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186章 情潮

第186章 情潮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年的除夕家宴,因着萧绍夫妻回来了像是格外热闹些。宴席过半,周宝珍被人灌了几杯酒,只觉得脸上作烧酒气上涌,上厅里人多酒菜的气味混着脂粉味这时候就有些不大好闻了,她借口更衣扶了双福的手从席上避了出来。

    出得门来,清寒的空气混合着隐约的花香让人不觉心头一畅。庭前屋后都挂满了灯笼,所以院子里并不黑,借着灯笼晕红的灯光,能见到花圃里盛放的花朵。

    见主子从屋里出来,等在门上的丫头都跟了上来,早在周宝珍出来时就有那腿脚灵便的小丫头飞奔着往院子里报信去了。

    夜色中的王府在灯火的映衬下,飞檐、雕梁、古树不同于白日的威严大气倒显出一番别样的奢华庄严。

    想着今日厅上来的族人,日子也不全是过的好的。王府在封地数百年,一代代分出去的萧家子孙,有好些已经败落了,日子甚至过的还不如外头的寻常富户。

    正想着呢,就听后头有脚步声传来,脚步落地颇有韵律,虽急却又不让人觉得仓促,周宝珍闻声回头,便见远处的灯火之下,一身锦衣长身玉立的萧绍正大步向她走来。

    周宝珍今日酒有些多了,便觉得手脚无力,她软软的倚在两个丫头身上,对了来人便是一笑“表哥——”

    萧绍面色不变,脚下的步子却大了许多,两步来到周宝珍身前,将她从丫头手中接了过来搂在身前,伸手在她脸上摸,“傻子,你不喝谁还能逼你不成。”

    这话固然不错,然而情理上却不能如此。她身为世子妃头回回封地,众人想与她亲近一番也是情理之中的,再说她也该同族里的这些人打好关系,没的家里就弄不好,那外头又该如何。

    然而,萧绍心疼她的这份心她却是要领的,就见她抬手换上萧绍的要,嗓音软软的说到“知道表哥心疼我,只是今日过节,我心里高兴呢。”

    萧绍朝她看了一眼,因为喝酒的缘故珍姐儿面若桃花,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水盈盈的顾盼多情,看着倒比平日还要生动几分,当下不再说什么,只牵了他的手沉默着往前走。

    “表哥这样就出来了,不要紧吗?”

    “无事,有父王和弟弟们呢,正好我也出来散散,今日酒有些多了。”

    萧绍说今日酒多了,周宝珍好奇往他面上看,只是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端倪,萧绍目光清明脚步平稳,当下也是能感叹他好定力。不过通过两人交握的双手她明显感觉到表哥手心的温度比以往高了许多。

    离的宴客的院子远了喧嚣之声远去,四周显得格外静谧。周宝珍配合了萧绍的脚步,他迈哪只脚她也就跟着迈那只脚,一步步的只觉得两人格外有默契,周宝珍玩的高兴不由笑出声来。

    萧绍见她孩子气,难得玩心大起默默将自己的步子迈大了些,如此几步后周宝珍便跟不上了,萧绍走一步,够她迈两步了。“表哥!”见和谐被打破周宝珍恼了,只立在哪里嘟嘴看了萧绍。

    周宝珍瞪着一双水润的眼睛,两颊鼓鼓的说不出的可爱,还有她粉嘟嘟的唇瓣在夜色里散发出诱人的色泽,萧绍觉得那一定很软,这么想着他只觉得胸中有团火在烧,正好离两人不远处便是假山,就听萧绍扔下一句“都别跟了。”拉着周宝珍就往假山之后去了。

    一时跟的人皆在小径上站了,湛卢纯钧还有七星三个默默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往各个路口去了,只留丫头在原地站着。

    周宝珍猝不及防被萧绍带着小跑了两步,人还没站稳呢,就被他抱起来一把顶在了假山上。大约是没控制好力度,周宝珍闷哼一声,只觉得背有些疼,许是撞到哪儿了,好在还能忍。萧绍也知道自己有些急了,听见她的闷哼声,当下便抱着她转了个身,变身他背靠在假山而周宝珍则被他抱在了怀里。

    情潮涌动,萧绍紧紧的抱住了周宝珍,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才好,急促的呼吸带着酒气喷到了她脸上。周宝珍有些懵,不知表哥这突然的情动为何而来,只是就这样被他抱在怀子,感觉也不坏她伸手主动搂上了他的脖子。

    “表哥?”

    没有等到萧绍的回答,滚烫的唇覆了上来,他的动作有些急切,在周宝珍的唇上辗转,她觉得有些疼不免闪躲起来。

    周宝珍两手捧了萧绍的脸想叫他轻些,可萧绍显然顾不得这些,将周宝珍的腿环上自己的腰,一只手托了她肉肉的小臀,另一只手向上抚上了她的后脑勺,固定了不让她乱动。

    “英英,英英。。。。。。”萧绍觉得情动不已,炙热的吻落了她满头满脸,然而此时的周宝珍却仍有些不明就里,不知这突来的情动又是为那般,只觉得有些不甚其扰。

    “表哥,表哥。。。。。。”周宝珍将声音压的低低的,她想提醒萧绍在外头呢,不想这却给了对方机会,萧绍的舌强硬的撬开贝齿,到她口中搅扰作乱起来。

    之前两人床榻之间周宝珍都是配合的居多,只是今日这番,却有些突破她的底线,要知道夫妻之事再怎么胡闹那也只能是在闺房之内,如今这样她只觉得莫名又惶恐,这要是被人撞见了又该如何?而且这样也未免太不尊重了些。

    好在萧绍还算有几分清明,在将周宝珍浑身上下揉搓一番后,他渐渐平复了自己激动地情绪。周宝钗颓鬓松珍眼神茫然,萧绍看的心中一热,他的珍姐儿何时竟然也有了这般妩媚风情了。

    周宝珍喘息着缓过神来,低头看着自己衣衫不整,胸前一抹刺眼的红色,脸上的神色却有些不好。

    “表哥从何处学来这般的不尊重?”周宝珍抬眼目光恼怒的盯向萧绍,这样轻浮浪荡显然不是世家公子该有的做派。

    见珍姐儿恼了,萧绍此刻也清醒过来,面上难得有几分讪讪的,方才之事确实是他莽撞了,珍姐儿是他的正妻,是不应该这般对待的,万一传出去于珍姐儿的名声也不利。

    周宝珍低头抖了手想将衣裳合上,不知是气的还是怕的手竟然不听使唤,她越急越合不上,越合不上越急,如此几下眼眶竟然红了。

    萧绍见她这样,便想伸手替她将衣服合上,不想手刚伸过去便被珍姐儿一把拍开了,周宝珍瞪了他一眼,兀自转过身去不整理仪容,不在理会他了。

    周宝珍难得强硬一回,看在萧绍眼里却是少见的泼辣,娇滴滴的珍姐儿做如此羞恼娇蛮之态与萧绍也是新奇的体验。小奶猫偶尔亮了爪子,挠不疼人倒让人觉得心里痒痒。

    “好英英,表哥喝多了酒呢。”萧绍耍无赖,伸手重又将她搂进自己怀中,强迫着将她的身子转过来,低头寻了她的脸,被她娇嗔的一瞪,唇便落在了那顾盼的眼睛之上,萧绍沉沉的笑了起来。

    周宝珍气恼,又不知该那他怎么办,只得将脸埋在他胸前,有些闷闷的说到“明日我哪里还有脸见人。”

    “这事能知道,你当那些奴才都是白养的不成?”萧绍倒是不在意,只一心一意的替她整理衣裳,过后又将她松了的头发紧了紧。幸好,周宝珍外头穿了大斗篷,收拾好了拿斗篷遮了外头倒也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两人回房洗脸换衣裳,萧绍将功补过一切事情都不假他人之手,伺候的周宝珍格外殷勤。

    “那些人今日一时半会是不会走了,你过去再略坐一坐就回来吧,没得陪了她们胡闹。”见周宝珍收拾妥当,萧绍将她抱在怀中柔声嘱咐到。

    夫妻两个以前以后进来,周宝珍见桌上的席面已经重新换过了,她来到柳王妃身边坐了,单氏看了她就是一笑凑到她耳边说到“二伯心里恋着二嫂呢,你前脚走二伯后脚便跟去了。”

    周宝珍举筷夹了一筷子菜到她身前的碟子里,斜她一眼“这话弟妹当着表哥的面说?”单氏先吃了周宝珍夹的菜,这才颇为无赖的承认到“这我可不敢。”说着两人笑了起来,周宝珍想着方才萧绍的孟浪之举,脸便又热了起来。

    又坐了一会,那几位年龄大的太夫人就说要回去了,周宝珍同妯娌几个待柳王妃送客,女客这里散的早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走了,牛大奶奶临走前对了周宝珍笑到“改日到府里来叨扰世子妃,还请世子妃不要嫌烦才好。”

    “嫂子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得空嫂子只管进来就是了。”方才表哥已嘱咐过说这位三房的大奶奶是可以多来往的,周宝珍自然明白萧绍的意思,这不仅是牛氏为人不错的意思,三房的人表哥还要用呢。

    周宝珍注意到,族里那些落魄族亲有好些好像都同大嫂关系不错,临走前还能说上几句话,她听丫头说过,大哥帮着家里管庶务,这些年来对于那些落魄的族亲能照应的还是颇为照应的。

    送走了几位年高的长辈,剩下的人自然不必周宝珍亲自相送了,于是她便来了柳王妃这里扶了她回房。

    娘两一路走,柳王妃对于她今日的表现自是满意的,“族里人口众多,王府事务繁忙,这族长一职历来是让给族的,如今的族长是大房叔公,只是他年事已高,大房的几个儿孙又不争气,这些年倒是三房的人出息了。。。。。。”

    今日周宝珍见了人,好歹好多人都能对上号了,柳王妃便絮絮同她说些族中之事,想来她回去自己再琢磨琢磨大抵也就清楚了。

    作者有话要说:表哥 你学坏了

    感谢文熊仔扔了一个地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