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深宫嫡女 > 京华烟云 177 姐妹情深

京华烟云 177 姐妹情深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并不是一个好话题,如瑾还记得当初她私自出府去找他,在客栈门口遇到滋事的人。天气晴好,碧空高远而澄澈,凌慎之一身青衫被暖阳镀上柔和的光芒,在如瑾所乘的平头马车上投下静谧的影。

    有贪玩的小孩子在长街上放鞭炮,噼噼啪啪的脆响,夹着稚童清脆欢快的笑声,成了这一刻喜庆而温暖的衬景。因是新年,如瑾难得穿了一件浅绯色的杭绸短褙,袖口是玫霞绣茜桃叶的花纹,细密而柔软。她的手指无意识地捻着袖子,抚过一片片鲜活桃叶,耳中听着凌慎之温和的声音,恍惚间觉得似是春来早。

    因有对如瑾言听计从的崔吉带人跟车,其余婆子仆役们便都不敢吱声,有的人觉得自家姑娘和外男这样在街上长时间的说话不妥当,但也只能心里想想,谁也不敢说出来。于是车里车外两个人,便事无巨细地闲闲聊下去,直到佟秋水派来的人前来知会相见地点。

    “不耽搁蓝小姐了,凌某告辞。”凌慎之朝车子含笑点头,侧身退到一边。

    如瑾隔了车帘与他道别,叮嘱他好好将养身子,这才让佟家下人前头带路,命车夫启程。自始至终,两个人俱都守礼未曾相见。

    蓝家的马车辘辘走远,凌慎之站在原地目送车子远去,直到拐过街角不见踪影。他的衣角飘在微风里,似婆娑舞动的竹叶。

    “姑娘您别担心,刚才奴婢看见凌先生的样子了,他站得笔直,想来背上的伤已经不那么疼了吧。”碧桃一边将车中小暖炉的炭火换到如瑾手炉里,一边回想刚才的情形。

    “站得直与不直,和疼不疼可没有必然的关系。”如瑾轻声说了一句,想起潘芩闹事的当夜,那时候凌慎之乍受重伤,仍在晨月之下站得笔直。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这样一句话。

    虽然活了两世,可她的前世接触的人那样少,除了侯府就是深宫,从未见过凌慎之这样的男子,干净得像是清秋月下的山间泉池,却并无凉意,反有春日阳光的温度。通透,谦和,还有舍身救人的勇敢。

    他是很好的人。

    毫无征兆的,如瑾忽然想起宫里那位至尊。那个大燕朝最尊贵的男人,脸上总是挂着冰冷的死板的神色,很少有笑容,不像凌慎之,总是温和地带着笑意。

    “怎么想起他来!”如瑾暗暗感到晦气,垂下了眼睛。

    她怎么能将那个人和凌先生比较,真是辱没了凌先生。昏头了!如瑾骂了自己一句。

    ……

    马车在一家茶楼门口停住,前来引路的仆役躬身道:“蓝三小姐请,我家姑娘在二楼‘荷露’间等您。”

    如瑾下了车,早有茶楼伙计上前迎接,恭谨有礼的上楼带路。一路上去,如瑾发现这家茶楼布置颇为雅致,一楼大堂内来回走动的伙计们也都规规矩矩,几拨零散的客人衣着光鲜言行有度,没有高声大气谈笑的。堂中有唱曲的女子低声婉转,总的来说,楼上楼下都不喧闹,是个会客的好地方。

    “正月里开张的店家少,难为佟姐姐找了这么一处雅地。”一进荷露间的门,如瑾便朝凭窗而立的佟秋水笑言。

    小小巧巧的隔间,方桌圆椅,粉彩竹枝半山雨的茶具清雅大方,未曾见得里头茶色,已有清香袭来。墙边小高几的美人瓶中供着两枝绯红新梅,梅枝旁边,正是背对着门口的佟秋水。

    “瑾妹妹来了。”佟秋水声音低沉,语调不似往常,十分失礼的没有回头来迎。

    如瑾略微一愣,想起进屋时她贴身的丫鬟和婆子都站在屋外伺候,遂轻轻挥手,让碧桃退出去了。哒的一声,隔间的门扇轻轻合上,屋中只剩下姐妹两人。

    “姐姐。”如瑾走到窗前站在佟秋水身边,看见她垂在脸上的泪。

    佟秋水回头看了看,见屋里没了旁人,已经收住的眼泪又断续淌下来,擦也擦不干。

    如瑾心中满是惊讶,却什么都没问,只近前拉了她坐到椅子上,将帕子递给她。佟秋水自己的帕子已经湿了,接过如瑾的蒙在脸上,只是默默流泪,一声呜咽都不发出来。

    如瑾关切地看着她,只等她自己哭够了再说话。她突然出现在京里已经很是奇怪了,现在才年初三,她不陪着母亲和亲戚在家过年,反而躲在外头茶楼里遣退了婢女独自流泪,这更是让人猜不透缘由。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如瑾任由她哭泣发泄,静静等她自己开口。

    佟秋水足足哭了有一盏茶的时间,两只眼睛红肿得像是核桃,这才渐渐收了泪,慢慢平静下来。如瑾给她倒了一杯茶,她捧在手里一口一口的喝,直到全都喝完,方抬头看着如瑾。

    “是佟太太的病?”如瑾轻声试探了一句。适才在胡同口听金妈妈说佟太太来京就病,到最近才好,如果不是托辞的话,难道病得不轻?

    佟秋水似是自嘲的笑了一下,缓缓摇头,“我不是为母亲哭,其实,她本就没有生病,那不过是金妈妈跟你解释的借口罢了。”

    如瑾早就隐约料到是如此,佟秋水说话向来不喜拐弯抹角,单独相处的时候,一下就戳穿了。

    既然佟太太没有生病,为什么她们到京这么久,佟秋水都没有和如瑾知会一声呢?蓝家被赐住晋王旧宅的事稍微打听就能得知,不可能是因为找不到。“你遇到了什么事?”如瑾径直相问。

    佟秋水又有泪意翻上来,强自忍了忍才压下去,张口几次,却没说出来。

    如瑾没有追问,也没有劝她倾吐,说与不说都任凭她自己决定了。看这样子,该是很难启齿的事,虽然如瑾很想帮她,但更尊重她的心情和态度。如瑾深切的知道,有些苦即便是面对至亲至近的人也无法言说的,只能默默埋在心里。

    “瑾妹妹……”过了半晌,佟秋水终于还是开口了,“我姐姐她……她在王府过得不好。”

    果然是因为佟秋雁?如瑾已经有了隐约的揣测。前世时她从未听说佟家进京探亲的事,这一世却发生了,除了佟秋雁这个变故,还能因为什么呢?

    佟秋雁跟了长平王。想起这三个字,如瑾感到心中很别扭。曾和那人相处的时光,曾听他亲口说出的话,所有都在脑海中飞快闪了一遍,眼前却是佟秋水红肿含泪的眼睛。

    如瑾深深蹙眉:“秋雁姐怎么了?”

    “姐姐她……没名没分,很艰难。听说,长平王府里有许多像她一样的人。”佟秋水低了头,没有深说,如瑾却听懂了。

    父亲蓝泽身边只有三个小妾和几个侍婢,蓝家内宅还那样乌烟瘴气的,何况是传闻中美婢众多的长平王府,佟秋雁一个小城太守的女儿,在王府里能有什么地位,过得艰难可想而知……

    这一个念头闪过,如瑾突然就想起那人漏夜潜入香雪楼的事。他矫健的身手,隐忍而凌厉的棋风,还有寒星一样的眼睛,齐齐撞到她眼前来。

    一瞬间如瑾有些恍惚。

    那个频繁和她接触的王爷,是害得佟秋雁艰辛,害得佟秋水落泪的人。他在她跟前表现出的样子,与传闻中的长平王毫无相似处,可佟秋雁活生生的例子却又让他与传闻相符。

    这样的差别……

    如瑾脸色沉沉的,紧紧抿着嘴,半晌没说话。佟秋水却误会了,惊觉自己失言:“瑾妹妹你是不是还在自责,觉得是你害了姐姐?你千万不要这样想,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一时伤心,若是真怪你,我怎么还会和你相见,也不跟你说这些了。”

    如瑾抬眸看见好友一脸急切,忙解释,“不,我是在想……”在想什么却不好与她说了。

    佟秋水以为如瑾仍在内疚,脱口便说出来方才一直踌躇未言的事:“我私下和你说这些不为别的,只为我心里憋得难受,和母亲说没有用,只会让她更伤心。在京里这些日子我实在是憋坏了。我没怪你,我怪的一直是我自己,所以我才要进王府去……”

    “什么?你说什么?”如瑾愕然。

    佟秋水也是一愣,似是没想到自己这么痛快就说了出来,转而露出决然的神色,“算了,既然说了便都说出来罢,约你在这里,本来也是想倾吐给你听,一时羞于出口罢了。”

    如瑾震惊得失了镇定,握了她的手追问原因。佟秋水转开脸不与如瑾对视,只道,“长平王原本要的就是我,姐姐替了我,却落得艰难辛苦。我没有别的路可走,唯有从了王爷,换姐姐一世平安。”她很轻很轻的笑了一下,眼里又落下泪来,“是我以前太没有担当,如果当时我便这样做,哪会牵扯姐姐进来,害了她。”

    如瑾的眼睛渐渐睁大,到底发生了什么,竟让佟秋水有了这样的想法!

    ------题外话------

    感谢jp1702,梅梅8082,smile1220,basil,rourou:)

    看了新版《特警判官》,这才知道世上竟还有比长平王更苦命的男主!整部片子从头到尾,竟然没有观众知道男主长什么样子!我果然是个好人,起码长平王没有带头盔出镜,用胡子拉碴的下巴演戏o(╯□╰)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深宫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长安并收藏重生之深宫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