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过门 > 第2章 不良开端

第2章 不良开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三年前,开花店的小青年还没留出横平竖直的胡子,窦寻还只是个仇恨世界的中二转校生。

    而徐西临,不管他自己承不承认,他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熊孩子——

    “一边去一边去。”徐西临用脚尖踢开他们家狗,从狗嘴里抢下书包,把包里露出一角的烟盒塞了回去。

    狗可能是闻到了什么,歇斯底里地冲他嚎叫。

    狗叫“豆豆”,是只串,粗略一看,大概有狐狸犬、牧羊犬以及中华田园犬等多重血统,是只各种意义上的小杂种。

    有道是“人分三六九等,狗有忠奸贤愚”,豆豆,它就是一条狗中瘪三,这孽畜精通欺软怕硬与撩闲挑衅,徐西临烦它烦的不行,每天都恨不能偷偷掐死它:“哪都有你,管得倒宽。”

    可惜,家里有人给这破狗撑腰。

    它一叫唤,屋里外婆就出了声:“小临,你又欺负豆豆是不是?”

    “我哪敢呢。”徐西临背上包,“姥姥我上学去了啊。”

    “走这么早啊?”一位中年妇女应声从厨房跑出来,一看徐西临的装束,立刻大惊小怪地喊叫起来,“你怎么又不穿羽绒服,里面穿的什么?穿秋衣了吗?拉索拉开我看看。”

    这是杜阿姨,是他家请的保姆,跟徐西临他妈那边有点一表三千里的亲戚关系,据说按辈分算,徐西临得叫她一声“表婶”,他无可奈何地把外套拉链拉开,又飞快地拽上,转身就跑:“穿了,我学校有事呢,阿姨拜拜。”

    杜阿姨眼比针还尖,一眼看见他薄外套里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立刻在他身后爆发咆哮:“你回来!秋裤也没穿是不是?大冷天的你又耍飘,看我回头不告诉你妈!”

    徐西临跑得飞快,转眼就消失在了她的话音之外。

    真是的,谁家年方二八的帅哥穿秋裤?

    学校下午两点二十上课,要求学生两点到校,这会还不到一点半,徐西临下楼四下看看,招手打了辆出租,背着一书包软中华去“月半弯”给人送礼。

    “月半弯”是当地一家娱乐场所,尽管经营还算正规,但依然流传着不少糜烂香艳的“都市传说”,也属于中学生行为守则里禁止出入的地点之一,徐西临一路顶着司机师傅欲言又止的谴责目光,只好权当没看见。

    徐西临有个大哥,叫宋连元,宋连元小时候家里受过徐西临他妈的恩惠,所以每到逢年过节,都要拎点东西到徐家看看,风雨无阻,把自己看成了徐西临半个大哥。跟大哥本来不用这么见外,但这回不是宋连元一个人帮的忙,徐西临不能让宋大哥因为自己欠别人人情。

    这回的事是因为他同桌。

    徐西临的同桌名叫蔡敬,非常有才,作文习作经常被语文老师拿出去投稿,性格也好,每次拿回稿费都不吝啬,会给平时接济过他的同学买饮料——就是命不大好,他父母死得早,把他托付给了叔叔一家,叔叔吃喝嫖赌,老婆带着孩子把他踹了,蔡敬没别的地方可去,只能凑合跟着叔叔过,利用节假日做做小零工,或者跟着语文老师写些豆腐块的小文章,赚点零用钱勉强度日。

    但是最近连凑合都凑合不下去了,因为他的王八蛋叔叔欠了高利贷。

    要账的堵不着正主,叫了几个小流氓,每天在六中附近堵蔡敬,班里男生三五个一组,每天轮流陪着他。可是总这么陪也不是办法,蔡敬周末连门都不敢出,原来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肯给他排周末班的麦当劳,现在也不能去了。

    徐西临考虑了一下,感觉流氓的事还是只能用流氓的方式解决,于是自掏腰包搬出了他那资深混混宋大哥。

    跑完这么一趟,徐西临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迟到了。

    刚开学不到俩礼拜,学生们的心普遍还沉浸在寒假和压岁钱里,六中走读生又多,每天中午都有迟到的,以至于下午第一堂课课堂纪律极差,十分不像话。

    于是学校每天中午派老师在门口守着,两点整预备铃声之后进校门的一律关在外面扣分写检查——不但要抓迟到的,还抓男生奇装异服和女生披头散发的,很多女生都会预备一个发套,进校门前绑个松马尾,“过关”以后再伸手一撸,现出原形。

    “小票不要,谢谢您。”徐西临抓起空书包跳下车,定睛一看,学校门口已经站了一排倒霉蛋,正排队登记自己班级姓名。

    这时候一头撞过去束手就擒就太傻了,徐西临趁大腹便便的年级主任训话,偷偷摸摸地溜到校门口西侧——那边没有围墙,只有一排一人多高的铁栅栏。

    徐少爷的翻墙神功俨然已经大成,伸手一攀就把自己吊了上去,千锤百炼地纵身越过栅栏,裤脚都没碰着铁栅栏尖,落地轻盈得让学校里闲逛的野猫都不由驻足欣赏。

    他整了整外套,大摇大摆地穿过操场,离老远还冲门口排队等扣分的那一帮招了招手,谁知乐极生悲,年级主任正好回过头来,徐西临反应奇快,撒丫子就跑。

    年级主任眯细了小眼睛望着徐西临的背影,疑惑地问:“那个学生是怎么回事?”

    门口那几位死道友不死贫道,齐声出卖了方才臭显摆的那个人:“跳——墙——”

    无组织无纪律!太不像话了!

    年级主任听完先愣了一下,随即怒发冲冠,扯着嗓子咆哮:“你给我站住!哪班的!”

    徐西临龙卷风似的贴地飞行,心说:“二百五才站住。”

    这时,教学二楼东侧,窦寻正百无聊赖地插着兜闲逛,他爸正在跟那位洒了三斤花露水的女老师互相吹捧,听得他十分烦躁,对未来的校园生活毫无期待,而且很想找根烟抽,于是溜出来寻找僻静的厕所。

    经过长长的楼道时,他看见几个穿着运动服的男生聚在那,可能是刚结束训练的体育生,他们跟窦寻心有灵犀,也正在僻静的楼道里分烟。

    其中一个忽然伸长了脖子往外看了一眼,用胳膊肘捅了旁边的人一下:“哎哎,吴涛,你看那个……怎么有点像你们班徐团座?”

    叫吴涛的板寸头把脑袋伸出了窗外,正看见徐西临狂奔而至,大约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徐西临一仰头,百忙之中冲楼上的人飞了个吻,然后头也不回地冲进了一侧的教学楼。

    好一会,教导主任球状的芳踪才姗姗来迟,吊着嗓子嗷道:“站——住!”

    偷偷分烟的坏小子们爆出一阵哄笑:“牛逼!”

    窦寻围观了这么一场闹剧,心想:“脑浆不够嗓门凑吗?吵死了。”

    他漠然地塞上耳机,推门进了楼道尽头的小卫生间,关上最里面一间隔间的门,就着耳机里的林肯公园慢条斯理地摸出烟来。

    完事以后窦寻弹干净烟灰,正打算走,谁知手刚将隔间的门推开一条缝,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而后只听“咣当”一声,一个人横着就飞了进来,后背正撞上卫生间墙角的暖气片上,那人连声惨叫都没有,喉咙里短暂地“呃”了一声,四肢抽动几下,摔得起不来了。

    这男生穿着六中的白校服,长得面黄肌瘦,衣角泛黄,是多次过水后洗不出来的模样,手里还抱着个破破烂烂的布书包。

    方才在外面大声喧哗的那几个男生走了进来,一个领头的,两个跟班,那个叫“吴涛”的双臂抱在胸前,靠在门口把风。

    窦寻的瞳孔微微一缩,脚步顿住了。

    领头的蹲下,歪着头端详着地上那位挣扎,然后一把薅起那男生的头发,把他拎起来,又伸手拍拍他的脸,问:“几个哥哥对你不薄吧?”

    男生哆嗦得说不出话来。

    领头的连拍了几下男生的脸,一下比一下重,最后基本是扇他巴掌:“没招过你吧?也没惹过你吧?你说昨儿晚上哥儿几个打两把牌的工夫,前后总共没他妈十分钟,是哪个孙子把宿管的老王八招来的?啊?”

    被拎起来的男生使劲梗着脖子,极力想减轻头皮的痛苦,脖筋支楞八叉地浮出表面:“不……不是我!”

    领头的嗤笑一声,突然揪着他的头发往暖气片上撞去,连撞了四五下:“不是你是谁,我啊?”

    门口的吴涛突然冷冷地插嘴说:“快上课了,痛快点。”

    这句话好像一声令下,本来在一边看热闹的几个人纷纷围拢上去,你一脚我一脚地对那男生又踩又踹,揍一会就问他一次“是不是你”,最后男生受不了,语无伦次地胡乱承认了,几个施暴者才仿佛大功告成,完成了审讯。

    “认了就行,别着急,以后慢慢收拾你——先走了。”

    说完,随着上课预备铃声响起,这群年轻的暴徒们一哄而散,被打的男生好半天才踉踉跄跄地爬起来,他伸手摸了一下脸上的鼻血,低头弓肩地来到水龙头下面,打开一条细细的水流,小心翼翼地挫揉着他方才蹭在地板上的校服袖口,手有点捏不住袖口,一直在哆嗦。

    然后他猛吸了一下鼻子——不是哭了,还是在流鼻血。

    他抹平湿了的衣服角,麻木不仁地走了出去。

    直到外面安静良久,窦寻才悄无声息地从小隔间里出来,看了一眼地上滴的鼻血,他伸脚将凝成一点的血珠碾开。

    “市重点,免会考学校?”他对着一条扫把星形的血迹冷笑了一声,心想,“狗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过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ries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riest并收藏过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