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128章 冬雪(二)

第128章 冬雪(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啊,表哥不回来,可谁给我压岁钱呢!”

    一句话,逗的萧绍笑起来,因故意对她说到:“ 成了亲就是大人了,哪还有问人讨压岁钱的道理?”

    因成亲就是大人这话,周宝珍少不得想起那日在暗香楼上,表姐同三公主斗嘴的事,就把那日的事对萧绍学了一遍,末了感叹到:“过完年,表姐就有二十了,难道婚事就一直这样拖着不成?”

    萧绍对这事不置可否,只对周宝珍说了句:“随她去吧。”

    在萧绍看来,明华郡主的婚事倒真不必急,只等她那天想通了,要成亲还不容易。

    萧绍走的急,明日一早便要出发,因此今日才特特早回来,陪周宝珍吃晚饭。

    夫妻俩个吃过饭,又一起去柳王妃那里坐坐,顺便告诉她萧绍要出门的事。柳王妃早从王爷哪里知道此事了,可儿子媳妇这时候没忘了她,还特地过来一趟,她心里是高兴的。

    萧行听说哥哥要往北边去,便说要跟着一块去。定南王想着一对幼子年纪也不小了,便做主让两人随萧绍出门,正所谓打虎亲兄弟,跟着历练历练也好。

    儿子们从小跟着王爷去军中,柳王妃也早就习惯了,在对三个儿子各自嘱咐几句后,便让他们回房收拾东西去了。

    到得门外,周宝珍不肯坐轿子,萧绍看她脚上还穿了鹿皮靴子,就知道这是她出门前便想好的。心里觉得这是他要出门,珍姐儿舍不得他,想和他多呆一会的意思。

    这般想着,萧绍看她的眼神又柔和了几分,低低答了声“好”又问她“手炉可还热着?”见周宝珍点头,萧绍微微一笑,伸手替她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又将风帽给她带好,两人这才沿着下人清扫过的石板路慢慢往回走。

    周宝珍对于表哥要出门这件事很是不舍,可对于要替丈夫收拾行装这件事却是觉得新奇又兴奋。

    “表哥,你以往出门都要预备些什么?”周宝珍抬头看向萧绍问到。

    结果不待萧绍回答,她却又自顾自的底下头去,嘴里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衣服不用说,肯定是要带的,嗯,常用的药品也要带上一些,还有什么?吃的用不用准备一些,点心、肉干之类的?还有都有谁跟着去,马要预备几匹?。。。。。。”

    萧绍见她一路,兀自嘀嘀咕咕说个不住,小眉头一皱,倒还真有几分替家人操劳的小妻子的样子,摸样可爱又温暖,其实又哪里需要她操心这些。

    “英英,”萧绍叫住她,看了她微笑着说到:“这些事,纯钧他们自会打理的,你不用操心。”

    周宝珍一听这话,不仅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反而觉得有些泄气,照理说成亲之后,这些事就都是妻子的责任了。萧绍见她这样,不忍她失望,忙又加了一句“不过,这一路上的衣裳倒要珍姐儿多费心了。”

    周宝珍一听,小脸重又亮了起来,伸出一只手拉了萧绍说到:“表哥,那咱们就快点回房收拾衣服去。”

    周宝珍一路拽着萧绍往前走,嘴里继续说到:“也不知表哥这一路要去几天,里衣一天一身,那就先带二十套吧,还有夹袍子、外衣、里外发烧的大褂子,斗篷也等带几件,预备着万一湿了脏了也好有个替换的,对了鞋也是这个道理,得多预备几双才好。。。。。。”

    萧绍想,如若换一个人,在他面前如此这般喋喋不休,依他的性子哪里忍得?可这个人一旦换成珍姐儿,萧绍却觉得她的声音悦耳动听,恨不得她一直说下去才好。

    是夜,屋外寒风冷冽,屋内却温暖如春,周宝珍被萧绍翻来覆去的揉|搓一夜,直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里带着的好。

    第二天天不亮,萧绍就起身了,周宝珍难得强忍睡意,没有睡懒觉,坚持要送他出门。

    因为没穿大衣裳,萧绍只肯让她送到门边,虽然心中很是不舍,甚至隐隐有几分想哭,可周宝珍还是顶了个大大的笑脸,对萧绍说“表哥,在外一切小心,早些回来。”

    萧绍见她这样,心下反而觉得不好受,只顾将她抱在怀里,低声劝哄,过后更是亲自将她抱回床上,自然又是一番难舍难分。

    最后,还是萧绍狠了狠心,在周宝珍额上重重亲了一下,替她掖好被子,转身出去了。

    萧绍这回将七星留在了府里,到得门外,他冲候在那里的七星冷声吩咐到:“我不在,世子妃但有半分不如意,回来我只问你。”

    七星一听这话,差点没哭了,这可真要了亲命了,可主子既然吩咐下来了,就没有推脱的道理,当下只得拍了胸脯答应下来。

    成亲后的第一次离别,周宝珍趴在床上,或许表哥这会儿连大门还没出呢,可她已经开始想他了。

    丫头们知道主子这会子心情必定太好不了,做起事来皆轻手轻脚,生怕打搅了她。就连柳王妃哪里也让悄悄来看了,见丫头说无事,只是情绪难免低落些,这才松了口气,回去复命了。

    好在周宝珍算不得太多愁善感之人,她也不允许自己一直沉浸在这种离情别绪里。待她按着平日的时辰起身,梳洗打扮过后,往柳王妃这里来时,已然又是一个让人如沐春风的珍姐儿了。

    柳王妃见她这样,心下欢喜,要知道她们这样的人家,男人难免征战沙场,要是每次男人一出门,这做妻子的便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摸样,那未免也太晦气了些。

    没想到,珍姐儿的性子平日里看着和软,内里倒也是个刚强的,正该这样才好呢。

    “今日这身衣裳颜色好,你一穿上倒显得这屋子都亮堂了几分。”

    柳王妃见了媳妇,绝口不提同儿子出门有关的事,只无事人般的指了周宝珍,笑说她今日这身衣裳颜色选的好。

    “可不就像母亲说的,我也是看中了它颜色好呢。”

    周宝珍也是看中这颜色能显得人更精神,才选的这身衣裳,不然天阴阴的,人的心情也怏怏的,这日子难道要哭着过不成。

    婆媳两一处,亲亲热热的说话,周宝珍跟婆婆抱怨说这些日子,餐桌上不是鱼就是肉,直叫人没胃口。

    “可不是怎的,一连下了这么些日子的雪,就算庄子里有菜,这一时半会儿怕是也送不进来了。”说着,柳王妃又说到“我听你们父亲说,城外的百姓,遭灾的不少,就是城里听说房子也不知被压塌了几处呢。”

    “今日怎么不见表姐?”周宝珍看着时辰,该到了早饭时间了,可明华郡主却是迟迟没有现身。

    一说起这个,柳王妃的脸色便有些不好了,对了周宝珍恨声到:“那个孽障,只留了一封书信,说是跟着兄弟一起出门去了。”

    周宝珍讶然,表姐的胆子越发大了,这样的天气,居然也跟着表哥他们不声不响的出门去了。

    只是,婆婆正生气呢,她自然不好火上浇油的,因此便故意嘟了嘴,朝柳王妃撒娇到:“表姐太不讲义气了,有这样的好事,带我一个多好,居然撇下我,独自去了。”

    一席话说得柳王妃笑了起来,指了她说到:“你这孩子,最哄人,这是好事?你可不许学你那野人表姐,不然我可是不依的。”

    柳王妃一早发现女儿偷偷出门的时候,已经发了好大一通火了,连王爷都被跟着怪上了,直说郡主现在这样,都是王爷给惯的。

    主子心情不好,屋里伺候的人难免都有些战战兢兢的。此刻,她们都万分感激周宝珍,这世子妃一来,王妃连郡主的气也顾不上生了。

    周宝珍见婆婆的面色好了许多,知道她也确是拿表姐这个女儿没办法,少不得温言劝到:“母亲不必生气,想来表姐同自家兄弟在一处,还能出什么事?再说万事不还有表哥呢嘛!”说着,她的声音低下来,拉了柳王妃的手,轻声到“表姐,她心里苦呢,出去散一散,没准就好了。”

    女儿情路坎坷,婚事不顺也算是柳王妃的一块心病了,听媳妇这样说,再想想女儿的处境,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有不疼的道理,少不得,心里最后的一点气也没了,只听她低声说到:“但愿像你说的,她出门回来,这一切就好了。”

    而已经行到城外的萧绍,正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青衣小帽,一副小厮打扮的妹妹,和一旁头也不敢抬的幼弟,好看的眉峰紧紧的拢在了一起。

    “谁的主意?”

    萧绍的声音淡淡的,喜怒难辨,而他面前站着的明华郡主同萧行却是同时心下一个激灵,要坏。

    “她”“他”两人心下琢磨片刻,同时很没有义气的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宗旨,将手指指向对方。

    萧绍看着两人便是一声冷笑“呵”,就见眼前的两人一个哆嗦,又同时将手指转向了自己,异口同声的说到“我”“我”。

    “噗嗤”一旁的萧衍实在受不了两人的蠢样,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得了两人一致的怒目而视他也不在乎。心想这两个笨蛋,真是蠢到家了。

    萧绍也像是受不了两人的愚蠢,只见他拿马鞭往两人身上指了指,说到:“那就是两人商量好的喽。”

    接着,他也不管两人反应如何,直接说到:“既然愿意跟那就跟着吧。”萧绍重新翻身上马,对着正暗自庆幸的明华郡主丢下一句“只希望你有本事跟到底才好。”

    想那明华郡主也一贯是个要强的,此刻见亲哥哥如此看不起自己,少不得挺了挺胸脯,冲着他的背影喊到:“那咱们就走着——咳咳。。。。。”

    正好,一阵北风夹杂着雪花迎面飞来,明华郡主被呛了一口,那个“瞧”字便被吹散在风里,气势顿减。她有些泄气,气哼哼的打马追了上去。

    这里,萧衍看着这姐弟两,轻骂了句“笨蛋”这才施施然的上马走了。独留萧行一人站在原地,他摸了摸鼻子,心想我才是无辜的好不好,是大姐非要装成我的小厮跟着来的啊,无奈也上马追了上去。

    就像萧绍说的,过不几日,京里开粥厂的人家渐渐多了起来,周宝珍同柳王妃商量过后,定南王府的粥厂也终于开张了。

    粥厂第一天放粥那日,周宝珍特意坐上小轿,由七星陪着,轿子周围还有几十个乔装过的护卫前后跟随,悄悄去看了一眼。

    轿子就是一台普通的两人抬小轿,外观毫不起眼,停在离粥棚不远处,除了吸引附近一些灾民略看了两眼外,便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透过窗子,周宝珍见棚子搭的高大结实,施粥的仆役看着也都是干净利落之人,两口大锅同时煮粥,冒着腾腾的热气,棚子外头还有帮着维护秩序的健壮男仆,需要领粥的百姓按顺序依次上前,每个人能领到食物。

    就是那粥,周宝珍也让人端了一碗来看了看,虽不至于插筷不倒,但也不会稀的照得出人影来。而熬粥的米,也都是今年的新米。

    天还在下着小雪,而灾民却多半衣着单薄的很,周宝珍很想再帮帮她们,可惜过犹不及,定南王府实在不宜做那出头的椽子,有些事还需从长计议才好。再有灾民人数众多,定南王府虽富,也不可能救济得了所有人的。

    周宝珍看过之后,心中对大致的情形也有了些了解。她悄悄吩咐七星,让人在粥棚不远处燃了几个大大的火堆,日夜不熄。虽帮不了所有的人,可能帮一点是一点吧,有了火堆,至少灾民的日子便不那么难熬了。

    可对于她两说,也不过是多出几担柴火钱罢了。她嘱咐七星,这些钱不从王府的账上走,只让他去找明翠拿钱便是。

    七星闻言先朝周宝珍夸了句“世子妃最是心善”继而,又笑眯眯的告诉她,世子领走前吩咐了,举凡世子妃一切额外用度,都从萧绍外书房的账上走。

    周宝珍听得心下感动,表哥对她,真是事事皆替她考虑在前的了。

    看着世子妃进门的背影,七星抬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这大半天,真是直要了他半条命。

    早上,小祖宗要去看粥棚,光明正大的去还不行,非得来个微服私访,怎么劝都不行,少见的执拗。

    其实,世子妃的顾虑他也不是不明白,不过是不想大张旗鼓弄得人尽皆知罢了。

    他可真是愁白了头,无奈只好同亲卫队长两个仔细做了安排,并且大着胆子同主子约法三章,到了外头,一切都得听他的才行。

    好在,这位还不算骄纵到家,有些话还是能听得进去的,答应了他不下轿、不和灾民交谈、速去速回总算都办到了。

    如此,从那日开始,定南王府日日施粥,很快京里就传出说定南王府的粥用的都是新米,而且粥也最稠,定南王世子妃是难得的大善人这样的话。

    这样的传言,对于极力低调的周宝珍和定南王府来说都颇为困扰。好在,各家的粥品质量很快也都向定南王府看齐,尤其是明珠郡主以她个人名义开设的粥棚,那更是插筷不倒。

    不几日,明珠郡主的风头便压过了所有人,在京城粥厂界独领风骚。

    周宝珍松了一口气,对柳王妃说她对明珠郡主很是感激。

    周宝珍有时候也奇怪,你明珠郡主一个郡主,总是弄得如此高调,名声在外,这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乾宁帝对宁王这个弟弟便是完全放心,一点忌讳也没有的。

    显然明珠郡主这位大才女,大概光在诗词歌赋上用心了,对于史书这种东西,或许是涉猎的不多的。

    人就是这样不禁念叨的,周宝珍说完这话没两日,便接到了明珠郡主的帖子,说她准备在三日之后举行慈善义卖会,为受灾的百姓和边关将士筹款。

    周宝珍看着手中的请柬,觉得明珠郡主大概要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作者有话要说:说到做到 二更奉上  作者倒地吐血中。。。。。。

    感谢各位看文的朋友,祝大家看文愉快的说

    亲们 记得 收藏 文和专栏

    从今日起,评论满二十五字送积分哦

    亲们 千万不要错过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