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36章 百子

第36章 百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送走了喜不自禁的魏大人一家,周景颐想着一贯在朝上表现的成熟稳重的大理寺卿,出门时居然闹出同手同脚的笑话心下也有些感叹,对于男人来说尤其是有些权势地位的男人来说有个儿子真是太重要了,然而即便是有儿子那嫡子的意义也是不一样的。

    周宝珍同魏绾关系好,知道这事自然也是替她们母女高兴的,因听说魏夫人爱吃那酸果子,周宝珍还特意让人装了一篮子叫魏绾带了回去。

    天气一天天热起来,宫里传出消息皇后娘娘栖凤宫里的那棵石榴居然结子了,一时众人哗然。

    一连几天上京城的气氛安静又压抑,就仿佛是那热火上的油锅看似平静,但只要落下哪怕一个小水点都能激起剧烈的反应从而让这锅油沸腾起来。

    众人的心情都显得紧张而期待,虽然大家或许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乾宁帝这两天也表现的有些焦躁,当听说栖凤宫的石榴结果时,他先是一惊,继而又是一喜,几乎抬步就想往皇后哪里去,可是这走了还没有两步皇帝的脚步又慢了下来,等一行人到达栖凤宫时,乾宁帝已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表情了。

    “嫣儿——”乾宁帝站在石榴树下看向自己的皇后,他的眼睛藏在一片斑驳的光影里,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真实的情绪,而他的头顶便是那青色的果实,累累叠叠绵延不绝。

    “陛下——”皇后站在殿门前的台阶上,带着些她特有的雍容与漫不经心,她的眼睛扫过那石榴树和石榴树下的夫君,一晃也就过去了仿佛它结不结果与她并无多少关系。

    “嫣儿,给朕生个孩子吧。”乾宁帝的表情有些激动,他仰头看向他的皇后,在这个世上大约也就只有他的皇后才能让他仰望了,一如那一年他在城门下,仰头看她红衣如火,策马入城。

    “生一个同你一样的小公主,朕必爱她如掌珠,她将是大魏朝有史以来最尊贵的公主,等她长大了,朕亲自教她骑马,也给她穿红衣,就如同当年的你。。。。。。”乾宁帝微笑仿佛已经看见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公主微皱了眉跺着脚冲自己发小脾气撒娇喊父皇。

    “陛下——”皇后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乾宁帝一愣,就听皇后温和又略带娇嗔的嗓音响起:“这大毒日头的陛下站在那里做什么,还是快进殿里坐着,喝碗冰镇酸梅汤去去暑气的好。。。。。。”

    之后的两日宫里陆续传出又有两位低品阶的美人怀孕了,乾宁帝失望的同时又仿佛是松了一口气。

    随着美人有孕的消息传出,京里的气氛仿佛也松懈了下来。当然少不得有人要在背地里感叹一句,这女人啊出生好,嫁的好没有用,最后还要生的出儿子来才行呢,就像萧皇后,处处比人强一头,可生不出儿子又有什么用。

    对于外头那些或同情或看笑话的流言蜚语萧皇后此刻却是没有心情理会的,此刻她正眼巴巴的望着被玉屏端走的那盏冰镇酸梅汤流口水呢。

    在萧绍让人带信的半个月后,在柳氏的殷殷期盼之中,护送周延青回京的车队终于进了上京城。

    周延青是被人直接从马车里抬下来了,脸色苍白两颊凹陷,放在锦被外的双手腕骨突兀,人瘦的都有些脱像了。

    柳氏看着眼前明显瘦了许多显得气血不足的儿子当场就流下了泪来。

    周宝珍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面色苍白形容憔悴的青年哪里还是自己以前翩翩如玉的大哥。

    “哥哥——”周宝珍拉了自家大哥的手,但觉入手冰凉再见他这样的日子还盖了锦被显然是元气大伤也红了眼眶。

    “好了,延青一路劳顿想必也累了,还是先让他回房躺下再说吧。”周景颐到底是男人,虽说见到长子这样心里也心疼,可到底没有表现出来,只轻抚了长子的肩膀说到:“你这次的表现世子在信中都同我说了,好样的不亏是我周景颐的儿子。”

    “对,对,你看我这都急糊涂了。。。。。。”说着柳氏忙拿帕子擦了擦眼泪,吩咐人赶紧将儿子抬回房里去歇着。

    男孩自来都崇拜父亲,周延青虽平日为人还算内敛老成可如今能听到自家爹爹如此直白的赞赏心里也不由有几分激动,就见周延青脸上泛出些不正常的潮红,嘴里说道:“孩儿想着有一日能如同祖父和父亲一般才好呢,就是比起表哥孩儿也是多有不如的。”

    一说起只比自己大一岁的表哥萧绍,周延青的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周延安是个性急的早就围在自家大哥身侧上蹿下跳急着想问些行军打战的事了:“大哥,听说你就带了几个人把吐蕃人的军营给烧了,这才阻了他们的大军可是真有此事?”

    “咳咳。。。。。。”周延青掩嘴咳嗽了两下,看向幼弟温和的说到:“不过是烧了他们几座帐篷。。。咳咳。。。并不值得什么,再说后头那些事都是表哥的功劳。。。。。。”

    柳氏见了气的拉过小儿子来狠拍了两下:“这孩子,没见你哥哥都这样了,还闹他。。。。。。”

    至于周延明则安静的立在一侧,微笑的看着眼前的家人,兄弟两个偶尔目光交汇便有那难以言喻的默契在里面。

    周延青或许是受伤后一只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又或是旅途劳顿回家后精神松懈下来,自回来的当晚便发起了高烧,如此这般浑浑噩噩的直躺了三日人才清醒过来。

    一连三日柳氏都衣不解带的守在儿子床边,一应事物都不肯假他人之手,如今见儿子醒了才算松了口气。接下来的日子,柳氏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替大儿子调理身子这事上,每日亲自看着人熬药炖汤,药补食补双管齐下,就连夜里也恨不得起来看上两回才放心。

    如此十多日之后,周延青的身子明显有了起色,况且到底年轻底子好恢复的速度自然也快、

    这日柳氏又来儿子房中看他,见儿子脸上丰腴许多也有了血色心里也是高兴的。

    周延青半靠在锦垫上,见母亲比前些日子清瘦的脸庞,心下不觉有些愧疚:“都是儿子不争气,倒累的母亲跟着操心,倒是儿子的不是了。”

    柳氏从丫头手中接过药碗,亲自试过温凉之见温度合适才将那药递给儿子,嘴里说道:“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你受了伤母亲照顾你本就是应该的,又何来不孝之说。。。。。。”

    这里母子两个絮絮的说些家常,周延青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把一件重要的事忘了。

    “哦对了差点忘了,我这次回来萧家表哥还让我带回了个在南疆颇有名望的妇科圣手,说是珍姐儿让他替大姐寻的。。。。。。”说着周延青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虽说是亲姐弟可这生育之事由他这个做弟弟的说来总有几分尴尬。

    柳氏想起这事便觉得有些好笑,因对儿子说到:“要说珍姐儿这孩子还真是贴心,我不过偶尔对她提了这么一句半句没想到这孩子竟然就记在心里了,回头居然还求了她的世子表哥。。。。。。”柳氏话虽这样说,可这心里却是欢喜的。

    说起这个妹妹,周延青脸上的表情也柔和起来,嘴里说道:“咱们家珍姐儿自然是样样都好的。。。。。。”

    柳氏听了这话,不由朝儿子打趣到:“你这话可千万别让我未来的儿媳妇听见,不然啊可非要吃醋不可。”

    “母亲——”周延青的脸红了起来,有些无奈的转移了话题问到:“那大夫。。。。。。?”

    “你放心,一回来跟你的长喜便把事情同我说了,如今那大夫正在你姐姐府上住着呢,听你姐姐让人来说的意思好似这大夫还真有几分本事。。。。。。”

    只是这样的事情柳氏自然不好和儿子多说,转而同他说起小女儿的事来:“只是珍姐儿这孩子,这样的事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好同人说的。。。。。”

    “妹妹自小长王府,说起来同表哥两个恐怕比我这亲大哥还亲近些呢,要说这原也没什么,再说珍姐儿一片赤子之心,母亲大可不必忧心。”

    这里母子两又说了几句话柳氏因还有家事处理便想带着人往自己平日里理事的偏厅上去了。岂知也不知道是坐的久了还是怎的在起身的瞬间便觉得头目森然,要不是有丫头搀扶着就要摔在地上了。

    “母亲——”周延青大惊。

    午饭前后世子夫人有孕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靖国公府,靖国公夫人朱氏听到消息后高兴的亲自带了人往大房里来。

    柳氏躺在床上,见到朱夫人前来就想起身,却被朱夫人一叠声给拦住了:“你躺着,你躺着。。。。。。”

    朱夫人让丫头搀扶着在床边的楠木椅子上坐了,这才笑到:“你现在可不比以前了,自家也是有年纪的人了,更要小心些才是。。。。。。”

    柳氏闻言很有些不好意思,儿子都要娶媳妇了自己却怀孕,因说到:“反倒要母亲来看我,这就是我的不是了。”

    “这有什么,你现在啊只要安安心心把身子养好才是呢。”朱夫人高兴的简直合不拢嘴,家里还是要人丁兴旺才好。

    想长媳自嫁入周家以来便事事妥帖,不说别的光说生儿子这事就比自家侄女强上许多,虽说自己当初有些私心,可如今看来到底还是国公爷有眼光。

    这里周宝珍听说自家母亲怀孕了,虽觉得有些惊讶,一想到自己将要有个弟弟妹妹这心里也是高兴的。周景颐父子几人也是个个喜气洋洋。

    周景颐想着这两日魏正元在朝上笑的合不拢嘴的蠢样,心想就你媳妇会怀孕不成,你看现在我媳妇不也怀了,所以说有时候男人的友谊也微妙的很啊。

    至于二房当天晚上扫出一批碎瓷片的事也就没有人去在意了。

    谁成想就在柳氏传出有孕的第二日,五房的齐氏因晨起呕吐,请来大夫一看,才知道原来也是有了身孕了。

    或许是接连遭受打击太过巨大,这回二夫人连摔东西的心情都没有了。

    然而,比起这些更让人惊讶的却在后头。

    乾宁十九年定南王世子大胜吐蕃活捉吐蕃小王子,六月十五世子率军进京献俘。

    当日乾宁帝大宴文武群臣,就在这日的宫宴上皇后萧氏晕倒在宴席之上,随后宫中传出消息,皇后娘娘有孕了。

    乾宁十九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十岁的周宝珍才知道原来怀孕是会传染的。而随着皇后有孕,大魏朝也进入了一段波云诡谲的岁月。

    正所谓“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