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有刁民想攻略朕 > 第14章 有人要倒霉

第14章 有人要倒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瑄的一席话,可以说是帮高子辛打开了新世纪的大门。

    高子辛虽说是继后嫡子,可是他皇帝老子年纪越大,多疑的毛病也越厉害,盯着自己儿子的眼神都像是淬了毒一样,总觉得儿子们在惦记他屁股下面的那个位子。

    贺氏为了保住高子辛的小命,从小就对高子辛耳提面命,让他好好扮演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刻苦上进的事想都不要想。

    所以直到高子辛成为太子替重病的先皇监国,高子辛所学的东西都十分有限。像是帝王心术之类,他从来都没学过。

    好在贺氏很聪明,教了他不少东西,总算没让他成为真正的纨绔。可是贺氏毕竟是闺阁女子,即便再聪明,眼界也是有限。

    而先皇留下的三位辅政大臣年纪都已经大了,思想过分保守,很多观念并不适合高子辛。

    凤瑄的出现,恰恰弥补了高子辛的不足。

    他见高子辛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心中满意的同时,忍不住就说了更多:“陛下初登大宝,理当开科取士,储备人才,不过现在已经初春,今年是来不及开科举了。倒是可以定下明年开科,并放出消息,向朝廷捐粮五百石以上的商户,可有一子获得科举资格,捐粮一万石以上者,可得员外郎封号。”

    高子辛迟疑:“这员外郎……”

    凤瑄解释:“就是个称呼而已,无实权,朝廷也不用发俸禄。不过有了这封号,他们就可以穿绫罗,见了官员也不用下跪。只要陛下愿意,那些腰缠万贯的商户必然愿意捐粮。而且陛下亲封的员外郎,可比他们偷偷摸摸从官员手里买的一官半职要风光多了。”

    高子辛细细一想,觉得凤瑄说得没错,这还真是个好主意!

    凤瑄又说道:“商户里并不缺饱学之士,只是以前没有晋身之路,空有抱负却只能花钱捐个闲职。可若是陛下肯给他们科举的资格,这些人必然会感念陛下的恩德。”

    高子辛越听越满意,恨不得立刻颁下圣旨,还是凤瑄把他拦了下来:“陛下,此事还得跟三位辅政大臣商议,确定下来才好下旨。”

    其实他并未将三位辅政大臣放在眼里,只是三人毕竟身份摆在那里,有的还是三朝元老,实力不可小觑。若是高子辛不跟三人商议直接下旨,势必会跟三人离心。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一转,凤瑄就忍不住在心底暗笑。有朝一日,他凤瑄竟会如此为别人考虑。

    高子辛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却也明白这件事非同小可,的确应该跟三位辅政大臣商量。

    正好三人都在偏殿处理政务,他便直接命欢喜将人请来。

    很快,三人就过来了。

    按规矩行完礼,三人疑惑地看着高子辛,资格最老的徐太师先开了口:“陛下召臣等前来,不知所谓何事?”

    高子辛默默看了凤瑄一眼,说道:“国师刚刚向朕献了一策,朕以为甚好,故请三位卿家前来商议。”

    三人都是一惊,他们让高子辛去见凤瑄的确是有让凤瑄帮忙的意思,可是他们都没想到,传闻中冷心冷情的凤瑄这么快就出手了!

    对比着自己曾经吃过的那些闭门羹,三人不约而同地想到——

    果然还是要陛下亲自出马啊,这么快就把国师给拿下来了。

    随即,三人就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凤瑄究竟献了什么计策。

    还是徐太师问道:“不知国师所献计策为何?”

    高子辛忍不住就想把凤瑄刚刚的话重复一遍,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放弃了,只说道:“国师,还是你来说吧。”

    凤瑄没拒绝,直接把自己刚刚的话说了一遍,为了说服三人,还特意补充了不少刚刚没说的。

    三人脸色不断变化,都有些凝重。徐太师皱眉不语,太保周韬先开了口:“这么做,会不会太抬举那些商户了?科举也就罢了,这员外郎……臣以为不妥。”

    他话音刚落,太傅郑炳就说道:“何止不妥?臣以为此举定会助长商户的气焰,万万不可!”

    高子辛满心觉得这是个好办法,恨不得立刻颁下旨意看看效果,哪知道竟然被二人当头泼冷水!

    他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也不跟二人争辩,只看着太师徐衍问道:“太师以为呢?”

    三人都是老狐狸,高子辛脸色一变他们就察觉出高子辛是在生气了。可是太保周韬和太傅郑炳却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并不肯乖乖妥协。

    徐衍被高子辛点了名更是苦不堪言,他的想法跟周韬和郑炳一样,都觉得高子辛这么做实在太抬举那些商户了。

    可是高子辛既然亲自点了他的名字,肯定是不想再听到反对的意见,他要是也跳出来反对,高子辛肯定会更加不满!

    徐衍并不想招惹高子辛的不满,更不希望高子辛因为这件事跟他们离心。

    于是无奈之下,他只得问道:“陛下可是忧心国库空虚,所以才想让商户捐粮?”

    高子辛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脸上明晃晃地写着五个字——

    你知道还问!

    徐衍想到国库的情况,便知道自己没办法阻止了。高子辛问商户要粮,总比拿他们这些老臣开刀要好!

    他可是个人精,早就发现高子辛最近心情越来越不好,一旦爆发起来,恐怕他们这些辅政大臣都落不了好!与其如此,倒不如先解了眼下的燃眉之急。

    说来不过是一些商户,员外郎也没实权,碍不着什么。

    于是他说道:“臣以为,此计甚好!国库空虚,军队缺粮,不少商户却是富甲一方,借此让他们捐出粮食,正好可以用做军饷。同时,也可借此让百姓明白天恩浩荡,收拢民心。”

    太师徐衍乃是行伍出身,除了太师的身份,他还是定国公,实打实的武将。

    虽说年纪大了不再带兵,他对军队却有着特殊感情,最近国库空虚没办法给军队发放军饷,不仅高子辛气坏了,他自己也是气得不轻。

    所以尽管凤瑄没说,他却直接提出将商户捐出的粮食用作军饷,免得入了国库,又被朝中那些不知死活的人给挪用了。

    他的提议倒是和高子辛不谋而合。高子辛最近为了军饷的事愁得都快睡不着觉了,如今有了法子,他自然要先解决军饷的问题,怎么可能由着朝中的那些蠹虫糟蹋了自己的一番苦心?

    周韬和郑炳都没想到徐衍竟然会同意如此荒唐的做法,直接就变了脸色。

    周韬更是跪下说道:“陛下!臣以为这样做实在不妥!自古士农工商,那些腰缠万贯的商户向来目中无人,甚至连偷偷买官的事情都做得出,若是陛下给了他们这样的恩典,岂不是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还请陛下三思!”

    郑炳也跪了下来:“臣附议,肯请陛下三思。”

    高子辛的脸彻底黑了,他没想到,他的态度都已经如此明白,连徐衍都服了软,这二人居然还敢跟他唱反调!

    他当然知道不能给商户太多的恩典,否者一旦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后果不堪设想,可是国库现在没粮,不找那些好欺负的商户下手,他要怎么筹粮?难不成去抄那些老臣的家么?

    在心底冷冷一笑,高子辛悄悄给二人记了一笔,面无表情地说道:“既然二位卿家不同意,那不妨说说该怎么筹集军饷?”

    “这……”二人瞬间哑了,根本想不出好办法来。

    如今春耕刚过,别说国库,百姓家里也是没有多的存粮的。再说去年秋收的情况并不理想,百姓家里的粮食能不能坚持到秋收都是问题,向百姓征粮?

    那是逼着老百姓造反!

    思来想去,二人突然发现,让商户捐粮竟然成了眼下最好的办法。

    可要让他们就这么松口,二人实在做不出来。于是二人悄悄对视一眼,心里有了主意。

    周韬说道:“陛下,臣不是反对让商户捐粮,臣只是觉得,国师的办法未免太抬举了那些商户。”

    郑炳也说:“臣也是此意。”

    高子辛冷笑:“二位卿家难道以为那些商户是傻子?不抬举他们,他们会舍得捐粮?既然你们都知道商户偷偷买官,难道朕不给他们恩典,他们就不会再买了吗?与其让他们偷偷买官,养肥了底下的官员,倒不如把粮食捐给朕,让朕用来养兵!”

    高子辛把话说得如此明白,二人顿时忍不住心虚起来。在朝为官,完全两袖清风根本不可能,他们为官多年,每年也会收到下面送上来的各种孝敬。

    这些是官场上的“习俗”,说来他们没什么大错,可真要追究起来,他们说的那些孝敬足以判死罪!

    二人想到这里,脑门子顿时全是冷汗,却不敢擦,只能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

    高子辛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不禁叹息起来。他不过略作试探,想不到二人竟然真的心虚起来,可见平日里收到的孝敬不少。

    不过,二人没犯过大错,对他也算忠心,没必要直接处置了。

    更何况,眼下也不是时候。他刚刚登基,屁股下面的椅子都还没坐稳,若是立刻处置先皇留下的辅政大臣,不仅天下人会议论纷纷,史书上也不好看。

    于是他亲自将二人扶起,嘴里说道:“二位卿家不必介怀,朕知道你们对朕忠心耿耿。”

    二人心里虽然还有想在意,一直悬着的心却彻底落了下来。有高子辛这句话,他们就知道高子辛并未打算跟他们计较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凤瑄却突然开口:“臣府里倒是还有些余粮,愿意捐给国库。”

    高子辛诧异地看着他,眼神却极为满意。

    他需要的就是凤瑄这种懂得为他分忧的忠心臣子哪!若是满朝文武都能如此自觉就好了!

    听见这话的徐衍三人却是心头一跳,下意识朝高子辛看去,见他一脸满意,嘴角似乎还带着笑,三人不得不立刻站出来表忠心。

    三人齐齐说道:“臣家中也有些余粮,愿为陛下分忧!”

    高子辛越听越满意,却不急着让三人交粮食,反而说道:“捐粮一事,四位卿家不妨明日早朝再提。”

    高子辛笑得高深莫测,捐粮这种事情怎么好私下里说,让他们四个专美呢?这种好事就该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再说嘛,有了他们当表率,他倒要看看,到时候还有谁有脸不捐的!

    四人都看出高子辛的打算,知道他是在算计满朝文武,可是他们知道了又能怎么办?这种事情又不能反悔!

    想也知道,明天之后他们就要被满朝文武扎小人了。

    徐衍三人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朝凤瑄看去,眼睛里的哀怨几乎要溢出来——国师,你可把咱们给害苦了哟!

    凤瑄全当没看见,只专注地看着高子辛满足的笑脸,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

    捐粮的事就这么成了定局,事已至此,徐衍三人自然不会继续劝说,反而开始忧心下面的人欺上瞒下。

    周韬忧心道:“明日陛下旨意以下,必然会有商户主动捐粮,可若是下面的人误会陛下的意思,甚至趁机中饱私囊,怕是会生出祸端。”

    他刚说完,徐衍就说道:“这有什么?到时候直接下旨,让当地驻军统帅督管此事,商户捐出的粮食是要充作军饷,其他人想要伸手,也得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郑炳却说道:“这的确是个办法,怕就怕当地驻军统帅和当地官员勾结,狼狈为奸,最后害苦了百姓不说,还要累及高子辛的名声。”

    最后还是凤瑄提议道:“不若从天子亲卫中抽调出人手,派往各地督管此事。”

    他这话一出,徐衍的眼睛率先亮了。

    天子亲卫都是从勋贵之中选拔,虽说风光,挣取功劳的机会却少。可若是让他们去督办这件事,一旦事情办好了,不仅是份不小的功劳,在百姓中的名声也好听。

    再者,他们去督办这事,必然要跟当地富商接触,好处绝对少不了!

    这可是肥差!

    不仅他看出来了,周韬和郑炳也看出来了。于是二人立即提议,光是武将还不行,得加上文官随行!

    高子辛也不拒绝,直接招来贺坤,让四人详细商议,确定人选,然后直接拟旨盖印。

    待得这事彻底定下,时间已经到了傍晚。高子辛一高兴,干脆留了几人一起用膳。

    他的话一出,凤瑄的目光就凉凉地朝徐衍等人身上看了过去,对于这些电灯泡格外不满。用膳这种美事他跟高子辛两个人就行了,这么多人还有什么意思?

    可是即便他再狂妄,也不可能直接把人赶走,只能独自在心里憋气。

    用过晚膳,徐衍等人一齐出宫,凤瑄虽有些舍不得,却也不好留下,只能深深地看了高子辛一眼后,和徐衍等人结伴出宫。

    这些人走后没多久,贺氏就派了人来请高子辛过去。

    高子辛愕然地看着欢喜:“你是说,母后现在想要见朕?”

    不能怪他惊讶,自从他登基以来,太后贺氏怕他太累,从未主动让人来请他。如今突然要见他,必然是有重要的事。

    于是高子辛不等欢喜点头,便又说道:“既然如此,朕这就去见母后。”

    两刻钟后,高子辛来到太后贺氏居住的慈宁宫。

    高子辛乖乖行礼:“儿臣见过母后。”

    “行了,快坐下吧。”贺氏仔细打量着高子辛,见他似乎瘦了些,不禁眉头一皱,“陛下万金之躯,怎么也不好好保重身体?”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凌厉地射向欢喜,语气变得更为严厉:“欢喜,你究竟是怎么伺候陛下的?怎么让陛下瘦了?”

    欢喜吓得赶紧跪下请罪:“奴婢该死!”

    高子辛偷偷打量着贺氏,见她似乎真生气了,赶紧对欢喜说道:“欢喜,你先出去。”

    现在贺氏明显正在气头上,欢喜要是留下来说绝对没好果子吃。高子辛知道他忠心,可不希望他白白受罪。

    “你还护着他!”贺氏嗔怒道,却也没真的拿欢喜撒气,只说道,“行了,都退下吧,哀家跟陛下有话要说。”

    欢喜感激地朝高子辛投去一眼,暗自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更加忠心,决不能让高子辛再瘦了!

    宫人悄无声息地离开,很快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太后贺氏和高子辛。

    高子辛见她连人都遣走了,显然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不禁忐忑起来:“母后,您要是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贺氏挑眉看他,目光难得的带着几分严厉:“哀家叫陛下过来,就是想问问,那个涟漪到底是怎么回事?陛下打算怎么处置?”

    说起涟漪,贺氏就厌恶地皱起了眉头。

    她活到这么大,如此胆大妄为还不知礼数的女人还是第一次遇见!她管理后宫,自从涟漪高烧昏睡醒来被人察觉有异,消息就报到了她这里。只是当时她并未想到借尸还魂的可能,虽让人盯着,到底没太放在心上,这才让涟漪钻了空子,跑到了高子辛面前。

    当她得知涟漪被高子辛钦点为贴身大宫女的时候几乎悔青了肠子!

    高子辛势她唯一的儿子,从怀孕开始,她就一直小心翼翼,生怕他被人害了。好不容易等他平安生下来,她又担心高子辛夭折,活得越发小心翼翼。

    虽说她的身份是继后,可是算起来,她自打进入这宫廷就从未快活过,反而一直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等高子辛渐渐长大,先皇的疑心病已经越来越重,起先还是斥责那些长大的儿子,到了后面更是直接下杀手,毫不留情!

    她怕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也成了倒霉鬼,又小心翼翼地教导高子辛藏拙,免得他被先皇嫌疑。

    好不容易熬到现在,先皇病逝,高子辛成了皇帝,她成了太后,却也不敢松口气。

    国家已经被先帝糟蹋得不成样子,她和儿子头顶悬着不知道多少把利刃,哪里能安心?

    即便身在后宫她也知道,天下想要造反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一不小心,宫里就可能混入刺客,杀了她辛苦养大的唯一儿子!

    所以自从知道涟漪成了高子辛身边的宫女,她就对涟漪起了杀心!

    不管涟漪是刺客,还是什么东西,她故意接近她的儿子就是心机叵测!

    要不是顾忌高子辛,怕高子辛多想,她早就下手了!

    原本她是打算,等高子辛下了早朝就跟他见一面,亲自问他对涟漪的想法,哪知道高子辛竟然偷偷跑去了国师府,到现在才让她等到机会。

    而下午的时候,涟漪竟然又闯了大祸!

    这样的女人就是祸害,决不能留着!

    太后贺氏心里打定主意,就算高子辛不愿意,她也要杀了那涟漪。她说完刚刚那番话就看着高子辛,等他的答案。

    高子辛却是有些犹豫,他一开始让留着涟漪在身边是为了涟漪身上的金手指,可是如今001已经不见了,留着她倒是没了用处。

    不过,既然涟漪身上的金手指是所谓的记忆,那他倒是可以让人将涟漪抓起来,命人严刑拷问!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消失已久的001却突然出现,出声阻止了高子辛:“宿主不可!涟漪为穿越者,如果严刑拷问,她很可能带着金手指继续穿越!”

    乍然听见001的声音,高子辛甚至来不及问它之前去哪儿了,便急急问道:“什么意思?”

    听见高子辛的声音,001莫名心虚起来:“额……意思就是……她可能带着金手指再次借尸还魂,到时候麻烦更大。”

    这样的答案让高子辛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难道说,朕还得好好养着她?你不是什么金手指掠夺系统吗?就不能把她身上的金手指抢过来?”

    001更加心虚:“这个……这个有限制,不能直接抢,公平起见,得满足对方一个愿望才行。”

    高子辛这下脸色更加难看,简直恨不得直接捏死001!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来:“朕记得……你上次说的好像是要消除对方戒心?怎么现在变成满足对方一个愿望了?”

    001极力缩小肉嘟嘟的身子,吓得几乎要哭出来:“是……是这样的,如果能得到对方全心全意地信任,是可以直接把金手指抢过来的。如果不行,满足对方一个愿望也行。不过,必须是特别的愿望,能让对方心存感激的那种……”

    顶着高子辛寒冰一样的目光,它越说,声音越低。

    高子辛心念急转,问它:“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没……没有……”001的声音弱得几乎听不见。

    得到答案,高子辛懒得再理它,只说道:“朕明白了。”

    满足对方一个愿望,还要让对方心存感激是吧?他就不信他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高子辛打定主意,一抬头,却发现太后贺氏正死死地盯着他,脸色阴沉得几乎滴出水来。

    “母后……”此时的高子辛就像001似的,声音都弱弱的。

    贺氏深深地看他一眼,突然危险地笑起来:“你有什么话就说,哀家听着。”

    高子辛一听贺氏的话,就明白他今天要是不能说出个子丑寅卯让贺氏满意,贺氏是绝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只是他却有些拿不定主意,系统和金手指的事到底要不要告诉贺氏?

    要说的话,必然要全盘托出,可若是不说,他又该如何让贺氏满意呢?

    贺氏却深深地看着高子辛,心里五味陈杂,她就知道,这个儿子有事情忙着她!这让她不知道该是欣慰儿子长大了,还是该心酸儿子跟她离心了。

    偏偏她又非常清楚,高子辛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就必须得放弃一些东西。

    只是,高子辛会如何选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有刁民想攻略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昕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昕韵并收藏总有刁民想攻略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