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仙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阿婆半信半疑的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 首发

    阎王有些心虚的尴尬的笑一笑。

    "这是什么超度的法术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苏阿婆问着。

    "这是一个得道的仙人传下来的,这个法术从来不会传给别人,一直传给有缘之人。因为这个符咒很难掌握得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学会的,只有有这个机缘的人才能够学会。"阎王看着苏阿婆满脸不相信的看着自己,自己也只能解释给她。

    "真的是这样的吗?"苏阿婆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到。

    "当然是真的了,我堂堂的一个阎王,还能骗你不行。"阎王说着,将自己的语气加强。

    "那既然是这么难学,需要有缘人才可以,那我看我自己还是算了吧。我肯定不是那个有缘之人。既然是这样,您何必是浪费那精力来培养我呢"苏阿婆说着。

    虽然说这苏阿婆已经是五六十岁的人了,但是这在阎王这里她也算是一个小孩,苏阿婆也是难得的用这样撒娇的口吻和阎王说着。

    阎王被苏阿婆的话瞬间弄的有些尴尬,这往常自己要是说传授给别人什么东西,别人都是三跪九叩,求着自己,今天可是真怪了,自己说传授给这个凡女苏氏,这还有人不接受,还真是奇怪了。天底下的奇怪的人和事还真多。但是自己既然说出去了,也不能不当一回事啊。自己还得找一个台阶下。

    "这超度的法术,虽然说一般人学不会,只是传给有缘之人,但是,你刚刚已经过了那几关了,就说明你就是那有缘之人啊,这符咒就当是你顺利过关的奖励吧。"阎王说着,也算是给自己刚才的那些话找一个台阶下。

    "这符咒真的有这样的厉害吗?"苏阿婆不敢相信,这不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符咒吗,怎么会被阎王看的如此之重。居然说的这样的神奇,让自己瞬时间好奇了起来。

    "你不要小瞧了这个符咒,这个符咒可是很厉害的。"阎王故作悬念的说着。

    "既然是这么的厉害,那你就说说啊。您何必总是这样的兜圈子呢。"苏阿婆实在是受不了阎王这拖拖拉拉的语气了,自己这急性子实在是受不了这个人这样的拖沓。

    "这平时的符咒超度也只是一些普通的刚刚离去的亡人,对于那些积怨颇深的并没有用,还有那种已经错过了投胎时间的人也是没有什么效果的。但是我传授给你的这个符咒可是不一样,对于那种简单的符咒不能超度的人,这个符咒是绝对的没问题。你知道吗。就像他们佛家讲的一样,那种积怨很深的人不能投胎的人需要请得道高僧连续做七七四十九天的法式一样。这个术法是绝对的没有问题。"阎王解释着。

    "为什么会有那种错过了投胎时间的人?那种人就不能够投胎了吗?"苏阿婆从刚刚阎王对自己的讲解中,听到了一个自己疑问的东西,问道。

    "为什么会有错过了投胎时间的人,苏氏,你都修行了这么长时间的人了,怎么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知道啊。"阎王有些瞧不起苏阿婆的说着,也算是对这个面前的人刚才给自己下不来台阶的一个还击。

    "呃。凡女苏氏平时很少接触这方面的知识,所以也不是很了解啊。"苏阿婆有一些尴尬的说着,心里边却是想着这个阎王还真是记仇,自己刚刚只不过是说了一句自己不想要学习,没有给阎王的台阶下,这个阎王就真的至于要这样找补回来吗。

    "好吧,既然看在你不懂就问的份上,我就给你讲一讲。这不能投胎的人就是因为自己心中的怨念太深了,或者说是有什么未了的事情需要解决,所以才会错过了投胎的时间,一般人死后不久就要经过自己生前的优劣评判自己死后能够去哪里投胎,比如说畜生道,人道,天人道,阿修罗道或者下地狱,这都是要根据自己生前的所作所为评判呢。总是有那些心愿未了之人,想要有什么事情解决呢,这地府律条写明也算事有一些情谊,会给这些人两年的时间,可以让他们去完成他们没有完成的事情。但是这个两年的期限一过,如果再没有投胎,那就失去了投胎的机会了,同时他的存在也将是违背了这个世界的发展,与这个世界也将是格格不入,必然不会得到什么好结果,所以他们最终的结果就是自身的能量越来越弱,慢慢的就会消失掉,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灰飞烟灭。"阎王解释着。

    "真的有这么惨?"苏阿婆问着,自己只是知道,这个恶鬼实在收服不了,不知悔改的最严厉的惩罚就是灰飞烟灭,自己只是知道修行之人的干预会让这些鬼怪灰飞烟灭,没想到这不用修行之人的干预也会让这些鬼怪魂飞魄散,看来这命理之术还真是奇妙。

    "那是自然的,修行之人除了要除魔卫道之外,还是要渡人的,就比如说这"阎王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止住了自己的话语。

    "比如说什么?"苏阿婆问道。

    "没有什么,就是一定要有一个慈悲的心,这鬼怪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啊,只不过是自己的执念太深,不想去投胎,自己的心愿又没有达成,所以才会一直这样下去罢了,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帮助他们,超度他们,这个符咒呢,就是这样的一个原理,这个符咒呢,就是这样的产生的,一定要有修道的不舍之心,还有舍生取义的精神,才能够继承这个,学习这个符咒,要不我怎么会说,你就是那个有缘之人呢。"阎王说着,也算事引导着苏阿婆。

    "那这是一个怎么样子的符咒呢?"苏阿婆显然是对阎王的话说的有一些上心了。渐渐的有一些好奇,问着阎王。

    "这个符咒啊,学习起来其实是很简单的,只要是修行之人,有着足够的慈悲之心想要超度这个冤魂,再加上一些口诀,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阎王说到。

    "就这么简单?"苏阿婆不敢相信的问道。

    "没错啊,就是这么的简单,别看这个符咒学起来这么简单,但是威力还是蛮大的,这个符咒的难度就是体现在这个修行之人的道义之心上,所以啊,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学习,能够造福更多的人。"阎王一改自己平时嬉笑的口吻,语重心长的说到。

    "那怎么样学习,我愿意去学习。"苏阿婆说着。

    "想学了?这个符咒学下来那真的是可以给自己增加不少的功德呢,你看看你,一开始还不愿意。想学啊,这个符咒就要靠你自己的悟性呢,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学的。"

    阎王说着,就慢慢的消失在了苏阿婆的视线中。

    留下了苏阿婆一个人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满头的黑线。

    "要怎么做才能领悟过来啊?"苏阿婆大声的喊着。

    "夏之星,我把你当朋友,你居然骗我。"面色铁青的叶蕊忽然之间张口和夏之星说了起来,此时的叶蕊很是生气,气自己的愚蠢,以前一直嘲笑的好闺蜜抢了自己的男朋友这件事情居然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一时之间又怎么能够接受得了。

    "叶蕊,什么骗你?我怎么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夏之星突然之间对于如此暴躁的叶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你是不是和孟之宇在一起,你明明知道我是如此的喜欢孟之宇,你怎么会,怎么会横刀夺爱呢,亏我还把你当朋友。你居然如此戏弄我。"叶蕊气愤的说到。

    "你误会了叶蕊,我怎么会跟孟之宇在一起呢?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夏之星解释着。她可不想和叶蕊刚刚处好的关系出什么问题,自己可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收服住她。

    在一旁的孟之宇听的有一些懵,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夏之星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夏之星刚刚被孟俊那个小子吓的懵了,怎么会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呢。虽然自己刚刚进来感觉有一些凉意,但是自己在这间屋子里却是什么都看不见啊。孟之宇百思不得其解。

    "够了,夏之星,收起你的那些虚伪的面孔吧,你难道还想要骗我不成,你以为我就是那么的好欺骗,被你骗了一次了,还会上当。"叶蕊激动的说着。

    "叶蕊。"

    夏之星还想要解释什么,话说到一半就被叶蕊打断了。

    "够了,不要再解释了,再多的解释也无济于事了。我只相信我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事实就如我所见到的那样啊。孟之宇对你那样的怀抱,对你那样语气的关心,你在他的怀里,一副享受的样子,你还想要和我解释什么啊?"叶蕊说着。

    叶蕊越说越激动,本来已经是铁青的脸色,又再一次的变色,几乎变成了黝黑的颜色,叶蕊越说越是气愤,夏之星和孟之宇带给自己的气愤远要比孟俊带给自己的要痛苦的多。

    如果说孟俊带给自己的是身体上的疼痛,夏之星和孟之宇带给自己的就是精神上和心灵上的疼痛,夏之星和孟之宇带给自己的疼痛简直就是无法磨灭的痛,这种痛就是自己的初恋破灭了一样,如果说当时孟之宇拒绝自己是因为自己魅力不够拒绝自己,自己还能够接受,可是这次,看见孟之宇和夏之星这样,自己内心中的最后那一点点的防线真的是瞬间的坍塌了。

    "孟之宇就算是不喜欢自己,可是自己也不不能看着自己不能得到的东西被别人抢去,自己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叶蕊自己在心里想着。

    叶蕊自己越想越是激动,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慢慢的叶蕊自己也失去了理智,挥起手,就想像夏之星奔去,想要杀死夏之星。

    夏之星虽然在孟之宇进门的时候自己就怕叶蕊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怕叶蕊伤害夏之星,所以自己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想到自己为了孟之宇准备的这些,到最后,这一切都是为自己所准备的,但是叶蕊的动作实在是太突然了,自己一点点的准备都没有。

    由于叶蕊的突然袭击,夏之星猝不及防的被叶蕊忽然之间摁到了房间的墙壁上,叶蕊由于已经是丧失了自己的理智,所以掐在夏之星脖子上的手也是用了十足的力量,让夏之星一时之间喘息不过来。

    站在房间一旁的孟之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忽然之间,夏之星不知道被一股什么样的力量忽然之间弄到了墙壁上,自己有一些着急。刚忙上去拉住夏之星的手,询问缘由。

    可是夏之星却是被叶蕊狠狠的掐住了脖子,自己哪里会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孟之宇啊,自己就这样被叶蕊掐着。

    叶蕊也是丧失了理智,看着自己心爱的孟之宇居然会如此的关心夏之星,自己更加的生气了。将手上的力量又加重了几分。

    忽然之间,夏之星的胸口发出了一道亮光,可能是融入到夏之星身体里的符咒感知到自己所要保护的人生命体征的微弱,所以自然的发出了一道保护主人的光亮,将叶蕊的攻击减弱了一些。

    可能这符咒真的如杨婆婆所说会根据这佩戴的人的能力来变化,这符咒这次所发出来的光亮明显的没有上次的强烈,虽然上次叶蕊就是受于这符咒的威力被弹到了一边,但是这次的威力明显的没有上次的强烈,只是将叶蕊给震开了。没有什么大的伤害。

    但是就是这一震开,确实让夏之星缓冲了一下。人在最关键的时刻,只要是能保住自己的姓名,人的头脑就会快速的运转,找到能够解救自己的办法。

    夏之星也没有时间多想,就是想画出血符镇压一下叶蕊。虽然画制血符很是浪费自己的精气,但是现在只要是能够活命的,自己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啊。

    夏之星赶忙咬破自己的手指,心中默念口诀,将符咒画制出来。

    就在叶蕊回过神来想要再次袭击上夏之星的时候,夏之星此时已经画制好了符咒,就等着叶蕊贴近自己,自己将咒文贴在叶蕊的身上。

    上次苏阿婆告诉自己,自己的血可以让邪祟暂时的静止了,自己就干脆用自己画完血符的手上的鲜血像叶蕊丢去,先让叶蕊静止住,然后在将符咒贴在叶蕊的头上。

    孟之宇就在旁边看着夏之星的所作所为,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夏之星在干着些什么,自己就是觉得,今天的夏之星自己又一点觉得奇怪,和自己以往见到的不一样,也许是自己真的不够了解她的原因吗?今天的夏之星自己就是觉得怪怪的,一开始的自言自语,到现在的指手画脚的不知道一个人在那里干什么。这样的夏之星还是让自己很是担心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确实让孟之宇着实的吓了一跳。

    叶蕊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了理智,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但是,这时候的叶蕊已经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即使是同归于尽,自己也要将夏之星杀死。

    但是叶蕊显然是没有得逞,还没进得了夏之星的身,就被夏之星的血弄的定住了身,夏之星说时迟那时快,害怕自己的血坚持不了多久,赶忙将自己手里画好的符咒贴在了叶蕊的身上。

    在符咒的作用下,一个身穿红衣,面色铁青的叶蕊,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

    最先看到叶蕊吃惊的人是孟之宇,因为夏之星早早的就能够知道叶蕊的存在,孟俊呢,虽然不知道叶蕊的存在,但是此事的孟俊早已经被刚才的状况吓的晕了过去,现在也是不知道死活。

    孟之宇首先是看到了贴在叶蕊头上的符咒,自己感觉很是眼熟,就是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想必这就是刚才夏之星所绘制的符咒吧,而且自己在看夏之星画符咒的过程很是眼熟,就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仔细想去又觉得自己的头疼的不行。

    想来想去孟之宇也想不起来,将目光和思绪都同时的转移了。孟之宇看着符咒下面的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家伙,总是觉得很是眼熟,就是有点想不起来是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总是有一些片断在自己的脑海里徘徊,但是真当是自己回忆起来时又什么也想不起来。

    叶蕊虽然被夏之星控制住了身体,不能动弹,但是叶蕊的意识还是在的,还是能够说话的,叶蕊被夏之星的血符控制住了,血符上还有清心咒,清心咒的作用在叶蕊的身上体现了出来,叶蕊很快就放下了自己暴躁的内心,自己的脸色也慢慢的好转了起来,慢慢的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夏之星,我制伏不了你,我认输,我叶蕊也任凭你处置,没有任何的话可说,可是,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一个要求,可以让我和孟之宇单独的聊一聊,让我最后和他再说说话。"叶蕊说着。

    "好吧,不过为了避免你再伤害我们,我不能将你头上的符咒撕下去,我可以出去,留下你们两个在这里聊天。"夏之星说着,她其实觉得叶蕊还是很可怜的,从小到大一直都渴望受到人们的关注,只爱了这样一个人,可以为他去死,但是最后却是落得了如此的下场。但是自己刚刚见识到了叶蕊发疯之后的样子,自己也是差一点就葬送在了这个人的手上,自己现在是再也不敢对面前的这个叶蕊放松警惕了,自己再也不敢贸然行事了,毕竟现在是孟之宇和自己两个人的性命全在这里呢,自己不能拿自己和孟之宇的性命开玩笑。

    "好,谢谢你,夏之星,刚刚的事情真的是对不起了。"叶蕊感激的说着。

    自己虽然说很气愤夏之星抢走了自己喜欢的人,可是刚刚在贴上夏之星的符咒之后,自己忽然之间想明白了,就算是没有夏之星,自己也是不可能再和孟之宇在一起的,自己也没有必要执着了,自己活着的时候没有和孟之宇发生过什么,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现在自己死了,就更不用说会和孟之宇发生什么了。所以自己现在想也没有办法了,毕竟自己现在是一个已死之人,这世间上的什么事情还是属于自己的呢。想着想着,叶蕊忽然哭了出来。

    叶蕊哭的很伤心,她恨,恨这个世间的不平等,自己冤死却要让这个伤害自己的人逍遥法外她恨,自己不管是怎么努力都得不到自己在意的人的关心的眼光。

    夏之星看着叶蕊的表情,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即使是这样,但是自己也不能将叶蕊额头上的符咒撕下来,即使叶蕊哭的很伤心,也不能。这不是心狠,而是一种对于自己的保护,这是做人的一种基本的本能。谁都不会傻到去释放一个想要伤害自己的鬼怪。

    此时的夏之星心里没有把握还能不能再画出这样威力的血符,所以自己也不会贸然的行事,自己觉得现在最好的能够帮助叶蕊的方式,也仅仅只是这样,让叶蕊单独和孟之宇聊一聊,给他们一点单独相处的时间,让叶蕊最后的心愿能够达成,自己既然不能帮助也不能答应叶蕊杀死孟俊这个要求,但是自己现在最起码可以帮助叶蕊给她和孟之宇一个单独相处的时间。

    想着,夏之星已经走到了房门口,开门准备出去守候着。

    孟之宇听到叶蕊的要求,起初是有一些反感,自己也想不起来面前的这个女生是谁。但是既然夏之星都已经答应了,自己一个大男人也是无话可说了。

    -本章完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嗨,我的鬼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乌并收藏嗨,我的鬼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