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我的鬼老公 > 61魂飞魄散

61魂飞魄散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在夏之星绝望之时,一个声音忽然传来了自己的耳旁。

    "夏之星,你知道了吧,这样的禽兽不如的东西,怎么可能能够放下的了呢,你现在知道我当时的委屈了吧,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事情。"

    "我知道了,但是你也不能杀死他啊,为了这个畜生,你难道要你自己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吗?"夏之星也不管孟俊的猥琐了,看见叶蕊出来了,自己也是顾不得上那么多了,赶忙劝说着叶蕊。

    夏之星不想要叶蕊为了孟之宇的事情而让自己魂飞魄散,她不想让叶蕊背上这份孽债。

    "夏之星,你这又是何必呢,你看看,这个畜生是怎么样对你的,你都这样了,难道你还要护着这个畜生吗?"叶蕊越说越激动。

    "我不是在护着他,我是在帮助你啊。你不知道吗,叶蕊,今天你一旦杀死了他,你就永世堕入那无边地狱永不超生了,他的一条命值得吗?"

    "值得,能够解了心头的恨意,我愿意接受那样的惩罚。"叶蕊听了夏之星的话有一些感动,自己第一次受到别人的关心。

    夏之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自己此时自己都已经是自顾不暇了,一点都不能够喘息,自己现在还在操心别人的事情。

    "夏之星,你有病吧,现在在哪里自言自语什么呢?"孟俊看见夏之星一个人不知道在那里干什么,一直在自言自语,难道这个姑娘被自己吓傻了吗?还是这个姑娘装出来的。

    "孟俊,你会对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夏之星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向孟俊放着狠话。

    在这个城市的另一端,曹雨在房间里又从睡梦中惊醒了。这一次的惊醒又将苏阿婆在练功中拉了出来。

    "曹雨,你是不是又梦到什么东西了啊?怎么回事,怎么又尖叫啊?"苏阿婆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来到了曹雨的房间,关心的问道reads;。

    "婆婆,我梦到了一个很害怕的人,他是个人,但是他的背后却有一个很害怕的东西,好像在吸食着这个人的心灵。怎么办,那个人好像在伤害着夏姐姐。夏姐姐,又不知道在和谁说话,那个人很生气,婆婆,我们去找夏姐姐吧,她现在有困难啊,需要我们的帮助啊。"曹雨想到孟中的景象,哀求到苏阿婆。

    苏阿婆听了曹雨的描述,应该是被心魔所控制住的人没错了。曹雨的描述中,倒是很像以前夏之星和自己说的那个上司孟俊,他的身上就是有一个贪婪鬼,没想到他身上贪婪的气息已经是这么强烈了,曹雨在睡梦中都能够看得见。

    "此人必定是*及其强盛的人啊,要不然怎么会被心魔所控制住,干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来。"苏阿婆在心里想着。

    "好了,曹雨,你也不要过度的去相信梦中所见到的那些景象,没准都是你身上的那些邪祟,故意制造出这种幻想,想给你看呢,让你担心。你要知道,这些邪祟,最喜欢吸食的就是人的心底最深处的那些七情六欲。所以啊,你现在就先睡觉,一切的事情呢,等到明天早上再说啊。"苏阿婆说道。

    "婆婆,可是我在梦中,真的遇到有鬼了啊,您怎么不相信呢。"曹雨看苏阿婆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自己又担心夏姐姐的安危,只好再次强调着。

    曹雨有时候觉得自己很没用,自己明明在自己的梦中见到夏姐姐有危险,自己却无能为了,跟婆婆说,婆婆也不相信自己说的这些话。

    "好了,婆婆相信你,但是,你放心,前几天婆婆在打坐中啊,就观出了你夏姐姐要有这么一个劫难啊,这是谁也不能管的啊,这就是命数,天生万物,一切都会有他的命理的,我们也是无权干涉啊,所以说啊我们就是着急,我们也不能干预啊,你的夏姐姐会躲过这一劫的。所以你也不要总是想了,你总是过度的去担心你的夏姐姐,所以,你身体里的那些邪祟才会能让你去看见你的夏姐姐,曹雨啊,这不是什么好事情,你要学会控制你身体里的那些邪祟,你要知道窥窃天机的人,往往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啊,你要控制的住他们,要不然,最后你的后果会是很严重的,婆婆让你念的清心咒,有没有按时念啊?"苏阿婆担心曹雨的安危,担心的问道。

    "嗯,一只都有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梦到那些东西。"曹雨认真的回答苏阿婆的问题。

    "梦到就梦到吧,你要不要去管了,就当他只是一场梦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苏阿婆劝说到。

    其实苏阿婆自己心里知道,虽然自己总是叫这东西为邪祟,其实这东西也并没有坏处啊,上次杨前辈还跟自己说过,这邪恶会根据寄体的好坏,自己也会形成相应的人格,曹雨本性纯良,所以自然这邪祟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曹雨才会在梦中总是遇到自己关心的夏姐姐有危险。这就说明一是曹雨与夏之星有着奇妙的缘分,让他们可以窥视得到夏之星的状况,二就是说明,这邪祟也是纯良的,梦见的这些也都是想帮助我们,帮助夏之星。

    "好吧,那婆婆我们什么是乎还能去看夏姐姐啊?"曹雨问到。

    "你啊,你啊,我们不是才刚去没几天啊,刚见到怎么就又想了呢?你夏姐姐不是在剧组工作嘛,我们总是去打扰你的夏姐姐,那多不好啊,如果我们去,你的夏姐姐一定会陪着我们的,一陪着我们,那她的工作怎么办啊,即使不是工作时间,我们也一定会耽误她的休息时间,你也不想你的夏姐姐太累吧。"苏阿婆说到。

    苏阿婆知道曹雨的心里边想要和夏之星亲近,毕竟曹雨还是一个小孩子,想要温情,自己也毕竟是一个老年人了,与曹雨的代沟也是确实有一些大了,曹雨还需要同同龄的孩子多多的交流,让她能够不在感到孤单啊。

    "啊,这样啊,这样不好,不想让夏姐姐太操劳了,不想让夏姐姐太累了,要不婆婆这样吧,我们看夏姐姐什么时候休息了,再去找她好不好。"曹雨试探性的问到,自己也不想让夏姐姐太累了,毕竟夏姐姐也刚刚才大病初愈,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就去拍戏了reads;。

    "好,我完了问一问你的夏姐姐什么时候有时间,休息了,我带你去看一看你的夏姐姐,现在啊,你就是好好的睡觉就好了,哪有这么小的小孩总是做噩梦耽误睡眠的啊。"苏阿婆有一些宠溺的向曹雨说到。

    "真的吗?太好了,婆婆,那我现在就睡觉,你也别忘了问一问夏姐姐,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看她。"曹雨一听到婆婆要带自己去看夏姐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去,但是也非常的高兴,激动的的说道。

    "好了,快睡觉吧,婆婆要继续修炼去了,我们只有足够的强大了,才可以保护我们爱的人啊,你说是不是。"苏阿婆说到。

    "嗯,没错。那婆婆,我也会努力的啊。等长大了,我也会成为一个向您一样优秀的人的。"曹雨说到。

    "哈哈,好,在成为优秀的人之前啊,你首先就是要先睡觉,把睡眠不充足了,你才能够长大个,才能够变得强大啊。谁吧。"说着苏阿婆就给曹雨盖上了被子,自己也准备给曹雨关上灯,出去。

    "嗯。婆婆,晚安。"曹雨向苏阿婆说道。

    苏阿婆走出了曹雨的屋子。

    苏阿婆走到了自己的房间想一想曹雨,还真是好笑,前一秒还在为夏之星有危险哭的很伤心,可是后一秒就已经为自己能够带她去看夏之星激动的不行呢。孩子就是孩子,心思单纯,将自己的喜怒哀乐挂在脸上,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孩子的心性就是这样。但是听带曹雨想要成为一个像自己这样的神婆的时候,自己还是不愿意的,毕竟神婆身上的能力有些是天机不容的,过度的去窥测天机,就会违逆的东西越多,给自己就会带来的恶果越多。

    苏阿婆坐在练功房里想着想着,就回忆到了自己当时学艺的情景。好久没有回忆以前了,修行之人,没有过去将来,只有当下,自己回忆以前就是因为曹雨刚才的一句话,想要成为一个像自己一样优秀的人。自己当时拜师学艺的时候,也曾对自己的师父说过这样的话。

    "师父,我想要和您学习玄学之术。"

    "你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想要和我学习这玄学之术啊?"

    "我也不知道我姓什么,只是养育我的那个婆婆姓苏,就一直喊我小苏,我也没有名字,我出生的时候父母就觉得我是女孩就抛弃了我,后来有一个婆婆捡到了我,将我培养了钱哦来,可是后来养育我的婆婆也死了,村子里的人就说我是天煞孤星,克人,就将我赶出村子来。我没有地方可以去,所以才来到您这里的,至于为什么想修玄学是因为,我就是想知道我真的是天煞孤星吗?我真的会克别人吗?我想知道命数,改变命数。"

    "哈哈,天煞孤星,这就是命怎么可以改变命呢。你这个小孩,年龄不大,口气道是不小,这样吧,你先住在道观里,让我观察一段时间,看一看,有没有这个修行的缘分。在做定夺吧。"

    "谢谢师父。"

    苏阿婆现在回想起自己当时第一面见到自己师父的时候还是在道观里,当时自己走投无路了,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了,又渴又饿,昏倒在了路上,正好被人救醒,送到了山上的道观里。那时候农村都穷,但是好在人们心思都算纯良,对于鬼神之说还很敬畏,所以,道观里的生活虽然说清苦,但是还不至于饿肚子,自己正愁没有地方可以去,也许当时自己就有这份机缘吧。

    自己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师父是在来到道观的第三天了,已经调养的差不多了。有人跟自己说师父要见自己,自己当时还有一些手足无措,这个师父见到自己会不会将自己赶出去?为了能给自己找一个温暖的地方,不在受这外边的寒冷,自己想了一办法,那就是拜师,只有拜师后,自己才能继续留在这里,有饭吃,有衣穿。

    自己也不知道见到师父说的那些话是怎么从自己口里边说出来的,自己只是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表达出来,自己已经有太多的疑问了,为什么那些人都要离自己而去,为什么这些人说自己是天煞孤星,会克别人,而将自己赶了出来reads;。

    见到师父后,才发现,这个长者很是慈祥,慈眉善目的,满头银发,用簪子扎起,没有半分杂乱,端坐在蒲团之上。虽然是六七十岁的样子,但声音一点也不细小,气息很足,声音洪亮如钟。给当时的自己的感觉就是,这就是一个得道之人,虽然当时自己也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得道,自己当时的理解,这样就是得道了,年龄已经不是阻碍,守着自己的一份心境不被外所扰,不被内所忧。

    自己再次见到师父是在一个星期的晚上,自己在道观里已经呆了一个多星期了。每天就是帮其他人打扫一下卫生,那时候还不像现在有孤儿院或者收容所,那时候道观寺庙就是很好的收容场所,所以当时的自己理所当然的住了下来。

    "小苏阿,你抬头,你看你看见了什么?"师父问到。

    "师父,什么都没有啊?"小苏一脸稚嫩的看着师父回答道。

    "哈哈,确实什么都没有啊,不错不错,果然诚实。"师父笑着说道。

    "嗯?师父,小苏不明白。"

    "世人皆被利所蒙蔽,被*所控制。往往不能将自己心中所想的真实的想法,吐露出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往往会多加修饰迎合别人,让自己活在痛苦之中,可是这又是何必呢?你说是不是。哈哈。你还是个孩子,还小啊,可能这些你都不是很清楚啊,但是,孩子你记住,修行之人切记被利所扰,被*牵住。好,你再和我来。"

    当时的自己还小,也并不知道师父在说些什么,只是觉得自己能留在这里,跟着师父学习就好。晕晕乎乎的就和师父去下一个地方。

    当时的自己和师父来到的地方,一下子就把自己吓傻了,最然说这东西在农村很常见,但是谁也不会在晚上去那种地方啊。

    "师父,您带我来墓地干什么?"小苏害怕的问道。

    "你怕了?"

    "有一点。"

    "哈哈,不要害怕,这只不过是墓地而已,你以后是要除魔卫道的人,怎么可以害怕这个呢。"师父慈祥的说到。

    "可是那里有人啊。"小苏忽然之间看到了一个白影闪过。

    哪里?你能看到什么?"师父欣喜的问到。

    "就在那里"小苏指给了师父看到。

    师父显然对于面前的孩子现在的能留有一些欣喜,这阴阳眼虽然说是心思纯良的小孩子都会有,但是面前的这个孩子,她的能力和身世就更能说明这个孩子,天生就是一个修行之人。

    "小苏啊,有时候也不要总是去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有时候是要用心呢,师父今天带你来这里,就是想要告诉你,死亡其实并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你是以怎样的状态去迎接生死,每个人都会有一死的,只不过死亡的方式不同罢了,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修行之人,就要有不畏惧生死的心,为了道义舍身取义的精神。这是今天晚上师父跟你说的第二件事。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师父问你一句话,师父今晚跟你说了这么多,你还想要学习玄学之术吗?"师傅看向小苏问道。

    "想,师父。"小苏坚定的回答道。

    "嗯,好,好孩子,明天你来我的房间,我收你为徒。"

    说完,师徒二人就离开了。

    那是自己最开心的一刻了,因为自己也是有人疼爱的了,自己也有师父,有人教导自己了,但是自己的年龄就和现在的曹雨差不多,这也就是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曹雨的原因,两个人似乎有着相同的命运reads;。这也就是自己今天晚上看到现在的曹雨就想到了当年的自己一样。苏阿婆在练功房里叹着气。继续回忆之前的事情,想要把以前师父对自己的教诲在回想一遍,在多受一点启发。

    拜完师后,师父对自己说的第一件事情,就让自己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小苏,你知道为什么要修行吗?"师父在蒲团上坐着问到。

    "不知道师父。"

    "修行,是为了解脱啊,修行之人和世间之人就是不一样的,世间也有很多算命的先生,虽然他们也很有能力,但是却还是躲不所命理的摆弄,逃不过去,可是修行就不一样了,可以帮助我们,参透这些啊。"师父为小苏讲解到。

    "师父,我们不也是玄学之术吗?算命先生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的。"

    "哈哈,算命先生只为求世间之财,而泄漏天机,而我们是为除魔卫道啊,我们是看破不说破,不会泄漏天机啊。这也是我要告诉给你的。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泄漏天机,要不然,那承受的恶果,是你我想象不到的恶果啊。"师父说着。

    "嗯,我知道了师父,那我的命运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小苏好奇的问道。自己一直对自己的身世这么坎坷赶到好奇,难道自己真的是天煞孤星,注定是要克人,自己孤单一辈子吗?

    "小苏啊,师父跟你说一个故事,你就知道你自己的命运了。"

    "真的有这样的故事吗?"小苏好奇的问道。

    "嗯,有啊。你听着啊。相传上古大神盘古开天辟地,牺牲自己,将自己的身躯化为山河湖泊,我们的世界才慢慢的发展成现在的这样,随着我们有些人能力的提高,开始出现了窥测天机的能力,比如说阴阳眼,天眼等等,但是天机岂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揣测的,所以一般那些能够揣测天机的人都会容易早死,或命运不济。这就是验证了五弊三缺。"

    "师父,什么是五弊三缺啊?"

    "所谓五弊三缺,其实就是一个命理。所谓的五弊就是'鳏、寡、孤、独、残'三缺就是'钱、命、权'这三缺。这个世界啊,自然有他自己的一个发展的因果循环,如果你认为的干预必然会出现这样的恶果啊。也会招来无妄之灾啊。"

    "师父,我怎么听的又一点的糊涂,我怎么听不明白你讲的这些啊?"小苏好奇的问道。

    "哈哈,这些对于你来说啊,确实是有一些难了,你只要记住,凡事要随缘而行,切不可逆天而行啊。"师父告诫着小苏。

    "嗯,好吧。"小苏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自己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在,在师父房间里学习,就仿佛是昨天的事情,时间过的是如此之快,在道观里学习的时光,一下子就像是幻灯片一样,一张一张的在自己的脑海里飘过,师父早已经仙逝了,道观也早已不在了,当时的社会,已经将道观里所有的文化毁之,已经不复存在。

    这还是这么久,自己第一次回忆以前的那段时光,上了年纪的人,总是爱回忆以前的种种,即使苏阿婆现在是一个修行之人,也忍不住的留恋过去。

    自己现在虽然是遵循当时师父的教导除魔卫道,可是自己现在的生活却也是和一个算命先生没什么区别了,自己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一个骗吃骗喝的神棍而已,早已没有了当年师父那样的威仪。

    想到这些,苏阿婆叹了一口气。

    -本章完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嗨,我的鬼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乌并收藏嗨,我的鬼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