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261章

第261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公主回到公主府,不想却在自己的院子里见到了手持书卷在南窗下读书的驸马周延明。

    近来他们夫妻关系不谐,驸马回府后见不得那些整日在前院出入的人,便搬去了后园的书斋居住,每日除了看儿子,其他时候几乎很难在书斋以外见到他的身影,至于两人共同居住的院落,他更是许久不曾踏足了。

    窗下的男子一身家常打扮,一头墨发拿玉簪束了,圆领玉色绣银竹纹锦袍穿在身上衬得他眉目宛然,端方如玉。他是真正的大家公子,从小生在富贵锦绣堆里,又因腹有诗书整个人看起来总有种别样的贵雅风流。

    同定南王萧绍那如同烈日灼目般的男子不同,周延明这人光华内蕴,将一身锋芒都藏在了温雅笑容之下。即便是在年少代,他也不曾有过那般飞扬外露,骑马倚斜桥的冶荡放浪。这样的人在少年时容易被人忽视,然而都说男人如酒,他的风采显然随着年纪一日盛似一日。

    他对什么都是淡淡的,活的精致又自我,从不轻易吐露心事,心像一片迷雾,让人深陷其中却又云深不知处。婚后这些年,即使贵为公主,每每面对这个男人,她也不免生出几分之前活的太过粗糙莽撞的自惭行愧来。当初求萧绍而不得,决定嫁给他却也不是全然无心,及至之后的种种陷落她更是心甘情愿。

    她脚步加快,心中有着少女般的雀跃欢喜,男人听到脚步声,从书中抬起头,两人隔空遥遥相望,男人眼中却并无她期盼的脉脉情意。

    三公主停下脚步,心渐渐冷却下来,脸上重又覆上高傲的神情,她冷脸站在院子中间,微扬起头倔强的同他对峙。

    “公主回来了,”周延明起身从房里出来,缓步来到三公主身前,站定看了她淡淡的说到“正好,延明有事想与公主一谈。”

    “谈什么?”三公主的口气有些冲。

    周延明看着她,目光像看一个不懂事又固执的孩子,就听他轻轻叹了口气“还请公主进房里说吧。”说着他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三公主见他眉心似有轻愁,眼中满是无奈,不知何为心下一酸,到底不忍同他僵持太过,于是冷哼一声,率先往房里去了。

    房里夫妻两相对而坐,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周延明亲自替三公主斟了一杯茶,这才缓缓说到“延明有一言,存在心中许久,不知今日公主可愿意听一听。”

    三公主低头看着面前的茶水,即便是两人私下独处,周延明也从来以公主称呼她,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叫过她的名字。“你说吧。”突然觉得灰心,三公主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力。

    “延明想提醒公主一句,即便公主你贵为公主,可到底你也只是个公主。况且公主早已是我周家妇,咱们的孩子他姓周不姓赵。”

    话音方落,三公主猛然抬头,她盯着对面的男人,目光凶狠的仿佛要将他撕碎一般。对面的男人的面色淡然,看她目光却是少见的峥嵘,成亲多年这大约是周延明对她说话最不客气的一次。他一贯是个翩翩君子,从不会对人口出恶言,然而今日,三公主觉得他*裸的打了她的脸。

    “你说这话时什么意思?”三公主咬牙朝他问到,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原来可以刻薄至此。

    “这话该问公主自己,公主这些日子都在忙些什么?还有前院进进出出的又都是些什么人?公主你到底又想争些什么?又能争些什么?”周延明目光清寒,口气咄咄逼人。

    “周延明,你欺人太甚。”三公主拍案而起,指着对面的男人骂到“我看你和萧绍一样,都是些乱成贼子。”

    尽管被人指着鼻子骂,周延明也并不动怒,只是看着盛怒中的三公主问到“延明只问一句,公主做这些的时候可曾想过咱们的孩子?”

    “别扯开话题,这是关孩子什么事?”三公主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儿子不过是个襁褓中的孩子,同这些事又有什么关系。

    周延明诧异的看着三公主,看来她真是被先皇宠坏了,还以为只要天下是他们赵家的,就怎么折腾都不会有事。

    “公主可曾想过,万一事败,又当如何?历来因牵涉皇权争斗,被贬被杀皇子皇孙尚且不计其数,又何况汝一公主?”周延明起身怒视三公主“公主行如此险事,又可曾有一丝一毫考虑过尚在襁褓中的稚儿?”

    三公主面对诘问一时不能反驳,只是脸上神色倔强,也不像是会轻易改变主意的样子。

    周延明按耐住自己的情绪,转而用平静的口吻说到“延明今日言尽于此,此后种种还望公主三思而后行。”说完这些话,他捋了捋袖子冲三公主行了一礼便要转身离开。

    就在他走到门口,将要推门离去时,三公主看着他的背影,轻声说到“说了这样多,你为的也不过就是珍姐儿罢了。”

    周延明开门的手一顿呢,似是想说什么,可到最后他到底什么也没有说就离开了。身后,是三公主撕心裂肺的哭声,几年夫妻相伴,虽不曾心意相通,但到底也曾有过一段甜蜜温馨的日子,今日缘尽却不知日后如何了。

    ~~~~~~~~~~~

    因为知道络姐儿受伤的事,周宝珍一早就递牌子进宫。在宫门处换了轿子就一直到了太后的慈宁宫。

    “臣妇给太后请安。”

    太后的精神不大好,歪在榻上看着底下行礼的周宝珍说到“说了多少次了,自家人不必这些虚礼。”

    周宝珍起身在榻前的绣墩上坐下来,看了太后的脸色关切的问到“娘娘可是身子不适,可有请太医?”

    “无事,不过是前两天生了场气罢了。”说着太后一叹“想必络姐儿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再想不到这些人连个不相干的孩子也要算计——”说着太后面上似有怒色。

    “太后您切不可再动怒了。”一旁的玉屏见太后情绪激动,忙上前劝到。

    太后摆了摆手,对周宝珍说到“我这会儿也没精神,你去看看络姐儿那孩子吧。正好劝她安心留在宫里,你说这孩子的倔脾气也不知是像谁。”

    自从受伤后,络姐儿的情绪就更是闷闷不乐,每次见了她也只眼巴巴的看着她说想回家,弄得她都不敢去看她,怕看见那孩子失望的眼神,只是如今她通共就这一点血脉,好不容易团聚了又岂能让她再离开。

    周宝珍原本还想劝两句,可转念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一切还是等见过络姐儿再说吧。

    小皇帝这个时辰还在跟师傅读书,屋里只有络姐儿和伺候她的宫人。她本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如今受伤不能乱跑,就更想念父母亲人。

    “络姐儿”

    “六姐”络姐儿惊喜的看着眼前的周宝珍,继而又像想起什么似得将小嘴一噘,转头赌气般的说到“哼,你们不是都不要我了吗?这会儿又来做什么?”想想自己这些日子一个人在宫里,络姐儿就觉得委屈极了。

    ”傻话,谁不要你。”周宝珍在她床边坐下,拉了她的手轻哄到“说是磕了脑头,快让六姐看看要不要紧。”

    “母亲怎么不来看我?”络姐儿转过头,红着眼睛问她。

    “这是宫里,又不是别的什么地方,又岂是想来就能来的,不过母亲想你呢,天天在家念叨你。”有些话不能对小孩子说,只得拿话哄她,络姐儿头上缠了一圈白纱,也看不出到底伤的如何,可看她精神不错到底放心下来。

    “哼,宫里,宫里这皇宫有什么了不起的,什么不让人随便进,我才不稀罕呢。”说着她抱了周宝珍的手臂,冲她撒娇“好六姐,你同太后说说,让我家去吧——”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络姐儿不敢缠着太后,可对自家姐姐却是没什么顾忌的,就只差撒泼打滚的同她闹了。周宝珍被她缠的无法,只好想了个折中的法子“回去怕是不能了,要不我想法子求求太后,让母亲和辉哥儿进来看看你吧。”

    其实这些日子,络姐儿对于回家的事已经不抱希望了。就比如小七,处处迁就她,对她可以说是有求必应,然而只有这件事只要每次她一提起,小七必然垂了眼睛不看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她也明白自己大约是非得留在这里不可了。

    太后那里她不敢闹,今天好不容易六姐进宫她自然要试一试有没有转机,如今能逼的六姐答应帮忙让母亲和辉哥来见她已是意外之喜了。

    “成交。”络姐儿欢呼一声,露出了计谋得逞的得意。

    从络姐儿房里出来,“身负重任”的周宝珍站在慈宁宫的小花园里思量着这事该如何同太后开口。

    “王妃怎么站在这里?”

    “玉屏姑姑”周宝珍一回头,就见太后身边的玉屏正站在自己身后,她心下一喜,上前道”姑姑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求姑姑帮忙呢。”

    “王妃这可折杀奴婢了,有什么事王妃只管说就是。”到底是太后身边的老人,行动自有一番不卑不亢的气度。

    周宝珍看着她微微一笑”姑姑自来心明眼亮,我这点心思相比也瞒不过姑姑。”

    “若是那件事,王妃就不用想了,太后是不会答应的。”玉屏叹了口气“其实有些话,奴婢也劝过太后,九姑娘并不是那等软性子的孩子,若是弄拧了以后反倒难办,可唉——”

    两人正站在花园一角的揽月亭里,这亭子乃在一处假山之上,周围并无课藏人之处,倒可以放心说话。

    “我自是明白太后的心事,只是姑姑也知道络姐儿对此事全不知情,她这样的年纪就贸然离开父母亲人,心中思念也是人之常情,倘若络姐儿是那等一见宫中富贵,就将原本的父母亲人抛在脑后的凉薄之人,那咱们才要担心呢。先不说出宫的事,如今络姐儿受了伤,心情低落情绪不稳,还请姑姑往太后面前说项,让我母亲和幼弟进宫看看她吧。”

    见玉屏面上似有犹豫之色,她继续说到“这些暂且不提,最要紧的是以如今络姐儿的年纪,正是心性不定的时候,若是让她以为家里的亲人皆抛下她不管,就此生出怨念,以至之后性格执拗,行事偏激,这才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周宝珍伸手握住玉屏的两只手,看着她的眼睛说到“姑姑,说起来络姐儿何辜,可这苦果现在却要她一个孩子来尝了。姑姑这些年对太后的心,便是我们也比不上的,如此姑姑就更该劝劝太后,事缓则圆。”

    这一席话对玉屏触动颇大,她抬手抹了抹眼睛,这才低声说到“还是王妃虑事周到,太后那里,奴婢回去想法子劝上一劝吧。”

    从宫里出来,周宝珍同桂月吩咐到“你亲自去公府一趟,同母亲说太后这几日或许就会宣她和辉弟进宫,你让她有个准备。”

    ~~~~~~~~~

    “朝哥在做什么?”周宝珍一回到府里,就冲迎上来的兰萱问到。

    “世子从书房出来,缠着七星带他去后头的林子里打鸟,正好五爷从外头回来,就说府里这林子才多大能有什么意思,说是带着世子往城外去了。”

    周宝珍点头“七星跟着一块儿去了?”萧行孩子心性,没个妥当人在一旁劝着,这叔侄两敢把天捅下来一块。

    “是,王妃放心,七星跟着一块去的。”兰萱自是知道王妃担心什么,忙同她说到“一早五夫人打发人来问,说想让她娘家嫂子明日来跟您请安,您看——”

    “让人给五弟妹回个话,明日让人过来就是。”兰萱伺候她换衣裳,周宝珍想了想又说到“一会儿你去库房挑点东西,预备着明日赏人用的,比着惯例略厚两分就成。”

    外头等着几个管事婆子,都是手里有事急等着王妃定夺的,周宝珍在偏厅上听人回事。

    “回王妃的话,眼看着就要换季了,按惯例府里的下人每人每季两套衣裳……”说着婆子从袖子里抽出事先写好的条陈,上头安人头和等级写着相应的钱数,最下头还有一个汇总的总数交了上来。

    这里自有丫头接了条陈当场核对数目,若数目无误便可以领对牌去帐房支钱了。

    “回王妃,今年的米价和菜价都比往年贵了不少,如今虽各处减了分例,”说着厨房的管事婆子看了她一眼,“可厨房每月的花费,同之前却是差不多的。”说着她也将事先准备好的条陈呈了上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周宝珍点了点头,拿起条陈略看了看,见上头米面肉菜的价格都同这些日子她身边的丫头打听来的差不多,当下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能做到这样已是难得了。”

    那管事得了王妃的夸赞,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领了对牌出去了。

    周宝珍管家几年,深谙着管家理事其实同在朝廷里做官也差不多,既不能过于严苛让底下人生怨,当然也不能一味的做甩手掌柜,听凭这些人的一面之词。

    好在今日的事不算多,午饭前周宝珍便回房了,正好兰萱也将明日赏人的东西准备好了,一一呈上来让周宝珍过目。

    “……妆花缎两匹,蟒缎两匹,细葛纱两匹……赤金嵌宝亭台楼阁首饰一套……这些是预备了赏金二夫人的,另金大人和夫人膝下有嫡子两人庶子一人,如今三人皆已进学,除了文房四宝外,奴婢又单给嫡出的公子每人多了一块玉佩。至于姑娘,金家二房只一位姑娘,也是金大人和夫人的嫡长女,如今已经十三岁了……”兰萱办事机灵老道,听主子的话音就知道这位金二爷怕是王爷要用的人,于是在去挑东西前就先去五房找人将金家二房的事打听了个底掉。

    “好丫头,果然是个周全的。”周宝珍见她考虑周详当下笑着夸了一句“你不是喜欢那根虫草花簪,赏你了,正好过些日子就是端阳节,戴着应景。”

    王妃从来对身边的人就大方,兰萱听了也不推迟,就见她冲主子福了福,笑盈盈的接过簪子收了起来。

    “月桂姐姐回来了”

    月桂匆匆进屋,脸上神色有些凝重,就见她来到周宝珍身前,俯身在她耳边低低说到“王妃不好了,出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