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55章 事毕

第55章 事毕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氏那天到底也没去见儿女,她在湖边站了会儿,听女儿的笑声像银铃一般欢快。

    “表哥,我要那只莲蓬。。。对。。。就是那只,你没看它一直在对我说‘吃我吧,吃我吧’。。。。。。哈哈哈。。。。。。”

    “你这孩子,又淘气了。。。。。。给你。。。。。。让丫头替你剥吧,小心伤了手。。。。。。”

    “。。。。。。果然清甜多汁,怪不得它毛遂自荐呢,哈哈哈哈。。。。。。表哥你尝尝。。。。。。”

    “回去吧。”柳氏听得微微一笑,回身对丫头吩咐了一句,便转身往回走去。

    回程的车上,柳氏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可心中却思绪万千,她想起当年明悟法师对她说的话。

    “这孩子乃凤命,当与龙子同生。”

    “大师说的没错,这孩子同她哥哥正是一对龙凤胎。”

    “女施主,此龙非彼龙,此凤非彼凤。”

    “大师此话何解?”

    “此女命中主贵,必当托庇贵子,日后方能龙啸凤鸣,翱翔九天。”

    记得当时自己被大师的话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心道大师所谓的贵子岂不就是龙子?那可是皇子啊,只是就算公府门第显赫,又哪里能替女儿找到一位皇子来庇护她?

    大师见她不知所措,又言到这孩子父母缘浅,十岁之前还是将她舍出去,方能保她一时平安,这才有了后来她将珍姐儿送去封地这一节。

    直到,五年前太子薨逝,皇后与定南王兄妹峥嵘初露,柳氏才隐隐觉得当年的决定或许是歪打正着了。

    如今细细想来,当年做出将珍姐儿送去封地的决定,其中未必没有大师言语暗示的结果。

    只是如今皇后有孕,也不知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定南王府看似煊赫非常,其实已是站在悬崖边上,进退维谷了。

    柳氏这里头痛欲裂,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萧绍下午一直在书房会人,后又同楚先生等幕僚说话,半路突然想起来母亲要同珍姐儿说丫头们的事,心里想着以那孩子的性子,只怕心里还不知道怎么难过呢,因此便从书房起身,想着必要去看一看才能放心。

    此刻,表兄妹两正在一艘小画舫里,周宝珍饶有兴致的看了船后的船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珍姐儿那可不是玩的,还不快来坐下。”萧绍见她这样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于是便出言对她招呼到。

    周宝珍无法,心想一会还要同表哥说丫头们的事,这会子可千万不能再惹表哥不高兴了,于是便乖乖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表哥,送给你——”周宝珍笑着,将手中一朵半开的粉荷递到萧绍面前。

    萧绍看得啼笑皆非,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倒要送花给他。只见萧绍伸手接过那花,放在鼻下嗅了嗅,一副风流自持的摸样,配着他身后的碧波红日,倒也可以入画了。

    “说吧,又有什么事要求表哥。”无事献殷勤,他就不信小丫头没有事情要同他说。

    周宝珍朝萧绍面上看了看,就见他凤眼含笑的摸样,显然此刻心情不错。她有些犹豫,很怕自己一开口表哥的好心情就不翼而飞了,只是这事要不赶紧解决,等浅碧几个被打发出去就我晚了。

    “那个,表哥。。。。。。关于几个丫头的事情。。。。。。”

    “如果是想替那几个丫头求情,那你就不必再说了。”还不等周宝珍把话说完,萧绍便沉了脸打断了她,果然是不高兴了。

    “可是表哥。。。。。。”周宝珍急了,身子越过桌子便抓住了萧绍的袖子,嘴里哀求到“表哥,看在她们伺候我多年的份上,你就绕了她们这回吧。”

    周宝珍一着急,将事先想好的说辞都给忘,说的话也没了章法,只一味求萧绍绕了丫头们。

    萧绍见她这样,连仪态也顾不得了,真恨不得将她抓起来再打一顿才好。

    “珍姐儿,你素日的教养都到那里去了?”萧绍气急了反倒平静了,只见他一点一点将自己的袖子从周宝珍手里抽了出来,然后站起身,在船舱里背了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周宝珍也知道自己此刻的形象必是狼狈不堪的,只是她此刻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她知道这次要是再不行,就真的完了。只见她膝行两步抱住了萧绍的腿,仰头看对他哭诉到:“我知道她们做错了事,只是表哥罚过她们也就是了,如果但凡以后丫头们有一点差错就要撵出去,那么以后谁还敢来我身边伺候我,又有谁还能真心对我?”

    原本见周宝珍跪在地下萧绍就有些心疼了,后来又见她哭的不管不顾,只一味的哀求个不停。她本就生的娇美,此刻钗松鬓颓,就更是说不出的楚楚可怜。她自来养的娇贵,何时有过这种情态,就连铁石心肠的人见了,不免也要软上两分,更何况疼她入骨的萧绍?

    “好了,珍姐儿。。。。。。”萧绍无奈,就算是有天大的脾气,此刻也发不出来了,只得蹲□子先将她扶抱起来。

    而船上伺候的人早在萧绍生气,周宝珍哭求的时候就噤若寒蝉了,此刻就见这些人一个个屏声敛气,恨不得自己不存在才好。

    萧绍将周宝珍扶到椅子上坐了,又从袖子里掏出帕子替她擦脸,对着情绪激动还要说些什么的周宝珍问到:“珍姐儿你可是一定要保下这几个丫头?”

    周宝珍点了点头,看向萧绍:“是。”

    萧绍点了点头,在周宝珍身侧的椅子上坐了,兀自沉思了一会,转向周宝珍说到:“不动那几个丫头也行。。。。。。”

    “真的?多谢表哥。。。。。。”周宝珍闻言惊喜,就要起身向萧绍行礼。

    “你先别急着高兴,”萧绍抬手按住了周宝珍的肩膀,接着说到“留下她们倒没什么,只是不能再当你的大丫头了,统统降为二等,至于大丫头表哥另给你寻合适的来,你看可行?”

    周宝珍心想,只要不赶她们走,什么一等二等的又有什么关系,至于差的月钱大不了自己私下补贴给她们几个就是了。

    如此,周宝珍破涕为笑,起身向萧绍道谢:“一切都按表哥的意思办就是了。”

    萧绍心下好笑,小丫头又哭又求的,最后倒变成一切都按表哥的意思办了,要真按表哥的意思办了,恐怕你又要哭鼻子了。

    “表哥,让人去现摘了那嫩菱角,叫厨房拿糟卤汁子拌了,晚上给表哥下酒可好?”周宝珍看了水里的菱角,想着表哥最爱吃糟嫩菱,便提议到,“哦,对了,晚上我给表哥斟酒。”说着周宝珍讨好的看了他。

    “珍姐儿亲自斟酒,那表哥可要多喝两杯才好呢。”萧绍见她重又开心了,更是心软的一塌糊涂,后悔自己一开始就不该为了这种小事惹她大哭,他的珍姐儿就该每日里都开心才好。

    只是晚上萧绍到底也没喝上周宝珍亲手斟的酒,他临时有事出门赴宴去了。

    最后那碟子糟菱角被周宝珍一分为二,一半给萧绍留着,另一半就进了定南王的肚子,在这一点上父子俩的口味相似的很。

    周宝珍亲自给定南王夫妻倒酒,定南王很高兴,举了杯子对柳王妃说到:“哎呀,不服老不行啊,连珍姐儿也能替咱们斟酒了。”

    定南王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又夹了块菱角到嘴里,这才看了周宝珍打趣到:“要是你那老虎表哥知道本王不仅吃了他的菜,还喝了咱们珍姐儿倒的酒,恐怕又要生气了。。。。。哈哈哈。。。。。。”

    “王爷,珍姐儿还是个孩子呢。。。。。。”柳王妃无奈的看了哈哈哈大笑的丈夫一眼,这话怎么好当着孩子的面说。

    “珍姐儿,快放下吧,这种事情让丫头们做也就是了。”说着柳王妃招手,让周宝珍在自己身边坐了,又亲自夹了她平日里爱吃的菜给她。

    周宝珍直到第三日上,才总算见到了浅碧轻红几个。

    “姑娘——”几个丫头一见了周宝珍便跪地冲她磕头。承影来接她们的时候,都同她们说了,要不是姑娘几次向世子求情,最后甚至跪地朝世子哭求,依着世子的性子,这会子她们几个早就被打发出去了,那里还能福气再回姑娘身边伺候。

    “你们这是做什么,还不快起来,这次本就是我连累了你们。。。。。。”周宝珍见几个丫头神色皆是憔悴不堪,虽然看得出来之前特意梳洗过了,可显见得这几天是遭了罪的,忙示意房里的丫头将她们扶起来。

    原来,柳氏那天从王府回去以后,也怪丫头们伺候的不尽心,本来想将她们都拖到二门上,每人打上二十板子,最后还是刘妈妈劝她说,到底是姑娘身边的大丫头,这样做了,姑娘面上也不好看。

    柳氏想着女儿,最后才决定将她们每个人在院子里打上五板子,再关到院子里听候发落。

    而萧绍也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这几个丫头,因此特意拖了两天才令人去国公府将她们接来。

    主仆几个说话,少不得又抱头痛哭一番,双福双禄两个见她们这样下去不像,只好又出来劝到:“表姑娘,还有几位姐姐,听奴婢一句劝,世子最不喜表姑娘伤心,况且如今各位姐姐还是戴罪之身,再惹了世子生气,倒辜负了表姑娘待几位姐姐的一片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同学们要相信

    总有一天,金丝雀也能变成大鹏鸟一飞九万里的

    哈哈哈 开玩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