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165章 情断

第165章 情断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送走妹妹妹夫,周延清揉了肚子往回走,只觉心下烦乱。之前没有儿子不安生,不想如今生了儿子更不安生。

    院子里冷冷清清的,全无一点喜庆之气,周延清看了,心下更觉得气闷。门上丫头见了他,脸上才算露出了些喜色,冲屋里禀报到“大爷回来了。”

    周延清进屋,对屋里的丫头挥了挥手,待人都退出去了,他在床边坐下来,看着躺在床上,两眼直愣愣望着承顶的魏绾,心里有说不出的疲惫和失望。

    “原本我以为,咱们两家交好,你我自小相识,即便算不得两小无猜,可成婚后也该比别的夫妻更强些才是。”周延清低沉的嗓音在室内响起,他语调平淡,听不出喜怒,魏绾放在被子上的手一动,可到底忍住了没有回应。

    “这些年来,我这个做丈夫的虽不敢说做的极好,可自认对你也没有半点亏待之处。我是家中长子,为人难免刻板些,这些你嫁我之前该都是知道的。身为长子长媳,得到的比弟弟妹妹们多,身上的责任自然也就更重。可是你说这一次一次的,你到底有何不足,非得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才好?”

    魏绾月自里养的不好,人也瘦的厉害,此刻听周延清这样说,脸上也不免出现几分动容,可只要一想到这个男人人由他的祖母抱走了她的儿子,她便觉得说不出的伤心失望。

    周延清好像也不需要魏绾回应,就见他停了一会儿,继续说到:“我知道你怪我让祖母将阿寿抱走,可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到底配不配做个母亲。大姐儿生下来,你嫌弃她不是个儿子,任由她养在母亲房里。阿寿出生时,你因为珍姐儿不在便不肯让产婆进房,凡此种种,你真觉得自己能当个好母亲?”

    魏绾嘴动了动,想替自己辩解两句,可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说什么?那些事都是她做过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了,稀里糊涂的,事情就做下了。

    “好,以前的事咱们都不说了,就说说现在吧,祖母抱走阿寿时,明确同你说过,要你好好想想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如果你想明白了,孩子还给你送回来。可是你自己说,这些日子你都做了些什么,你除了怨天尤人,觉得世上的人都对不住你,你还做过什么?你一天到晚怨这个,怕那个,殊不知好好的日子,都被你自己折腾没了。自从母亲当家,多年来祖母从不插手家中事务,偏偏被你逼的要养重孙,你不但不思感激,反而以绝食相逼,如此不孝不悌你是要吓唬谁?”

    这话说的颇重,魏绾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向周延清,她想说不是的,她并不是这样的,她真的不想的。只是周延清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兀自说到:“你嫁入我家这些年,上不能孝敬长辈,中不能体恤丈夫,下不抚养子女,你说你到底凭什么?”

    周延清看向妻子,就见她青白着一张脸,上面泪痕满布,说不出的可怜,他转开目光,盯着脚下的红锦地衣,轻声到:“你所依仗的,不过是家人的宽容和我这个做丈夫的待你的情意。只是我待你有情,你又如何待我?”

    以前,魏绾总嫌弃丈夫话少,感情内敛不够体贴,可如今丈夫算是说了自她们成婚以来最长的一席话,可话中之意,却是她不可承受之重。

    周延清从凳子上起身,一只手背在身后,看向床中的魏绾:“情意这东西,积攒的时候不容易,消耗起来却快的很。你怪我也罢恨我也好,我不能为了你,置整个家族和父母亲人于不顾。你生了大姐儿和阿寿,你活着一日,我周延清的正妻之位便是你的,至于其他,就这样吧。。。。。。”

    说完这一席话,周延清便从屋子里离开了,魏绾抬手想留住他,却也只抓住了一片锦绣袍角。随着男人转身,上好的缎子带着些凉意,从她手心里滑过,最终什么也没抓住。

    犹记新婚时,两人帐中私语,晨起画眉,他们也是有过好时光的不是?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一步错,步步错,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索性定南王府门槛高,就算京里有传言说定南王世子妃命中带子,真正能求到门上,或是敢求到门上来的人也几乎没有。

    周宝珍天真的以为,那日的闹剧就算是过去了。

    三公主来府里,她正从宫里出来,说是在哪里遇上了五皇子妃。

    “我这位五弟妹倒比她姐姐我二嫂要聪明许多。。。。。。”

    要说起来,这位五皇子妃倒还真真是位难得的周全人。太后的丧事上,五皇子夫妇表现的可圈可点,真可谓是难得的孝子孝妇。

    五皇子妃不顾身怀有孕,即使哭晕过去,可第二日又早早的出现在了灵堂之上,同众人一起哭灵,无论怎么劝都不肯回去休息。

    一时间,五皇子妃的孝心在京中人人称颂。就连皇帝也曾公开夸过这位儿媳是纯孝之人。

    太后下葬之后,五皇子妃隔三岔五便进宫,给皇后娘娘和五皇子的母亲温婕妤请安。听说她待皇后恭敬,对温婕妤亲热又体贴,全不因这位婆婆之前位份低,不得宠而看不起她,因此更得五皇子爱重。

    当初皇帝因这个儿子的婚事办的仓促,便升了温婕妤的分位,好赖算是给了五皇子几分体面。

    后来五皇子夫妻入了皇帝的眼,她托了儿子的福,皇帝常往她宫里去。温婕妤容貌美丽,性子却弱,皇帝年轻时喜欢皇后,淑妃那样头脑聪慧,性格鲜明的美人,温婕妤这样的自是不入他的眼。可如今人到中年,又经历大变,倒觉得像温婕妤这样简单的女人似乎更让人轻松些。

    中宫皇后隐世,淑妃失子心灰,德妃同四皇子母子两是一个套路,一贯跟谁都和气,原本吕贵妃母子风头正劲,如今五皇子母子后来居上,倒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永远都不寂寞。

    三公主对这些倒是不大在意,二皇子死了,她与剩下的几位皇子关系都一般,谁做皇帝对她来说都一样,反正如今她仍然是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宫里还是横着走的。

    “如此说来,这位五皇子妃倒真是位八面玲珑,面面俱到之人。”

    周宝珍听得三公主这样说,不由感叹了一句。这样的人,多半也只得两种,一种是真好的,另一种便是极有心计的了。

    三公主对此有些不以为然,撇了撇嘴随意的说到:“谁知道呢。”

    正所谓白日不能说人,就在周宝珍同三公主说完皇家八卦没两日,周宝珍接到一份装帧精美的帖子,说是五皇子府让人送来的,打开就见上头的簪花小楷颇有风骨,说是五皇子妃不日想登门拜访,看口气倒像是五皇子妃亲笔所写。

    周宝珍心下莞尔,她同这位五皇子妃素无来往,难道这位难得的周全人,也是来求子的?不过不管对方是来做什么的,身份摆在哪里,再加上她有孕在身,招待起来还是要格外小心的。

    周宝珍同宫嬷嬷商量了,到时候不用茶,只上清水,至于点心也免了,换上几样新鲜的果品。想来五皇子妃自己只有更小心的,她们只需把态度摆摆出来就可以了。

    周宝珍同萧绍说起此事,又将自己的安排说了,萧绍笑夸了句“很好。”

    五皇子妃轻车简从,来的甚是低调。周宝珍亲自在门上迎了她,两个京城有名的福气人互相见面,少不得都将对方仔细打量了一番。

    五皇子妃今年不过十五,长了一张长辈都会喜欢的鹅蛋脸,相貌很是端庄秀美。穿一件白狐皮大氅,身形已经显怀,看着倒比周宝珍老成些。

    周宝珍在离她三步之外住了脚,看着五皇子妃笑到:“皇子妃身子不便,原该我去看您才是,不想倒让您抢了先了。”

    这话说的风趣,无形中将两人并无交情,五皇子妃贸然登门的尴尬消弭不少。

    小钱氏心下暗赞一声,这位定南王世子妃,生得雪肤花貌,气质娇柔甜美,嘴角含春观之可亲,任谁见了都不会对她心生防备,只是这一张口,却也这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还真让世子妃说着了,我心下仰慕世子妃已久,这不就厚着脸皮登门了。。。。。。”小钱氏语声轻柔悦耳,想来平日里也是个好脾气的。

    “皇子妃这话说的叫人脸红,您再这样,我可就没脸见人了。。。。。。。”

    两人往里走,周宝珍一路为她介绍王府的景致。原本她是准备了肩舆的,只是小钱氏说每日里竟是坐着的时候多,方才又坐了一路马车,此刻倒是走一走的好。

    “我在家时常听母亲说,你们王府的园子便是在这京城里也是数得着的,我心下好奇却一直无缘得见,今日托世子妃的福,倒叫我有借口逛这园子了。。。。。。”

    彼此不熟悉的人,见面未免尴尬冷场,自然只有说些天气风景的,只是这位小钱氏也是个妙人,居然真就兴致颇高的随周宝珍逛起园子来。

    小钱氏不急着说明来意,周宝珍也乐意陪她绕圈子。只是却不敢真的带她逛园子,万一再有个好歹,算谁的?因此略走了两处后,周宝珍便借故将她引到了一处亭子里歇脚。

    亭子早有人事先收拾过了,四面都挂了厚帘子,石墩上铺了厚垫子,亭子里烧了炉子,即便是冬日也不觉得寒冷。

    此亭名曰沁芳,建于池水东南,重檐六角轻灵雅致。亭西的水边种有垂柳,每到夏日垂柳倒悬柳丝拂水,意境幽然,此时季节不对,倒没什么可看的。

    倒是亭东的一片芍药花台,此刻虽已是冬季,可红芍翻阶,任是一派花团锦簇之象。

    小钱氏看着眼前的芍药,心下暗叹,都云定南王府富可敌国,如今看来不假。这样的季节,眼前这大片芍药都需在暖房培育至开花,才能拿出来摆,不过一两日也就谢了。

    方才她一路行来,这样的花台不知经了几处,可看世子妃的摸样,却不像是为了她要来特特准备的,想来平日便是如此。王府里光着一项花费,每年里就不知要破费多少,她虽贵为皇子妃,可丈夫开府不久,府里并无多少进项,却是不敢这样铺张的。

    “这样的季节,王府竟然有这许多鲜花,想来世子妃也是个爱花之人。”小钱氏按下心中的想法,如此对周宝珍说到。

    “让皇子妃见笑了,我这个人没什么出息,也不过爱些花花草草罢了。”

    “世子妃这话未免太过自谦,再说咱们女人,又哪有个不爱花草的。”

    丫头上茶,小钱氏原不打算吃东西的,可低头一看面前的汝窑盏里,装的也不过是一碗清水,当下心中微讶,再往桌上看了,并无茶点摆的也不过是几样鲜果,这未免也太谨慎了些。

    小钱氏朝对面笑的一脸娇憨的周宝珍看了看,垂眸在心中评估到,这位世子妃要么是个会装憨的,不然她身边必有极厉害的人出主意。

    周宝珍看了小钱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还请您不要嫌我怠慢才好。”

    “哪里,世子妃是个仔细人,如此咱们倒也两便了。”小钱氏端起面前的清水抿了一口,又拿帕子沾了沾唇角说到。

    在亭子里略歇了歇脚,周宝珍招来肩舆,这次小钱氏没有拒绝,两人一起往周宝珍的正房去了。

    到得房里,两人都脱了外头的大衣裳,在榻上对坐了说话。小钱氏仍是不说来意,只对着房中的摆设说些闲话,又和周宝珍讨论如何收拾屋子。

    周宝珍看看外头的天色,心想难不成这位皇子妃要留在这里吃饭不成?

    好在,小钱氏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又略坐了会儿,便起身告辞了。

    “今日同世子妃一会,言语颇为投契,若是世子妃觉得我这人还不算太俗,日后可要常来往的好。”

    周宝珍送走了小钱氏,今日两人说了许多,又像是什么也没说,到了她也不知道这位五皇子妃是来做什么的,只是对方释放出的善意,周宝珍却是能感受到的。可惜,她对五皇子殊无好感,不然这位皇子妃倒还算可交。

    小钱氏上车,有些疲惫的往后靠了让丫头替她捏腿。姑祖母的心愿,想着钱家再出一位皇后,只是无论谁想上位,这定南王王府都是绕不开的。之前,钱家同王府交恶,如今少不得要她费些心思,好在这位世子妃看着倒是个好相处的。

    作者有话要说:嗯  可能是作者表达的不好

    宝珍对于处理同萧绍之间的关系 并不是全无心机的

    其实能拢住萧绍这样的男子 就已经是周宝珍最大的本事了

    男人征服世界 而女人征服男人

    古今中外皆同

    宝珍不会变身成女战士的 能让男人一辈子护着你 已经是了不得的本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