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过门 > 第37章 回家工程

第37章 回家工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家一直有个隐形的规矩,娇生惯养的孩子可以跟父母没大没小,偶尔急了也可以顶嘴吵架——当然事后很有可能会被收拾——但是和隔一辈的长辈不能犯浑,比如说话必须是“您”,自己拿什么东西吃,入口之前一定要先问一句“您尝尝不”,老人家说什么都得听着。

    这可能是徐西临刚学会自己上厕所的时候,就被灌输进脑子里的东西,虽然后来没人耳提面命,但基本已经沉到他骨子里了。

    他吼了那么一句,外婆没说什么,徐西临自己先不知所措了。

    他浑身难过地闭了嘴,僵立片刻,率先认了错,有意献殷勤地给外婆冲了一碗蜂王浆,又缓和下语气,没话找话地说:“您吃早饭了吗?厨房有窦寻买的点心。”

    徐外婆脸色也好看了点,让他端过来。

    徐西临在旁边默不作声地陪着她吃,眼神放得很空,感觉自己以前似乎没有这么暴躁,最近一直有点控制不住脾气。

    外婆讲究养生,甜食不肯吃太多,垫了两口就指使徐西临去给她热碗粥,然后看他没事干,又让他去喂鸟。

    “这种东西要是放在过去,都是过年才有的吃。”徐外婆不知想起了哪年的老黄历,絮絮叨叨地开了腔,“小惠都上了大学,老大一个人了,到外地去替我给你祝叔叔家送东西……”

    外婆说到这,顿了一下,神色有些恍惚:“……不对,是你妈妈的程叔叔,你要叫爷爷了,是小寻的外公呢。”

    徐西临勉强笑了一下:“然后呢?”

    “唔,就数你妈妈最没出息额,回家以后追在我身后,嘴都不停,说人家程叔叔家有冰箱,拿冰水给她喝呢。”徐外婆说,“足足讲了三天,羡慕得她哟,可哪是爸爸妈妈忒做人家(节省吝啬)呢?是她不懂事啊,那时候买家电都要找门路,一件要几千块,谁家里有那么多钞票……”

    徐西临毫无诚意地说:“啊,好贵。”

    几千有什么好说的?

    外婆又说:“那时候当干部的人家,一个月才有不到一百块呢,一百块要当现在一万块花的。”

    徐西临掐算了一下,按着这个比率,相当于一个破冰箱好几十万。

    他顿时真诚了起来:“好贵!”

    真诚完,徐西临也反应过来了,外婆这是在转着弯地说“世事无常”,告诉他没有“家业”,“存款”都不能算钱,搞不好哪天,现在的天文数字只够买个煎饼的——像她劝杜阿姨要督促家里小辈,不让他们躺在拆迁款上混吃等死一样。

    徐西临叹了口气:“姥姥,我养活得自己,也养活得起您,我都快上大学了,难道还能带着您上街要饭吗?”

    徐外婆看着他那张不知世事的脸,心里愁——徐进没了,姓郑的说是要回国,到现在也没个音信,不知道办完手续了没有,那男的当年就不靠谱,现在最好也别抱什么希望。家里没个拿得出手的长辈照看,就算孩子大学毕业,靠他自己无依无靠地奔前程,能行么?

    他是那能吃得下苦的性格么?

    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太婆,那点面子大概也就够给她家宝贝外孙在票友协会找个工作。

    “嗳,晓得的,”外婆愁肠百结,表面上还是慈祥地说,“我家小临生藤(有出息)得来,就是家里太大,打扫起来也太辛苦了。”

    徐西临:“……”

    这纯粹拿他当孩子哄呢。

    “我记得那会我妈手里刚有点钱,看了半个多月的房子,跑遍全城,才选了这,”徐西临沉默了一会,说,“她签了合同以后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觉,闲得把我当时那本《寒假生活》从头到尾批注了一遍,弄得我开学没法交作业。刚开始家里的钱连交首付都不够,因为正好跟开发商有业务联系,请人吃了顿饭,首付款才给打了折,房子买完干看着,因为没钱装修,她没日没夜地加班好几个月,接了不少乱七八糟的小项目,总算凑够了买家具的钱——第三年才还清贷款。”

    外婆就不吭声了。

    “这可是咱家,”徐西临说,“我妈的心血,您的心血,还有杜阿姨的心血,都在里面呢,房子随时能卖了换钱,家怎么是能随便卖的呢?”

    他说到这,心里陡然一酸,眼泪差点下来,一低头又忍回去了。徐西临发现了自己没有来由的心浮气躁,他这一阵子情绪转得很快,方才还差点暴跳如雷,这会自己把自己说难受了,又不由得悲从中来。

    祖孙两个话说到这,就进行不下去了,徐西临默默收拾了外婆的盘碗,看着她慢慢地挪回房间。

    他刚一上楼,窦寻就探出头来看他。徐西临没有了方才玩闹的兴致,看了他一眼,在电脑前坐下了,无所事事地刷了一会网页,心里乱七八糟地过各种事。

    窦寻关上门,伸手在他后颈上捏了一下。

    徐西临把头仰到座椅靠背上,半死不活地问:“嘛?”

    窦寻双手从椅子两侧绕过去,撑在桌上,问:“要搬家吗?”

    “不会的。”徐西临眼皮一垂,十分肯定地回答,没有多做解释——他是七月份的生日,算来已经满了十八周岁,尽管别人都拿他当孩子,但法律赋予的权利已经解锁了,这房子没有他同意签字是卖不掉的。

    徐西临顿了顿,又对窦寻说,“我这几天可能有点上火,脾气不太好,犯病的时候你别往心里去,不理我就行了。”

    窦寻没感觉出徐西临脾气哪不好——反正跟他自己比起来,地球人整个物种都比较平和。

    他想了想,对徐西临说:“我有时候也很容易发火,最近好多了。”

    接着,窦寻回忆了片刻,说:“我有时候看别人拉帮结伙很热闹,但是那些热闹的人却都很讨厌……唔,心里一直很不平……你听懂了吗?”

    徐西临一点就透,听懂了,就是说他对别人呼朋唤友羡慕嫉妒恨,别人不主动来请,他又“看不上”别人,抹不开面子“折节下交”,只能一边期待一边愤愤不平。

    窦寻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狗屁不通,惊奇道:“你听懂什么了?”

    徐西临:“您老人家当时连个预告都没有,一个字都没跟我说,就开始主动等我一起上下学,原来是卖了我一个天大的面子。不好意思,我现在才知道。”

    窦寻:“……”

    徐西临笑了起来,心里的郁火散了一点。窦寻有时候不会说人话,但徐西临发现自己居然很吃他那一套。

    而且窦寻还神奇地用一段前言不搭后语的自我独白,清晰地点出了他的困境。

    徐西临知道自己这是遇上了进退维谷的难事。

    他心里有一个远大的目标,要向徐进女士看齐,他相信自己没有问题,将来甚至能青出于蓝,超过他妈,在这方面,他和其他少年一样,有着满腹毫无依据的自信。

    而与此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连眼下无风无浪的一个家都摆不平,并时刻准备委屈地撂挑子。

    他既不肯承认自己无能,又缺少不无能的勇气和耐性。只好不细想、不面对,暂时压下。但是一时压下了,矛盾依然在,“愁”也和贫穷爱情咳嗽一样,就算刻意搁置,它也会以别的方式露出来。

    徐西临对着天花板发了会呆,窦寻却对着他发了一会呆。

    这个姿势充满蛊惑性,窦寻的头越来越低,两个人快要碰到的时候,窦寻想起上次不愉快的经历,犹豫了一会,然后蜻蜓点水地在徐西临嘴唇上一触即走,紧张地退开了一点,继而他发现徐西临放空的目光重新聚焦,而且在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窦寻这才大着胆子凑上去,轻轻舔着徐西临的唇缝。

    他的动作有点僵硬,还不易察觉地轻轻颤抖着,好像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探险,前途满是未卜。

    徐西临也不知道怎么忽然发展到这一步的,方才沉郁的心仿佛被陡然安了个加速器,乱七八糟地上蹿下跳起来。他试探着伸手放在窦寻的腰侧,感觉到窦寻的紧绷,就下意识地轻轻抚摸起来。

    不料顺毛顺错了地方,窦寻激灵了一下,感觉身上有根麻筋从耳后一直绵延到了腰上,一片错乱的神经网络争先恐后地短了路。

    窦寻轻轻地往后缩了缩,人高马大地撞在了书桌上,台灯的金属灯声摆动起来发出声轻响,徐进的相框支架松了,“啪”一下倒扣在了桌上。

    不再看,不再问。

    徐西临心里忽然一动,看见窦寻的耳廓红得几近透明,喉咙里顿时干燥起来,手微微往下移了几寸,被窦寻炸着毛一把按住,可是按得不怎么坚决,比个学龄前的小女孩手劲还轻,大概只是表达个“遵守道德行为准则”的意思。

    徐西临很轻松地就挣脱了他:“嘘——”

    屋里空调开到二十四度,窦寻脖子上淌下了热汗。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跟别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耳畔一阵轰鸣,紧紧地靠在书桌上,好像想把自己挤进桌子里……至于其他的,老实说他什么都没感觉出来,从徐西临开始亲他开始,到最后他在那只有点气血不足的手里缴械投降,窦寻基本是个失忆状态。

    徐西临比他清楚一点,也比他紧张,以往都是打发自己,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别人做这种事,也不知道手劲是该轻还是重,窦寻的反应还那么让人费解——窦寻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他,究竟是痛苦还是舒服,一概不清楚。

    男孩子是不肯承认自己技术不行的,徐西临自己跟自己嘴硬,认为窦寻肯定是感觉神经末梢坏死。

    好不容易折腾完,他也是一脑门汗,徐西临悄悄把自己的惴惴塞回兜里,装出非常老道的样子,抽纸巾擦了擦手,用手背拍了拍窦寻刚煎完鸡蛋的平底锅似的脸:“这么快。”

    然后他脚底抹油,逃到卫生间洗手去了。

    徐西临刚刚用凉水洗了把脸,感觉冷静了一点,就从面前的镜子里看见窦寻在门口偷偷看他。察觉自己被发现了,窦寻也不躲躲藏藏了,从半开的玻璃门里钻了进来。

    徐西临脸还没擦,抖了抖手上的水珠,隔着镜子用眼神做出疑问。

    窦寻拒绝跟他做眼神交流,直接动手,从后面一把抱住徐西临,毛手毛脚地伸向他的裤子。徐西临这才知道他居然还要“礼尚往来”,万万不敢接受这棒槌没轻没重的“好意”,徐西临连躲再闹地挣扎起来。

    两个人一路从卫生间打闹到屋里,徐西临的手和脸也不用擦了,都抹在了窦寻身上。最后以徐西临先求饶告终:“不闹了不闹了,你最厉害,你头上顶个王好吧?累死哥了,让我躺一会。”

    窦寻:“……”

    头上顶个王是什么东西!

    可是徐西临已经四仰八叉地滚上了床,为了防止窦寻再作妖,他还用厚被子裹住了自己。

    此时还不到上午九点,他已经把喜怒哀乐全部走了个极致,一躺下,疲惫就席卷而来——不是困,是乏,他既忧且愁,既愁又喜,悉数混杂在一起,生成了一锅杂烩的百般滋味。

    徐西临闭上眼,心里有一个窦寻,有一个空荡荡的家,他刚刚做了一点坏事,于是从身到心都有了长大成人的真实感,像一股充盈的力量,撑起他自己的“照顾一家老小”的责任感。

    “家业交到我手里,光有志气不行,我以后得有个方向和计划了。”他默默地想,“不能让姥姥再提卖房子地事。”

    窦寻看他闭上眼半天没动静,以为他睡着了,于是跟着爬上去。

    单人床上躺两个人有点挤,床脚轻轻地“吱”了一声,窦寻的动作停一顿,见徐西临没有被惊动,他才一侧身,连人再被子一起抱在怀里。刚开始,窦寻只搭了一条胳膊,后来又不满足,整个人都扒了上去,脸埋在被子上用力蹭了蹭,心想:“这是我的。”

    不过他还没蹭够,电话就突兀地响了,徐西临还没来得及睁眼,窦寻已经“腾”一下坐了起来,一脸用功读书的时候被人打断思路的不快,揪过徐西临的手机,表情很臭地扔进他怀里。

    徐西临不知道刚才还腻腻歪歪的人怎么又不高兴了,就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揉着窦寻的耳朵玩,省得他有被忽略感。

    然后电话里传来老成的大嗓门:“出成绩了!查了吗?快去查!”

    徐西临:“……”

    他也莫名其妙地开始觉得这通电话好烦了。

    每年高考出结果的时候,六中的重点班都要被人津津乐道地聊很久,诸如“谁谁家孩子在那班,考上xx大学,听说在他们班才是个中等生”,或者“他们班英语平均分一百三十多,某某中那破学校有个过一百三的还特意张榜挂出来呢”。

    但是这一年,整个一班几乎是万马齐喑。

    老成与他的第一志愿有缘无分,余依然虽说擦边上了,但专业恐怕得调剂,罗冰据说是理科综合砸到了西伯利亚,要不是还有几分加分救了她一命,搞不好就要找地方复读了。吴涛上了体育大学,对自己将来给小丫头片子缝沙包的前途毫无期待。

    徐西临当时为了留在本地,报了个相对稳妥——也就是比他成绩次一等的学校,现在看来,这实在是个太英明的决策。报志愿的时候他还遗憾过,当时几个外地的好大学看起来都有把握,可惜为了照顾老外婆都不能去。这会成绩一下来才知道,一点也不可惜,那几个“十拿九稳”的他一个也够不着。

    还有蔡敬……蔡敬缺考。

    本来出了成绩是要庆祝的,不过大家都考成这幅衰样,也实在没什么好庆祝的,他们几个叫着窦寻一起买了点水果礼盒去看了一趟七里香。七里香应该也很失望,不过没露出来,当着已经毕业的学生的面,她显得慈祥多了,这位每天跟恐/怖/分/子似的在后门偷窥的班主任摇身一变成了个很温柔的邻家阿姨,亲自下厨留他们吃了顿饭。

    然后徐西临牵头回了学校,找护校的值班老师借了个篮球,回到篮球场重温旧地。

    “三对三”人都不够,只好玩瞎打,谁跟谁都是对家,互相抢球比投篮。

    最后反而是球打得最臭的窦寻分最高——徐西临总护着他。最后犯了众怒的徐西临被其他人按在篮筐下面收拾了一通。

    在树荫底下分饮料喝的时候,老成提起了他的烤串店计划,说要去银行开个户,上了大学就想办法打工赚钱,争取四年以后把启动资金赚出来,余依然和吴涛第一次听说这事,纷纷表示支持,于是带着一身臭汗集体奔向了银行,开了个空户头。

    余依然提议说:“将来咱们自己开始赚钱,就往这个户里打钱——只能是自己赚的,不能跟家里要,以后‘姥爷’店开起来,大家都当股东,好不好?”

    全票通过,他们给这个账户起了个名,叫“回家工程”。

    办完这件事,吴涛突然问:“老蔡到底因为什么,你们有人知道吗?”

    没人回答。

    这件事的真相大概要永远地掩埋下去了——不过过了一两年,听说李博志不知道犯了点什么事,被抓进去了。徐西临还是听特别记仇的窦寻说的,不过听过就忘,他反正已经想不起李博志是哪根葱了。

    这就是后话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过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ries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riest并收藏过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