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289章 皇宫日常(五)

第289章 皇宫日常(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太后作为皇帝的亲姑姑成了大秦的镇国大长公主,同时为感谢她对大秦的功绩,萧绍将京城的定南王府赐给她为公主府。

    小七被封了黔郡王,原本郡王该以双字为号,如今萧绍单将一个黔字作为小七的郡王封号,也算是萧家对他们父子两代人的补偿吧。

    然而对于黔郡王的封分大臣们是有不同意见的,他们一致认为此封爵过高,不利于局势的稳定。可皇帝态度甚是坚决,他并没有听大臣们的意见,而是一力将事情定了下来。

    在开宴之前,吴源又当众宣读了一份圣旨,是萧绍封了络姐儿为永宁郡主,并将京郊的一个县作了她的封邑,以这可是连顺宁郡主都不曾有的待遇。当然此后永宁郡主种种皆比照皇家公主的待遇这又是后话了。

    今日来参加满月宴的除了萧家自家人还有一众姻亲故旧,圣旨一出众人看向皇后的眼神更敬畏了,大家都认为皇后独得圣宠这不过是皇帝爱屋及乌,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那是萧绍给了络姐儿她身份该得的。

    络姐儿受封,最高兴的莫过于镇国大长公主,对于这个女儿她一直心怀愧疚,并且这种亏欠此生再难弥补,如今侄子总算给了她相应的身份和待遇。

    对镇国大长公主来说,除了早逝的长子,此生也算是再无遗憾了。她这些日子过的甚至惬意,恍惚间倒像是回到了出阁前还是王府贵女的日子,人生匆匆数十年,真如大梦一场。

    ~~~~~~~~~~~~~

    “我看你今日怎么倒像是有心事?”

    晚上的酒宴一家子父子兄弟,心情颇好的萧绍喝的微醺。时近六月,晚上的天气冷暖适宜,他从殿中出来顿觉昏沉的头脑清醒不少,抬手挥退了御辇,他拉着周宝珍的手两人缓缓走在宫道上。

    这是这些日子以来,夫妻两个难得的独处,吴源和郑崇师徒两极有眼色的带着人远远坠在了后头。

    住进宫里已经快一个月了,可今日还是周宝珍第一次以皇后的身份出现在人前,心中自然颇多感触。宫里的夜很静,这种安静同任何地方都不同,它恢弘庄严,带着俨然的秩序感。行走期间第一次不必顾虑身份,规矩,也不用担心会冲撞谁,倒有种说不出的轻松和畅快,她头一次对这座宫城有了归属感,觉得这真就是自己家了。

    “大概是在屋子里闷的久了,突然见这许多人有些不习惯吧。”感受从两人交握的双手中传来表哥手心的温度,她笑的软软的说到。

    “可是有为难之事?”萧绍太了解目前的状况了,这些人见了珍姐儿,想求事的必然不少。

    “不过都是些小事,也算不得为难。”周宝珍自认为这些事她还是能处理好的,所以也不想拿来烦他。

    萧绍轻笑侧过头看她,宫灯的光晕里,盛装的珍姐儿美的像是画中人,她眉目宛然人还是那个人,可眉目间却不再只是一派光风霁月的娇憨,而是多了几分年少时没有的坚毅来。

    他心中颇为感慨,许多年来珍姐儿总是以自己独有的姿态沉默着不断成长,宽容善良但不软弱,柔软坚韧却不咄咄逼人。她始终保持着女性最柔软和惹人怜爱的部分,这些可贵的特质并不随着生活的磨砺而轻易丢弃,所以她始终是一个可爱的女人。

    ~~~~~~~~~~~

    登基大典过后,离萧绍出征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这一次他仍决定带着朝哥去。有了前次的经历,周宝珍面对这样的局面显得坦然了许多。

    太上皇身子康健,有他在朝中坐镇倒也不虞会闹出什么事来,燕王和晋王都自请随皇帝出征,萧绍考虑过后决定让处事沉稳的燕王留下协助太上皇处置朝政,而允了晋王随行。

    因为晋王要随皇帝出征,太后想在他离京前问一问他关于自个婚事的想法,于是这日趁着儿子进宫请安的机会,同他提起了此事。

    “要我说你这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再说一门亲事?”待宫人上了茶,太后看了坐在下手的儿子问到。

    晋王听的这话先是一愣,接着就少见的沉默了下来,他低头拿杯盖刮杯中的茶水,久久不愿意说话。

    太后看的暗自心惊,难不成儿子还对那金氏有情不成?若真如此又该怎么好?这么想着太后倒犹豫着不敢再问了,生怕问出什么自己不想听的事来。

    其实太后想的不错,晋王对金玉娘的感情其实很复杂,当初两人在一起时,除了最初那几个月,过后实在算不上恩爱。可金氏怎么说也是他的结发妻子,少年夫妻,说一点情分都没有,那也是骗人的。

    最近金玉娘时常想法子让人给他带话,说她在家中的处境很不好。

    金家丢了爵位,金夫人本就被吓的病了一场,结果她大哥又为了一个女人同母亲闹翻了,金夫人气的犯了旧疾,只好将家中的中馈都交给了她大嫂金大夫人。

    却不想她大嫂因为那女子是金夫人的外甥女,便将婆婆和小姑子都恨上了,如今她们母女在金大夫人手中讨生活,日子很是不堪,金夫人已经病的起不来床了。

    正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当初的金氏初嫁,也是二八佳人绮年玉貌,两人鸳帐中厮磨,金氏也并非全无半点可爱之处……

    而金氏那样骄傲的人,如今的境遇又实在可怜,他得了消息少不得要伸手帮一把。当然帮忙也只是帮忙,他却是不会将自己赔进去的,金氏的想法他多少能猜到些,不过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母后”晋王抬头对着太后敷衍到“这事您做主就行了。”

    太后看着儿子脸上的神色心疼不已,本该最得宠的小儿子,却偏偏遭了这样的罪,这更坚定了她要尽快替儿子娶亲的决心。

    她看着晋王佯装生气的骂到“你是吃过亏的人了,怎么还这样不上心?你想要什么样的女子,只管同母后说,我总能给你找来的,这次母后必要你如意才好。”

    看着太后一副哪怕他要天上的星星都能替他弄来的神情,晋王笑了起来说到“母后放心,也不需多好,模样性子有二嫂一半儿就行。”

    太后听得这话倒是奇,“我怎么记得你小时候总嫌弃珍姐儿娇气麻烦来的?”

    “咳——”晋王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含糊的说到“儿子那时候不是小,不懂事嘛,现在倒觉得女人还该像二嫂那般才好。”

    太后呵呵一笑,这怕是吃了亏学乖了呢,于是试探着问了句“你觉得阿寿怎么样?”

    “那个阿寿?”晋王一时不明白太后说的是哪一个。

    “还能是哪个阿寿,不就是每日陪着我的那个啊——”太后气恼,这么个美人三不五时在你跟前晃,你倒好居然不记得人家。

    “哦,您说赵姑娘啊——”晋王恍然,心想您儿子我又不是登徒子,好好的记人家不相干的姑娘家的名字干什么。

    “对啊,你觉得那姑娘怎么样,我看她就很好,出生不错模样生的福相,且性子温顺,行事也沉稳……”太后提起赵寿来便赞不绝口。

    说起来晋王其实对赵寿只有个模糊的影像,依稀觉得给人的感觉同之前府里的吴侧妃差不多,从来循规蹈矩不肯踏错一步,给人的感觉无趣的很。

    “母后您觉得她哪一点像二嫂?”身为男人,晋王不便贸然评价一个姑娘,所以委婉的同太后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呃——”太后一时无语,这就是没看上的意思了,她不死心又问一句“你还真要找个跟珍姐儿一样的?这像什么话,小心你二哥知道了捶你。”

    “一摸一样的怕是没有了,康表弟倒是同二嫂一胎双生,可惜偏偏是个男子——”

    这里晋王话还没说完,就被太后打了一下“混小子,越说越不象话了,你这是逗谁玩儿呢?”

    晋王一通插科打诨,搅得太后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之后拍拍屁股走了。倒是太后在他走后犯了难,儿子没能看上赵寿,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皇后这会儿在做什么?去看一看,若她不忙的话,请她到我这里来一趟。”想来想去这事还得同珍姐儿商量,太后吩咐人去请她。

    福宁殿里,周宝珍正由郑崇伺候着看人画的延福宫的规划图纸,盖房子的事她不管,倒是花园修成什么样才是她最关心的。

    “我不喜欢石舫,这东西匠气的很让换个别的样子来……还有这一处,让他们将名字改做晚翠……”周宝珍低头细看图纸,看到不合意之处便对郑崇吩咐几句。

    郑崇点头,将她的吩咐一一记录在一本小册子上,过后好和营造司的人商量着改。

    “娘娘,太后那边说是有事请您过去一趟呢。”桂月从外头进来,对了她回禀到。

    周宝珍从图纸中抬头问一句“可是说了什么事?”

    桂月之前已经同来传话的宫人打听好了,因说到“晋王爷才从太后处离开,怕不是为了王爷的什么事吧。”

    周宝珍点头,回头对郑崇吩咐到“今天就先这些吧,你过去交代一声就是了。”说着扶着桂月的手,进房里换衣裳去了。

    ~~~~~~~~~

    晋王出了宫门骑上马往府里去,不想刚到了府门口要往里进,就被突然从出来的一个女子拦住了去路。

    侍卫正要上前将她拉开,不想那女子依然“砰砰”的对着他磕起头来,“王爷,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您救救我们家小姐吧……”

    晋王一看,来人是金氏的丫头红绫,他皱眉金家的人就是如此,主子奴才都全无一点规矩,有事你好好说就是了,在大门口闹起来像什么?因沉声到“有事说事,你若再这样,你们家的那些烂事本王便再也不管了。”

    红绫被吓不敢再哭,侍卫趁势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晋王依然以摔袍子进门去了。

    书房里晋王看着立在地下手足无措的丫头开口到“说吧,又是什么事?”

    “王爷,大夫人这次真是太过分了,她居然为了钱,要将咱们小姐嫁给个南边的盐商,您想咱们小姐什么身份,怎么能嫁给商贾……”红绫说着,脸上现出几分愤愤之色,若不是小姐一时冲动,这会儿早就是晋王妃了,又何至于在家中受这样的闲气。

    晋王啼笑皆非,真是输人不输阵,倒人不倒架,你们小姐如今什么身份?金家没了爵位也不过就是这城中的一般人家,光想着过去又有什么用?皇位都换人坐了,这城中比你们惨的人家有的是,也未见的真就活不下去了。

    “那你今日来寻本王又是为了什么?”

    “小姐请王爷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好歹帮她一帮。”说着红绫又跪了下去。

    “你们家小姐父母高堂俱在,她的婚事什么时候轮到当嫂子的做主了?你们小姐若实在对着门亲事不满意,只管求着你们老爷夫人,回绝了也就是了,本王就算是王爷,也管不到人家家里去吧。行了,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到府里来了。”晋王哪里耐烦应酬一个丫头,说了几句话就把她打发出去了。

    ~~~~~~~~~~~~~~

    “母后,您找我?”周宝珍带人到了慈宁宫,行过礼后含笑朝太后问到。

    “哎呀,你来就好了,真是前世的缘孽,老五的婚事怎就这般不顺呢,好不容易熬走了一个金氏,偏这小子又没看上阿寿。”太后只觉得心烦不已,将今日同小儿子说的话,隐去小儿子说要找个跟她一样的女子这话不提,一一都说了起来。

    “母后您先别急。”周宝珍起身,接过宫人递来的茶盏亲自奉给了太后,口中轻言慢语的说到“五弟和赵姑娘都是知礼的人,虽说在府中碰见过几次,可到底彼此守着规矩不敢逾矩,如今您贸然问起来五弟一时不能接受也是有的。”见太后点头,她又继续说到“如今您既然捅破了则层窗户纸,我看不妨就再看一段时日,反正赵姑娘在宫里陪着您,两人总能见上面的,这一来二去若彼此还是无意,那大约就真是没有缘分了。”

    一席话说得太后展了眉,可不就是这个意思,儿子连阿寿是谁都不清楚,自然更提不上好感,可如今既然说破了,再见面少不得就要留意几分,若这样还不行,那大约就是真的没办法了。

    “只是这样岂不是耽误了人家姑娘?”

    “这也好说,总归这事也拖不得太久,好在赵姑娘年岁也不大,过个一年半载若无结果,到时候您再帮着说门好亲事,也是她的造化。”说着周宝珍笑起来,“顶多,再破费您一副嫁妆也就是了。”

    在太后跟前伺候过的姑娘,又得了她老人家的喜欢,本身出身也不错,外头不知多少人家抢着要呢。

    “哈哈哈,到底是我的珍姐儿,见事这样明白,这事被你这么一说,倒也没什么难处了。”太后开怀大笑,指着周宝珍夸起来。

    其实听说晋王没有相中赵寿,周宝珍原想顺势将堂妹的事提一提的,不过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说到底堂妹若同晋王真有缘分,倒不必急在一时。这时候急三火四的吃相未免就太难看了,若最后实在不成,太后自然就要将目光转到别人身上的。

    这么想着,她决定这事还该随缘就势,掉在井里的簪子,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

    对于晋王的事她心中有了决断,可自家哥哥的事又该如何呢,周宝珍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找个机会同表姐直说的好。

    荣泰公主同江如书成亲,江如画这个小姑子自然是要跟着她和驸马过活的。不过她很快就发现小姑子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她当下不动声色,留心观察了几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姑娘自小同哥哥相依为命,这是突然有了嫂子,觉得自己变成了多余的,感情上接受不了了,再则她除了哥哥,并没有别的依靠,觉得不安也是常理。

    然而当知心姐姐并不是荣泰公主的风格,除了珍姐儿她对自个的亲姐妹尚且没有这样的心情,自然也不耐烦去关注这姑娘的一点小心思,想着反正她也到了年纪,寻个稳妥的人家嫁出去也就是了。

    这不扒拉扒拉去,就盯上周延康了,这中间她并不曾考虑相陪不相配或合不合适的问题,她身为公主能嫁给江如书,那么江如画嫁给自己的表弟显然也没有什么毛病。

    所以她跟周宝珍提过这事,自己回去转脸就将事情扔在了脑后,全不知对方破费了一番脑子来思量。

    萧绍带着大军走了,这次跟去了不少新旧勋贵武将家的子弟,大家的考虑都差不多,想趁着这个机会,让家族中的年轻人能有机会在皇帝面前露脸,好挣一份前程。

    随着大军开拔,京城一下变得冷清许多,没了那群鲜衣怒马的少年,整个京城似乎都沉寂下来。

    男人们走了,女人却也不能闲着,周宝珍分批次宣召各文武大臣家的内眷进宫叙话,也算是对如今朝中的格局和京中各家的关系有了比较全面透彻的了解。

    六月里太液池中的荷花开了,她更是趁机办了一场赏荷会,在赏荷会上她见到了襄城侯家的米四姑娘。

    米四姑娘闺名若筠,今年十五岁,模样生的在今日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姑娘里也算是出挑的。更难得的是眉眼灵动,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过活分而显得不踏实。

    米若筠跟在祖母身后给皇后行礼,行止大方妥帖。周宝珍招她上前说话,小姑娘并不怯场,说话条理清晰口齿清楚。

    “到底是您跟前长起来的,同别个就是不一样。”周宝珍赏她一对金镶羊脂玉臂钏,回头对了襄城侯太夫人黄氏夸赞到。

    “不过是您不嫌弃罢了。”黄太夫人含笑看向孙女的目光也是满意的,并不十分自谦,这样的态度反倒让人高看一眼。

    柳氏之前露过点意思,黄太夫人也知道今日皇后有相看之意,来前只嘱咐孙女,皇后是个极宽厚的性子,她只照着平日行事即可。

    得了女儿的首肯,柳氏待米若筠就越发亲切起来,在场不少人看出端倪,这周米两家是要结亲了。要不了多少日子,眼前的小姑娘就是皇后的娘家嫂子了,这样的好运气,又怎么能让人不羡慕呢。

    ~~~~~~~~~~~~~~~~~~~~

    周宝珍找了个机会单独同荣泰公主说话,“表姐,你可别生气,这米家是母亲之前就相看好的……”

    “咳,早知姨母有了人选,我那日就不会同你提这事了。”荣泰公主倒是不在意,“再说我那日也不过随口提一提罢了。”

    两人站在一处高亭上说话,正好将附近的景色一览无余,荣泰公主看着底下三五成群的女孩子,时不时有欢笑声从里头传出来。今日能来这里的,都是家中在新朝里站稳脚跟,能数得上名号的人家,这些姑娘们想见也都会有光明的前程,自然都是无忧无虑的。

    “珍姐儿,他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此生大约是不会再回中原了……”

    荣泰公主目视远方,没头没脑的一句,周宝珍却想起了那年明珠郡主的诗会上,那个青竹般的年轻男人,也不知这许多年,他心中可曾有过一丝后悔。

    周宝珍没有说话,她知道荣泰公主此刻并不需要安慰,只是有些事放在心里久了,需要找个人说一说罢了。

    她伸手轻轻握住了荣泰公主的一只手,以示无声的安慰,两人沉默许久,还时荣泰公主先恢复了本性,笑了笑说到“其实比起那个一条道走到黑的笨蛋,驸马就很好。”

    “是,江驸马是个很好的人。”

    江如书年轻,聪明,懂得迂回和变通,相比起裴铮来他的性子其实更适合荣泰公主,太上皇和表哥自来不会看错人。

    “珍姐儿,我也要做母亲了。”荣泰公主说这话的时候,神情非常温柔,她拉起周宝珍的手,轻轻贴在自己的小腹上。

    荣泰公主口角含笑,眼中有泪光闪烁,今日看着这些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她突然想起了多年前,那个为爱不顾一切,勇敢追寻的少女,她固执而高傲,却不得不接受人生中的唯一的一次惨败,求不得……

    只是过去的总要过去,到如今终于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宴散的时候,荣泰公主见到了早已等在宫门口的驸马江如书,见她出来江如书含笑上前要搀扶她上马车,荣泰公主没有拒绝。

    夫妻两个在车里相对而坐,江如书一直握着她的一只手,看着她的目光专注而温柔,荣泰公主似有所感,问到“你知道了?”

    “嗯。”江如数点头。

    “怎么知道的?”荣泰公主好奇,她自信不经她的允许,没人敢擅自将消息告诉他。

    “公主今日出门时乘了马车。”江如数笑起来如清风佛面,若非天气实在太坏,荣泰公主一般极少乘车,只是今日的天气恰恰很好,“若说那只是怀疑,那么方才我要扶公主上车,而您没有拒绝……”说着他略带得意的笑起来,少见的带了几分孩子气,两人在一起时,江如书一直表现出超越年龄的成熟。

    荣泰公主望着男人清雅的面容,一生里能有这样一个人,又还有什么可求呢?

    她听见自己用满含喜悦的声音说到,“是,江如书恭喜你,你要做父亲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