    竟然这么诅咒我,半夜我辗转反侧的睡不着,我想应该找白博涵好好聊聊了。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白博涵已经起来了,好像是刚锻炼完的样子。正好,我去做了早餐,借机谈谈我们的事情。

    “哎呦,起的这么早。”

    “恩,吃饭。”

    白博涵有点怪怪的看着我,但是并不开口问我怎么回事。吃好饭,我觉得是时候谈判了。

    “白博涵,我们是不是应该快点找到证据,然后把他们统统送进去?”

    “恩,确实应该这样。”

    “可是我们之前已经找了这么多证据了,对了,你还记得王力吗?我们是不是应该从王力这里调查。”

    “这个我早就查过了,王力失踪了!”

    “什么?南你没有继续去找嘛?”

    “还在找,不过他还活不活着都不一定呢?”

    有这么严重吗?“找不到王力,我们还可以找其他的办法。别灰心,总有办法的。今天是周末不如我们在进公司看一看?”

    “公司早就有警觉了,你觉得他们还会让我们守株待兔吗?”

    “万一就有缺心眼的呢?”

    白博涵看着我,“你是在说你吗?”

    “我……”我还不是为了你好,真是不识好人心。

    “那你说怎么办?这大好的周末难不成在家唠嗑不成?”

    “当然不能浪费。”

    我兴冲冲的上前,“去哪里去哪里?”

    白博涵问我,“还记得福星大厦吗?”

    “你是说之前被杀掉的那个侦探那里?”

    “聪明,就是那里。我在那里约了人,今天带你去见见。”

    我们换好衣服,去了福星大厦,来人就等在那里,很可惜我并不认识。

    白博涵和那人打了招呼,然后简单的交流了两句,那人把资料给了他,然后就这么走了。

    “喂,你们这交流的是不是过于简单了?”

    “一手拿钱一手交货,这不是很好嘛?”

    我好奇的看向他手中的资料,“这里面是什么?”

    “回去再看。”然后把文件袋交到了我的手上,还真是放心呢。

    一出大厦的门,我碰见了闫冥,我上前打了招呼,白博涵似乎看见闫冥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不过闫冥看见白博涵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还很友好的打招呼。我也不好意思这么尴尬下去,只好简单了给二人做了介绍。

    然后,明明都说再见了,闫冥这个践人竟然又叫住了我,我纳闷的回头,问他怎么了?

    闫冥语重心长的开口,“苏明晓,你前天走的时候内衣忘记收了,我帮你收好了。但是你说不让我进你的房间,我只好放在了我的房间里。你什么时候回家的时候记得去我房间来拿。”

    我当时就惊呆了,“你瞎说什么呢?”

    闫冥一脸无辜的看着我,“瞎说什么了?我没有瞎说你的内衣上面还印了小型春宫图呀,我真的没跟任何人说呀……”

    我赶紧上前捂住了闫冥的嘴巴,奈何这家伙长得太高了,基本在别人看来就是我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了。

    “再说,我就弄死你,你信不信?”

    这会儿我已经顾不上看白博涵的表情了,之所以我紧张完全是因为被毫无防备的爆料了,你看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这不是让人误会吗?

    闫冥也不拉我的手,直接双手一收,整个抱住了我。这姿势你们能想象吗?就是小孩双腿跨在爸爸腰上,完了老爸双手拖着屁股那种。此时此刻我已经完全懵逼了,但是我觉得世界好像在动。

    “喂喂喂喂,你干嘛?你这是抱着我去哪?”

    闫冥不说话!

    “你放我下来!”

    闫冥还是不说话,后来我才发现他不说话是因为我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我真是想抽自己。

    我赶紧松开了手,“大哥,有事儿好商量,你先放我下来呗。”

    然后闫冥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抱着我,来到懵逼的白博涵的面前,吧唧把我放了下来。拍拍我的头,“苏明晓,你该减肥了!”

    我满脸黑线,不知道接什么话了。

    “别忘了,回家的时候拿你的衣服。”

    然后挥挥手潇洒的走了。

    留下我和白博涵在风中凌乱,此情此情,我终于体会到语言的苍白。

    额,我拿着资料扬了扬,“白博涵我们回家看资料吧。”

    白博涵点点头,一路沉默不语,我酝酿了一下开口,“那个,刚才你看到的其实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子。”

    “恩。”

    “其实呢,就是闫冥他家里漏水,完了去我家借住了一下而已。”

    “恩。”

    这也太反常了,白博涵做鬼的时候,可是一再强调让我离闫冥远一点的,怎么这会儿这么的无动于衷呢?我看他并不像讲话,我只好闭嘴不言。回到家之后,我爸资料递了过去。

    白博涵翻看了一下,有点生气的把资料丢在了桌子上。

    我拿起来,看了一眼,这上面被调查的是……

    “你在调查赵廉?他怎么了?”

    “在我生病的时候,突然接到我们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儿。这上面的资料显示,我爸已经把几家分公司交给赵廉主管了,而且他也有了公司的百分之十的股份。”

    这报表什么的我看不太懂,“那还剩下百分之九十呢?”

    白博涵冷笑一声,“就连我也不过只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可见我父亲对赵廉的重视。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股东的股份合起来也有百分之四十。”

    “你是说,如果赵廉拥有了这些股份,那他就成了最大的对股东了?”

    “对。”

    这……

    “那我们赶紧收购其他的股份吧?”

    白博涵揉揉头,“赵苗苗,赵董,王董分别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假如我终于找到证据揭穿他们,他们的股份也会被回收的,有可能落在任何一个人的手中。假如我我不揭发他们,这些股份至少暂时还在他们手中。”

    这还真是一个让人纠结的地方。

    “可是不揭发他们,他们就会继续亏空公司,即使最后股份回来了,那也不值钱了呀?”

    “你说的对,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你一定要帮我。”白博涵的手覆在我的手上,我悄悄的抽了出来,尴尬一笑,“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的。

    “那就好!”

    我们去公司的时候,公司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还是决定先去翻看一下他们的电脑,万一有收获呢?这玩意谁说的准呢。但是很遗憾的我把他们的电脑都烦烂了依然什么东西都没有。后来我跟闫冥商量了一下,决定入室!就是你们想的那样子,在这之前我们公司组织了一场旅游。

    是的,就是全公司的人都必须参加的旅游,然后我们派出了侦探先生,潜入了赵总的家,但是依然出师不利,因为赵总家全天都又佣人进进出出。

    我又去找了白博涵,我把我的决定告诉他,“我觉得还是我已赵苗苗助理的身份进去再找找吧。”

    白博涵当场拒绝了我,“那会很危险。”

    我摆摆手不以为意,“没关系,就算发现了我,也不能把我怎么着吧?我大不了就辞职呗。”

    白博涵听我讲前一句话的时候还很感动,结果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直接黑脸了。

    我语重心长的拍拍他的肩膀,“别怕,我会活着回来的。”

    白博涵皱眉看向我,“你是不是急着回家收内衣?”

    我去,我一口老血喷在了桌子上,痛心疾首的指着他,“你你你,你是不是想打架?”

    结果白博涵并不惧怕我,还挑衅的拍拍身后的大床,“来,在这里让我们打上一架,我奉陪到底!”

    我没有忍住,因为我一脚丫子踢向了他的大腿,这会儿白博涵正躺在床上吭哧哧的休养生息。

    “苏明晓,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觉得太暴力了吗?”

    “谁说我是姑娘的?”

    白博涵眼睛睁大了两倍,“合着我一直都是再跟人妖讲话吗?”

    “你才人妖呢,你全家都是人妖。别废话了,就这么定了,我回家给你偷资料去。你应该感谢我这么帮助你才对。行了,你早点休息,晚安!”

    白博涵拉住了我的手,“虽然你很暴力,但是我还是要感谢你,你千万要小心。我会及时通知你我这边的情况,我会尽量拖住他们几个的。”

    我撤下他的手,“那就多谢了!”

    我偷摸的去了赵苗苗家,果然像侦探说的那样,他们家全天都又佣人在。我特意换了职业装按响了门铃。

    佣人开门,我给她看了我的工牌,并说明了来意。那个佣人请我进去,并且帮我倒了一杯茶。然后她主动去找喵喵的房间找资料给我,找了好几次我都说不对。佣人阿姨有点为难的看着我,最后我自告奋勇的自己去找了资料。然后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她。

    我已自己最快的速度开了找喵喵的资料,把她电脑里的东西全部烤了回去。在佣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已借厕所为由潜进了赵董的书房,考了他电脑上所有的资料。

    然后开始翻找赵苗苗的纸质资料,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那头传来白博涵急迫的声音,“苏明晓,你现在是不是还在赵苗苗家?你赶紧出来,什么都不要找了。”

    “发生了什么?”

    “刚才我才发现赵苗苗不见了,后来找人问了,说是她回家了。你赶紧从他们家出来。”

    我答应一声,赶忙挂断电话。

    我匆忙的出了赵苗苗的书房,佣人见我没拿东西,上前问我,“苏小姐,没有找到要用的资料吗?”

    “可能是记错了,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佣人阿姨笑笑,“没关系,刚才赵小姐已经来电话了,说要回家吃饭,看来是要自己来拿资料了。”

    我当场惊出了一身冷汗,“是吧,都怪我找不到文件,害的经理要亲自回来拿。”

    “没关系的,赵小姐人很好的,不会骂你的,你先等等,她马上就到了。到时候你再亲自解释,她会原谅你的。”

    我又不想找死,我还等她?想的美!

    “不了,我还要赶回公司呢,我现在出去估计也能碰到她,正好跟她说一下。”

    “也是,那就不耽误你时间了,再见了。”

    我和佣人阿姨道别,找了相反的方向出去,幸亏这小区够大,不止一个门。等我出了他们小区,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我已经紧张的汗湿了一大片衣服。我给白博涵打了电话,他告诉我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我赶紧打了车去了白博涵家,我到家的时候,白博涵也已经到家了。

    我亮了亮手中的U盘,“快快快,你来找找。”

    白博涵显然很惊讶我的速度,“这什么?”

    我贼兮兮的说,“这是赵苗苗和他老子电脑里的东西,我都考下来了,完了你自己找找吧。”

    我不是什么电脑高手,查找资料的活只能是白博涵自己来做了。

    我见他看着我,没好气的敲了他的脑袋,“看我干吗,快干活呀。”

    “想不到你为了我的事情,这么尽心尽力!”

    “那当然啊,作为渡灵人是要满足每个灵魂愿望的。”

    “而我现在是人。”

    我没好气的拍他,“知道了知道,没人说你不是人啊?快查资料吧,把公司的蛀虫赶出去不是你的心愿吗?”

    “恩!”

    白博涵点头应了一声,然后投身到了找证据之中。

    我百无聊赖,玩着玩着就睡觉了。

    我又做梦了,梦中我又看见了闫冥在和白博涵讲话,可是每次梦醒都不记得做过的梦。

    白博涵手边放着电脑,蹙眉看着闫冥。

    “你怎么来了?”

    闫冥看向我这边,“怎么会这么问?难道你忘了之前的条件?”

    白博涵不看闫冥,低着头开口,“没忘。”

    “那就好。”闫冥讲完,四处打量了一遍,“你家装修不错,想来这家伙住的挺习惯。”

    “你别打她主意!”

    闫冥意味深长的看了白博涵一眼,“说不定是她打我主意呢!”

    我去,这个她是不是说的我?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们任何人的主意。我蹭的一下起来走到他们面前,“我什么时候打过你的主意?做人能不能要点脸!”

    然而,他们没人理会我,就像是看不见我似的,难道因为这是做梦的原因?可是我为什么老做这种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在自己的床上了,我揉了揉眼睛,发现整个人都好累,嗓子也难受的厉害。真是奇了怪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昨晚干嘛去了。

    我开了门,发现白博涵已经坐在餐厅了,我上前打了声招呼,“起的这么早,查的怎么样了?”

    “有进展。”

    “真的?”我兴奋的靠近他,想不到这些资料还真的有用?

    “你很开心?”

    “当然了,那都有什么证据,能不能起诉了?”

    白博涵不看我,只是告诉我,证据还不够,我觉得很遗憾,当时也并没有觉得这话奇怪。

    白博涵后来找他老子谈了谈,随后第二天就召开了记者发布会,会上直接宣布解除和赵苗苗的婚约,一时哗然。

    我是后来看新闻才知道的这件事,我问过白博涵为什么这么仓促的解除婚约,不是还没有足够的证据?难道不怕打草惊蛇?

    白博涵没有给我解释,只是说没关系。

    我依然在公司上着班,只是公司里面的人事发生了很大的变动。再后来赵廉宣布和赵苗苗订婚,白博涵的父亲也出席了记者会证实了这一说法,并且也当中承认了赵廉的身份。至此,我完全不知道这一家子在干吗!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回到白博涵家,洗漱之后,白博涵来敲门,大晚上的这还是头一次找我有事。

    我问他有什么事儿,白博涵当场下跪和我求婚。我着实惊掉了下巴,但是我没有同意。

    之后检察院的人突然来了公司带走了赵董,王董,在之后我一连几天都没有见到白博涵。

    后来听说他们判了刑,我心中松了一口气。

    再见到白博涵的时候,是在他的家里,依然是晚上。白博涵来敲我的门,我一开门,他就跟我求婚。

    我无奈的看着他,“白博涵,你别闹了,起来说话。”

    白博涵很坚定,“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有这么求婚的吗?求婚还要威胁了?

    白博涵一脸真挚的看着我,“苏明晓,上次在医院我们已经结了血契,所以你我等于是冥婚了。但是现在我活过来,所以我们还要走走这人世间的过场。”

    我当场震惊了,“血契?我怎么不知道就是血契?再说了,我没有任何感觉。还有,我不答应,你能怎么着我?”

    真是想不到,我好心的救火他,他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我死,你活。”

    “什么?”我以为自己挺错了。

    “你如果不答应和我结婚,就会我死,你活。不过我去了之后,你在人世间也是不能和别人结婚的,否则……”

    “什么?”我强忍着怒意问出口。

    “和你结婚的人,一个月内都会死。血契不是普通的契约,所以才能救活我!”

    我哐当一声,把门给关上了,真是万万没想到白博涵会这么害我,可我明明是渡灵人,我怎么能结婚呢?

    我随后给孟婆婆打了电话,她的话才真正让我意识到血契的恐怖之处。何止是白博涵说的这么简单?整个像是被下了降头,被诅咒了一样。

    我还有家人,我考虑了好几天还是答应了,尽管我并不情愿。

    对于我突然要结婚的消息,我爸妈心中虽然焦虑但是多少也还是高兴的。我们新婚夜的时候,白博涵执意要来亲我,然而我思想上还是很抗拒。白博涵脸色很黑,他说他希望我尽快生个宝宝。

    我只是觉得有些人真是得寸进尺,我不理他,白博涵的眼睛却越来越红。是的,他像是疯了一样扑向我,我整个人都震惊了。我完全不知道,明明很绅士的白博涵怎么就跟疯了似的。

    我躲闪不急,心中不愿,然而这时候闫冥却突然出现了。

    白博涵松开了我,笑了,望着闫冥:“我还是输了。”

    然而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更不知道闫冥怎么突然出现的,白博涵跟我讲了经过,他说他和阎王做了交易才能醒过来。阎王要他把全部财产都给他,然而白博涵却发现公司已经没有多少自己的股份了,在段时间内是不可能继承遗产的。加过没有吧全部财产给阎王,自救会死掉,在进入轮回。所以才急切的希望和我结婚,这样只要有了宝宝,完全可以让宝宝替他去轮回。

    听到这里,我心中是无比震惊的,竟然要自己的孩子替自己去死,这是多恶毒?

    然而这两样都没有实现,闫冥出现是来送白博涵的,白博涵走的不甘心,走的时候还在提醒我小心闫冥。

    闫冥送白博涵去了轮回,接着给我回复了记忆,是的,就是那些我曾经做过的梦,全部都是真实发生的故事。我震惊的看向闫冥,因为我想起了所有的东西,包括我上辈子,上辈子我叫夏之星。

    闫冥说,送我去轮回去下辈子,因为那里还有任务等着我。

    我问他,“我为什么要一直轮回的这么匆忙?”

    闫冥淡淡的看着我,“你以前犯过错,你不应该刚刚成仙的时候爱上我。所以,你遭天谴,需要经历六世轮回,每一世都没有姻缘。”

    我问闫冥,你是谁?

    闫冥说,他现在是阎王,摸摸我的头,开口:“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每一世轮回我都会陪着你!”

    我却并不感激他,“为什么这一世我都结婚了,还没有去投胎?”

    “既然你注定记不住我,那么我只希望在每一世的尽头,你都能看见我一直陪着你!”

    我回他一个可有可无的笑容,那是我作为苏明晓在这世界上最后的笑容,下次醒来,我不会记得这两辈子,不会记得任何人。我将是个全新的我!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嗨,我的鬼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乌并收藏嗨,我的鬼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