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有刁民想攻略朕 > 第53章 可怕利润

第53章 可怕利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氏看不透凤瑄,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直觉。

    自从见到凤瑄的第一眼,贺氏就有种莫名的直觉,让她对凤瑄异常警惕。

    后来凤瑄毛遂自荐要督促高子辛习武,甚至说服了高子辛让他住进朝阳宫的偏殿,她在得到消息的时候,心里就有种强烈的不安和慌乱,本能地想要阻止。

    可是就在她亲自召见了凤瑄,想要警告他的时候,她却被凤瑄给说服了。

    想起当日的对话,贺氏不得不承认,凤瑄的确是个很聪明很有手段的人。

    这样的人若是朋友也就罢了,可若是敌人,必将十分危险!

    而凤瑄和高子辛的接触,让贺氏没办法不警惕。

    可惜,凤瑄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得让她投鼠忌器,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如今凤瑄虽然看起来异常危险,可他毕竟没做什么危害高子辛的事。可贺氏担心,一旦她对凤瑄出了手,这个危险的男人会立刻翻脸,伤害到她唯一的儿子!

    那样的结果,绝对是她无法承受的。

    好在凤瑄说到做到,果真帮她把高子辛的身体调理得越来越好,也让她更加没了下手的机会。

    贺氏倚在贵妃榻上,她呆呆地看着窗外的花团锦簇,心里一阵阵地茫然。

    她在想凤瑄,却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对付这个男人。

    如今高子辛正是用人之际,凤瑄的存在至少可以帮高子辛震慑住朝廷里的那些牛鬼蛇神。若是要除了他,高子辛再想轻易压制住朝臣怕是不容易。

    可贺氏又忍不住担心,她究竟该不该想办法除掉凤瑄?若是继续放任下去,凤瑄这个国师的权势会不会越来越大?

    到时候,她那可怜的儿子会不会彻底成了凤瑄手里的傀儡?

    然而更让她苦不堪言的是,以凤瑄的手段和能力,就算她下定决定想除掉凤瑄,恐怕也是无法得手的,只会彻底惹恼了这个人。

    这可真是……让她辗转不安。

    就是在这个时候,高子辛来到了慈宁宫。

    原本还愁眉不展的贺氏,一听说高子辛来了,立即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微笑着从贵妃榻上起了身,对着高子辛送来的水银镜理了理鬓发后,便迫不及待地走了出去。

    “你不是说要出宫去看多宝楼开张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贺氏言笑晏晏,丝毫看不出先前愁眉不展的模样。

    她一提这事,高子辛就不高兴了,忍不住抱怨道:“母后您不知道,朕原本想着好不容易出宫一趟,自然要趁此机会好好逛逛,多多体察民情的,结果舅舅和凤瑄说什么都不同意,硬是强逼着朕回来了!母后,您说他们是不是太过分了?朕该不该狠狠地罚他们?”

    贺氏不悦地瞪他一眼:“你倒是威风!还体察民情?你能耐了啊,当着哀家的面都敢撒谎。”

    高子辛见她似乎生气了,忍不住缩了缩屁股:“母后,您不能厚此薄彼啊!不能因为舅舅是您弟弟,您就不顾孩儿了啊!”

    贺氏越听越生气,忍不住就想揍他:“你倒是说说,哀家怎么不顾你了?哀家以前是怎么教你的?君子坐不垂堂,更不可白龙鱼服,让你偷溜出宫已经是纵容了,你还想怎样?今日多宝楼开张,来往的人必定不少,你如何知道里面没有敌人派来的刺客?若是出了事情,你让哀家怎么办?”

    说到最后,贺氏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眼圈也微微红了。

    她是个很坚强的女人,当初在宫里被其他宠妃欺负挤兑的时候,她也从未哭过。所有的泪水,几乎全都献给了高子辛。

    最近她本就忌惮凤瑄伤害到高子辛,一直忧心忡忡,生怕高子辛出事。结果高子辛却不懂得体谅,偷溜出宫也就罢了,竟然还任性地想要再到处逛逛!

    贺氏只要一想到街上可能藏着刺客,高子辛很可能因此回不来,便觉得撕心裂肺地疼。

    光是想象已是如此让她难以接受,若是成了真,那她可怎么活?

    越想越气,她捏了捏拳头,简直恨不得将高子辛狠狠揍一顿!

    高子辛被她给吓坏了,赶紧抱住她安慰:“母后,母后您怎么了?您别这样啊,您看孩儿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他说着,拉着贺氏的手掌就放在心口上:“您看,孩儿是不是活得好好的?”

    贺氏感受着掌心下传来的鲜活心跳,总算从无尽的恐惧中挣脱出来。只是下一刻,她就不客气地揪住了高子辛的耳朵,不故仪态地警告道:“高子辛你给哀家听着,你必须给哀家活得好好的,要是你敢受伤,看哀家怎么收拾你!”

    高子辛可怜巴巴地拿手捂住耳朵,生怕贺氏用力:“母后,孩儿都记下了,您快松手啊,都被人看到了!”

    高子辛一边说,一边朝远处侍立的宫人飞眼刀。

    其实宫人们早就把头埋下去了,根本不敢乱看,可高子辛还是异常不满。就算眼睛看不到,可那么多双耳朵全都听着哪!

    贺氏可把他给害惨了,他的形象啊,这下全都没了!

    高子辛越想越不满,把嘴角翘得老高,却又实在做不出把人全都灭口的凶残事情,只能一个人生闷气了。

    好在贺氏终于放开了他,看见他这副气鼓鼓的模样还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呀,都是当皇帝的人了,怎么老是长不大呢?你老是这样,哀家可怎么放心?果然,还是得给你娶一个好媳妇管管你才行。”

    然而高子辛一听这话就脸色大变:“不行!朕还年轻呢,娶什么媳妇?要娶也是凤瑄娶!”

    他说到这里突然愣住了,然后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啊!他怎么就没想到呢?他可以给凤瑄赐婚啊!

    只要凤瑄娶了媳妇,他就不可能再天天待在宫里了,肯定得在国师府陪着他的媳妇。

    高子辛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他忍不住问贺氏:“母后,您说要是凤瑄娶了媳妇,他媳妇是不是就会整天管着他了?不如朕亲自给他赐婚怎么样?”

    如果真是这样,那凤瑄就没办法再督促他习武啦!

    高子辛想到这里,忍不住大笑三声,他实在是太聪明了,竟然连这么好的主意都能想得到!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贺氏却突然变了脸色:“不行!这件事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行?”高子辛疑惑,他现在巴不得有个女人管着凤瑄呢!

    于是他决定据理力争:“母后,您看凤瑄他年纪也不小了,舅舅在他这个年纪可都已经娶妻了,凤瑄也该娶个媳妇了。朕身为天子,不能耽误了臣子的终身大事啊!”

    他越说越来劲,简直觉得自己伟大极了!

    贺氏越是看着他这副“傻白甜”的样子越是来气,她瞪着高子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哀家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儿子?你怎么就不想想,以凤瑄如今的权势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他?小家小户的门不当户不对,世家大族的贵女倒是配得上他,可是你想过没有,他现在已经权势滔天,一旦再和世家联姻,到时候你如何能压制得住他?”

    高子辛傻了,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

    他有些无奈:“可凤瑄如果要想娶亲,难道朕还能拦得住他吗?”

    贺氏冷冷一笑:“为何不能拦?他是大梁的国师?怎能娶妻生子?”

    “这……”高子辛觉得这个理由未免太牵强了些,更何况,他本能地觉得,凤瑄不像会是遵循规矩的人。

    凤瑄活得太肆意了,高子辛本能地觉得,世间的规则根本束缚不住他。

    只是这话,他却不敢说出来。

    贺氏的脸色太难看了,高子辛根本不敢再刺激她。

    可他不说,贺氏又何尝不知道他的顾虑?如果凤瑄当真执意要娶妻生子,他们根本没办法阻拦。

    可她还是希望能再拖拖。

    反正凤瑄现在并未表现出要娶妻的意思,他又是孤儿,没有家人替他张罗婚事,只要他自己暂时不想娶妻,高子辛又不赐婚,就能暂且拖上一拖。

    只要高子辛培养出自己的势力,就算凤瑄想要娶妻,他们也不必再如此忧心了。

    贺氏无奈叹气,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只希望,凤瑄千万莫要突然想娶妻才好。

    可惜贺氏此时并不知道凤瑄正在打她宝贝儿子的主意,否则不论如何,她也会极力让凤瑄或者高子辛娶妻生子!

    而此时凤瑄也不知道,他心心念念惦记的人差一点儿就给他赐婚了!

    不过,如果高子辛真的给凤瑄下一道赐婚旨意,说不得凤瑄就要直接逼宫了。

    说不清,究竟是谁逃过了一劫。

    时间过得极快,转眼便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来,多宝楼除了开张那日,后来全都是在限量售卖。可即便如此,大家依旧趋之若鹜。

    而到了月底,一直被钱弼大力宣传,让人期待已久的多宝楼拍卖会也将开始了。

    拍卖会是高子辛想出来的,卖的全是内造局所出的精品中的精品,那是真正的巧夺天工,价值不凡。

    高子辛为了多赚些钱,干脆把先皇保存的那些价值连城的宝贝也都找了出来,只要不是那么忌讳的,便全都归入内库里,放在拍卖会上拍卖。

    钱弼知道高子辛的意思,所以自从多宝楼开张,他就想尽办法宣传起了这个拍卖会,力求让更多的人知道。

    效果十分显著。

    多宝楼自从开张就受尽瞩目,偏偏幕后的东家是高子辛,根本没人敢暗中做手脚,只能眼红。

    而外地的一些商贾得知了多宝楼的存在后,二话不说便快马加鞭赶来了京城,就为了从这里多买些内造局所出之物回去。

    商人们眼光独到,对商机更是看得明白,多宝楼的货物全是内造局所出的精品,不说那精湛的工艺,光是内造局这个金字招牌,就意味着巨大的商机!

    当他们再得知每个月的月底还有一场拍卖会后,这些商人们就更加迫不及待了。在得知多宝楼还有专门针对女客的拍卖会后,他们更是把女眷都给带上了!

    买!不管是什么?就是砸钱也要买回去!

    高子辛对这一场拍卖可以说是期待已久,所以这一天,他再次带着贺坤和凤瑄从宫里偷偷溜了出去。

    就为了亲眼去见识见识拍卖会的热闹。

    这一次,他们不再坐在酒楼里看热闹了,而是直接进了二楼早已经准备好的包间。

    包间是钱弼亲自准备的,高子辛到之前,钱弼早已经将包间布置妥当。即便如此,贺坤还是在高子辛进去之前亲自检查了一番,确定没问题后,才让高子辛进去。

    刚做好,钱弼就殷勤地端来了凉茶和点心,一双眼睛笑得都快睁不开了:“陛下,请用茶。”

    高子辛不满:“你在这儿待着干什么?还不快出去看着?今天的拍卖会可是大头,一点马虎都不能出,明白吗?”

    钱弼赶紧说道:“陛下,臣都已经安排妥当了,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可惜高子辛依旧不满:“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绝对?万一呢?赶紧出去看着,若是出了事,损失就从你的红利里扣。”

    此话一出,钱弼的脸立刻就可怜巴巴地皱了起来。扣他的红利?这惩罚也太狠了!

    身为高子辛的“商务总理”,多宝楼明面上的东家,钱弼太清楚多宝楼现在是多么日进斗金,那利润是多么可怕了。就算他只有一分的利,那也是一笔大数目了。

    要是真扣了,他会疯的,要一定会疯的!

    于是钱弼立刻不向高子辛献殷勤了,转身就朝外面跑。

    他得亲自盯着,绝对不能出事!

    谁要敢害他被扣了红利,看他怎么收拾!

    贺坤看见钱弼匆匆忙忙地跑出去,无奈地摇头:“陛下怎么总喜欢逗他?”

    高子辛挑眉,一脸的理所当然:“谁让他每次都那么好玩?”

    贺坤这次无奈地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实在不想承认,他的乖乖外甥居然也有这么无耻的时候。

    然而,凤瑄却不满了。

    他轻轻摇着扇子,锋锐的眉梢一挑,目光危险地看着高子辛:“陛下觉得逗弄钱弼很高玩?”

    高子辛愣了愣,莫名觉得凤瑄语气不大对劲,于是聪明地不开口了,反而装模作样地端着凉茶喝了起来。

    喝完一口凉茶,他又拿起一块小巧精致的点心放进嘴里,细细品味后赞叹道:“嗯,这里的茶和点心做得还不错,你们也试试。”

    凤瑄看着明显是在故意逃避的高子辛,冷冷一笑。

    别以为他不知道多宝楼的点心师傅是从御膳房里出来的,用料也都是好的,味道能差了吗?

    凤瑄决定从此以后要更讨厌钱弼一点。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教训高子辛这个没良心的小混蛋!

    于是下一刻,高子辛正准备放入口中的点心直接被凤瑄给夺走了。

    他愤怒地抬起头,就看见凤瑄白皙细长的手指正拿着那块从他手中抢走的点心慢条斯理地放进嘴里,然后缓缓地嚼开了。

    高子辛瞪着凤瑄,目光越来越冷。

    他敢肯定,凤瑄这是故意在挑衅他!

    高子辛彻底气坏了,他指着盘子里的点心,愤怒地说道:“国师,盘子里还有很多。”

    所以,为什么要故意抢他的?

    可惜,凤瑄的脸皮向来比较厚,而这种时候,他的脸皮就更厚了。

    嫩呼呼的高子辛注定不是凤瑄的对手。

    只听凤瑄义正言辞地说道:“陛下,这里不比宫里,还是小心些得好。”

    高子辛听到这话,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所以呢?”

    凤瑄微微一笑:“所以,请让臣先为陛下试毒。”

    试毒?呵呵,真是好一个试毒!

    高子辛非常不高兴,他早就看透凤瑄的鬼把戏了,明明是想抢他的点心,还敢冠冕堂皇地说是为他试毒!

    但他还是问道:“那国师想怎么试?”

    凤瑄一点也不怕高子辛刀子一样的目光,反而挑衅地看着他:“当然是一块一块地试。”

    高子辛瞬间懂了凤瑄的意思,这混蛋就没想让他好好吃点心!而是要把他的点心全给抢了!

    高子辛死死地瞪着凤瑄,咬牙切齿地说道:“国师当真要如此?”

    凤瑄厚着脸皮说:“为了陛下,臣什么都愿意做。”

    “很好!”高子辛突然笑起来,“既然如此,那国师就好好替朕试吃吧。”

    他说完这话,突然狠狠拉了拉墙边垂下的一条织带。织带连接着挂在包间门口的铃铛,只要轻轻一拉,门口的铃铛就会摇响。然后,就会有侍者前来服侍。

    钱弼早就安排了侍者守在门口,铃铛一响,侍者便轻轻敲响了门,轻声问道:“客人有什么吩咐?”

    高子辛朗声说道:“去拿一百份点心来。”

    门外的侍者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

    一百份?这是要把人给撑死啊!可是他想着钱弼离开前曾吩咐过,不管里面的客人有什么需要都必须满足,他只好按下心中的好奇和不解,准备去拿点心。

    只是就在他准备开口应下的时候,房里又有人说道:“再拿一份点心就好,不必拿那么多。”

    这次说话的声音跟之前的不一样,明显不是同一个人。

    侍者顿时疑惑了,客人要求的不一样,那他到底该听谁的?

    与此同时,包间里,高子辛瞪着凤瑄的目光已经快要冒火了:“凤瑄,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故意忤逆朕,是想造反吗?”

    凤瑄不慌不忙地拿起丝帕擦了擦嘴边的并不存在的碎屑,这才说道:“臣只是不希望陛下后悔。陛下曾经说过,让御膳房的点心师傅来多宝楼做点心,是为了让客人宾至如归。若是因为陛下一时冲动,便浪费了一百份点心,以陛下的性子,事后必然后悔不及,臣自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哼,说起来还是你有理了?”高子辛冷哼,不过他虽然依旧不满,却不再坚持让侍者送一百份点心来,想要撑死凤瑄了。

    凤瑄死不足惜,可那么多点心决不能浪费了!

    高子辛干脆赌气不理他。

    凤瑄看在眼里,眉头微微一皱,渐渐有些心急了。

    他只是不满高子辛总是捉弄那个死胖子钱弼,把注意力放在钱弼身上,可不是为了让高子辛跟他赌气的!

    无奈之下,凤瑄只能认输,拿起侍者送来的点心放到高子辛面前:“这个味道不错,陛下不妨试试。”

    高子辛冷哼一声,傲娇地扭过头,打定主意坚决不理他。

    凤瑄一阵无奈,见高子辛红润饱满的唇瓣紧紧地抿成直线,又忍不住想亲自喂他。只是就在他伸手拿起一块小点心,蠢蠢欲动地想喂给高子辛的时候,他的余光却突然看见了守在旁边的贺坤,伸出去的手瞬间就僵硬在了半空。

    高子辛愣愣地看着凤瑄伸过来的手,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凤瑄这是想干嘛?

    本就对凤瑄异常不满的贺坤更是冷冷地瞪着他,目光锐利得跟刀子一样,像是要将凤瑄劈开:“国师想干什么?”

    凤瑄不动声色地收回手,将点心放入口中,细嚼慢咽,完了才说道:“刚刚只是觉得陛下或许会喜欢,是臣僭越了。”

    高子辛不满地瞪着凤瑄,这个混蛋到底是什么意思?居然故意拿点心逗他,当他是一岁多的小孩子吗?

    贺坤也异常不满,他神色冷峻,态度严肃:“国师下次想做什么事情,最好想清楚再做,别把陛下当成小孩子!”

    凤瑄可不会因为他的警告就害怕,他似笑非笑地看贺坤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贺统领放心,凤某从未将陛下当成小孩子看待。”

    他可以一直把高子辛当成男人看待的。

    可惜,贺坤并不知道他话中的深意,闻言便满意地点了点头。尽管心中依然还有些怀疑凤瑄,他还是很满意凤瑄此时的识时务。

    高子辛却气坏了,凤瑄这混蛋分明就是把他当成小孩子!

    高子辛一直愤怒地瞪着凤瑄,生起气来连点心都顾不上吃了。

    凤瑄却不慌了,反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好整以暇地享受高子辛的目光注视,恨不得高子辛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才好。

    可惜想象很美好,现实这个小妖精却总是跟人唱反调。

    很快,拍卖会便开始了。

    而原本愤怒地瞪着凤瑄的高子辛,也立刻将目光从他的身上转移到了拍卖会上。

    这让凤瑄异常不满,可惜他根本无法阻止。

    高子辛却丝毫没李毅道凤瑄的不满,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拍卖会上面。主持拍卖的不是别人,正是前金玉阁掌柜孙有为。

    高子辛听着他说了一番开场白,不得不承认,凤瑄推荐的人果然不错,这孙有为当真是八面玲珑,舌灿莲花,短短几句话,就将整个拍卖会的气氛给炒热了,还丝毫不会让人反感,只会让人热血沸腾。

    若非高子辛正是这多宝楼的幕后老板,说不定他都要被孙有为的话给蛊惑,克制不住心里疯狂的购买*了。

    很快,第一件拍卖品被放上了展台。

    这件拍卖品不是别的,正是高子辛召见钱弼的那日,曾经放在手中把玩的那件七彩琉璃瓶。

    这瓶子有一尺来高,造型别致,犹如婉约的仕女,让人见了便忍不住心生怜爱。而更为难得的,还是瓶身上融合得非常巧妙的七彩色泽。

    就连见惯了宫中真品的高子辛都十分喜欢这个琉璃瓶,就别说在场的其他人了。

    瓶子刚拿出来,几乎所有前来参加竞拍的人便亮起了眼睛,目光贪婪而灼热地看着展台上的七彩琉璃瓶,仿佛看见了稀世美人。

    不仅是坐在外面的人如此,就连坐在包间里的人也同样如此。

    孙有为当了金玉阁多年的掌柜,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他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顿时知道事情成了。

    他甚至不用过多地赘述这七彩琉璃瓶多好多好,识货的众人已经见识到了它的妙处。

    这便省了他许多功夫,也能让拍卖会更加顺利地进行下去。

    即便竞拍尚未开始,孙有为已经可以预见,今日的拍卖将会是怎样的疯狂。

    他满意地笑了笑,开口说道:“此物为七彩琉璃宝瓶,质地晶莹剔透,色彩璀璨夺目,是一件难得的珍品,就算是内造局也只造出了这么一件,绝对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

    因为就算是同样的器型,也绝对找不出同样色彩的第二件来。

    底价一千两黄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两黄金,现在竞拍开始,想要将这件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带回家的,现在就可以竞价了,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过,可就只能抱憾终身了。”

    他话音一落,一处包间外的铃铛顿时响了起来。

    孙有为看了一眼,朗声说道:“三号包间的客人出价一千两,还有加价的吗?”

    于是,又有铃铛响了起来。

    孙有为再次开口:“七号包间的客人出价一千一百两。”

    这一次他没再问有没有加价,因为已经有人举起了手里的号码牌。

    孙有为:“十五号客人出价一千二百两。”

    渐渐的,举牌子的人越来越多,包间外的铃铛也不停作响。

    没多久,价格就增加到了九千八百两黄金。

    这个价格已经高得十分吓人了,即便在场的不少人都对这件七彩琉璃瓶喜爱不已,却也不得不选择了放弃。

    九千八百两黄金,就是九万八千两银子,对于很多人来说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可即便不少人选择了放弃,价格依旧在上涨。

    “一万两!”

    “一万二千两!”

    “一万五千两!”

    “二万两!”

    “三万两!”

    “五万两!”

    到最后,大家已经不在满足于一百两一百两的加,反而自己喊起了价。只是随着叫价越来越高,到最后,参与争夺的便只剩下几个大商贾了。

    这些商贾十分有钱,叫起价来一点也不心疼,而当有人声嘶力竭地叫出“五万两”之后,所有的叫价声和低声议论声全部消失,整个二楼安静得落针可闻。

    五万两!这可不是五万两白银,而是五万两黄金,五十万两白银!

    这个价格太可怕了,以至于,根本没人敢再叫价。

    就连亲自主持拍卖的孙有为,已经偷偷躲起来观看这一幕的钱弼都被吓了一跳。二人虽然早就猜到价格不会低,但是也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叫出五万两黄金的高价!

    而高子辛所在的一号包间里,高子辛和贺坤,甚至就连凤瑄也有些傻眼了,愣愣地看着这一幕,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孙有为是最先清醒过来的,他故作镇定地微微一笑,朗声问道:“还有人继续加价吗?那么五万两黄金一次,五万两黄金两次,五万两黄金三次!那么我现在宣布,四号包间的客人竞拍成功!”

    他说完,立即有侍者捧着一个精工雕琢的黑檀木盒子走了上来。孙有为亲自捧着七彩琉璃宝瓶小心翼翼地放进去,紧接着,侍者便捧着盒子,朝着四号包间走去。

    未免有客人恶意叫价,多宝楼的拍卖会有一个规矩,便是竞拍成功后便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结算清楚后,该客人才能参与接下来的竞拍。

    钱弼亲自出面参与货物交割,所以整个过程进展得十分顺利,他亲自数过五张大面额的金票,检查无误后,侍者便将装着七彩琉璃宝瓶的黑檀木盒子交给了客人。

    钱弼将金票仔细揣好,走出包间的时候整个人就跟踩在棉花上一样,飘飘忽忽的。

    他是万万没想到,竟然真的会有人花五万两黄金,就为了买那样一个破瓶子!

    就算他第一次见的时候也狠狠惊艳了一番,但是要让他拿五万两黄金来换,他是绝对不会换的!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败家子。

    钱弼一边回忆着刚刚那人的外地口音,一边在心底默默吐槽。

    而一号包间里,贺坤还在惊讶刚刚的价格。

    五万两黄金,这已经比他一辈子的俸禄都要多了!他狠狠咽了咽口水,一阵抓心挠腮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陛下,刚刚那琉璃瓶……成本多少?”

    高子辛挑眉:“这个么……”他有些欲言又止,一副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模样。

    贺坤以为他为难,立即说道:“若是不方便说,陛下就当臣没问过。”

    高子辛狠狠灌下一口凉茶,深吸了一口气,才终于说道:“其实不是不方便说,只是……朕有些说不出口,那件琉璃瓶的成本……大概也就一两银子不到吧。”

    这下,不光是贺坤,就连凤瑄都震惊了。

    成本才不到一两银子?却卖出了五万两黄金的高价?

    这利润……

    凤瑄再也维持不住表面上的高人风范,贺坤也彻底傻眼了,张着嘴巴傻傻地看着高子辛,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就跟在看稀世奇珍一样。

    他怎么不知道,他外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奸了?

    这要是说出去,以后谁还敢自称奸商啊?

    高子辛被他和凤瑄看得不自在,忍不住为自己辩解道:“虽然成本并不多,但是刚刚那件琉璃瓶的确是世上独一无二,说它是宝贝也不算骗人。”

    贺坤和凤瑄默默看他一眼,眼神仿佛在说——这话你自己信不信?

    紧接着,贺坤突然说道:“等等,臣怎么记得,上次去内库的时候,看见过跟它一样的?还不止一个?”

    对!关键就是不止一个!

    不是说世上独一无二吗?这也太欺骗人了!

    高子辛才不承认自己是在骗人,他辩解道:“七彩琉璃宝瓶的确不止一件,但是每一件的色彩分布都各不相同,颜色也略有差异,所以说,每一件其实都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

    所以,他根本就不是在骗人!

    贺坤狠狠咽了咽口水,突然不想承认这个振振有词的大奸商是他的乖乖外甥了。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生意还可以这么做的!

    他算是明白,为什么高子辛这次铁了心都要做买卖了。

    这赚得也太多了!

    高子辛其实已经高兴坏了,但是他觉得自己是皇帝,不能堕了帝王的威仪,所以才一直表现得特别自信的模样。

    若不是贺坤和凤瑄在场,他早就忍不住大笑出声了。

    要知道,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原来一场拍卖会就能这么赚钱呢!

    这时候,第二件拍卖品已经开始拍卖了,叫价依然十分疯狂,不过这次的拍卖品不是七彩琉璃宝瓶,所以最后的成交价并没有像刚刚的五万两黄金那样疯狂,只有三万八千两黄金。

    很快,又是第三件,第四件……

    高子辛默默看在眼里,听着最后的成交价,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每年皇帝和太后的寿诞,臣子们都是要送礼的,而且送的礼还都是好东西。

    高子辛觉得,与其把那些礼物堆在库房里,倒不如拿到拍卖会上处理了,换成金灿灿的金子!

    至于这么做会惹来多少非议,天下人会如何鄙视他,他才不关心呢!

    到时候他拿私房钱来补贴百姓,就不信堵不住天下人的悠悠众口!哼!

    很快,第八件拍卖品被抬了上来。

    这一件拍卖品是一对沙漏,大的有一尺来高,小的却只有手指头那么大,直接可以随身携带,甚至放在手中把玩。沙漏用透明的琉璃做成,里面装的是璀璨的金沙,而支架则由黑玉打造,上面还用金线标注了时间刻度,非常精致漂亮。

    所以东西一放到展台上,大家的眼睛就再次亮了起来。

    等孙有为微笑着介绍了沙漏的妙处,竞价声顿时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并且很快就飙升到了四万两黄金的高价。

    没办法,大家以前都没见过这样的沙漏,而如此大一块毫无杂色的墨玉更是相当难得,不管是从实用价值还是收藏价值来说,它都是一件难得的宝贝!

    只可惜这些疯狂竞价的人根本没留意到,孙有为介绍沙漏的时候,可没说过它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沙漏的竞拍很快结束,紧接着,第九件拍卖品被抬了上来。

    然后所有人发现,这一件拍卖品更加难得。

    这是一面水银镜,可它又跟多宝楼之前出售过的水银镜不一样,比起他们之前见识过的那些水银镜,这一面水银镜要大得多!

    这一面巨大的水银镜呈长方形,足有五尺高,两尺宽,不仅看起来更加清晰,边框更是由乌木精工打造,贵气逼人。

    所以镜子一抬上来,根本不用孙有为介绍,识货的人就已经疯狂地竞价起来,没多久就有人交出了六万六千两的高价,被京城的一名大商人买了下来。

    没办法,外地来的商人倒是想买,可这么大一面镜子,他们要怎么拿回去?

    要知道,多宝楼虽然才开张一个月,但是已经有人发现了水银镜的坏处——这玩意儿根本不经摔,一摔就碎了!

    如此一来,运输就成了问题。

    大梁可没有高子辛从异世中见过的那种四通八达的平坦大道,长途跋涉下来,损耗是非常可怕的。

    若非这面镜子实在是太大,边框更是用的乌木,而且在场的人早已经在一轮轮竞价中已经疯狂了,它根本不会被卖出六万六千两黄金的可怕高价。

    但是竞拍一结束,就不容人反悔了。

    没办法,多宝楼还有个规矩,不管是拍卖会还是平时的买卖,一旦买下却又无故反悔的客人,都会被列入多宝楼的黑名单,从此拒绝交易。

    来参加这场拍卖会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很多都是商人。他们都是冲着多宝楼,甚至可以说是冲着多宝楼的幕后老板来的,哪能为了一点钱彻底绝了自己的晋升之路?

    说不准突然得了那位的青眼,日后就扶摇直上了呢?

    很快,第十件,也是最后一件拍卖品被拿了上来,然后大家突然发现,这一件拍卖品竟然更加了不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有刁民想攻略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昕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昕韵并收藏总有刁民想攻略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