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148章 日新月异的第六天

第148章 日新月异的第六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拉回三天以前。

    一开始,听说雷之国夜袭日向家的事情时,高千穗玉江还有闲心冷笑一声,等日向家打死了人的消息传来,高千穗玉江还挺欣慰:毕竟是个盛产性冷淡包子的家族,能强硬一回也算是进步了。

    没等她处理完手上的文件,日向家的处理决定就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那一刻,高千穗玉江连笑都懒得笑了:她当这是个谣言而已。

    毕竟依照高千穗玉江的逻辑,怎么会有受害者有……这么忍气吞声的想法呢?

    ——日向家脑子有毛病吗?

    后来她就发现了,不止日向家脑子有毛病,整个木叶的老一辈的脑子,都是有毛病的。

    玉江一脚踹开日向家大门的时候,日向日差的尸体都已经盖上白布了,他的幼子日向宁次孤零零的坐在尸体身边,手边放着一卷散开的绷带。

    宗家的长老,正准备给这个孩子印上笼中鸟。

    这个场景,无端的让高千穗玉江生出了一股不耐烦。

    她那会儿是想着直接动手抽人的,有一个是一个!管他多大年纪了!

    脑子不灵光的都应该被吊起来打!

    然而她并没有机会动手——日向家对这个村子,确实是太真诚了。

    族长日向日足看到她的第一反应,是率先深深的鞠了个躬。

    家主沉重的诉说着日向为了这件事可以忍耐,他们也是村子的一份子,说着为村子付出是理所当然的,五代不用替他们可惜云云。

    最后,他们又拿出日向日差临死前留下的遗书,说日向家不后悔的,我们都是自愿的,绝对不给云忍发动战争任何口实等等等等。

    高千穗玉江安静的听完了全场,回过头来硬是憋着气,向这坐了满堂的愚昧分子鞠了个躬。

    虽然这事做的是很蠢,但这个家族对于村子的心意,她作为首领不能忽视。

    为君者,也是教化之师,你可以嫌弃他们的蠢,但不能忽视他们的本心——蠢怕什么吗,教就行了!

    直起腰来,高千穗玉江看向跪在一旁的小男孩,开口问他:“你恨吗?”

    年幼的日向宁次咬了咬嘴角,没回答。

    “看样子是恨的。”

    “并没有!”

    日向日足立刻插|入打断了玉江的话:“宁次年纪还小,骤然逝去父亲有些不适应,只是见到陌生人的恐惧而已,日向不恨木叶,我们——”

    这种话高千穗玉江根本就没往耳朵里去,伸出脚尖踢了踢小男孩的腿侧,示意他:“等你回话呢。”

    日向日足作为族长,是知道根部这个机构存在的,木叶私下里悄无声息处理掉的反动分子还少了?何况五代目基本上是个说一不二的存在,日向日足从来不怀疑她会动手杀小孩!

    对村子心存怨恨的忍者,谁能放心留下?

    这边他都做好准备上前把宁次弄晕,结果小朋友恨恨的抬起头,姿势端雅字正腔圆的说:“为什么不恨?”

    这话说的日向日足眼前一黑。

    倒是那女人,因为听到这话稍微多了些笑意,继续问他:“你恨谁?”

    日向宁次的眼睛在大堂内环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日向日足已经冒出冷汗的额角,他伸手拿起地上那卷纱布,说:“我恨造成这一切的命运。”

    高千穗玉江当时只想翻个白眼:宇智波鼬之后,怎么又出了这么个哲学挂的!?

    ——宇智波鼬主要探索的的哲学命题,是【生命与战争】。

    ——日向宁次的主要攻克方向,大概是【命运和不可违背和规则的因果联系】一类辩证的东西。

    反正都是正常人听不同的玩意。

    “除了命运呢。”

    日向宁次听到那人问他:“怪无可怪了,人才会怪自己命不好,这不是推卸责任,是天性。”

    她说:“你上来就将一切归咎与命运,是不敢直面凶手、报仇都要瞻前顾后,还是真的懵懂到五岁了还分不清好坏,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

    日向宁次差点就要被说哭了。

    他的父亲明明已经死了,族老们二话不说第一反应是要给他打上印记,木叶不管不顾任由事件发酵,现在又来咄咄逼人的责问他是否憎恨村子,这也——

    “明明是告诉你该恨云忍。”

    冰凉的手指尖抵上他的下巴,日向宁次还没看清那张脸,就被完全抱离了地面。

    她说:“云忍才是你的仇人,木叶明明是你靠山。”

    “靠山弱的时候,遇到事了,不是逼你忍着,是陪着你一起忍着。”

    “靠山够强的时候,遇上事了,你只管往回打!”

    此时早就月上中天,日向宁次在瞬身的间隙看到乌云遮住的月亮,最后出声问她:“我们干什么去?”

    那女人用宽大的袖子拢住了他的后脑勺,遮住了凉飕飕的夜风,然后告诉他:“给你爹讨公道去。”

    “杀了云忍?”

    “不止。”

    日向宁次听见她笑着说:“让云忍帮我们推平了路段,赶走了钉子户,再把这群家伙,一步一步的赶会雷之国去!”

    ==========

    现在,让我们回到上一章的末尾。

    此情花前月下,此时清风正好。

    五代目火影怀里抄着个小朋友,笑的温和有礼,完全没有诸位长老印象中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意思,虽说虽然说的全是撕破脸皮的话……但好歹没打起来不是?

    ——请注意忽略二尾刚刚远去的背影。

    这种情况下,比起和木叶死磕,云忍的第一反应都是去追由木人,但又顾忌着木叶这样的态度,倒是左右为难的有些僵硬。

    高千穗玉江把小孩儿往怀里拢了拢,率先打破了凝重的气氛:“……看把你们吓的。”

    她一动,宁次跟着也想动,被她压着脑门按回去,最后生气的抿起嘴,嗓子里很轻微的呼噜了几声,听起来和饿了肚子的野兽崽子一个调调。

    “二尾人柱力在火之国境内突然暴走,哪怕不是为了帮助云忍,为了我国境内民众的安全,我们也会进行处理的。”

    “二尾哪是无故暴走,五代目——”

    “倒也是。”

    红着一双眼睛的五代目全然不顾对方明晃晃的指责,理所当然的开始编造事实:“听闻数十年前,上一代人柱力弗卡伊突然暴走,八尾之乱毁了大半个云隐,死伤不计其数……这么看来,雷之国对于尾兽的封印方式确实有些问题,不论是二尾还是八尾,总是在不该出事的时候拖后腿呢。”

    “五代目!”

    云忍代表希皱眉呵斥道:“八尾之乱于云忍,和九尾夜袭于木叶的影响是一样的,现在还没撕破脸呢,何必拿死者出来开这种玩笑!”

    “别拿这事类比,九尾袭村的时候木叶可没死人。”

    五代目把怀里的小孩转个身,看着希的眼神冷的不行:“受害者的后嗣还在这儿听着呢,在他面前装出这幅大义凛然的样子,你们心不虚吗?”

    忍者对死人哪有敬重?毁尸灭迹的事情做得多了,道德底线都和一般人不一样,死者为大是什么鬼?

    ——自家的死者才为大!别国的那叫战利品!

    所以希其实一点都不心虚,白眼是他们志在必得的东西,出了事后续就只能兜住,不论五代目火影说什么,都得处理好了!

    “放心吧。”

    高千穗玉江挥了挥手,安抚似的对着云忍严阵以待的诸人笑了笑:“二尾的事情必然会给诸位一个交代,烦请雷之国的各位先在村子里安静的住下吧。”

    希让她笑的悚然一惊:这是要灭口了?

    乌云散尽之后,月光照的大地一片泛白,几道黑影唰唰唰的出现在屋檐附近,一头白毛的年轻男人带着个狐狸面具,把腰上别着的短刀拆下来,自然的递还了还抱着孩子的五代目。

    “路线没有变化,方向有三度左右的偏移,沿途民众已经疏散完毕,你……”

    他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到底意识到他现在的身份是“暗部”,暗部可不会这么多话,还这么有人情味。

    “没事。”

    高千穗玉江接过卡卡西手上的短刀,适应着甩了甩,全然不顾他现在正在扮演“暗部”这个角色,自然的冲他仰了仰下巴,示意他已经准备好了。

    卡卡西藏在面具下的脸上,自然的流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然后软塌塌的叹了口气,似乎连金属色的头发都褪去了那股锐气柔软了下来。

    他也没退开,就站在原地双手合十拜了拜,然后笑意满满的许了个愿望:“祈求玉江大人保佑,成功把作乱的尾兽驱逐出境,解决所有问题!”

    高千穗玉江同样闭着眼睛,额头上的神格闪烁着不可见的明光,在卡卡西祈愿结束的那一刹那倏尔爆亮了一下。

    虚空之中,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睁开眼睛时,卡卡西正撩开了半边面具冲她笑。

    “好了吗,”他着重强调了一遍称呼:“玉江大人。”

    “好了!”

    玉江大人志得意满的小小闪了一下神光,卡卡西倒是习惯了,稍微侧着耳朵,配合的让她在自己耳边摇了三下铃铛,最后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算是祭拜完毕。

    火影的世界没有神明,大家对于火影的期待和期盼,其实更类似与“民心向背”,是没有什么具体的指向的,但是自从卡卡西名正言顺的说了【我的神明大人】之后,那些似是而非的祈求,便以能他的祈愿为突破口,自然而然汇聚起来。

    高千穗玉江这五年来做的每一件事情,大都是先提起个想法,等它传的沸沸扬扬的,在决定之前,让卡卡西配合的拜一下她,以此将愿力汇聚起来,政策实施之后便是还愿成功,信仰剧增。

    这是个严肃的仪式,然而真正看起来,却是十二万分的儿戏。

    五代目火影的对外形象,是个天纵奇才的熊孩子:这里面有她当年闹腾着要攻打大名府的锅,也有旗木卡卡西的锅。

    诸位长老都非常疑惑,五代这都是什么毛病啊,每次干什么之前拖拖拉拉,还非得旗木卡卡西哄着她扮一回家家酒,她才正儿八经开始干活吗?

    水户门炎对这个毛病简直千言万语全是吐不尽的槽,哪知道千手家的老头老太太们倒是适应良好。

    “这有什么呀,玉江又不耽误正事。”

    老太太一挥手:“她和旗木家的小子想怎么弄都是他们自己的事,年轻人嘛,人家愿意我们管得着吗?”

    水户门炎叫她堵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反驳道:“那不如再给旗木上忍加份薪水算了,到底是多做了一份工作呢。”

    “这也无所谓。”

    老太太牙都快没了,但倒还挺开的起玩笑:“你看旗木家的小子要不要吧。”

    “合香夫人!”

    “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他自己不愿意自己就说了,你看他那是不愿意的样子吗?”

    于是水户门炎拂袖而去,常年强忍着膈应,围观大事决断之前五代目火影和木叶巡防部部长先生黏黏糊糊的家家酒,摇完了铃铛,一个兀自满意的笑,一个懒洋洋的看着那个满意的人温柔的笑,黏的根本让人没眼看!

    黏糊之人一感受着晃动的灵光,蓄势待发准备上路,黏糊之人二叹了口气,紧了紧手上的绑带,伸手准备接过她怀里的小男孩。

    “不用,”玉江一抬手躲了过去,可潇洒的一挥手:“等着吧,有人可以看着他。”

    说完,五代倏的消失在了原地。

    千手扉间本来还在担忧下面状况的处理,没等跑到地方,五代轻巧的出现在他面前,蓝光一闪之后又突然消失,千手扉间回过神来时,眼前只剩下了怀里这个小孩子。

    小朋友还茫然与突然转换的空间,宁次他爹和他大伯都是扑克脸,看着二代目他也不觉得害怕,按照被教授的礼仪他是应该行礼问好的,但事情有点突然,所以呆呆的看着千手扉间,最后愣住了。

    把小古板扔给老古板,正好。

    ——这小东西要是真的入了千手扉间的眼睛,倒也算是他的运气了。

    出现,消失,再出现,高千穗玉江拿着卡卡西带来的短刀,凌空现身在火之国中部的山脉上峰。

    两座山丘之间,二尾猫又正痛苦的打着滚。

    高千穗玉江冷冷宝贵的看着它翻腾的地动山摇,心理估算着前进的方向和距离,抬手冲着猫又的尾巴就是一下!

    神明的灵力足以割开尾兽环绕在身边的查克拉,猫又疼的扎起了毛发,张大嘴对着天空哀嚎,气愤的喷了一发尾兽玉。

    站在高空的女人歪着头,抬起手轻描淡写的挡住了□□的能量球,巨量的查克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一坨巨大的尾兽玉,在三息之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猫又的瞳孔逐渐变的细长,最后俯下身子,尾巴摇晃的速度也开始变慢,咧开的齿缝间,全是将要喷薄而出的查克拉。

    野兽的本能啊……

    高千穗玉江低头看猫,又看了看手里的刀,哼笑一声对着它砍出了第二刀。

    “喵——!!!!”

    同样的声音,奶猫发出来自然是萌萌哒的,但依照二尾的体型,声音被成百上千倍的放大之后,只剩下了让人耳朵一疼的恐怖。

    总之,在这般你来我往的打了好几——具体可以参考拿逗猫棒吸引野猫的过程——智商在线的二尾虽然发了狂,但疼的厉害了,它也是知道跑的!

    于是在这清冷的月光下,巨大的野猫如同被狗撵着一般,张牙舞爪的仓惶逃窜,开始了身不由己的生存游戏。

    猫又沿途遇山撞山,遇水趟水,沿途踩踏森林民居不知几凡,被绊倒了就地打个滚,连抖毛的时间都没有,马不停蹄就开始逃命!

    跑得慢了,唰的就是一道闪电落在它头上!

    百米开外的半空中,一闪一闪的时而出现个人影,但凡猫又逃跑的方向出现了偏差,兜头就是一刀斩下,巨大的刀痕割裂了土地,将将停在猫又迈出的爪子之前。

    猫又被刺激的“嗷”了一声,下一秒,转个方向继续跑!

    五代目火影就这样赶着雷之国的尾兽,把木叶计划中所有要修路的地方跑了个遍。

    站在高空中俯瞰时,可以看到明明白白的几条纵横线,合理的以递进的形式、环抱住了整个火之国!

    很好,高千穗玉江满意的点了点头,第一项工作已经完成了。

    这个原计划也是归拆迁办的,然而纲手为了连锁医药超市的事情外出考察,自来也聚聚整日沉迷于野史创作,掌握着木叶最高等的话语权,用笔杆子捍卫了自己的地位和权利——【敢压榨我,回头就马上给你杜撰个小情人!】。

    这道护身符简直战无不胜,目前没有木叶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