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深宫嫡女 > 京华烟云 194 黎明之前

京华烟云 194 黎明之前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屋中的丫鬟们不但没有依着凌慎之的意思扶如瑾起来,反而跟着如瑾一起跪了下去,满屋子的人,这下不论凌慎之躲到哪个方向都会受人一拜TXT下载。

    凌慎之的干脆背转了身子,面向窗外,眉头压得很低:“蓝小姐做这样的举动,若不是顾忌令堂产后的情形,凌某便要告辞了。”

    他原本并不是性子平和的人,只是这些年在外磨练,养成了轻易不动怒的温和态度,让人以为他就是那样云淡风轻。可这时候不知怎地,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压不住胸中的火气,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透着冷意。

    两句话说完,连他自己也有些疑惑,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这样的情绪失控,已经很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了。

    如瑾诧异地抬起了头。

    她看着眼前背影挺拔的男子,自是感觉到了他的不豫。她对他的生气感到困惑,不过转念一想,似乎又有些明白。所谓白发如新,倾盖如故,与人相交贵在交心,这世上就是有一片赤诚的相遇相知,凌慎之无偿帮了她这么久,不畏流言,甚至出生入死,她这一跪是将这份交情贬低了。

    “先生,是我冒昧了,请你不要见怪。”一念及此,如瑾赶忙出言解释,当着满屋子的人她不好将话说得太深,却不能不尽量弥补,“家母的性命和妹妹的安全,两次都是先生出手护佑下来的,先生秉承医德救死扶伤,也许对你来说这只是行医的本分,可对我来说却是天大的恩情。先生可能不知道,蓝家虽然表面光鲜,府中虽然亲眷不少,可唯有母亲是我此生最大的依靠,若是她出了什么差池,这世间对我来说也是生无可恋的。所以,先生,我这一跪跪的不是你,是救了我母亲和妹妹的妙手大夫。而先生其他的帮助护佑,我不知该怎么表达谢意,也许说谢谢亦是看低了先生,只希望先生不要恼我,仍能一如既往……”

    说到此处,如瑾却也说不下去了。

    这一如既往四个字,表达得有些矫枉过正,那些帮助毕竟是给人家添麻烦的,她不能为了解释今日的事就厚着脸皮让人家继续帮她。

    顿了一会,如瑾从地上站了起来,低声道:“即便我跪上三天三夜,也不能表达感激之万一,请先生念在我太过着急母亲的份上,不要嫌弃我粗俗。”

    凌慎之静静对窗站了一会,心底终是无声的叹了口气。

    她的解释他听懂了,孝母之心,他又何尝不明白。只是……他亦想不通心头突然的烦躁来源于何处,或者是可以想通,却没让自己想通。

    他转过身来,入目便是如瑾略显苍白的清瘦的脸。

    几乎是陪着秦氏熬了一整夜,焦虑劳神,她原本就不丰润的面颊更显得憔悴了。少女的容颜像是经了夜霜的花朵,明明受了损伤,却有不肯屈服的倔强。双唇失了血色,一双眼睛却明亮的迫人,带着歉疚和担忧看向他。

    凌慎之突然想起了池水胡同的那个晚上,她脖子上带着伤,流着血,目光却是冷冽决然的,与此时此刻的软弱情绪全然不同。

    他的心里似乎被什么撞了一下,立刻转开了眼睛,看向仍然跪着的丫鬟们。

    “让她们都起来吧。”他转移了话题。

    如瑾立刻就觉察到了他的变化,他的声音里已经没有方才的恼意了,又恢复了以往的态度。

    “多谢先生。”她松了口气,脸上不由便带了笑,挥手让丫鬟们全都起身。

    自有碧桃机灵的开了口,“太太劳累过度正在睡着,大家各自做事去,声音都轻着点。还有,口风要紧,知道么?”

    最后一句是用严厉的语气说出来的,丫鬟们全都齐声应是。论地位,同是一等大丫鬟,碧桃可比不上金鹦等服侍老太太的人尊贵。但如今蓝家内宅里当家做主的人可是如瑾,碧桃又是如瑾身边第一等心腹之人,自然能够使唤动其他丫鬟。她发了话,连秦氏跟前的飞云都要忌惮。何况凌慎之入内宅之事非同小可,只要不傻,没人敢胡乱往出说。

    于是丫鬟们各自散去做事,有进去帮着孙妈妈的,有出去准备食水药物的,外间里便只剩下了如瑾碧桃和凌慎之。

    孙妈妈抱了襁褓中的小女孩子出来,径直走到凌慎之跟前:“先生是恩人,看一看我们七姑娘吧,姑娘给您谢恩了。”

    她抱着孩子朝凌慎之深深福礼,相当于这孩子朝恩人道谢了。

    这本不合规矩礼法,但孙妈妈可算是除如瑾之外最关心秦氏的人了,只要秦氏得救,她才不管别的,只认准了凌慎之是恩人。

    凌慎之刚对如瑾的举动稍微释怀,猝不及防又被孙妈妈行了个礼,无奈作揖还礼,对秦氏跟前的人给予了相当的尊重,“不单是在下的功劳,夫人母女平安,也要感谢接生嬷嬷的推拿手段。”

    孙妈妈还要说什么,如瑾知道凌慎之不适应这个,连忙将话岔开,请凌慎之进去又给产后昏睡的秦氏诊了一次脉。

    出来后如瑾将他请到了东间写药方,产房那边毕竟血腥气太重,丫鬟们出入又多有不便,秦氏没了危险,不好让他在那边久留。

    “令堂没有大碍,但这次气血确实受了损伤,恐怕要调理许久才能得好,这些方子且先用着,过一段若是方便,我再来看一次斟酌新方。若是不方便,派人将令堂的情况说与我听也可。”凌慎之又写了几个产后滋补的药膳方子,让配合着适才的药方一起使用。

    如瑾明白不同的阶段要用不同的方子调理,见他依然肯继续帮忙,忙说:“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若有下次,恐怕还得委屈先生悄声潜入。”

    “这个无妨。”凌慎之倒也看得开,一口答应。

    “先生厚待,无以为报。”如瑾除了感激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方才碧桃拿了诊金来,凌慎之并没有收。

    “你不必不住口道谢,治病救人本就是我该做的,不然我学这些医术作甚。”凌慎之对如瑾的感激总觉不舒服,淡淡一笑,说道,“我不收诊金,是因为我在帮朋友,而非普通的行医出诊。若你非要酬谢那些阿堵物,一开始我便不会上门应诊了。”

    朋友?

    如瑾一愣。

    她从来没拿凌慎之当过朋友。此时骤然听他说出这两个字,一时百感交集。

    凌慎之这样的人,干净,聪慧,善良,其实她以往交友也是会结交的。但因为彼此之间有男女之防,她一时没往这方便去想罢了。而且从最开始她便亏欠着他,愧疚与感激的情绪太重,她也从没想过拿对方当朋友。

    可是此时听了他的话,她也有了顿悟的感觉。

    若不是朋友,谁还会这样帮她呢。

    唯有十分真挚诚恳的结交,才会这般不计报酬的屡屡相助。

    “能被先生当做朋友,是我的荣幸。”她郑重说。

    这不是客套话,她真是觉得他好。从青州闺阁里第一次相见,她就被他超然洒脱的气质折服。他那么一尘不染,而她自己却要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她从心底厌恶那些勾心斗角,沾了那些,觉得自己已经不干净了。

    她是侯门小姐,他不过一介布衣,可在这方面,她觉得自己是远远不及他的。身份悬殊,她却不敢将之视为友人。

    所以他一句“帮朋友”,让她顿感温暖。

    可没想到,凌慎之却也说:“与小姐为友,才是凌某的荣幸。”

    如瑾苦笑摇头:“我不及先生多矣。”

    凌慎之的眼睛垂了下去,清朗的面容染了一层淡淡的哀痛,“能舍身救母,是凌某不及小姐多矣。”

    如瑾敏感觉察到了他的变化,那转瞬即逝的哀伤,让她直觉他身后必有故事。可他的言语涉及母亲,许是家中的事情,她不便深问,只能关切看着他。

    凌慎之却是很快抬头笑了,朝窗外看了看,说道:“好了,时候不早,我还是在天亮前出去得好。令堂的身子请仔细调养着,若有问题,随时派人给我去信,我还是住在那里。”

    如瑾看看铜漏,知道天马上就要亮了,到时园子里有了来往的人,悄悄出府会费些劲,便也不挽留他,起身相送:“劳烦先生一夜,请回去好好休息。”

    凌慎之一揖出门,如瑾送到院门口,看见崔吉从阴暗的花木丛中无声出现,带着凌慎之很快消失了。

    东方天际已经露出些微晨光,黎明前是最冷的时候,初春的清晨寒气仍是透骨。可是看着满园子已经返青的花木,如瑾知道满园春色的时光不远。她一点都不感到寒冷。

    “母亲,您醒了!”

    回到屋子里,昏睡的秦氏张着眼睛,正让乳母将孩子抱给她看。

    “母亲,您醒了!”

    回到屋子里,昏睡的秦氏张着眼睛,正让乳母将孩子抱给她看。

    “母亲,您醒了!”

    “母亲,您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深宫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长安并收藏重生之深宫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