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46章 点醒

第46章 点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姑娘沿着花园边的游廊往回走,不曾想却在转弯处撞上了三姑娘。

    姐妹俩因着各自的亲事,最近见面总像是有几分尴尬,所以有意无意倒都避着些对方,此刻狭路相逢真有点避无可避的意思了。

    三姑娘是个敦厚的性子,见了二堂姐心里总觉愧疚,想着要不是因为公主看中了她,也不用害得二姐也跟着仓促的定亲。再加上二夫人在外头说的那些话,三姑娘多少也有耳闻,只是为人子女的也没有反过来教训长辈的道理。此刻乍然碰上二姑娘,三姑娘一时倒不知说些什么好了。

    二姑娘起先也是一愣,只是看着三姑娘满脸歉疚的摸样,心里又觉释然了几分,到底和二伯母不是一样的人。

    三姑娘性子温柔敦厚,凡事从不掐尖要强,要是能嫁去一户家风清正的中等人家,有着国公府这个强有力的娘家,想必能保她一声顺遂。

    可惜平国公府情况复杂,未来的三妹夫虽说是公主之子只是处境尴尬,听说性子也是忠厚老实的很,三姑娘以后嫁进去要在继室婆婆手下过日子,以三妹妹的性子恐怕未必能应付周全。

    听说当初二伯母一听是宜阳长公主来提亲,什么都没问便没口子答应了,说到底也是个可怜人。

    这么想着,二姑娘在心里一叹,面上却像是无事一般笑着同三姑娘打招呼:“三妹妹这是要往那里去?”

    三姑娘见二姑娘待她仍如过去一般亲切,心下不仅一松,继而又感叹二姐姐果然是个大度的人,忙感激的冲她笑了笑答到:“我听说七妹那里有南边来的好花样子,便想着去她哪里借来看看。。。。。。”三姑娘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越说越小,脸也红了起来。

    二姑娘心下了然,恐怕三妹这是要开始准备婚事要用的绣品了,如今见她含羞,也只装作没有听出话里的意思:“我才从大哥处来,他们兄妹几个都去跑马场了,三妹这会子过去怕是七妹还未回来呢。”

    三姑娘听了谢过二姑娘,姐妹俩又说了几句话,便各自走开了。

    大房里,今日周景颐难得休沐在家,朱夫人体恤儿子辛苦,昨日晚饭后就言明今早不用夫妻二人过去请安了,而几个孩子又很有眼色的都没有来打扰,夫妻二人倒索性赖起床来。

    此刻,丫头们都在屋外的廊下候着,内室鲛帐低垂,侍女游园纱屏后的冰山过了一夜也早已化成了水,只余下一丝尚带湿气的凉意弥漫在室内。

    周景颐穿一身白色寝衣,乌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他以手支颐侧卧在床上,脸上尚带几分餍|足后的慵懒,真是说不出的风流俊雅。

    柳氏此刻脸上也是潮红一片,看着这样的丈夫心下也觉甜蜜,只是一想到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居然还弄这样的事,真真让人说不出的羞意,抬眼有些嗔怪的看了丈夫一眼,手上却总像是有几分不自在。

    “真是越老越不知羞了。。。。。。”

    周景颐含笑的看着妻子,伸手拉起她的手放到自己唇边以唇轻触,目光含笑的看了她,低沉带笑的嗓音如玉磬相击:“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

    这回,柳氏简直连脖颈处都泛起一片绯红来,这样缱卷露情了,这样的丈夫哪里还有半分平日里在外人面前端贵自持的摸样。

    。。。。。。。

    “对了,延青的婚事你看的如何了?”周景颐想起妻子这些日子一直再替长子相看亲事。

    “我正要同你说呢,那些姑娘们我平日里看着倒觉个个都不错,只是一说要配给咱们延青,却又像是总能挑出几分不足似的。这温柔和顺的又怕她是个软弱的,以后当不起长媳的责任,那聪明有主意的又恐她为人太过精明厉害,娶回来以后闹的家宅不宁,更有一层还要顾虑到儿子的喜好,总要让他们夫妻相得才好。。。。。。”柳氏见丈夫问起长子的婚事,便将最近一直困扰自己的事一股脑的倾吐了出来。

    只是,柳氏这话还没说完呢,周景颐就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柳氏伏在丈夫的胸膛上,感受着从他胸腔传来的震动,听着那低沉的笑身,不由起身嗔怪的同丈夫说道:“人家正没主意呢,你倒还笑话人家。”

    由不得周景颐不笑,妻子此时的摸样,他仿佛看到了小女儿珍姐儿对了自己撒娇时的样子。

    “你这也是关心则乱,”笑过之后周景颐柔声的劝慰起妻子来,“殊不知金无足金人无完人,哪里有那挑不出毛病的人,只要姑娘人品心性不坏,别的地方迁就些也就是了。不过你说的两个孩子要合得来倒是正理,我只盼着孩子们以后都同咱们似的才好呢。”

    一说起孩子们,柳氏自然便要想起已经出嫁的长女,叹了口气到:“唉,说起孩子,其实我真正担心的是云华,你说在家时也是咱们千宠万爱的,人人都说她是个有福的。。。。。。如今我也不想别的了,只盼着她能早早怀个孩子,不让江氏有借口磋磨她才好。”

    “放心,孩子总会有的,世子不是给荐了个名医来吗,别急都会好的,至少女婿人还是不错的。。。。。。”

    周云华是夫妻两人的第一个孩子,意义自是不同。周景颐想起这事有时候都不免有几分后悔,想着当初要是不应这门亲事会不会好些。只是那也只是想想罢了,做祖父的亲自定下的亲事,况且女婿人品样貌都出色,总不能因为婆婆拎不清就不嫁了吧。

    待兄妹几个回来时,夫妻两人已经起了,周景颐正坐在临窗的锦榻上看书,柳氏见几个孩子回来自然是高兴的,因没有见到萧绍便问到:“怎么不见你们表哥?”

    “本来表哥是说要来给父母亲请安的,只是皇上临时宣他进宫去了。”周延青见母亲问起,便代兄妹们将话答了。

    柳氏闻言点了点头,便也不再问了,倒是周景颐从书里抬头问了句:“可知是何事?”

    周延青见父亲问话,自不敢像同母亲说话那样轻松随意,只见他起身恭敬的答到:“来人并没有说,只是看脸色不像是有什么要紧事的样子。”

    “表哥说了,皇上一时不见了他就想得慌,可见了他没两刻就要被他气出个好歹来。”突然,坐在一旁的周宝珍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来。

    屋里人听的就是一愣,周氏兄弟三人面面相觑,心想也只有表哥有说这话的底气,还是柳氏反应过来嗔怪的说了一句:“绍儿这孩子也真是的,同你一个小孩子说这些做什么。。。。。。”

    倒是周景颐仔细琢磨了这两句话,又想起皇帝平日里对定南王世子的态度,见屋里没有外人,便笑着感叹了一句:“倒还真是,我看陛下也是深爱世子的才华手段,又深恨他怎么不是自己的儿子,可不是又爱又恨嘛。”

    这时,外头有丫头进来回报说“大理寺卿魏大人家的大小姐差人来问咱们姑娘明日在不在家,如若在的话她想明日里来寻姑娘说话。”

    “你同她说,明日里让她们家姑娘只管来便是。”周宝珍听了忙让丫头同来人说自己明日有空。

    待人出去了,周宝珍想着魏绾的摸样性情,自己嘀咕了一句:“魏家姐姐摸样性情都好,要是能当我大嫂也不错啊。。。。。。”

    周宝珍无心一句话,却不想屋里至少有两人听进了耳朵里,柳氏觉得有如醍醐灌顶,想着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魏绾那孩子也算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从前自己就喜欢那孩子大度豁达但又不是个一味任人欺负的,心明眼亮却是个有大智慧的。

    而另一个人便是周延青了,他知道母亲这些日子一直在为他的亲事操心,身为长子他也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他的婚事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事,那是关系到整个家族的大事。

    所以身为少年的他尽管有时也不免有几分绮思,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妻子是个什么摸样,能不能同他像父母那般琴瑟和鸣。但他也一直沉默着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想着父母总会挑最合适的给自己。

    可是如今妹妹无意间的一句话,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大门,如果未来的妻子是自己从前就认识的,并且也算是从小一起长起来的人,会不会更好些呢,这样至少避免了彻底的盲婚哑嫁。

    周延明听说二堂妹来找自己心下本有些诧异,然而在听明白对方的来意之后,他当下便拍着胸脯将事情答应下来了。

    “二妹妹,三哥知道这件事你受委屈了,你放心三哥必帮你将这几个人查的清清楚楚,但凡有不妥之处,咱们大不了再选就是了,必要叫妹妹满意才好。”

    二姑娘在来时心下本还有些忐忑,毕竟是隔房的兄妹自小在一块的日子也不多,可她没想到三哥倒颇有侠义心肠不仅一口就将事情答应了下来,居然还做了那样的承诺,至于他后来所说的一番话,不管结果如何,二姑娘心里也是感动非常的。

    自从出事到现在,二姑娘即便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没哭过,就更别提是在人前了,反要打叠起精神来安慰满腔不平的母亲。

    只是此刻,周延明的一席话却说的她心里酸楚难言,二姑娘转过身拿帕子擦了擦眼睛,这才红了眼睛对周延明行礼:“如此妹妹在这里就先谢过三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