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我的鬼老公 > 32穿过小偷的身体

32穿过小偷的身体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现在又没有握着扶手,站立不稳之下就倒了下去,倒的方向正好是那个小偷的身上。

    小偷现在正发着心脏病,我这一下砸到他的身上,恐怕他就真的活不成了,可是我现在没处借力,根本调整不了自己的位置,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倒向小偷,然而就在我碰触到小偷的身体的那一刹那,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手竟然毫无阻碍地穿过小偷的身体,直接贴在了车厢地面上!

    “我靠!”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在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所有的事情,怪不得小偷偷东西没人管,人们反而把目光放到了我的身上,怪不得差点被偷的那位大姐以为是我要偷东西,怪不得她身后坐着的那个人说我污蔑他,怪不得小偷心脏病发没人管,这些问题的原因就在于——没人能看到他!

    这小偷是鬼!

    冰凉的感觉从手臂上传来,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一下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回应周围人好意的询问,冲到司机面前吼道:“停车!快点停车!”

    尼玛我究竟是做了什么孽,怎么走到哪里都能撞鬼!

    大概是被我歇斯底里的怒吼给镇住了,司机眼神复杂地瞥了我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把车缓缓停靠在路边,打开车门。

    我二话没说,直接就冲了下去。

    下车后我才想起来,这里距离我家还有一半的路程,我现在下车岂不是还要等下一班车?可是那车上可是有鬼哎,我宁愿多等十几分钟,也不愿意和一只鬼同处一辆车,哪怕他没有伤害我的意图。

    也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几乎天天都能够看到孟之宇,即便我从苏阿婆那里学了驱鬼的本事,但碰到鬼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害怕起来。

    坐在公交站台等车,我回想起那个司机的复杂眼神,但是依旧没有搞明白是什么意思,大概是我如精神病一般的行为让他不知该表露什么情绪了吧。

    “你好,我叫曹林。”

    一个声音在我背后响起,转过头我就看到小偷那张面无人色的脸,吓得我顿时蹦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抬起手颤抖着指着他:“你、你、你怎么在这、这里?”

    曹林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主动远离了几步:“抱歉,吓到你了,我不是故意的。”

    见他的确没有恶意,我倒是稍微放松了些,但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

    “之前你下车的时候我就已经没事了,这么长时间以来你是第一个能够看到我的人,所以就跟着你一起下车了。”曹林先是解释了一句,随后有些为难地说道:“其实……我是有事求你。”

    “什么事你说吧。”

    “你应该看得出来我身上的鬼气很淡。”

    我点点头。

    鬼气也就是阴气,不同的鬼身上的鬼气就不一样,强度也不一样,曹林身上的鬼气很淡,甚至可以说是几乎没有鬼气,不然我也不会察觉不到异常。

    曹林眼神中透出一种悲伤:“那是因为我很快就要消失了,最多还有一天的时间。”

    “消失?”我有些不解:“鬼还可以消失?”

    “没错,像我这种没什么怨念的鬼,多在人间滞留一天,鬼气就会淡上一分,当鬼气完全消散的时候,也就是我魂飞魄散的时候,如果不是我心里还有着执念,半个月前我就应该消失了。”

    听完这句话我沉默了下来,我从来都以为鬼是没有自然死亡一说的,今天曹林的话却打破了我一直以来的认知。

    我抬起头看着曹林,心中的恐惧一点点消失:“你找我有什么事,如果可以办到的话我一定会帮忙的。”

    记得苏阿婆说过,不要随便跟鬼作出承诺,因为一但无法完成,不仅会受到你作出承诺的那只鬼的纠缠,而且还会造下业报。

    业报是来世的事情,我管不了那么多,更何况曹林眼神中的悲伤不是假装出来的,我相信他不会提出太过过分的要求。

    “谢谢。”曹林露出感谢的笑容,随后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我的父母早就已经死了,只留下我和妹妹两个人相依为命,现在就连我也死了,我妹妹才十二岁,大概她现在还不知道我已经死了,还在等着我回去,我想请你帮我去看看她,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帮我把她送到福利院。”

    我并没有急着答应下来,我知道有执念的鬼魂在死亡之后大都会在死去的地方徘徊,所以也没有问出他为什么自己不回去看这种问题,只是问道:“你死了多久了?”

    “大概有一个多月了吧。”

    “一个月多了,那你妹妹……”

    本以为这个问题会让曹林更加难过,没想到他却是淡然一笑:“我妹妹很聪明的,家里还有一些吃的,也有点钱,虽然不多,但我想如果是我妹妹的话,坚持到现在肯定没有问题。”

    “我知道了,我答应……”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曹林的身形已经开始黯淡起来,似乎随时都要消失,我一惊,下意识就想要拿出符咒,却忘记了一般的鬼根本符咒只会伤害到他们,好在曹林笑笑说道:“没事的,心愿已了,我也该走了。”

    说音刚落,他就已经消失不见。

    其实我已经猜到了他的死亡原因,他在那辆公交车上徘徊,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生前所作的事情,无非是因为他死在了公交车上,可是我还有很多疑问没有解开,比如他为什么要去偷东西,为什么现在可以离开公交车了,他现在究竟是消失了,还是去了传说中的地府投胎?

    这些问题随着曹林的消失都已经永远没有了答案。

    公交车缓缓驶来,上了公交车我突然意识到曹林还没有告诉我他家的地址,看来我只能让孟之宇帮忙查查了,话说今天孟之宇去哪里了,竟然没有缠着我?而且最近也没有再给我手机发过裸照了,好奇怪。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很快就到了约定见面的餐厅,中间老妈给我打过好几个电话催我,烦的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干脆直接关了机。

    来到餐厅,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跟我相亲的人。

    一身浅灰色的西装,打着领带,洁白的衬衣一丝不染,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此刻正侧着头看向窗外。

    走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下来,我首先做了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夏之星。”

    他回过头来,我才看清楚他的样貌,长得没有孟之宇那么好看,但棱角分明的面颊,清秀的眉眼,线条分明的五官,以及那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还是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他的眼神中仿佛带着一丝忧郁,在转过头的一刹那消失不见。

    “你好,我叫云长,关云长的云长。”

    说到关云长,也就是关羽,我自然而然就想到赤脸美髯的魁梧形象,但只是云长这个名字,却仿佛和他本人真的很相符。

    “急着赶过来,你还没有吃饭吧?先点一些吃的吧,我们边吃边说。”

    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他在我心里再次上升了一个高度。

    “好。”我点点头,拿起菜单看了看,点了一份果蔬沙拉,一份黑椒牛扒,一杯摩卡,完了冲云长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我饭量有点大。”

    既然是相亲,就没必要遮遮掩掩,两个人如果真的成了就是要生活一辈子的,一开始的遮遮掩掩很容易让以后的生活出现更多矛盾,所以我干脆把自己真实的一面直接暴漏出来。

    云长微微摇头:“饭量大说明身体好,不容易生病,不过饭量大身材还能保持这么好的女孩子,我倒是第一次见到。”

    “谢谢。”不管是不是故意夸我,这话说得我心里倒是舒坦。

    “一份黑sen林蛋糕,一杯冰西瓜汁,谢谢。”云长点了餐,冲我耸耸肩笑笑:“下午的时候陪客户用餐,所以并不是很饿,不能陪你一起吃了,抱歉。”

    “没事。”

    两个人初次见面,能聊的话题并不多,无非就是工作等等,让彼此先有个初步的了解,但接下来气氛就有些沉默了,我吃饭都有些吃的不自在,没话找话问他:“你是不是等了很久?”

    “还好吧,也就是半个小时。”

    “你应该有我的电话吧,为什么不打电话催我?”

    云长笑道:“女孩子总有迟到的权利,不是么?”

    呃……一句话说得我有些无地自容,急忙解释:“其实我本来不会迟到的,只不过路上碰到点事情,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

    “哦?”云长来了兴趣:“什么事情?”

    我摆摆手:“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碰到了一个小偷。”碰见鬼这种事情,说出来大概也不会有几个人相信吧?

    “小偷?”云长一笑:“不会是个不同寻常的小偷吧?”

    的确是个不寻常的小偷。

    看着云长兴趣不减,我只好把事情跟他完完整整说了一遍,末了追加了一句:“你当个故事听听就行了。”

    “但很显然这不是故事。”云长的表情很认真,我有些诧异,要是别人听到我说的不把我当精神病都是好的,怎么看起来他倒有些相信的样子?

    接着云长解释道:“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碰到过鬼。那时候我外公刚刚去世,担心外婆一个人住在家里会伤心,我爸妈就把她接到了我家。外婆家是在农村,因为怕有小偷来偷东西,所以就让我去给她看家。”

    “那天晚上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喊我的名字,睁开眼睛就看到外公站在我的床前,一脸焦急地喊着我,让我快点起来。我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并没有意识到外公早就已经去世了,所以急忙穿上衣服跟着他走了出去,而就在我走出去的一瞬间,大火瞬间将整栋房子完全吞没,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熊熊的大火,等回过神来外公已经消失不见,而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外公已经不在了。”

    云长眼睛里透出悲伤:“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对人说起过,因为我知道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至于我爸妈和外婆,大概只会让他们伤心难过。”

    听完了故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对他笑笑。

    云长眼睛里的悲伤很快消失,看着我说道:“曹林家住址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最多后天就能有结果。”

    “谢谢你了。”

    我的话音刚落,云长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一眼,冲我歉意地笑笑:“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说完他就离开了座位。

    在接下来等待的时间,我将自己点的东西快速消灭掉,最后只剩下一杯摩卡慢悠悠地喝着。

    五分钟后,云长回来了,脸色变得很差,我担心地问道:“怎么了?”

    云长看着我沉默了很久,才有些艰难地开口:“对不起,我们不合适。”说着,转身就要离开,我急忙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云长摇头,明显不想告诉我:“我们真的不合适,你会遇到真心喜欢你的人的。曹林的事情我会查清楚,明天中午之前会把他家的地址发到你的手机上,就这样,我先走了。”

    “喂——”

    看着云长离开的背影,我怔怔地愣在了原地,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过是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就变了个人似的,眼神闪躲根本不敢看我,分明是碰到了什么事,而且这件事应该还是和我有关。

    可是他不说我根本不可能知道。

    一边喝着摩卡一边想着,突然我意识到一件事:云长貌似没有付账就离开了?可是我压根就没有带着钱包!一会儿结账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正发愁这件事,孟之宇悄无声息地冒了出来,自顾自坐在我的对面,一双眼睛笑米米地看着我问道:“相亲的结果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没好气回道。

    “不怎么样,我看你们两个不是聊的很开心吗?怎么会不怎么样?也是,男人吗,都喜欢胸大的,脸其实并不重要,而你……”孟之宇没有理会夏之星的暴躁调侃到。

    “你够了,我胸小怎么了?哼,我乐意!”

    “哎,我知道一种方法,可以让你的胸变大,想不想要啊?”

    “免了吧,收起你那套骗鬼的法术吧,你把苏阿婆的孙子阴阳眼就换到我身上了,我的胸不定又是谁的呢,我还是不祸害别人了。舍我一个,没事的。我就不信了,就凭本姑娘这姿色还找不到男朋友。”

    “哈哈,这是你不要的,哎,某些人啊,就会自欺欺人。算了,既然你不需要,我就走了。”

    “走吧,走吧,看见你就烦,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了。”夏之星不耐烦的说到。

    “你确定?我可真走了?”

    “走吧……谁要管你……”夏之星看到孟之宇这么麻烦,真是有一些不耐烦。但是总觉得有些什么事需要他帮忙似的。就是想不起来。算了,管他呢,反正现在就是不想看到孟之宇这个人,看到他就心烦。

    “这可是你说的夏之星小姐,你别后悔,我走了。”孟之宇说着就没有了身影。

    “这个人,怎么只要见到他就心烦,就想和他吵架啊。哎?我刚才有什么事情想要和他说来着?哦,对了。我没带钱包……天哪,我夏之星怎么这么倒霉啊。”夏之星在嘴里嘀咕着,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叫来服务员,看看能不能过后送来。

    “服务员?”

    “您好,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吗?”服务生走过来,礼貌的像夏之星打招呼。

    “呃,是这样的,我跟我朋友来这吃饭,可是我朋友忽然有事情走了,我出门急,又忘带了钱包,身上只有些零钱,你看,能不能先把我的手机压在这里,我回去取,过后给你送过来?我说的是真的,没骗你。”夏之星看服务生一脸茫然,赶忙解释到。

    “小姐,刚才您的朋友已经把单买了啊?您不用再买单了,您看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啊?什么?买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居然不知道。好吧,没什么事情了,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谢谢你了。”夏之星尴尬的说到。

    夏之星感觉今天的相亲很是尴尬,自己什么都没做,就被相亲对象接了一个电话把自己放了鸽子。放在了这里,最可气的还是孟之宇,不出现还好,一出现就来看自己的笑话。

    “孟之宇,你等着。”夏之星气愤的说到。

    孟之星来到了公交车站,准备坐车回家,“哎,回到家里,又免不了老爸老妈的一顿语言攻击了!”夏之星在嘴里嘀咕着。

    ……

    “你们怎么回事,都这么长时间了,我儿子都在你们医院躺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们还号称是最好的私人医院,真不知道我投的那些钱都让你们干什么吃了。要是我儿子再醒不过来,你们这些医生护士,就赶快收拾收拾走人吧。我可没有闲钱养一帮废人。”孟父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对着这些医生护士发脾气了。

    “是,孟董事长,您先消消气,我们一定尽我们医院最好的方法给令公子治疗。只是,令公子的状况,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最好的药物已经全部都用上了,可能令公子摔的比较严重。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院长陪在孟父的旁边陪笑到。“院长也发愁,这孟公子现在属于植物人状态,这植物人在医学上恢复的案例少之又少,别说他是这个市里最好的私人医院,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医院,对于植物人他也束手无策啊。哎,算了,谁让人家是老板,是金主呢,只能受着。”院长在心里想着。

    “行了,你也跟我保证那么多次了,我也真是听腻了。我不要那个花言巧语了,我想看到成效。我公司还有点事,你们把这里照看好了,最好期待我儿子醒过来,要不然我说到做到。”孟父说完就向门口走去,留下了病床上平静的孟之宇和一帮医生护士。

    “孟董事长,您慢走”院长陪笑到,本来想跟上去送孟董事长,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有给院长这个机会,刚到病房门口就被孟董事长的私人保镖拦下了,只能现在病房门口干干的陪笑。

    “真是的,我们已经照顾的够好了,他儿子是植物人,又不是普通的小病,我们怎么做吗?难不成我们也去找个寺庙拜一拜,祈求一下神经,让他快点醒来啊。哎,最近这是怎么了,有时间真得去拜一拜了。最近风水不顺。”护士长在一旁抱怨到。

    “行了,护士长,人家还没有走完呢,你让他们听到了,小心你的工作。”院长在一旁阻止护士长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了院长,刚才是我太不懂得礼貌,说漏嘴了。哎,不过这夏之星最近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丫头也真是有先见之明,懂得先辞职,不用受这份气。哎……”

    “护士长,你最近这话是越来越多了。嘴上也没个把门的。行了,院里还有其他事情,孟之宇的事情,你们多费费心,我就先走了。”

    “院长您慢走。”众人说到。

    说着院长就走了出去,留下一干医生护士照顾孟之宇。

    第二天夏之星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室里。昨天回到家里,爸妈就开展他们的言语炸弹,把夏之星相亲的事情问了个底朝天,夏之星实在受不了爸妈的唠叨,索性回到屋里,倒头睡下。

    “这总经理助理还真是好,天天没有什么事情,哎,要是那个色色的总经理不找自己麻烦就更好了。”夏之星在心里嘀咕着。自从孟之宇跟自己说他喜欢玩有夫之妇更刺激这一类话,夏之星每次看见孟俊都觉得恶心。更不愿意跟这个贪婪的人有什么接触……

    -本章完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嗨,我的鬼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乌并收藏嗨,我的鬼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