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虚惊

第一百四十八章 虚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洛甫背手站在珠帘之内。隔帘望出去,隐约看见一袭蓝色大氅的白振轩款款走来。洛甫只觉春光澹宕,香气氤氲,一阵阵从帘缝外透进来。白天的时候,陪着皇帝参加强金阁竣工仪式,他对白家这位少爷只是惊鸿一瞥。此刻,隔帘才得以细细端详,竟是个螓首蛾眉、桃腮樱口的绝色。男子美成如此,也着实罕见。

    白振轩撩帘入内的一刹那,洛甫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去年元宵,慧泽大师原说过安排了白家少爷为他抚琴,后来到了阁楼,竟无端换成琴官,并托称白家少爷有病,看来白家少爷的病是在心上,定是有谁事先透露了自己断袖的癖好,以至让白家有所防范,李代桃僵,鱼目混珠。可恨自己不知是计,还领了人家的情,不但为白家牵线,获得了皇帝拨的三百万两修缮款项,而今竟连女儿的婚事还得分人家一杯羹。就连大女儿洛七骓之死亦和此事有关联,如若自己没有将琴官带到京城,大女儿便不会有此祸事。新仇旧恨,令洛甫一时之间好不怨恨,对白家的隔阂也更重了。

    白振轩已走到洛甫跟前,向洛甫恭谨下跪,作揖道:“小侄振轩拜见相爷。”

    洛甫的目光冷冷地打在白振轩身上,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惊艳之中又夹杂着忌恨与怨恼。

    “不知相爷深夜召见小侄,有何贵干?”白振轩恭谨问道。

    洛甫转眼便已换上一脸和煦笑容,他一边扶白振轩起身,一边亲自给他倒了茶道:“本相与白家渊源匪浅,贤侄实在不必行此大礼。”

    白振轩听洛甫言语和蔼,暗暗松了一口气。接了茶,谦虚道:“相爷对白家恩重如山,小侄以及白家世代子孙将没齿不忘。”

    恩重如山,还如此恩将仇报?洛甫在心里冷笑,面上却依旧不显山露水,如一个长者般和蔼可亲道:“贤侄言重了。私人藏书楼是国之瑰宝,鼎力相助白家守好强金阁乃是本相的本分。何来恩义之说?更何况。今日雍王已在皇上跟前请婚,皇上也当众下了圣旨,令妹与小女七尾日后同侍一夫。同为王妃,同为皇家开枝散叶,这是莫大的缘分,也是相府与白家亲上加亲的盛举。”

    白振轩听洛甫提起白云暖和雍王的婚事。心里又有些忐忑,正不知如何接口。洛甫已话锋一转道:“所以,见贤侄这么晚还在馆驿内逗留,本相便一时好奇请了贤侄过来关心几句,你不会嫌本相多事吧?”

    白振轩正犯难着。不好开口说自己是陪了白云暖过来送别雍王。正犹疑着,白云暖急匆匆冲了进来,“哥——”

    白振轩和洛甫同时看向站在珠帘边的白云暖。只见她双颊涨红,气喘吁吁。眼神里满是焦灼的神色。

    “哟,说曹操曹操到。”洛甫笑看着白云暖。

    白振轩已走到白云暖身边,道:“阿暖,你怎么来了?”

    白云暖惊魂甫定地抓住白振轩上下打量,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

    “阿暖,你怎么了?”白振轩奇怪地看着白云暖。

    白云暖哪里能明说自己的担忧?她向洛甫行了大大的福礼,道:“相爷,太晚了,我们兄妹就不打扰了,相爷早些安歇。”说着,抓了白振轩逃之夭夭。

    一路上,健步如飞。直到上了马车,马车驶出馆驿许久,白云暖才长舒一口气,如一滩烂泥瘫在白振轩肩上,抱怨道:“哥哥,你怎么独自一个人去见相爷了?”

    白振轩道:“有什么不妥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琴官……”白云暖窘得再也说不下去了。

    白振轩一怔,原来妹妹是担心这一遭,继而讷讷道:“相爷让人来请,我能不去吗?”

    “反正从今往后避着就是了。”白云暖心里总觉得忐忑。

    白振轩笑着伸手揽住她的肩,道:“明日他们就回京了,所以你不必瞎担心了。”

    白云暖才没有白振轩那么乐观,权力的手可以伸得很长很长,京城到洛县再远,只要相爷愿意,还有什么事是不能干的?琴官能在洛县白白死去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吗?可是没有发生的事情,她又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郁郁寡欢着。

    见白云暖闷闷不乐,白振轩转移话题道:“你和雍王谈得怎样了?”

    “有点不欢而散的意味。”白云暖撅了撅嘴。

    白振轩惊奇道:“怎么会?”

    “我连他名字都没有问呢!”白云暖悻悻然地撇了撇嘴。

    白振轩笑道:“这倒没什么,想知道他名字还不容易,明儿就托人打听去。”

    “不必了,日后总能知道的,再说他明年开春就出征了,能不能凯旋,能不能活命回来都是未知数,所以不必打听了吧!”

    见白云暖消极宿命,白振轩便道:“阿暖,从前你总是能梦境中卜未来吉凶,关于雍王攻打兰屿一战的结果,你可有相关梦境?”

    白云暖哑然失笑,什么梦境,那是自己前世的悲剧罢了,而雍王这是前世里从未出现过的人,自己又如何能对他的事未卜先知呢?这一世的前程对白云暖而言真个如一团迷雾,完全看不清去向。

    ※

    南巡的队伍返京,过年前一切相安无事。

    安宇梦回了河西镇过年,并准备明年春闱的行囊盘缠等事宜。

    章家的花大少被章瑞梅禁足,已经要疯掉了,每日里让四儿去打听白云暖的消息,得到的都是皇上已赐婚,白云暖待嫁的消息,他瞬间无心搭理紫藤母子俩,除了让信鸽每日往白府寄信之外,便是闲来酗酒。

    白云暖在除夕夜收到章家信鸽寄来的信时,已不是出自章乃春之手,而是出自紫藤之手。紫藤哭求白云暖去开解章乃春,白云暖对着那充满哀求的信苦笑不已。开解,如何开解?她嫁不得章乃春,所有的开解之言都是多余的空话。从前她再厌恶章乃春,尚有嫁他的可能,即便自己亦是保留了嫁他的心思,而今,圣旨一下,她和章乃春的确是再无可能了。

    对这一世的章乃春,她是存了愧意的。她是要开解他,可是她没有想好开解的话如何说,于是只能拖着先。

    白家的除夕夜并没有安安静静地过去。在洛县的天空开满火树银花的时候,白玉书发现骆雪音登上了强金阁,这一惊非同小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