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164章 无稽

第164章 无稽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世子妃在做什么?”前院书房里,正在看信的萧绍,对进来换茶的七星随口问到。

    阮籍来信,年初他已成功跟着皇长孙到了鞑靼,并且取得了他的信任。信中提到如今萧玥颇受老汗王宠爱,虽吃了几次其她女人的暗算,但也算勉强在鞑靼后宫站稳了脚跟。

    老汗王在鞑靼内部威望甚高,几个年长的皇子同也速手上都握有不少的兵力,彼此相互制衡,因此鞑靼内部还算稳定。

    萧绍在心里琢磨着,这便是萧玥的机会了,只要她能挑动鞑靼几股势力内斗,最后他自然有办法让她坐收渔翁之利。只是前提是,她需要一个儿子。

    将茶移到萧绍手边,七星看了他小心翼翼的回到:“世子妃回房,让严嬷嬷将往日里往公府去的那两个婆子革出去了。”

    “哦?”萧绍颇为惊讶,珍姐儿居然主动撵人?“世子妃可是不高兴?”

    七星想世子妃当时的摸样,看着倒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可若说世子妃没有不高兴也不见得:“也算不得不高兴吧。”见萧绍皱眉,显然对他的回答不甚满意,七星苦着脸朝主子回到:“奴才愚钝,实在看不出世子妃到底高不高兴。”

    世子妃平日里是极好伺候的主子,七星自认能将她的心思猜个□□不离十,只是今日世子妃的心思七星实在有些摸不准。

    萧绍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七星卷了袖子,轻手轻脚的收拾起桌上看过的书信。

    周宝珍挥手让屋里的人都出去,双福同双禄两个犹豫了一瞬,到底从屋里退了出来。不过两人也不敢走远了,只在门外守着。

    之前,她们时时向世子报告世子妃的动向,并不觉得有什么负担,在她们看来,世子同世子妃夫妻一体,如此应该也算不得背主吧。

    只是,世子妃方才大家,若是她跟大家打听世子的动向,她们是否也能如此言无不尽,居然连一向老辣的严嬷嬷也答不上来。

    其实,不是答不上来,而是没有颜面回答吧,因为人人都知道,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世子不愿意让世子妃知道事,那个不要命的敢多嘴?

    也难怪世子妃心寒,她们一个个同外头那些欺软怕硬的小人有何区别,因为世子法度严苛,所以人人都对他敬畏有加,而世子妃心善,好说话从不同人计较,时日长了大家是否就觉得她软弱可欺?于是心安理得的拿着世子妃讨好世子?这么想着,双福便觉得脸上发热,亏得世子妃平日里那样信任和善待她们。

    周宝珍挥手让屋里的人都出去,自己独自在屋里坐了一会儿。其实她并不如何生这些人的气,原先她年纪小,身边伺候的人都是表哥看着合适挑了来的,如此在她们心中奉表哥为主,自也无可厚非。

    这样也说不上有什么坏处,表哥总不会害她就是,只是时日长了,难免就像今日这般,她成了个聋子瞎子罢了。

    白日里进了产房,此刻身上闻着总像是带了些血腥气,周宝珍有些后悔,方才应该沐浴过后再发难才是,如今人都被自己赶出去了,该如何是好?想想也有些泄气,自己被表哥养的同个废人差不多,时时刻刻也离不得人,就这样难道还要同表哥置气不曾?

    正这么想着,就听门“吱呀”一声开了,周宝珍以为是萧绍回来了,结果抬头却见双福一脸凝重的走了进来。

    双福进门,周宝珍的脚边跪了,对她磕了个头,口里说到:“之前竟是奴婢想差了,世子既将奴婢给了世子妃,那奴婢就是世子妃的人了,以后自当事事以世子妃为要。”

    周宝珍看着底下的双福,知道她一向是个聪明的,只是少不得还要小小为难她一下:“那若是世子以后再跟你打听我的事,你又该如何说?”

    双福闻言一愣,过后把心一横说到:“若是世子只是关心世子妃日常起居,那奴婢自是知无不言,只是奴婢再也不会帮世子瞒着世子妃就是了。”

    “噗嗤”周宝珍笑了起来,“好了,你起来吧。”真真也是难为这丫头了,在表哥面前她真能做到自己所说一般,那也是极为不易的了。

    “好你个不讲义气的,居然自己偷偷到世子妃这里表起忠心来了。”双禄从外头进来,对着双福笑骂了句,也在周宝珍身前跪了,说到“奴婢是个笨的,世子妃只看以后奴婢的行动吧。”

    这时,明云也同外头进来了,对了周宝珍语气平淡的说到:“奴婢也是一样的。”

    一时,屋里的气氛轻松了起来,双福最是了解她,因笑着上前说到:“世子妃想是也该累了,奴婢伺候您沐浴吧。”

    天气渐寒,太阳落山的早了,萧绍进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掌灯了。原本他听七星说珍姐儿今日发难,还以为院子里该是一片愁云惨雾才是。没准珍姐儿这会会儿正哭天抹泪的等着同他算账呢。

    不想,丫头们一个个神态轻松安逸,见了他含笑施礼,与平日并无不同。

    正房里有橙黄的光线透出来,萧绍拾步上阶,就听门内有珍姐儿的轻笑声传来:“哈哈哈。。。有意思,怎会如此。。。那后来呢?”

    “世子回来了。”

    守门的丫头一声通报,室内静了一瞬,就听珍姐儿轻呼一声“呀,表哥回来了。”接着有衣物摩擦声,想来珍姐儿穿鞋下榻,要来迎自己了。

    如此,萧绍干脆立在廊下,等着小丫头来接他。果然,过不多会儿,就听脚步声来到门前,门帘高打,珍姐儿带着丫头迎了出来。

    “表哥。”寒夜里,一张如花的笑颜。

    周宝珍穿一身珍珠色家常衣裳,想来是洗过澡了,也并不十分装饰,一头乌发松松绾就,当中一支白玉簪,倒更显得她肌肤晶莹剔透,吹弹可破。

    萧绍伸手扶了她,见她穿的单薄,便揽了她的肩,温言到:“怎么不穿大衣裳?”

    “屋里暖的很呢。”周宝珍软软一句,“表哥怎回来的这样迟,我等着表哥吃饭呢。”

    萧绍一笑,当然不会告诉她,他怕回来的早了,小丫头还没消气,再同他闹起来。

    晚膳送来了,周宝珍看了桌上的菜,三鲜瑶柱、翡翠鱼卷、红烧鹿筋、八宝豆腐、炸春卷、竹荪。。。。。。

    “可是表哥吩咐的?”

    周宝珍看向萧绍,杏眼里满是笑意,都是她爱吃的,想来表哥是在哄她呢。

    萧绍笑了笑没有否认,夹了一只春卷到她面前的碟子里:“英英今日可是生气?”

    周宝珍拿起春卷咬了一口,外皮酥脆,里头的红白萝卜豆芽清脆爽口,不由点了点头,好吃。

    “那倒也说不上,我知道表哥没有恶意,只是那样的奴才我却是不能再用了。”

    周宝珍没有瞒着萧绍,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萧绍点点头,表示明白她的意思。

    “今日我出门前,三哥同我说表哥之所以不让我回去,还有别的缘由,只不知是为了什么?”

    萧绍每日喜欢小酌两杯,周宝珍替他倒酒,酒是温过的,酒香醇厚,周宝珍没忍住,替自己也倒了一点儿。萧绍看了就是一笑,小丫头再把自己弄成个小酒耗子可怎么好。

    萧绍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又夹了筷子菜吃了,这才看了她慢条斯理的说到:“你可知道这天下有多少想生儿子而不得的妇人?”

    “呃,这个,想来应该是不少的吧。。。。。。”周宝珍纳闷,好好的表哥问这个做什么。

    “你可有想过,若是你命中带子的说法传出去,会有多少人求到门上来,想要沾一沾你的福气?”萧绍看着她发傻的样子有些好笑,小丫头肯定从未考虑过这些吧。

    “怎么可能?”周宝珍惊讶,什么命中带子,谁说的?“那不过是大嫂一时糊涂罢了。。。。。。”

    “这世上的事,无风还起三尺浪呢,更何况此事还颇有理据,至少云华同你大嫂都生了儿子不是?”

    “这样也行?”

    周宝珍傻眼,想像着自己打扮的像个送子观音,手持甘露,挨个给那些想生儿子的夫人赐福的情形,只是这未免也太荒唐了些,怎么会有人信这些?

    萧绍嗤笑一声,说到:“这世上思子成狂的妇人,又岂止你大嫂一个,还不是什么法子都想试一试。”

    周宝珍觉得这个话题并不让她觉得愉快,因此颇为自欺欺人般的转移了话题。

    如此过了两天清静日子,到了孩子洗三那日,周宝珍往娘家去,果然席间就有一位族婶来同她说话。

    “。。。。。。世子妃是个有福气的,不瞒世子妃说,你嫂子已经连着三胎都是女儿了,今日婶子厚颜,想替她讨世子妃一个恩典,还请世子妃不拘什么,赏她一件就是了,让她沾一沾世子妃的福气,他日若能如愿,我们全家自是对世子妃感激不尽。。。。。。”

    原本不过说些闲话,可这位婶娘话锋一转,杀的周宝珍措手不及,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绝才好。说这一切不过是无稽之谈,自己并没有这样的能力?可这人明显是病急乱投医了,这话也要她听的进去才好。况且这位婶子身后还有一位面色憔悴,眼圈微红的女子,满眼祈求的看着她,想来就是她那位苦命的族嫂了。

    最后,周宝珍出于无奈,到底摘了手上的一只镯子给她。无他那位嫂子大有周宝珍不答应,便要当场跪下的架势,这如何使得,少不得周宝珍想着随便给她一个,至于生不生的出儿子她就不管了。

    不然,到了明日满京城就该传她如何刻薄无情了。

    只是这口子一开,便刹不住了,一时间许多见过没见过的三亲六戚都来沾福气。当然大多都是真心求子的,只是也还有那等爱占便宜之人,见周宝珍身上件件都是好东西,即便不想求子,能得件首饰也是好的,因此也来凑热闹。

    要不是后来三公主看不下去,拿出公主的派头,将她解救出来,不然周宝珍今日大概就得光着脑袋回家去了。

    “哈哈哈,我竟不知道,咱们家还出了你这样一位送子观音。”三公主看着形容颇为狼狈的周宝珍,嘴里毫不留情的取笑到。

    周宝珍这下相信表哥那日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了,此时,她正由着双福替她理头发,方才有那心急之人,直接伸手来她头上拽东西了,真真是闻所未闻。

    “我已经够可怜了,公主还来取笑我。。。。。。。”周宝珍朝三公主瞪了一眼,嘴里抱怨到。

    三公主那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也就你好性儿,拿出你世子妃的款儿来,看谁还敢造次。”

    “我这不是想着今日是阿寿的好日子,不愿意扫了大家的兴嘛。”周宝珍此刻真真是一肚子委屈,幸好她最喜欢的一对血玉簪子被双福眼疾手快给保住了,不然恐怕表哥那里就难交代了。那簪子可是表哥亲自画了样子请人打的,今日才第一次戴呢。

    老公国亲自给曾孙子取了小名叫阿寿,今日大办洗三宴会,好在魏绾做月子不能出来,不然今日还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

    听说她这几日不吃不喝的,魏夫人眼睛都要哭瞎了,其实祖母并不打算把事情做绝了,每日早晚皆让人坐轿子将阿寿抱去给她看看。

    不过,看祖母今日的形容,恐怕对魏绾的表现是失望的。

    吃过午饭,萧绍来接她,周宝珍见了萧绍,不知怎的,眼睛就红了起来,心里觉得委屈的不行。

    “表哥。。。”

    因为周宝珍受惊的事,周延清又同魏绾生了一场气,觉得要不是妻子荒唐,又哪里能引出后头这些事来,如今要要妹妹跟着受连累。

    萧绍不能同女人计较,对着大舅子倒是好意思下狠手的。趁着周延清送他们夫妻出门,狠狠的往他肚子上捣了一拳,连个女人都治不住,你这打也挨的不冤枉。

    “啊——”周宝珍低低惊呼一声,想上前去看看自家大哥如何了,却被萧绍一把抱起来,塞进了车里,就听他冷声说到“理他做什么,死不了。”

    周延清为怕妹妹担心,强撑着做出一脸无事的摸样,直到马车驶出去不见了,这才变了脸色,萧绍这一拳打的不轻,可见是气的狠了。

    周延清心里也窝囊的很,娶个老婆不省心,还要年迈的祖母操心,且看妻子这两日的表现,也完全不能体会祖母苦心,这么下去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周宝珍坐在马车里,看着冷着脸的萧绍,倒是乐了,说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见表哥如此情绪外露呢。

    萧绍见她这样,也绷不住了,轻笑着将她抱到怀里:“小傻子,怎么表哥一时不在都不行?”

    “咯咯”周宝珍笑了起来,伸手搂上了萧绍的脖子,撒娇到:“是呢,我一时一刻也离不开表哥呢。”

    作者有话要说:倒霉 早上不知怎么的 把腰拧了 现在腰直不起来了

    只能躬着身子走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