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二十四章 兄病

第二十四章 兄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心砚出了厢房,见白云暖急急地穿过听雨轩的园门,往梅香坞而去,便问一旁的绿萝和红玉道:“小姐如此急匆匆的,是出了什么事吗?”

    绿萝道:“心砚姐姐还不知道吧?适才松塔说少爷病了,小姐定是去梅香坞看少爷去了。”

    “少爷病了?”心砚的心蓦地一沉。

    “可不?说是昨夜从静宜斋回来晚了,松塔没跟着,便着了凉。松塔还被老爷夫人训斥他没有照顾好少爷呢!”红玉道。

    心砚的心越发难受,定是昨夜少爷将斗篷给了她,又和她在夜风里站了那么久冻着了。

    正神思恍惚着,又听红玉看着梅香坞的方向道:“小姐也真是,少爷病了,不有郎中开药吗?她这样急匆匆就跑去,也没披个外套,万一自己着了凉……”

    “啐,你个乌鸦嘴,小姐和少爷那是兄妹情深,”绿萝瞪了红玉一眼,继而转首对心砚道,“要不心砚姐姐还是给小姐送件斗篷去吧!”

    心砚折回厢房,拿了屏风衣架上的猩红斗篷,急急赶去梅香坞。

    ※

    白云暖到了梅香坞,见松塔正在廊下愁眉苦脸的,见着她,慌忙弯身行礼。

    白云暖道:“少爷病了,你站这里做什么?一起进去看看有什么可以搭手需要你干的。”

    松塔却不敢动。

    白云暖蹙眉道:“怎么,被老爷夫人罚在这里了?”

    松塔委屈地点头,眨巴两下就出了两滴泪。

    白云暖嫌恶地睃着他,见他脸和鼻子都被冻得红红的,便啐道:“瞧你这点出息!”

    松塔抹了下脸,带着哭腔道:“松塔真心自责,对不起少爷,如果昨晚松塔等着少爷……“

    “如果只是如果,如果昨晚你等着少爷,很可能今天发寒的就是两个人了。谢谢你昨晚没有等着少爷,今儿个给白府省了一笔医药费呢!”

    见小姐好心宽慰自己,松塔满腔感激,他撇着嘴角重重抽噎了一下。

    “好了,跟我进去吧!待会儿郎中开了药方,还要你跑腿去药房抓药呢!”

    松塔依旧杵着不敢动,一只脚欲抬不敢抬的,白云暖叹道:“我会同父亲母亲说让你将功折罪的,有什么事,本小姐替你担着好吧?”

    松塔这才跑到白云暖跟前去,给她打了帘笼。

    这还是白云暖重生后第一次踏足哥哥的卧寝。

    屋子还是记忆里的屋子,可是摆设要比前世金贵得多。到底母亲还是亲生得好,和继母比起来,母亲当然舍不得一双儿女吃苦。白家虽然光景不如先祖在时风光,可到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只见屋子两边都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左边几上文王鼎匙箸香盒,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地下面西一溜四张椅子,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椅子两边也有一对高几,几上茗碗瓶花俱备。

    白云暖无暇细看屋内摆设,便随松塔进了里间。

    里间,郎中正在圆桌上开方子,父亲立在他身边,眉头紧蹙,很是担心。

    母亲坐在床前,担忧地用热巾擦白振轩的额头。真娘立于一旁,也一脸担忧神色。雨墨却举着一盆子热水跪在床前脚踏上。热水还冒着腾腾热气。

    见到白云暖进来,母亲道:“这孩子病了也不自知,早上还巴巴地去兰庭同我说雨墨的事,也幸亏让雨墨跟了他到梅香坞,才发现他身子滚烫得厉害。男孩子,到底是粗心大意了些。”

    真娘忙接了白姜氏手里的热巾去盆子里重新绞一把,刚碰到水才发现水是滚烫的,不禁低叫了一声。

    “好烫的水!”

    白云暖这才注意到雨墨端着盆子的手在微微发抖。那水烫得连真娘都失了一向的稳重,没想到雨墨竟一直默默忍着不肯做声。想来她好不容易可以不用去静宜斋,便发了狠心要好好表现。

    “雨墨,赶紧去把热水换成冰水。”白云暖道。

    众人都一愣。

    “你哥哥着了凉,怎么还能用冰水擦拭呢?”白姜氏不解地看着女儿。

    白云暖解释道:“哥哥发了烧,需用冰水敷额头,才能助于退烧,用热水,还用这滚烫的水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一旁圆桌之上正在开方子的刘郎中听了白云暖的建议,惊诧地回过头来,见是个眉清目秀的女娃子,不禁惊诧地对白玉书道:“这位小姐是谁?说得太对了。”

    白玉书笑道:“是小女,让刘大夫见笑了。”

    刘郎中一边将开好的方子捧在手里吹干墨渍,一边赞叹道:“白老爷好福气,白小姐真是冰雪聪明,她适才所言的确是医家之言。一般人体发烧,除了开方吃药,便是这冰敷疗效最立竿见影了。想来强金阁内定是藏了什么奥妙的医书典籍,白小姐博览群书才会获知这偏方的吧。”

    白云暖在心里苦笑,她不过是久病成良医,前世可是在章家的病榻上卧了五年之久,闲来无事,倒也看了些医书。

    白姜氏见刘大夫肯定了白云暖的说法,忙让雨墨端了热水出去换冰水。可怜雨墨的手刚握了滚烫的金盆疼到不行,又去换冰水。乍冷乍热,一番折腾。

    刘大夫将开好的方子请教白云暖,白云暖认真看了药方,刘大夫的方子中规中矩,哥哥服了这药,静卧几日应是无碍,便笑道:“先生的方子甚妙!”

    刘大夫喜不自胜。

    白玉书遂让松塔拿了方子去抓药,又命秦艽领刘大夫去账房支取诊金,并送他出去。

    白振轩正在昏睡,因为发着烧显得满脸通红。

    白姜氏担忧地看着白玉书道:“老爷,后日,相爷就要驾临白家,振轩病了,这可怎么好?”

    白云暖宽慰道:“要我说哥哥这病病得及时。常言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那日在凌云寺,原就在相爷跟前撒了谎说哥哥病了,在府中修养不宜面客,而今,哥哥的确是病了。”

    白玉书和白姜氏互视一眼,都把惊讶的目光投到了白云暖身上。过个年,阿暖真真是不一样了,令他们刮目相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