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我的鬼老公 > 88谁怀了你的孩子?

88谁怀了你的孩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nb我气得脸红了,“谁怀了你的孩子?瞎说什么?什么闹出人命了,你都不问就瞎说。”

    &nb“哦?难道是我的员工听错了?”

    &nb“老板,她刚才在电话里就是说自己怀孕了,我可没有听错。她还说要是不马上告诉你,孩子要是有什么意外,就赖我头上呢。”

    &nb我忍着忍着,忍的都肚子疼了,“给你家服务员,我刚才是这么说的吗?啊?是这么说的吗?”

    &nb那姑娘理直气壮的在一旁回到:“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我没有理解障碍。老板,我先去忙了。”

    &nb说完就只剩下闫冥的呼吸声了,这会儿他才好声好气的问我怎么回事儿。

    &nb我刚败下阵来,这会儿终于又能理直气壮了,“你们家送餐的服务员,怎么回事儿?我明明在办公室呢,他也不说给我打一电话,都到门口了又走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什么素质?”

    &nb“哦,有这事儿?是哪个我去问问。”

    &nb“就是十几分钟前送到白氏的外卖。”

    &nb闫冥答应一声,跟店员讲了些什么,随后问我:“你们公司是不是锁门了?”

    &nb“是啊。”

    &nb“那就不能怪我们的员工了。”

    &nb“怎么不能,我只是被锁在办公室了,并不代表我们办公室没人啊?”

    &nb闫冥在那头笑出声来,我没好气的问他:“笑什么笑?”

    &nb“你是不是锁在办公室出不来了?”

    &nb我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是又怎么样?”

    &nb“那你不应该打我的电话呀,你应该直接打保安室的电话。”

    &nb我怒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保安室的电话,还用的着大费周章的定外卖吗?”

    &nb“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知道了。现在我去亲自给你送咖啡好不好?”

    &nb“这还差不多,那你快点啊,我着急回家。”

    &nb闫冥答应一声,挂了电话。

    &nb白博涵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你为什么定外卖还能定到闫冥家呢?”

    &nb“不然呢?别人我又不认识!他在我们公司楼下不正好吗?”

    &nb白博涵有福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是跟你讲了少接触他为好吗?”

    &nb“为什么?”

    &nb我皱眉,一直把这个忠告当成是一句玩笑,为什么白博涵一而再再而三的要阻止我呢?

    &nb但是白博涵这次依然没给我足够的理由,他说:“因为他看起来不像是好人。”

    &nb我反问:“能比你一个鬼更恐怖吗?”

    &nb成功的阻止了白博涵接下来要跟我讲的话,因为他不理我了。

    &nb瞪了半天,我听见有人开门,我立马蹲下身子,藏在办工作桌下。来人进了办公室,不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这下子我藏也藏不住了,只好迅速抬起头来看看是谁。

    &nb还好还好,来的是闫冥。

    &nb“你怎么上来的时候也不吱声?害得我还以为是别人呢?”

    &nb闫冥慢悠悠的踱步到我面前,轻轻的将咖啡放在我身侧,“你以为是谁呢?”

    &nb这会儿闫冥离我还是比较近的,我赶紧后退一步,“没以为是谁?哎,你怎么有我们公司的钥匙?”

    &nb“在保安处拿的呀?”然后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我。

    &nb“保安处为什么给你钥匙?他们又不认识你?”

    &nb闫冥叹了口气:“因为我有手机啊,我还有通讯录呀。还因为我之前来过呀。当然了,最关键的一定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帅吧。”

    &nb我大步跨过闫冥,“自卖自夸,真的替你好尴尬呀,走啦走啦。”

    &nb我伸手招呼一声,率先出了办公室门,等闫冥出来之后,我锁了门。

    &nb我出来的时候没忘记带着咖啡和甜点,以防明天早上被有心人怀疑。白博涵在一旁夸奖我,“好样的,还能记得吃就不错。”

    &nb我在背后竖了竖手指,闫冥应该没有看到。

    &nb来到楼下我还了钥匙,并不是之前上楼检查的那个保安,我松了口气。我跟闫冥来到他们的咖啡馆门口,我道了谢,准备飞奔回家。

    &nb闫冥却嫌弃我卸磨杀驴,我只好又答应改天请吃放,才被放回家。

    &nb回到家自然免不了我爸妈的一通盘问,我还是用加班为理由糊弄过去。周末的时候我赶紧为新房子添置锅碗瓢盆,都弄好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搬了过去。

    &nb第一天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还有点害怕,但是我妈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是吹嘘了一番,什么不害怕,什么环境好,什么新房子各种舒服云云。

    &nb吹嘘完了,我就进入了梦乡。

    &nb在梦中我见到了白博涵,话说这孩子今晚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并不在家的。然后梦中还有闫冥。

    &nb我看见白博涵再跟闫冥说话,像是认识一般。

    &nb我走进一点听,就听见白博涵说什么他不想投胎了,想这一世继续做人。

    &nb闫冥问他能拿出什么东西可以交换,如果他满意了,就可以满足他的愿望。但是只能活一年。

    &nb白博涵说可以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送给闫冥,闫冥意味深长的笑,但是还是点头答应并且问白博涵是否后悔?

    &nb我看见白博涵坚定的眼神,坚定的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后悔。

    &nb闫冥悄悄的告诉白博涵办法,但是我并没有听清是什么。我总感觉闫冥像是能看到我似的,还在梦中冲我笑。

    &nb闫冥最后告诉白博涵,如果醒来之后不能做到自己答应的条件,那么一周之后便会再次死去。之后,会直接去地府。所以建议他还是先了却之前的心愿比较好。

    &nb我见他们两个离我越来越远,我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我想喊他们,想问清楚怎么回事儿。突然,我的手机闹钟响了,我在梦中惊醒。然而这次和之前一样,我明明记得自己做了梦,却死活记不清做的什么梦。

    &nb我醒来的时候,白博涵在我身边看着我,眼神跟以往有点不一样,我也说不清哪里不一样。

    &nb“喂,美女要起床了,你是不是应该先出去?”

    &nb白博涵这才耸耸肩,出了我的卧室。

    &nb因为今天是周末的原因,不需要上班,我悄悄的和白博涵来到公司,因为他希望加快查案进度。

    &nb我顺利的进入王董事的办公室,依然是白博涵给我把门。然而这王懂事的电脑却是出奇的干净。

    &nb“这是怎么回事?”

    &nb白博涵也是一筹莫展,“说不定是在其他地方呢,看来这老王还是挺严谨的人呢。”

    &nb我皱眉:“会不会是赵苗苗他爹诬陷?”

    &nb白博涵噗之以鼻,“你以为都跟你似得没事喜欢翻人家的电脑?诬陷老王?你以为老王是省油的灯吗?”

    &nb“不是酒不是呗,看不起人是几个意思?”

    &nb“我有看不起人吗?有吗有吗?不要随便诬陷别人好不好?再怎噩说我也陪了你好多个日日夜夜呢!”

    &nb我白她一眼,“流氓。”

    &nb既然没有找到东西我便准备离开,我照常去保安室还钥匙。

    &nb只不过这次的小保安看我的眼神让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nb“唉,大周末的您还来加班啊?还真是挺辛苦的。”

    &nb那小保安突然跟我讲话,我记得这声音,真是昨天晚上跟王力讲话的保安,我记得王力叫他小李子。

    &nb我敷衍的应了一声,“啊,还好,你也辛苦了。”

    &nb小李子上前一步,冲着我开口,我突然闻到这人口中的一股大蒜味,我悄悄的往后挪了几步。

    &nb“唉,你听说了嘛,昨晚你们公司有个叫王力的好像是死了。我可是昨天见到他的最后的人,警察还怀疑我呢。”

    &nb我瞬间睁大眼睛,王力死了?

    &nb小李子不给我思考的时间,“还好警察调监控去了,我肯定很快就没有嫌疑了。不过,说不定我也不是最后见到他的人呢。还真是奇了怪了,这人平时看着人员挺好的样子,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nb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找借口离开了。王力突然死了,警察还在调监控,那是不是我也有嫌疑?

    &nb“看来你有麻烦了呀。”

    &nb我怒了,“还不是因为你吗?我长这么大还没进过警察局呢!”

    &nb“正好可以增加你的人生阅历。”

    &nb“你是在幸灾乐祸吗?还不赶紧的想想办法?”

    &nb“船到桥头自然直……”

    &nb我去,我怎噩梦酒摊上这么个鬼?

    &nb我突然想起来,我可以登陆渡灵人系统,系统里还有个老头子可以聊聊。但是我好像很久没有上供了,我一拍脑门,决定去城隍庙。

    &nb我在这城市里土生土长里二十多年,竟然没怎噩梦来过城隍庙,再加上多家维修建造,早已不是小时候的样子了。

    &nb白博涵悠悠的叹气,“我也是好久没来过了,这城隍庙都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了,我也变成了一缕幽魂,还真是物是人非呀!”

    &nb被他搞得这么伤感,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一低头看见手中的鸡鸭鱼肉,还有好巨资买的法国香烛,一时间还真是惆怅。我想还是闭口不言来的好。

    &nb不过白博涵并没有想象中的伤感,他看我手中的鸡鸭鱼肉什么的,出神的跟我说:“好饿!”

    &nb我甩给他一个白眼,饿了也不能给他吃呀,不然老头子怎么会帮我呢?城隍庙的人依然是记忆中人来人往的样子,信徒们带着各自的心愿或虔诚或恭敬的来到此处,都想求个心想事成。

    &nb我按照老头子给我讲的,来到城隍庙的土地公公庙,在其他佛像的映衬下,土地公公庙一点都不高大上。

    &nb我依次拿出鸡鸭入肉,最后摆上了法国香烛,其他的没见的动过,到是这香烛烧的够快的。

    &nb我正纳闷自己买的香烛是不是以次充好的,就听见老头子刺溜刺溜的声音。我见四周没人,轻声喊了声大爷。

    &nb大爷没领情,“这个香烛还真是不错呢,下次多带点来,反正也是冥王那小子买单。”

    &nb我汗,感情别人的钱不是钱啊?

    &nb“可不吗?这年头你以为我们这些神仙什么的收入很好吗?前段时间就看见灶王爷吸这种香烛,还说提神醒脑有逼格。我要是有他那么有钱我早就自己买了嘛,幸好你够孝顺,瑕疵可要多买点哦。”

    &nb我赶紧点点头,这老头说的跟真事儿似的,不点头都对不起他这的一番表演。

    &nb我酝酿了一下,“大爷,我今天来课室有事情来请教您呢。”

    &nb“我知道,不就是害怕进警察局嘛?”

    &nb我赶紧点点头。

    &nb“警察局有什么好怕的?他们死了还不是要你经手?你把他们想象成魂魄不就行了?”

    &nb我摸了摸脑门的黑线,“大爷,您不能这么形容人民的公仆呀,您这不是咒人家嘛?”

    &nb老头子摸摸胡子,“非也,百年后她们不会在这世中,我说的可对?”

    &nb我点头。

    &nb“那不就成了,我说的也没有错吗?”

    &nb我又是点点头,“那您看我还要准备什么呢?”

    &nb老头子想了想,“瑕疵带点牛肉羊肉什么的来,鸡鸭我觉得病咩有想象中的好吃呢。还有别忘了买香烛。”

    &nb和着我这是白说呀?

    &nb“至于你吗,那就船到桥头自然直,大爷相信你可以的。”

    &nb我一气之下,扭头就走了,大爷还在我身后叮嘱我下次别忘了带肉。

    &nb白博涵笑话我,说我碰见了个不靠谱的导师。

    &nb我一时间不好反驳,却想来老头子怎么没跟我说说白博涵的事儿?

    &nb“刚才老头怎么没有提到你呢?”

    &nb白博涵一愣,“为什么他要提到我?”

    &nb“难道他不觉得奇怪吗?我去祭拜他还带着一个游魂,不好奇吗?”

    &nb“可能他看不见我吧!”

    &nb怎么可能?“您能看见他,他却看不见你?再怎么说他也是个神仙来着。”

    &nb白博涵明显不远离理会我这个问题,很敷衍的回复,“我怎么知道呢?”知道回家也一直没有理我。

    &nb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看见警察进了赵苗苗的办公室,赵苗苗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不一会她招呼我进去。这会儿我心里还死很忐忑的。

    &nb警察很公式化的走程序,问了我一下问题,当问到我昨晚几点离开公司的时候,赵苗苗抬眼看了我,眼中忽明忽暗,看起来并不友善。

    &nb我跟警察说,做完因为要加班一直到到十一点才离开公司。警察又问我中间有没有见到王力?我摇摇头。

    &nb他们告诉我王力市在十点左右进的公司,而那时候我并没有走,为什么我没有见到他?

    &nb我只好扯谎,那会儿犯困想着王董的办公室有张大沙发,便偷偷的进去睡了一会儿。

    &nb他们带人进了王董的办公室,仔细的检查了沙发,在沙发上果真找到了毛发,说要回去坚定。

    &nb我汗颜的看着他们一系列的动作,直觉来说,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因为即使最后证明我在王董的办公室待过,也不能证明我的清白,更容易引起王董的反感。想我一个小职员,竟然有这么大的野心,还敢假借加班为由跑到董事的办公室休息。

    &nb我想不管我是被警察带走,还是不被带走,最后公司应该都不会留我。即使白博涵的爸妈当初觉得我还不错,这些都是他们不能接受的。

    &nb赵苗苗看着警察并没有为难我的样子,开口讲到:“小苏啊,我听说昨晚王力上来的之后,还有楼下的保安也上来了,他俩肯定会聊上两句的吧?既然他们有聊天,那多少你应该能听得见才是呀。怎么可能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呢?”

    &nb“可能是王董的办公室隔音太好了吧,也可能是我睡的太死了。”

    &nb我在心中默默的问候了她八辈祖宗。

    &nb警察问我,是否有其他人证明我是在王力之后走的,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楼下保安,“保安大叔能证明的,我晚上走的时候还和他打招呼呢。”

    &nb警察说在监控里已经看到了,而且还有一个男人在我身边,但是这个嫌疑并不能排除。

    &nb他们说的是闫冥,我突然想起来我昨晚定的第一份外卖,“我昨晚定了外卖,当时那个小哥看我们公司锁了门,还打我电话骂了我一通,然后就挂了电话。然后我就给他们店里又大了投诉电话,然后他们老板就亲自给我送了咖啡,顺便找保安要了钥匙。”

    &nb警察安排人手去一一核实,我看见赵苗苗看我的眼神变得更不爽了。

    &nb我们一行人等了半个小时,去核实的工作人员回来了,警察告诉我可以先离开。我出了办公室的门松了一口气。

    &nb因为王力是午夜十一点左右出的事,我又恰好又了不在场证明,我想这出事故里不管是人为还是意外应该都没有我的事了吧。

    &nb白博涵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现在这警察办案都这么敷衍了吗?竟然这么容易就相信了闫冥?”

    &nb“不然呢,你还想让我进局子走一遭吗?”

    &nb“自然不是这个意思。”

    &nb“你说,王力到底事以外晒黑有人故意的?”

    &nb“哪有这么巧的意外?正好你自己在公司的时候,他还是专程去找你的,然后他就莫名其妙挂了?”

    &nb“你是说人为的?那会是谁呢?”

    &nb“有可能是赵董,也可能是王董,还有可能是一些社会人士,这谁说的准呢?”

    &nb我白他一眼,“你还不如不说呢。”

    &nb“是你问我呢,我总不能不理你吧。”

    &nb“行行行,你有理,行了吧!”

    &nb我与白博涵一路拌嘴,一路吐槽,路过闫冥的咖啡馆,想着还是进去道谢比较好,毕竟人家也是无辜的被警察盘问了。

    &nb我抬脚准备进去,白博涵在身后喊住我,“我看没有必要去谢他的,对他来说忽悠人什么的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nb“人可不能这么忘恩负义,我这以后可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呢,就拿昨晚来说,也是多亏了闫冥我才能出办公室的。”

    &nb我毅然的迈步进了咖啡馆。

    &nb前台妹子笑着对我说:“欢迎光临。”

    &nb我笑笑:“我找闫冥,他在不在?”

    &nb听我这么一说,前台的妹子先是一愣,继而看向我的肚子,跟我说稍等,很是匆忙的闪人了。

    &nb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个情况,为什么她这种表情看着我,我愣愣的看了眼白博涵。然而这次,他并没有给我什么讯息。

    &nb不一会闫冥回来,身边跟着那个前台妹子,妹子忽闪着大眼睛特别好奇的看着我。

    &nb我假装没看见,跟闫冥打了招呼,闫冥笑着跟我说:“听说我孩儿他妈来找我了,我还想了半天是那个呢,原来是你啊?”

    &nb什么意思,你还有好多歌孩儿他妈?你都不顾及你家妹子的心里承受能力吗?起那台妹子这会儿睁大眼睛盯着她家老板,我看了他一眼,她面带同情的看了我一眼,就去工作了。

    &nb唉,我好像关注的重点不太对,我一脸恶寒,“看来,长相并不能跟人品成正比呢。还真是白瞎了一张好看的脸蛋呢。”

    &nb“多谢夸奖,看来我的长相您还是挺满意的。”

    &nb我眨眨眼,“这跟我有关系吗?”

    &nb“目前来看没什么关系,不过长远来看还是有很大关系的。”

    &nb我决定赶紧道谢,然后走人,简直没法用正常的思维沟通呢。

    &nb“昨天还有今天多谢您的帮助,我这次来就是专程来道谢的,好了我走了。”

    &nb白博涵率先出了门,闫冥幽幽的开口:“你这道谢的方式也是很少见的,还真是没什么诚意呢。”

    &nb我一头黑线,“那你想要怎么样?难道我还要三跪九拜吗?也不怕折寿呀?”

    &nb闫冥瞬间自信的看着我,“换成任何人受你的三跪九拜还真是会折寿,不过换成是我吗,我还是可以承受的。”

    &nb“你占我便宜!”

    &nb闫冥扑哧一笑,“我喜欢你这么想。”

    &nb我拉了一把凳子在对面坐下,“你说说,你是怎么让警察相信你的,你又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保安怎么会轻易给你钥匙呢?”

    &nb闫冥笑笑:“很想知道?”

    &nb“也不是特别想,但是你要是非要说,我可以当你的听众。”

    &nb“你还真是善解人意呢,不过这会儿我有点饿了呢。”

    &nb我一指柜台,“想吃什么蛋糕,我去给你拿?”

    &nb-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嗨,我的鬼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乌并收藏嗨,我的鬼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