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239章

第239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午饭时,因为没有长辈周宝珍年纪又轻,为了避嫌倒是不好叫江如书一起吃饭,所以就由萧行在前院陪他,明华郡主等人则在周宝珍院子里吃。

    饭后又略坐了会儿,单氏识趣的起身告辞,金玉娘不想走可架不住单氏一直同她使眼色,她虽不将单氏这个庶子媳妇放在眼里,可周宝珍同郡主二人显然也没有要留她的意思,她心下有些不高兴,无奈当了明华郡主却也不敢说什么只得闷闷走了,临行前只同明华郡主说了几句客气话竟然都没同周宝珍打声招呼。

    明华郡主看了金玉娘出门的身影,回头对周宝珍笑说了句“如何,这个家不好当吧,金玉娘虽有些小家子气,好在心思还算浅白,只是可惜了五弟。”

    周宝珍笑一笑没接话,这话郡主能说可她却不能发表什么意见。要说金家原不过是不入流的人家,即便女儿进宫生了皇子也没占到什么便宜,直到最近这二三十年也仅是富而不贵,这样的人家教出的女儿有些暴发户习气倒也好理解。其实皇帝未必不想拉拔自己的外家,只可惜金家的男人大多不争气小富即安,倒是安安心心的在京里当起了富贵闲人。

    明华郡主见她不说话就指了她笑骂了句“滑头”便也转了话题,就听她颇有意味的问到“听说公主有孕了。”这个公主除了三公主自然不会是别人,周宝珍看着她点了点头“是,三个多月了。”

    郡主垂下眼帘有一会儿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却突然说了句看似完全不相干的话“要说起来,延清也算不错了,可到底不如延明。”

    周宝珍诧异她好好的如何会说起这些,她将这话放心里细品了品倒品出几分味道,她心下有些说不出的意味,只得说了句“或许这也是好事,至少三哥心中还是在意公主的。”如若不然,公主又怎会在这样的关头有孕,说到底三哥还是顾忌着她,不想她在这种时候掺合进去,更有甚者或许还是为了以后吧。

    “王妃,七星回来了。”

    七星进门,先给周宝珍和明华郡主请安,接着他又对了明华郡主说了几句讨喜的话,哄的明珠郡主指了他笑骂到“猴崽子你糊弄谁呢。”

    七星笑着挠了挠头说了句“给小的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糊弄郡主。”接着他又正了脸色对周宝珍说到“王妃让打听的事小的已经打听清楚了,李侧妃进府后一开始五皇子倒是常往她那里去,后来渐渐便不大去了,及至皇上病了更是几乎不往她院子里去。”

    从七星的话可以看出,李宝珠在皇子府并不受宠,这么想着周宝珍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担心,就听她接着问到“那五皇子妃对她如何。”这话一出口周宝珍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一个正妻对了丈夫的妾室就算好又能有几分真心,又能好到哪里去。

    “五皇子妃可是京里有名的贤惠人,对于家中的侧妃姨娘按规矩是半分不错的。”大概是因为周宝珍同钱氏没什么交情反而同李宝珠关系很好,所以七星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顾忌,且隐隐还有些偏向李宝珠。

    什么叫一应规矩不错,不就是说我既不克扣你落人话柄,当然也不可能额外的照顾你。李宝珠自小娇生惯养,在家时从未受过半分委屈,当初只想着能同心爱之人双宿双栖,义无反顾的嫁了进去。当然热血的过后便要面对现实,现实就是原先以为的良人或许并没有那般看重她,现实就是妻是妻,妾是妾,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接着七星又将打听来的事拉拉杂杂说了,李宝珠怀孕后确实反应很大,且好像身子也不大好,只是奇怪的是五皇子在她有孕后竟然一次也没有去看过,倒是五皇子妃表现的很是热心。

    七星退下去后,周宝珍疑惑五皇子即便不是那么喜爱宝珠,难道连她腹中的孩子也不喜欢不成,不然何至于冷淡至此?

    明华郡主对于李宝珠如何并不关心,就见她捡了块点心慢慢吃了,这才擦了擦手慢条斯理的说到“这些日子五皇子侍皇上至孝的名声,便是封地上也传得沸沸扬扬,仿佛他就是从古至今第一大孝子,可如今看来这位孝子的孝心怕也是不能当真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明华郡主无心的一番话倒是点醒了周宝珍,难怪五皇子反应如此冷淡,显然是这个孩子他来的不是时候。

    自从皇帝病后,五皇子时时对于皇帝的病情表现出忧虑和心痛,简直是到了夜不安寝食不甘味的地步。这些表现自然为五皇子赢得了不少好名声,再加上这几年他同钱氏用心经营,五皇子后来居上显然成了诸皇子中的第一人,若不是有太子在前头挡着这事情还真说不好是怎么回事。

    四皇子出事后在朝中人望大跌,如今在皇上的诸位皇子中,除了太子对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便是五皇子。太子虽说身份占优势然而也有自己的不足,朝中因为各种原因愿意支持五皇子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五皇子府的门槛几乎不曾被人踏平了。再加上因为西南战事定南王离京,这些日子太子倒显得有些独木难支。

    事情似乎都在向着有利于五皇子的方向发张,就在他欣喜不已的时候,却传出了李侧妃有孕的消息,这让他大为恼火。这件放在任何时候得值得恭喜的事在这个时候却显得尤为不合时宜。

    同太子想比尽管他有种种优势,却唯独一样他没有名分,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太子站了名份大义,而他若是想上位就必须在别的地方赢过他才行,比如才德,比如能力。他苦心经营数年才有如今的局面,现在怕就怕朝中那些大人们认为他这个人不堪大用,在这种时候他都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那还谈什么大事?

    第二日上午,周宝珍算计着时间早早出门,她心中打的主意便是李宝珠她肯定是要去看的,不如早去早回,那时候五皇子还在衙门里估计碰上的几率就小了。

    李宝珠的院子离住院极远,然而面积极大且风景优美,从这个院子的选址大约也能看出几分钱氏对待这位侧妃的态度。

    钱氏在而门上接了她,亲自陪着她往里走,边对她说到“李侧妃并不知道您今日要来,还请王妃不要怪我自作主张才好。”

    周宝珍转头有些疑惑的看向她,那意思像是在问这又是为了什么?

    钱氏苦笑了一声,摆出一副忧愁的表情说到“唉,说起来也是李妹妹命苦,原先都好好的,可后来也不知怎的殿下便不大往她这里来了,她为这事还病了一场。”

    “有这样的事,我竟然不知道这倒是我的不是了。”其实昨日七星已经同她说过李宝珠生病的事,不过当着钱氏的面周宝珍却是一脸惊讶的表情。

    钱氏笑了笑,显然可不愿意就此时多说什么,只说了句“大约是李侧妃不想让王妃提她担心吧。”

    周宝珍点了点头,两人便不再说话及至到了李宝珠的院子,刚一进院子就见大丫头茯苓端了托盘满脸愁容从房里出来。

    茯苓见了周宝珍脸上出现惊喜的神色,就见她给两人心里,过后对了周宝珍说到“侧妃要是知道您来了,指不定多高兴呢。”

    周宝珍朝那托盘上看了看了,吃食倒还算精致只是却纹丝未动,也难怪方才这丫头满脸愁容呢“怎么,你主子吃不进东西去?”

    茯苓原想说什么,然而顾及着一旁的钱氏到底没开口,只含糊的说了句“是,主子她没什么胃口。”说着她将托盘递给一旁的丫头,领着两人往房里去了。

    李宝珠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周宝珍看了房中的摆设都是极好的,显然这些都是她的嫁妆,不过她本人显得不大好,人瘦的厉害脸色也不好。这个时候周宝珍也顾不得什么只在床边坐了下来,轻轻握了李宝珠放在薄被外的手,轻轻喊了声“宝珠”

    李宝珠眼睫颤动,直过了好一会才睁开眼睛,待看清眼前的周宝珍时她又惊又喜“珍姐儿,你怎么来了。”说着便想起身。

    茯苓正要上前扶她,这时候一旁站着的钱氏发话了“李妹妹,你自来同王妃要好,你身子不好,便是差些礼数想来王妃也是不会怪罪的。”

    周宝珍自然也是这个意思,就见她按住了李宝珠的肩亲自往她脖子底下垫了一个枕头,口中说到“这里只有我同皇子妃,你就不要多礼了。”

    李宝珠见了钱氏先是微微一愣,面上似有复杂的情绪闪过,不过她很快平静了下来,就见她有些抱歉的对钱氏说到“妹妹不知道姐姐来了,失礼之处还请姐姐不要怪罪才好。”

    钱氏对李宝珠说了几句关切的话,嘱咐她好好保重身子便先告辞了。周宝珍见钱氏走了对月桂使了个眼色,月桂会意轻轻拉了啦一旁的茯苓,两人便带着屋里伺候的人都下去了。

    “还不走,愣着做什么。”门外,茯苓皱眉对站在门边的白果问了一句。

    “姐姐,咱们都走了,万一主子有吩咐怎么办。”白果一脸无辜的看向茯苓,同她说到。

    “不用了,这里有我和王妃身边的月桂姐姐就行了,你去吧。”茯苓这话说的直接,再加上又有月桂笑眯眯在一旁看着,白果无奈只得满脸不甘的走开了。

    “刚才那位是?”月桂见她们态度有些蹊跷,这白果的态度有些奇怪就低声问了一句。

    “皇子妃给的丫头。”轻轻一句茯苓知道月桂能明白她的意思。

    屋里,两人握着彼此的手半响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周宝珍忍不住轻声朝她问到“你可是还好?”

    李宝珠闻言却是惨淡一笑,说到“珍姐儿,我如今才明白你当初对我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这一次是被人算计了。”说着她咬牙,脸上皆是不甘的表情,后悔当初没有用心听周宝珍的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