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 > 089章 ,男人的醋意你不要吗?

089章 ,男人的醋意你不要吗?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古颜月和诸葛司宇回到市集中时,市集中的酒楼,歌舞坊,赌坊……等等,门前都挂起了各色的灯笼。

    诸葛司宇看了一眼这繁华如梦的夜京城,转头问古颜月道:“古姑娘,前面就是一间酒楼。我肚子饿了,你能赏脸和我一起共用晚膳吗?”

    古颜月一来肚子也饿了,二来心里郁郁寡欢,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乔御辰回府了吗?如果回了,她要怎么面对他?还有,他追到他表妹了吗?

    想到这段婚姻是她强求来的,乔御辰从头到尾就没有喜欢过她,她成了一厢情愿,还自以为能日久生情,她苦涩一笑,只想大醉一场。

    “好,那就一起吧!但是,我身上没钱,你有吗?你这一路上为我牵马,本应由我请客才对。”她出来时没带钱,此刻是身无分文的。

    诸葛司宇爽快地从腰间拿出一个钱袋,帅气地抛了抛道:“这个不是事,你看!我有的是银两,古姑娘喜欢吃什么,我请客。”

    古颜月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改日我一定请回你。今天你真是大人有大量,不但没怪罪我偷你的马,还牵马陪我回来,现在又请我吃饭。你这个朋友,我交了!只要你不认为我在占你的便宜。”

    诸葛司宇美人倾城一笑道:“古姑娘愿意让我请客那是我占了便宜,怎么能说是古姑娘占了便宜?这世上最难觅是知音,酒逢知已千杯少。走!我们喝杯酒去?”

    “好!”古颜月心下虽不乐,但还是不想在一个陌生的男子面前表现太多,所以免强笑着道,“请问,诸葛公子是不是京城人?我听你的口音,怎么象是外地人?”

    “古姑娘说对了,我就是来自外地的人,还有些远。我家靠近北漠,古姑娘知道北国之都吗?”诸葛司宇问道。

    “北国之都?不知道。诸葛公子难道是从北国之都来,到京城做生意?还是想赶考?”古颜月穿越后就遇事频繁,根本就来不及将这个时空搞懂。

    “都不是,我是来寻人的。北国之都是北漠的国都,我去过。北国,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很美!”诸葛公子眉峰稍蹙,不能理解古颜月对北漠的无知。

    北漠,南朝,大汉,西蜀,是这个时空的四大强国。

    “公子找到要找的人了吗?”古颜月连大汉朝的地理都还来不及读懂。北漠对于她来说,自然是个无知了。

    “有些眉目了,只是还没能确证。”诸葛司宇的一双桃花眼里闪过一丝的失望之情。

    “噢。那我祝公子早日确证自己要寻找的人。”古颜月虽然和诸葛司宇在谈话,但她的脑海里想着的却是乔御辰。

    “谢谢古姑娘。”

    “你可以叫我小月。”

    “可以吗?”

    “当然可以。”

    古颜月选择相信诸葛司宇是一个好人,至少是对她好的人。因为他要是对她有何图谋不轨,这一路上有的是机会。

    她和他走进一间酒楼,这间酒楼叫做“太古香居”。

    才走进楼酒,一个店小二立即勤快地迎了出来,见到古颜月之后,嘴巴张了张,然后立即就躬身差不多躬了九十度道:“是,是郡主驾到——请!”

    店小二才这么说完,站在柜台前的一个中年男子立即从柜台前迎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古颜月的面前,同样是恭恭敬敬道:“原来是郡主来了!请君主吩咐!”

    古颜月见这店小二和掌柜的都对她如此恭敬,又一眼就认识她,眼神似乎还有些畏惧,不禁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们都认识我?”

    店小二和掌柜的更是面上一惊,连忙又是点头又是哈腰道:“郡主!小的怎么会不认识主人?”

    “主人?”脑门电光一闪,古颜月突然想到,古家可是这京城的首富啊!她怎么忘记了呢?说不定,这间酒楼是她家开的?她记得林婆婆就说过,京城里有一半的酒楼是她家开的。

    如此一想,她问道,“这是我们古家的酒楼没错吧?”

    “当然!这是郡主家的酒楼没错。”俩个人有些莫名其妙,还以为古郡主这是要拿他们开刀了,大气都不敢出。

    古颜月扫了一眼一楼的食客,发现客人只有一半,还有一半的桌子是空着的。又因为和诸葛公子不是太熟,所以不打算要厢房,就指着一个靠窗的位置道:“我们就坐那吧!”

    “是,郡主。”小二虽觉有些奇怪,因为古郡主要是来这里用膳,她总是会坐楼上厢房的。但是,店小二虽觉奇怪,却不敢多言。

    古颜月对诸葛司宇道:“这下你要由我来请客了,这间酒楼居然是我家开的。”她其实不想多欠这个诸葛公子的人情。既然是她家开的酒楼,那就更好了,她可以还一下人情。

    诸葛司宇倒并不计较这些,只是坐下之后,实在感觉奇怪地问道:“刚才他叫你郡主,原来你是古郡主。为何你刚才好象并不知道这间酒楼就是你家开的?”

    古颜月小声地对他笑道:“我要是说,我刚刚失忆了,你相信我吗?我在进门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间酒楼是我家开的。”

    诸葛司宇也压低了声音道:“既然你说你失忆了,我当然相信啊,我为什么要怀疑你说的话?但是,你失快是什么原因?莫非受了伤?”

    古颜月原本很不开心的,但看到诸葛司宇神秘兮兮的模样,又听了他压低了声音说的话,倒真是浅浅地一笑道:“我们萍水相逢,我要是在你面前说说假话,这不是也很正常吗?你为何要理所当然地相信我说的话?”

    诸葛司宇将弯刀放在桌子上道:“小月有必要骗我吗?我们虽然是萍水相逢,但却已经共过患难历过生死,难道还不能算是朋友吗?有的人你跟他相处一辈子也未必能成为朋友;可有的人嘛,却能一见如故。”

    古颜月一听他说有的人相处一辈子也未必能成为朋友时,突然就想到了乔御辰,脸上的笑容瞬间惨白。她和乔御辰之间,会不会就是相处一辈子也未必能成为朋友的那种?

    这时,店小二已经第一时间摆上了这间酒楼的前菜小点了。

    “请!为了我们的一见如故,干一杯如何?”古颜月突然很想喝一杯酒,她叫店小二给她拿最好的酒来。

    “好!但是,要渴酒的话,你不能这样喝。如果小月也认为我们是一见如故,可以做朋友的话,以后可以叫我司宇哥哥。”

    “司宇哥哥?好!那就叫司宇哥哥,很好听。”古颜月原本也是不羁小节之人,一个称呼罢了,叫司宇哥哥就叫司宇哥哥。

    “喝酒要慢慢喝,还要一口酒一口肉地喝。你这么个喝法,很容易醉。酒是小酌怡情,大喝就伤身了。”

    “司宇哥哥,认识你很高兴。”古颜月举起杯斛和诸葛司宇碰杯后就干了一杯。她有些淡淡的伤感又有些浅浅的小喜。

    她穿越之后,好象还没有什么朋友吧?这个诸葛司宇真的很好。但是,她才下筷子就想起,和乔御辰一起吃饭时,他和她心有灵犀,一起风卷残云的那一幕。

    然而,此刻想来,乔御辰对着她时,心情是怎样的?她是他仇家的女儿,他被逼娶了她,心情有多不爽快?

    那天她中了毒,他为她挡了一枚飞镖,他又是怎么想的?还有她出现在这个古时空的第一天晚上,也是乔御辰救她的。

    那次救她,他知道她是自己仇家的女儿吗?洞房花烛之夜,他只是吻了她,却没有真正地碰她。那晚她醉倒睡死了,醒来时,他并不在身边,他是到哪里睡的?

    可是,她中了毒,他却又帮她解了毒。他不但帮她解了毒,还是带着伤为她解毒的。这些时侯,他都是怎么想的?

    “小月,这酒虽是桑落酒,以桑果酿造,但喝多了还是会醉。不过嘛……这家酒店是你家开的,这桑落酒想必你也喝过吧?你能喝几杯不醉?”

    古颜月根本就不是原来的古颜月,她可没有喝过这种古人醇造的桑落酒。很醇香的美酒,飘着淡淡的甘甜纯鲜。

    “喝个三五杯应当不会醉吧!来!司宇哥哥,人生难得几回醉!我和你再干一杯,这酒很好喝。”

    “好!你要是醉了,我负责送你回府。”诸葛司宇看着古颜月,美艳的桃花眼里氤氲着的情绪让人看不懂,但却是绝对含着尊敬而没有一丝邪念的。

    “干杯!”

    古颜月和诸葛司宇的酒杯碰在一起,喝了两杯酒后,店小二已经陆续地将美食端了上来。

    同样是一桌子的美食,同样是肚子饿了,但是,古颜月却食欲欠佳,只喝了少许,根本就提不起精神来,反倒喝了好几杯酒,将自己喝得有些晕眩了。

    诸葛司宇用餐的礼仪极为优雅,而且很是嘴挑,每样的菜色他都能叫出名字。这显示着他的出身之尊贵,绝不似普通的生意人。他只是静静地陪着古颜月,问了好些大汉朝的事情。

    但古颜月听了答了就象是没听没答,心思都不在他的身上。她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乔御辰追到他师妹了吗?追到之后呢?他会被他师妹感动吗?他对自己是怎么样的情怀?

    如此一想,心绪烦乱,她就不免多喝了几杯。当她站起来打算想回去时,脚下一软,差点要倒下,诸葛司宇立马走到她身边去扶着她。

    “小月,你怎么样?醉了?”诸葛司宇小心地扶着古颜月,倒是真没想到古颜月是个不能喝酒的体质。

    诸葛司宇正扶着古颜月时,一个寒如六月飞霜的声音蓦地朝着他们怒喝道:“放开她!”

    随着这个声音传来的瞬息之间,一个紫色的人影就象移形幻影般,迅速卷入一阵龙卷风。这龙卷风不但将诸葛司宇迅速地推开,还接过了古颜月。

    古颜月眨眼间跌入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里,猝不及防地,抬起有了一丝醉意的眸眼看到了乔御辰,一丝苦涩的笑意浅浅地浮上她的美颜道:“辰辰,原来是你!”

    “是我!你以为是谁?他是谁?”乔御辰见到古颜月一身酒气地挂在一个男子的身上,不禁怒发冲冠,周身散发着森冷的寒气,似要将诸葛司宇变成冰人或者烧毁。

    诸葛司宇见来人是乔御辰,他退在一边,勾起一丝邪妄的笑,却也稍作倾身,十分优雅道:“我是诸葛司宇。小月喝了一点酒,我怕她摔倒,所以扶了一下她,仅此而已。”

    诸葛司宇虽然将人交给了乔御辰,在乔御辰的面前也笑嫣如花,但那笑却不达眼底,俨然是一副备战之态。

    古颜月说道:“司宇大哥不用解释,我和他的夫妻关系……”古颜月忽然打了一个酒呃,没有将要说的话说完。

    她半醉半醒,想到自己这么的一厢情愿,乔御辰却不是真的喜欢她,她心里越发地难过。她想说,她和乔御辰的夫妻关系是假的,但在看到乔御辰时,又没法继续说下去。

    乔御辰一听,一双凤眸火气蹭蹭蹭地冒起来,瞬间就象能烧着火,她将她轻轻地拽往自己的怀里时,她腿下一软就象要倒下,他伸手搂住了她的纤腰。

    古颜月左手搭在他的肩上,右手握成拳头,捶在他的胸膛上,酒气冲着他道:“辰辰,我们是不是……假的?你说!是不是假的?你是不是在等着给我写休书?”

    酒入愁肠,刚才还没醉,此刻却冲昏了头脑。

    乔御辰见怀里的她象没有骨头一样,实在气得不轻,突然就粗暴地一把将古颜月扛到肩上,气愤得在她的小屁股上拍了两下,才将她背了出去。

    “不许打她!你算什么?”诸葛司宇想喝住乔御辰。但是,对上乔御辰一样冰寒的凤目时,一双桃花眼的诸葛司宇突然就没有了底气似的,不出声了。

    因为,人家怎么说也是一对夫妻,还是在新婚中。

    乔御辰扛上古颜月,森寒地说道:“让开!”

    诸葛司宇捏紧了拳头,但却最终让开道来。

    乔御辰追上了小师妹,将烦人的小师妹带了回来,刚刚才交给了大师兄。因为肚子饿,他进来想吃个饭,没想会碰到古颜月以这样的状态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喝酒。

    那个男子很面生,却又有一股子清贵的气质,不象江湖中人,更象来自于异族的北漠人。这样不知来历的男子,古颜月却和人家在酒楼里单独喝酒,这孤男寡女的,简直就不象话。

    所以,他将古颜月扛了出来,怒火三丈地丢上一辆马车,寒着声对车夫道:“回府!”

    古颜月被乔御辰粗暴地丢在马车上,后脑碰到了车厢里的木板,“咚!”的一声,有些痛,她摸了摸,轻叫了一声:“痛!”

    她抱怨的眼神眨了眨,看到乔御辰坐到她的旁边,却板着一张寒霜一样的脸,听到她叫痛也不理她,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水汪汪地,却又不肯掉下来。

    乔御辰正火气冲天,寒着脸转头就看到古颜月一副委曲小媳妇的模样,他半眯着狭长的凤目,伸手捏起她的下巴,抬了抬,问道:“你对所有的男人都这么随随便便吗?”

    “什……什么?”古颜月被问傻了好一会儿。

    乔御辰冷冷地重复问道:“我问你是不是对所有的男人都这么随随便便?”

    古颜月紧紧地咬着唇瓣,想答却答不出话来。她想说,她只喜欢他,只想对他好,她可以吗?他当她是什么呢?她和他之间,隔着杀父杀母的血海深仇,他有可能会爱上她吗?

    乔御辰的手想用力捏紧她的下巴,但他的拇指的指腹却不自觉地,轻轻磨摩着她的唇瓣。而他在看到她水汪汪,半醉迷离的眼神,就那样痴痴迷迷地望着他时,他竟然俯下脸。

    脸就要碰到她的脸时,他问道:“他碰过你哪里?”

    古颜月睁大一双秋水明眸,虽然喝了酒,但她此刻却是还算有一点点清醒的。可她真不知道乔御辰在问些什么,觉得他很奇怪。

    “他没有碰我。”诸葛司宇只是扶了扶她,那也叫碰了她?她蹙着秀眉,忽地想到,乔御辰是一个有洁癖的家伙,不由得别开了脸,将他的手打掉。

    她想起,他还给那个小师妹抱腰了呢,小师妹将脸都贴他背上,他迟迟才将她掰开,她好讨厌!所以,她不理他,将脸转向车窗。

    乔御辰更加生气!这女人这么善变!早上还娇滴滴地求他一起出游逛街。他还给她买了礼物呢,转眼她就和别的男人喝酒去了。此刻他不过问两句,她不回答还别开了脸不理他。

    乔御辰俊脸更加寒霜一般,靠在一边,懒得理古颜月。

    回到统领府上,古颜月的头更是有些晕眩之感,下车时,打了一个酒呃,走路都有些脚浮。

    生怕她摔在地上,乔御辰又一手将她扯在了怀里,古颜月突然“哇”的一声,将秽物都吐在了此刻搂着她的乔御辰身上。

    “呃!该死的!”乔御辰气得跳脚,再次将她扛了起来,一直扛到了浴室里,将她丢进浴池。

    水花四溅之际,古颜月在凉水里清醒了一半。

    “抱歉!”入水脑袋总算更加清醒起来。她吐了他一身,一定臭死了。他又是一个有洁癖的人,看他深蹙眉头,她沉入了水中。

    乔御辰知道古颜月有些醉了,见她往水中一沉,立即就伸手将她捞了起来。然后,他自己亲自帮她洗澡。

    “痛!”古颜月看乔御辰恨不得将自己浑身洗脱一层皮似的,下手极重,她不禁叫痛。

    乔御辰不喜欢那个诸葛司宇碰她,将她从头到脚洗了一遍又一遍。

    古颜月也不喜欢他被小师妹抱腰呢,所以,她也扯掉了他的衣袍,将他的衣袍丢掉,要他赶快地洗洗干净,免得身上有他小师妹的味道。

    “我不要你帮忙,我自己洗。”男人的手太用力,古颜月不停地抗议。

    但是,抗议无效。就象她身上有了病菌一样,乔御辰将她从头到脚地洗了一遍又一遍,铁血无情,几乎将她洗脱了一层皮。

    “乔御辰,你BT!”古颜月忍不住开骂了。

    “我BT?”乔御辰危险地眯缝着双眸,如鹰一般锐利地看着古颜月。他太气愤了!怎么有这么不知自爱的女人?他明明叫她先回府的,她居然不听他的话。

    “你就是BT!”古颜月气死了。她的皮肤都变红了,她觉得,她真的象被换了一层皮。

    “好!那我就做些BT的事情!”乔御辰怒火有些高涨。

    “你想做什么?”古颜月偏偏还在眨着一双无知的眼睛望着他,没有恐惧,却有些倔强。奇怪的是,古颜月不怕乔御辰的怒火和冰冷。

    乔御辰被古颜月这种无畏的眼神刺激得有些凤眸赤红。此刻的古颜月在乔御辰的眼里就象驳了壳的虾熟一下,红得透亮绝艳,又嘟着红唇醉眼迷离的,仰起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一逼等着被他欺负的小媳妇模样。

    他猝不及防地在池水中捧起她的脸,没有预警地,薄唇重重地辗压而下,用力地索取着古颜月口中的芳香气息。

    但是,古颜月却突然不知从哪里借来一股力量,狠狠地推开他道:“不要吻我!”

    “不要?”乔御辰居然被一个醉了的小猫推跌在水中,他立即站起来,再次攫取了古颜月,怒火更炽,“要我娶你为妻的是你;让我成为解药的是你;说喜欢我的是你;现在不要的也是你吗?”

    “你喜欢我吗?”古颜月向后退去。

    虽然原先他就从未表达过喜欢她,但她心中是期望他喜欢自己的。可是,他明知自己是他仇人的女儿,对她只怕是恨之入骨吧?

    她不停地向后退,可这水池并不算大,退无可退时,她退到了池水边。

    而她退,乔御辰反而进了。他一步步地逼近她,将她禁固,一双长臂将她圈禁在池水边。她伸手推开他,他却象铜墙铁壁一样立于她的面前,任她一双小手怎么推也推不动。

    “不要!我不要!你走开!”古颜月越来越抗拒。

    但是,古颜月越是抗拒,乔御辰就越是怒火冲天,他一手固定她的后脑,一手捏起她的下巴,强势地长驱直入,将她吻得彻彻底底,好象想将她整个人给咬碎吞下肚子去。

    古颜月原本就喝了酒,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力气和乔御辰抗衡。这个男人是她喜欢的,他的吻根本就不是她能抗拒的。

    她软倒在他的怀里,乔御辰却没有放过她。上次他是为古颜月解毒,可这次古颜月没有中毒,还对他生出了抗拒之心。

    但乔御辰却在吻上她的红唇时,顷刻之间兽血澎湃,怒火高涨,在水池里就不再顾及她的意愿地要她。

    “那个人是谁?”乔御辰看古颜月越来越醉,酡红色的醉颜半醉半醒之间,更加美若霞色,艳丽迷人,令他神魂颠倒地想肆意而为。

    他真想知道,她知道他是谁吗?

    “我是谁?”

    “他叫诸葛司宇,你是乔御辰。”古颜月彻底酒醒,看到怒眸猩红的乔御辰,那眸中的怒火让她有些害怕。

    “还知道我是乔御辰吗?很好!平时叫我什么?”乔御辰想听他叫着他的名字。她总是时不时地叫他小辰,辰辰,这些称呼从她的小嘴里叫出来,不知不觉间,他就允她叫了。

    “小辰,辰辰。”古颜月星眸如梦,力气不如乔御辰。

    “你也这么叫别人吗?”乔御辰的声音变得很柔。

    “没有,这样只叫你。你不喜欢,我以后不叫就是。”

    “我没说不喜欢。”她叫都叫了,又何曾问过他喜不喜欢?”

    ……

    乔御辰将哭着求绕的古颜月从水池里捞起来,给她穿好了衣裳,自己也穿上衣袍后,抱回他们住的房间。

    古颜月被放在榻上时,只想睡觉,再也没有力气想任何事情。但是,乔御辰躺上来时,她还是背转身去,不想对着他。

    她不想对着他,他却连她背转身都不允许,将她的脸搬到他的臂上枕着。她要转开,他威胁道:“还有精力是吗?”

    古颜月都已经要睡着了,听到这句带着威胁的话后还是蓦地睁了睁眼睛,然后拼命地摇了摇道:“没有!不要!”然后,她一动也不敢动,就枕在他的臂上睡了。

    原来怒火冲天的乔御辰再也没有一丝的怒火,看着在他手臂上顷刻之间就睡着了的古颜月,魇足的俊颜上是稍稍满意的笑容,很快地,他也睡着了。

    翌日。

    古颜月醒来时,发现乔御辰不在,问丫环,丫环杜鹃掩嘴儿笑道:“夫人,您醒了?统领大人一直在等夫人醒来呢。”

    “有什么事吗?他为何一直在等我?”古颜月这才发现,外面阳光明媚,她又过了生物钟的时间才醒来。

    杜鹃笑道:“统领大人说,今天陪夫人去西郊碧月潭游湖呢。所以,统领大人一大早起来就让人备了马车,只等夫人醒来。”

    “噢。”古颜月这才想起,这游碧月潭可是她昨天求他的呢。可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今天她已经没有昨天的兴趣了。

    她起来,让丫环们帮她梳妆问道:“他去哪了?”

    “夫人,统领大人在花园里练剑,吩咐了夫人醒来就叫他。”

    “噢。”古颜月有些呆地噢了一声。昨晚上在水池里,他那么霸道地占有她,直到她都求绕了,才放过她。可那算什么呢?他明知她是他仇人的女儿,难道他还能爱她吗?

    梳妆好之后用早膳时,她才坐下,乔御辰就跨步进来了。古颜月抬眸看他,他撩袍进来时,紫衣闪动飘逸,身段欣长,脸色红润,神彩飞扬,还用手撩了一下额前的发丝。

    古颜月觉得,他那用手撩发的动作有些风骚。明明心里恨得他要死要死的,昨晚那样对她,她都哭了,他还那么恶劣。可是,见到他的俊脸,她就变得有些情不自禁,视线就是跟着他,直到他坐在他的对面。

    看古颜月望着他,他拿起筷子道:“呆什么?我就那么好看吗?想去碧月潭的话,用了早膳陪你去。”

    古颜月心下咬牙,真觉得上天就是不公平。凭什么他一早就这么神采奕奕,一点也不累似的?还一早就去打功夫了吗?她可是有些宿醉的后遗症。

    她拿起筷子来,让自己脸上绽开一个笑颜,专心地吃早膳。昨晚在那间破屋里听到的话虽然挥之不去,但她却不想问他。

    他不说,她也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虽然这样有些象驼鸟,但她就是不想挑破了这层关系。

    只是,她心中却怎么也没法象不知道之前那么明媚阳光。她的笑容添上了一点淡淡的忧伤,只是,她掩饰得很好,没有人能看得出来。

    早膳后,他们一起出发到碧月潭去。

    碧月潭山环水,水绕山,碧潭如镜,水色空朦。此刻正值风凰花开,山上林间水边,到处都是开满了凤凰花的凤凰树。

    凡是夏天开的花树,在碧月潭的山上和水边或草坪地上都能找到。阳光明媚地照耀着整个的碧月潭,山色和水光相映,这实在是一个旅游的圣地。

    但是,这里游人并不算多。放眼望去,此刻是早上,朝阳似火中,骚人墨客也只有那么几个,三三两两。他们惑是摇扇的书生;或是佩剑的武林人士……

    阳光从东面照来,艳阳处,忽地又见一辆华丽丽的马车从山下的东面进入碧月潭,经过碧月潭一个瀑布的旁边,从一条小路蜿蜒向北,速度不快不慢地来到一片密林中。

    这里古树参天,灌木丛生,小草茂盛,却少有人进来。因为,这遍树林里有些地方是沼泽之地,一个不小心,人会掉进沼泽后再也爬不起来。

    但这辆华丽的马车却缓缓地行进这片密林中,在一片到处都是枯枝黄叶和繁花的密林处停下。

    “停!”一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声音从马车内传出。

    赶车的马车夫明显地松了一口大气,将马车停下,急急忙忙地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走到马车旁边,躬身道:“老爷,夫人,这就是沼泽林了。”

    马车内传出“嗯”的一声,马车的车帘被一只丰满圆润,戴着金手镯的贵气柔荑掀开,一个头上插满了金钗步摇的中年女人从马车上弯腰下来。

    下车后,她抬起一张脸来往四周的树林里张望了一眼,这张脸竟然是古夫人孙敏芝。

    跟着,马车上还有一个穿着锦衣的富态男人也掀帘跳下了车,他赫然是古侯爷古仕名。

    夫妻俩人都下了车后,古仕名突然走到那名马车夫的背后,一个手刀举起,竟然将马车夫劈晕于地。

    夫人看了一眼倒下的马车夫,并不奇怪自己的丈夫将马车夫劈倒,还从身上拿出一瓶药水,拧开盖子放到车夫的鼻子下让他闻了闻道:“我要是不给他解药,他不会自动醒来。”

    “好!”古仕名点头赞成。

    这夫妇俩的一举一动竟然配合得非常密契。但是,他们才到来,脸上却似乎全是盼望之色,就象在等待一个极为重要的人

    就在这时,茂密的树林之间突然“沙沙”作响!

    古夫人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脸上神情瞬间显得非常激动,凌厉的双眸刹那间变得异常地温柔,竟然还压低了声音地叫了一声道:“皇上!”

    谁知,她才叫了这么一声,那“沙沙”之声突然大作,茂密的树枝之间,突然飞起十几二十个黑衣蒙面的杀手。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之间,刀光剑影如闪电般划来!这些人一声不吭,轻功一流,刀剑无情!这些人犹如从天而降一般,剑光全部朝着古侯爷和古夫人扑面直刺而来。

    “中计了!”古侯爷惊呼一声,立即亮起腰间的宝剑挡上。

    古夫人则一手扬起一把药粉,药粉如漫天的沙粉扬开。

    然而,这些黑衣蒙面人却无惧古夫人的药粉,他们似乎早就知道古夫人精于用毒,所以蒙着的面纱有着防毒的作用。

    古侯爷和古夫人是京城的首富,他们平时出入都带了很多的护卫,今天为何连一个护卫都不带?

    虽然古侯爷的武功不错,古夫人很会用毒。但是,今天的杀手显然是经过精心策划,专门为他们夫妻俩量身打造的。就连武功,这些杀手也刚好就是古侯爷的克星。

    不到盏茶的功夫,古侯爷和夫人分别倒在血泊里,气绝身亡。

    “死了!”黑衣人将这俩夫妻拖到一片泥沼里,将他们放置下去,让他们一半放在沼泽上面,一半在下面的沼泽里,以伏身的姿势伏在地上。如此,若是没有人碰,他们就不至于掉下去。

    而那个车夫,他们直接丢进了沼泽里,瞬间沉下去,再也浮不起来。

    然后,这些黑衣人迅速地离开了这个杀人的现场。

    与此同时,另一辆马车也正向着这个碧月潭行来。马车上坐着古颜月和乔御辰。这一路上,乔御辰竟然比古颜月说的话要多了些。

    古颜月只是问乔御辰碧月潭有何名胜古迹,乔御辰就一路上给她介绍了一遍碧月潭。

    乔御辰介绍得得很是详细,而且还很有耐心。

    古颜月一直都有一个冲动想问他,他是不是相信她来自未来了?还是,只认为她是失忆?这个问题,她也一直没敢问。

    她托着香腮,望着认真给她讲解的乔御辰,脑子里却一直在胡思乱想。

    “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传说……”乔御辰发现古颜月越来越走神,根本没听他在讲话时,不禁停了下来,抿唇望着古颜月。

    女人都这么善变?

    难道他昨晚真的很过份吗?但是,这个丫头先惹上他,要做他的夫人不是吗?她有皇后都不当而要嫁给他,他岂能辜负了她的一番情意?

    乔御辰突然就不说话了,这时,外面的车夫却刚好叫道:“统领大人,夫人,到了!”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水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水媚并收藏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