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149章 日新月异的第七天

第149章 日新月异的第七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火之国都城的夜,安静的如同平绘的黑白画卷,悠悠的飘浮着一股熏熏然的香气,城中零落的灯火和夜空中的星火相互辉映,俯瞰时一派祥和平静的样子。

    这座美丽的古城,已经许久没有迎来这样安然的夜晚了,究其原因,是因为火之国的大名府——它闹鬼啊!

    如此这般鬼怪作祟闹了许多年,大名府的夜,总是伴随着如泣如诉的哭声。

    有人说个个苍白英俊的男子,偶尔会穿着他国样式的衣衫,悄然出现在守夜侍女们恐惧又兴奋的目光中,却又在眨眼之间消失。

    每当午夜时分,府内会出现一团时闪时现的燃着一簇鬼火,阴森的鬼眼、潜藏在黑暗的角落里。

    而本该万物寂静的日子,总有羽毛破落的乌鸦和魔性的鹫鸟,一日一日的落在房檐上跳舞,锲而不舍的嘶叫;

    巡视的卫兵还曾经见到一个黑发白肤的孩子,他茫然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悄无声息站在走廊的尽头;

    也有时,仿佛是狐妖幻化出的金发小男孩,会追逐着白色的皮球,咯咯笑着奔跑在庭院的草坪上。

    正因为大家看到的鬼都不一样,所以具体闹起来的原因,被传的五花八门。

    有说是大名年少时觊觎父亲的侍妾,逼死了那个女人被报复;

    有说是大名夫人嫉妒大名宠爱的歌女,被那歌女肚子里没生下来的婴灵纠缠;

    有说是公主爱慕他国的男子,求而不得后杀人泄愤被诅咒;

    还有说是长公子因为脾气暴躁、私下里时常虐杀生灵,被山里的狐妖附身了……

    总之大名府这一家,集齐了色鬼家主、没人性的夫人、恶毒的女儿和阴狠的儿子,数下来就没一个好人——而正是因为这帮人的存在,让火之国的未来、黯淡的根本就看不到一点光明!

    火之国的大名,是个双商在线的正常人,平均分在及格线以上的的政治家,所以比起慌乱中求神问道找法师来退魔,大名的第一反应,是雇佣忍者来帮他探查。

    比起闹鬼,他倒是更愿意相信这是个阴谋!

    ——五代火影以下犯上之心不死,大名府就一日不得安生。

    守护忍者十二士中出身木叶的都被强制召回了,剩下那几个雷忍村的流浪忍者,也顾忌着木叶私底下放出的话,也是能避则避。

    这个不上不下的现状,导致大名住在自家祖传的宅子里,可是却心酸的几年都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

    雇佣的忍者调查了许多年依旧无果,大名依旧不信有鬼,他信的是木叶的能力,毕竟是能把火之国撑到大国之首的村子,水平高是理所当然的。

    时间久了,大明本人倒还好,他的夫人却慢慢变得疑神疑鬼,等他发觉不对开始问话、后面查出来的一些事情中,还真有和传闻对上的。

    而他的继承人、火之国未来的大名,也被环境逼得一日暴躁过一日,最后爱上了打猎,喜欢把猎物拖在马后,笑起来的样子更是日渐阴郁,强行和传说同步了。

    看着儿子这个样子,他的心都快要被忍者们给踩碎了!

    然而恬不知耻的忍者却毫无隐瞒的意思。

    木叶51年春季,他曾到木叶巡视,为了缓和忍村和大名府的关系,特意上街忍者学校慰问小朋友们。

    演讲结束离开时,他眼见着那个【金毛狐妖】和【黑发鬼婴】手拉手从隔壁木叶幼儿园走出来,那个脸上长了几道胡须的金毛小孩、远远的了看见人群中坐在轿子上的他,愣了愣之后,便露出了【是你啊!】这样的笑容,冲他招手时的那份热情劲儿,就如同春游时遇见了隔壁班的好朋友。

    大名瞬间想通了关节,刚想出言敲打一番,手还没抬起来呢,两个小朋友唰的一声消失在原地,传说中他女儿求而不得痛下杀手的白发异国男子,捧着一本小黄书笑眯眯的出现在他眼前。

    艳鬼【男】胸前挂着木叶巡防部的徽章,刻着黑底白字的大名,锃光瓦亮的反射着日光。

    男鬼先生和善的行礼然后询问:大名刚才想伸手指的、莫不是街边那家糖果店的模型?啊呀啊呀,大名确实有品位,那可是木叶名扬五大国的知名特产呢!

    他回头打了个呼哨,没等大名反应过来,蹲在一边树枝上的乌鸦顷刻间就变成了个短发的男子,该男子同样点头致意后走向糖果屋,没一会儿,捧着一个精致的礼包回到队伍里。

    大名眼睁睁的看着这个铭牌上写了【宇智波止水】这几个字的男人把礼包呈给他,然后忽的变成一群乌鸦——青天白日的,他就这么消失了!

    妖狐、婴灵、艳鬼【男】、还有乌鸦。

    虽然不知道鬼火和哭声是哪里来的,但是果然……木叶亡我之心不死啊!

    大名断断续续的撑了五六年,军事制裁不可能,经济制裁被人生生顶回来了,舆论风向总是莫名其妙的跑偏!

    哪怕后来他教育自己孙子时,指着图像告诉他:画上的这个女人,是我们家的心腹大患!

    火之国年少的继承人【长公子他儿子】,只是板着张面瘫脸一撇嘴,说:这明明就是个喜新厌旧只会看脸的女人。

    听到这句话,火之国大名心都凉了一半。

    ——五代火影的出身并不是秘密,冒犯点说的话,艳名和威名一样,都传遍了五大国!

    他的孙子不过十来岁,原来……都已经被那个女人俘获了吗?!

    不论祖父在想什么,长孙殿下自顾自的继续抱怨道:最开始还能卡池里接二连三的抽到碎片,我还满以为和【她】相性很好,哪知道最近一周半点影子都没让我看到过,喜新厌旧还看脸,哪怕是唯一一张隐藏传奇卡,孤也不稀罕她了!

    你可别想着看到她了……

    大名怜爱的抚摸着孙子的头顶,心酸的想着,你把她当个二次元的卡牌牌面就很好了。

    ——就咱们家现在这个样子,你到了她面前……那还能活着回来吗?

    火之国大名在儿子神经病、女儿强迫症、老婆精神衰弱的情况下,对着已然宅腐入骨的孙子,早就做好了绝后的准备。

    但最近这几个月,一切的“妖魔鬼怪”,似乎都从都城里消失了。

    仿佛木叶遮在大名府头上的那片乌云,终于被日光驱散了,大名一时之间只觉得豪气万千,然后心满意足的先去睡了一觉。

    这样毫无压力的日子,一日两日只觉得惊喜,等过了一个月两个月,大名也开始怀疑了:木叶这半天不见动静的……难道是知难而退放弃了?

    虽然忍村脱离国家独立处事会让他很丢脸,但一连几年都生活在暗杀阴云之下的火之国大名,却意外的觉得非常满足。

    雄心未死的老人家开始慢慢检阅着属下,试着收拢些流浪忍者聊胜于无的希望可以研究着如何守住自己最后的阵地。

    而在这夜,一声魔性的猫叫,打破了大名重返巅峰的美梦。

    火之国的都城并不大,全城最高的建筑就是大名府的阁楼,日式结构的精致小巧和大世道的贫乱,注定了这座城市哪怕繁华,也不会多么雄伟。

    通俗一点说:火之国的城墙,应该是没有二尾的个子高的。

    夜色下,尾巴上燃着两坨火焰的大猫蹦跶着落在城门前的大路上,直愣愣的一头顶上了厚重的城门。

    “咣当”就是一声巨响!

    堪比地震的动静瞬间吵醒了全城的人,大名匆忙间起身踏上远望台时,那只不科学的死猫正好轻巧的在半空中翻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跟头,从都城闹市区的商业街的正上方,啪的飞了过去!

    最后,猫又四肢并拢呲出了指甲,牢牢地勾住了城东的山壁上。

    这阵让人牙酸的嚎叫声听得他耳朵一麻,不远处,低估了自己体重的二尾猫又从山壁上一溜烟的往下滑,最后狠狠的砸在地上——瞬间震塌了半条街道的建筑房屋。

    说时迟那时快!伤亡还没开始,数不清的黑影就已经从城中的各个角落出现,明显是有组织的忍者们将救下来的民众集合在一起。

    在五代目赶猫推土的时候,该到位的人力资源已经到位了。

    木叶提前埋伏在都城的队伍里,甚至还有专门负责安抚工作的老师们,一个两个气场温润笑容亲和,张嘴就是【不用担心,火影大人会来救我们的】。

    ——如果不是确定这里是自己住了六十年的府邸,大名简直要以为自己是在木叶了!

    然而这还不算完。

    火之国大名眼睁睁的看着那只狂躁癌的叉尾巴猫,在他心爱的城里上蹿下跳,张嘴一个火球喷出来,城池的左半边立刻就被清出了一片荒地。

    “请大名稍安勿躁。”

    曾经做过他守护忍者的猿飞阿斯玛专门来安抚了一下他:“尾兽是非常可怕的存在,我们现在还不具备直面尾兽战斗的能力,只能尽最大努力救助民众了。”

    大名颤颤巍巍的问:“那、那现在怎么办?”

    阿斯玛淡定的抽了口烟:“等五代来吧。”

    五代?

    呵呵,那干脆算了吧,就让这只死猫可了劲的折腾吧……

    就在那一刻,大名非常清晰的认清了自己的内心:比起这只猫,他果然更讨厌火影!

    当然,这种话只能心里想想,就算不管这些平民了,他总要管自己的命、管他们家祖传的领地!

    但当火之国大名回过神来时,高台之下的民众们全都失去了声音,仿佛刚才那些恐惧的哭喊都是幻觉一样。

    ——仿佛他那句冷酷又自私的话,真的被说出来了一样。

    事实上,他真的说出来了。

    不止说了,还被刻意放大了出来,虽然底下的避难者只有几百,但几百个人一起听见的话,就是既定事实了。

    “您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太过分了!”

    “骗人的吧?”

    大名一愣生,就看到对面屋檐上突然出现的女孩子,看着那张让他心口发凉的脸,在心底疑惑的问自己:是啊,他怎么能直说出来了呢……

    这一夜,比起在城中耀武扬威的怪兽,大家更深切的记忆,是五代目火影的眼泪。

    这一夜,木叶的忍者家族被别国的忍者打上门来,精英者的性命说没就没。

    这一夜,明明应该守卫国家的统治者丧心病狂的说出了自己的私心,悲悯的忍者领袖手持利器,痛苦的质问着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规则压迫着家族忍者屈服,规则压迫着民众去追随,规则给了不配执掌权利的人统御国家的资格,规则让一个一心想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的女孩子,痛心疾首的留下了眼泪。

    【我在为你你们心痛啊】

    对此,卡卡西在事后给出的评价相当客观。

    他说:台词有点恶心,不过煽动性够强,时机把握不错,就是玉江和【哭泣】这种词连在一起违和感太重……单只是说出来,我都觉得汗毛要竖起来了。

    “不过,”白发的青年人眉眼弯弯的双手合十行了个礼,睁着一边眼睛,对正在擦眼泪【玉江没有说哭就哭的技能,要用生姜汁的】的女孩子行了个礼,然后向前探了探身子,语调温和的说:“玉江哭起来的样子,真是非常漂亮啊。”

    这是非常真心的夸奖。

    玉江回头把手绢一扔,通红的眼角在几秒钟内迅速消了肿,那副白梅熏红雪地落花的神情倏的消失不见,面对卡卡西明显十分失望的表情,丰月神斟酌着开了个玩笑。

    ——要么你跟我许愿呗,如果愿力能传达给我,给你看几滴眼泪也不是不行。

    “这可不行啊。”

    卡卡西自然的拉起她戴了铃铛的那一只手,将她的手腕举到耳畔,侧头用冰凉的耳垂碰了碰她手腕内侧的皮肤。

    然后,他很随和的笑着说:“觉得玉江哭起来好看,是因为这个表情太少见,我想许的愿望很多,还是不要浪费在这里好了。”

    高千穗玉江思考了一下,然后实话实说的告诉他:“理论上来说,许愿是没有次数限制的。”

    她很认真的告诉卡卡西:“只要我还在这个世界,你就可以一直向我许愿,只要你虔诚的心意不变,我可以为你实现一切愿望。”

    玉江思索着自己的能力,还是毫不心虚的强调了一下:“一切愿望都行!”

    【只要我还在这个世界,你就可以一直向我许愿】

    静了一会儿,卡卡西突然叹了口气。

    他像是整个人都松懈了力道一样,脖子一歪倒向玉江的手臂,身体却还稳稳地站着。

    卡卡西那只戴着刀疤的眼睛同样睁的很大,认真的观察着面前笃定的女孩子,最终,他像是放弃了什么一样,又恢复了那样温和的笑容。

    “那就这样吧。”

    卡卡西的脸侧隔着面罩贴着她的手,说:“如果玉江执意要配合的话,那就把愿望的内容……从哭泣变成笑给我看好了

    他神色自然的侧头蹭蹭,然后用那种理所当然懒洋洋的口气说:“我的愿望,是想看着你一直笑啊。”

    不知道回忆起了什么,他噗嗤笑出了声。

    “毕竟明忠先生的意思,就是这样吧,希望我能……守护玉江的笑容……什么的……”

    千手明忠?

    高千穗玉江并不知道他们私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