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深宫嫡女 > 406 辽镇檄文

406 辽镇檄文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八月十三,辽镇何氏反。

    举的是义旗,以“清君侧,诛妖邪”的名号一夜之间将檄文快马传至各军镇行省,中途虽有被截的,到了十日后,最偏远的南海、西疆等地也有了檄文暗中流传。

    檄文讨伐的罪首当然是长平王。

    辽镇总兵何光祖指责七皇子诛杀兄弟、幽禁君父,挟天子扰乱朝政,以血腥镇压群臣,狼子野心,谋逆篡位,为一己之私而置祖宗百年基业于不顾,“……长此以往,山河色变,天下义士当愤起匡扶社稷,祭妖孽于九门之外,复我大燕寰宇清明!”

    讨伐檄文写得声情并茂,文采斐然,内阁第一时间获取了一份,是何氏举旗的第二天。长平王捏着檄文一字一句浏览完毕,抬眼笑向各位阁臣道:“何家武夫盈门,常被士族私下里嘲笑满门粗鄙,这回总算是露了一回脸——让你们再笑话咱,咱武夫也能拽文啊!”

    殿内响起两声附和的干笑,更多人是面色沉重。至于沉重底下掩藏着什么心思就不得而知了。已故罪太子的外家举义旗讨伐当权的皇子,若能置身事外,可以看一场好大的热闹。只可惜入阁之人没有能在这种情况里独善其身的,要么站队,要么被排挤出去。

    在场没有蠢人,都知道何氏“义旗”一举将引发什么样的动荡。长平王早已在短短几个月的“观政”过程中显露出本性,别看平日可能笑呵呵的,真到了紧要关头谁都知道他不会手软,且会心狠手辣得超乎常人。

    长平王笑过之后捏着檄文默然不语,满场内静了一会,新上任的戴侍郎带头责骂了何氏一族“居心叵测歪曲事实”,声音不太高,言辞也不激烈,其余几名尚书才相继跟着骂了起来,痛陈何氏乱国。长平王等到他们的慷慨激昂平息之后,问有何对策,于是满场又静了下来。再问委谁讨贼,大家开始不动声色推荐政敌。

    回到王府之后,长平王招了幕僚在外书房议事。说是幕僚,其实大半都是昔日暗中活动的僚属智囊,皇帝“病重”,再也不用担心有人忌惮儿子发展势力,这些人就渐渐走到了明面上。

    书房中间大书案上铺着燕地舆图,长平王站在书案前,听幕僚将各地军镇情形简要陈述之后,问:“若京畿抽兵北上迎战何氏,胜算几何?”

    “王爷,恕属下直言,辽镇与京城距离太近,何氏起兵不日便可攻至京畿境内,若是太祖开国时兵精将良的情况下自然可挥兵迎敌,只是此时……太平盛世日久,国无战事,兵将们战力不可与以往相较,恐怕……”

    “属下觉得应该从京畿周边几镇调兵,一半前去迎敌,一半护佑京城,而京畿内部军队切不可妄动,以备不时之需。”

    “内阁需批文讨贼,声讨何氏谋逆,大义之上绝不能是他们占上风。”

    “何氏一动,跟风的很快就会出现,天下局势不明,朝中更会有动荡,京城需要兵力维持稳定。”

    幕僚们相继分析,长平王听了一会,道:“援兵要调,批文要发,挥兵北上的事自然也要做。不趁着这个时候让虎狼都跳出来现形,还等着他们日后处处与本王为难么?”

    一位幕僚沉吟道:“……王爷的意思属下明白了,仔细想来,此招虽险,但也最容易见效。今日阁臣们未曾献出一个良策,敷衍者有,静观其变随风倒者有,心怀鬼胎者亦有,索性咱们便舍了小火慢炖,用大火猛攻让他们早点表露心思,对王爷日后大有裨益,可以节省许多工夫。战事一起,于乱局之中清理异己再方便不过。”

    “正是这个道理。”长平王笑道,“本王不怕何氏反,只怕他不反,只怕他反得慢。朝堂要肃清是一则,二来辽镇千里沃土被他一族盘踞多年,本王看着心疼,也该早些收回来了。”

    另一位幕僚道:“王爷……只是若抽调京畿兵力北上讨贼,京城防守空虚,恐怕天下各军镇会有蠢蠢欲动之人。”

    “那便让他们动,正好一起收拾。”

    “倘若蠢蠢欲动之人太多,天下烽烟四起……”

    “谁造反,收拾谁。一时收拾不了的,且让他暂时高兴一阵子。”长平王一点不在意可能出现的最坏状况,回身坐回了主位椅上,目光扫过大燕舆图。

    “本王能握住多少疆土,就要多少疆土。握不住的,日后一寸一寸打回来便是。太祖的万里山河传到现在,有多少地盘是被何氏那等家族盘踞着,当地百姓只知有土皇帝,不知有真皇帝?这样的地盘,传到本王手里又有何用。所谓江山一统,比的不是疆土宽窄,而是人心向背!”

    不见情绪起伏的平静陈述,却让满室幕僚皆感热血沸腾。试问,古今有哪位当权者敢直言放弃祖宗疆土?非有胆有识,谁可以袒露这等心胸。诸位幕僚顿时有一种高居上位睥睨天下的感觉,站在主人身后,他们似乎也可以像他一样以天下为棋局,笑看山河风云,揣着“一寸一寸打回来”的决心一往无前。

    “王爷!”略微年轻的几个幕僚激动出声。老成持重的,眼底也有了别样光彩。何氏发檄文举旗起兵的大事,似乎再也不是事关危急存亡的那道高坎。

    一群人围着舆图开始商议调兵之法,任用谁,防着谁,必定要制住谁,怎样行军去迎击何氏……所有问题都在一个时辰之后有了眉目,且办法不只一个,可以视情况随时调整。

    长平王和众人敲定几个细节,最后道:“这次迎敌,本王亲自领兵北上。”口吻不容置疑。

    幕僚们相顾惊诧。

    长平王吩咐:“军情紧急,现在便去知会阁臣和五军都督府碰头,定下几位军将与本王同行,明日内先锋队伍必须离京。”

    辽镇与京畿接壤,这样的安排已经不算迅疾了,此时何氏正源源不断向京畿屯兵挺进。然而阁臣们各怀心思,对何氏南下之后的局势并不担忧的大有人在,平日与长平王不亲近的,盼着何氏改换朝局的愿望恐怕正热切。

    长平王深知这一点,晓得把朝臣们聚齐想必还要一段时间,趁着这时候回了内院。

    如瑾孕中再需静养,这样的军国大事她也不可能浑然不知。何氏讨伐七皇子的檄文摆在桌上,她正对灯沉思。长平王进屋时,恰看见她光洁如雪的脖颈优雅弯着,侧脸在灯下有一种沉静的美。

    如瑾眉头微微蹙着,沉浸在思绪里,并没有意识到屋里进了人。长平王摆手示意丫鬟悄声退下,在门口站了一会,未曾立时过去。

    直到如瑾感觉到有目光射向自己,本能转头。“你回来了?”微蹙的眉尖儿倏然展开,像是春日里冰化雪消。

    长平王觉得心底有一处地方瞬间变得柔软,外书房里的挥斥方遒在此刻突然有些变得微不足道。“嗯,回来了。”他走到桌边和如瑾挨着坐,捉了她的手握在掌心里,“晚饭吃的什么?”

    “褚姑炖了一品汤。你在外院没吃晚饭吧?我叫人热菜上来。”

    “好。”

    长平王就着汤吃了一大碗米饭,对下饭的小菜赞不绝口。如瑾微笑着听了一会,待丫鬟们收拾了桌面,拉起长平王去院子里散步消食。将要全圆的月亮挂在天上,初秋微凉的风吹起两人衣角。

    “不过是日常的几样小菜,又不是没吃过,今天却夸起来。”如瑾站在春天才移栽进来的桂树下头,伸出帕子去接被风吹落的细碎花瓣,一面侧头斜睨身边人,“心里有什么事不能直说,和我说话要这么犹豫吗?”

    长平王嘴角含笑,伸手也去接桂花,接了几朵便翻掌洒在帕子里,如此几次,才慢慢说,“我要出门一阵子。”

    如瑾捧帕的手微微颤了一下,脸上依然和方才一样,没见怎么动容,只问:“去辽镇?决定了?”

    “有时候,你心思机敏得让人为难。”

    长平王从身后抱住如瑾微微圆润的腰身,将下巴轻轻放在她头上,摩挲她未曾盘起的柔顺的发丝。半晌说,“抱歉,这个时候我不能在你身边。”

    “什么时候,我怀着身子的时候吗?”

    长平王没做声。

    如瑾转过身子和他面对面,将铺了半幅帕子的桂花包起来勾在指头上,微微晃荡着玩。

    “刚才乍听此事,我是不大情愿。只是转念一想就释怀了,你此去之险我不清楚底细,但约略也能猜到。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我帮不上你什么,绝对不能拖你的后腿。你只管放心去,除了辽镇,别处若有异动也就是在你出京之后了,不必惦记我,心无旁骛地一并料理了他们才是要务,我等你回来。”

    “瑾儿。”长平王无声叹了一回,搂了如瑾在怀里,“你若不这么聪明,我可以少念着你一些。”

    如瑾将额头抵在他胸膛上,咬着唇忍了一会心里的涩意,笑说:“那怎么行,不念着我你想念着谁?”

    关亥进来报信,说是朝臣们已经聚齐了一部分。

    长平王松开了如瑾,“我去看看,早点睡,莫等我。”

    ------题外话------

    15965905630,leiboo,zhuoyu1956,ruojinyao,谢谢几位姑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深宫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长安并收藏重生之深宫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