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44章 长治久安的第一年

第44章 长治久安的第一年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千穗玉江的心情很糟糕。

    比起认识到后妈背后其实有一大家子人这种事情,让高千穗玉江真正心情超级糟糕的原因,是这件事的发生,突然之间让她重新认识了一次自己。

    高千穗玉江是一个很克制的人,虽说达不到强迫症的程度,但她很确信自己属于绝对会成功的那一种。

    就她那种生长环境而言,她不论是心态还是能力都不可谓不强大,也许在创意这方面要打半折,在时代眼光这里也要打八折,但说到底,千岁的才华只是一道阶梯,她跟人勾心斗角的靠的全是自己好么?

    所以哪怕恢复了记忆,她的自信也没打半点折扣。

    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家庭里,玉江是大树,桐子是藤蔓。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被依靠的那一个,以为自己足够强大的内心就是来不断开拓生活的,以为桐子只是一个令人的幸福的包袱。

    然后她现在抽空剖析了一下自己,发现对她来说,桐子的定义中【令人幸福】的部分,要远比【包袱】这部分要多得多。

    一百倍那么多!

    高千穗桐子度高千穗玉江来说代表着一份【需要】,这算是她没有记忆、却保留着大部分情商和智商产生的情况下,属于【玉江】这个人格的存在价值。

    让她心情糟糕的部分正是这里。

    把个人的存在意义绑缚在一个人身上,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别提她过了这么多年,自诩脑子清楚的很,居然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心理有这样的问题!

    像是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好像……远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强大。

    ——有一种高估了自己的羞耻感。

    每当高千穗玉江认识到自己有什么问题,那么离她解决那个问题也就不远了。

    高千穗玉江曾经因为外表不好接近被助理私下里抱怨过,她那时还属于小白菜类型的,就是那个见了人一定要足够谦卑的阶段,所以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曾经在镜子面前,为了一个能让人感觉到腼腆和温和的笑容,断断续续的练习十几天。

    但心理依赖这种东西,比怎么学会笑的讨人喜欢要麻烦的多。

    ==========

    夜里,高千穗玉江睡在病床上不动,耳边是大露台上开会的群鬼们吵吵闹闹的声音。

    今天是新人欢迎会,新死过来的鬼们排排坐,死相最惨的那个就是新人王,而获得新人王的奖励,是可以在医院灵气最丰沛的地方住下,限时一个星期。

    这个灵气最丰沛的地方——其实就是玉江病房的阳台。

    四个月的时间,高千穗玉江作为阵眼,在这里生生熏出了一个非常微弱的有灵气的小角落。

    医院的地缚灵们都很自觉,哪个快要黑化了,便自觉到这里熏一熏。

    每月新人中死得最惨、最有可能变成厉鬼的,正式入驻之前也要熏上一周。

    虽然和重灵地相比微弱的不像话,但是自带的镇静功效十分之拔群!

    高千穗玉江有时候不想睡觉了,就安静的躺在床上听那些鬼怪聊天,前文提到过,在能“看见”的情况下,鬼怪也可以是很好的消息来源。

    比如前几周,玉江就曾经在朝日的主题乐园施工出问题的时候,通过那个入院抢救无效的可怜工人,知道了那个害他掉下来的脚手架好像有问题。

    在听到他跟别的鬼抱怨“工友发了笔大财自己却死了”这样的内容之后,根据人名进行逆向调查,八个小时就把幕后黑手揪出来了,后续的发布会把证据一扔,全程顺的不行。

    这就是信息渠道的优势!

    这些鬼还有帮她自省的效用。

    一时大意签错合约后跳楼的上班族;头脑不清被人骗财骗色割腕自杀的青春少女;用了a家指纹锁,结果还是被入室抢劫者捅了一刀的普通宅男。

    这些人的经历中,充满各种各样或是精彩、或是荒诞的冷笑话。高千穗玉江正是因为他们这样毫无保留的自我吐槽,发现了不少自己人在合同上做手脚的盲点。

    学会了不要高估自己【这个无意识已经犯过了】,世界上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喜欢你【其实你有】这样的事。

    哦,还有,她知道了a家的指纹锁靠不住,所以把家里的锁换了。

    这一期的新人讲的都是些很无聊的话题啊……

    玉江静静的望着天花板,又开始一遍一遍的自我剖析,把和后妈相处的点点滴滴都拿出来理一遍,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计算自己的行为中有多少是受了影响的,如果真的站在绝对理智的角度,她又会做出什么其他的事情之类的。

    人总是要有感情的,感情是人格的一部分,高千穗玉江倒是没有要完全把她后妈剥离出来的意思,毕竟以她现在的精神力,记忆功能是不受控制全面和清晰。

    她要做的,不过是用绝对没有感情的第三方角度,去中和曾经经历过后留下的感情角度。

    这样,就可以得到一个相对理智、并且可控的正常人类的感情指数。

    说起来也是可惜了。

    玉江在床上翻了个身,有些叹息的、回想起了属于浮春宫的晚钟,和内殿里散不去的草木香气。

    如果没有那次莫名力量的召唤,没有那赶得刚好的刺杀。

    她现在……应该是准备着要给那些蠢货收尸的时候了吧?

    如果真的在十二国呆足四百年,玉江想着,她也许会变成现在的自己不认识的样子,但她这个人的本质却不会有任何变化,那么,她内心那个部分属于高千穗桐子的【需要】,自然也会被时间,磨得只剩下属于情感本身的部分。

    心里装的东西多了,每样东西的价值自然就会下降。

    ——其实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高千穗玉江和各式权臣斗了十几年,仙术基本没学,打开蚀这样可以跨行两界的技能必然是不会的,说实话,按照十二国王退位之后一年之内必死的尿性,高千穗玉江要不是确定自己仙籍尚在,估么着她差不多已经开始准备后事了。

    想到这里,不自觉的又开始想起自己的麒麟。

    谅晓啊……

    谅晓对她来说……其实也是很重要的人呐。

    只是很重要,但不是喜欢。

    为什么?

    其实高千穗玉江对徇麒的感觉不能用喜欢来解释。

    她们关系的起始是一个并不具备唯一性的契约,而契约,才是维系这段关系的重点。

    王与麒麟一体两面同生共死,玉江一开始是为什么会对徇麒产生感情,她自己很清楚。

    ——因为他很有价值。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徇麒一开始在玉江脑子里的全部印象。

    和朝日奈家双胞胎那个【投胎技能颇高的麻烦精】标签差不多是一个水准。

    麒麟选王便是以生国相付,同麒麟结契便可作一国之君,一国之君便是地仙之首,不失道,便是长生不老的仙人。

    某种意义上来说,谅晓确实是个很有钱的对象。

    还是那句话,天帝保障麒麟的权威,麒麟保障王的权威,没有谅晓就不会有徇王玉江。

    她抽了一辈子的烂签,总要不断的努力努力再努力,想要的东西都要去拼才会有。

    而谅晓是她的第一个好运气,一步登天的保证。

    第一个总是特别的。

    麒麟与王特殊的关系和共生方式,注定了谅晓面对玉江时的毫无保留和无限制包容,舜国那个六代培养出来的惯性,更加注定了这段不具备唯一性契约的保障力度。

    徇麒谅晓——是会陪伴她迎来死亡的人。

    对高千穗玉江来说,这种认知,是需要漫长的时光来慢慢写进脑海里的。

    整整十五年,算起来,谅晓和她相处的时间,其实比后妈要长的多。

    高千穗玉江每天起床就会见到谅晓,上朝时一起,用膳时一起,处理政务时一起,赏花踏景时一起。

    哪怕洗澡沐浴也从不避讳,甚至于谅晓拿怕黑当借口,他们晚上干脆就是一起睡的。

    谅晓是朝堂上站她左侧的副手、是心情郁结时把手言欢的挚友、是面对群臣时的同盟者、是安抚她所有烦人脾气的父亲。

    同样,他是在她怀中撒娇哭泣的儿子,亦是她要背负着前行万里的同行者。

    所以十五年后,玉江给了她一个名字。

    徇麒是徇麒,谅晓是谅晓。

    每一代舍身木结出的卵果都有一个徇麒,但她只有一个谅晓。

    ——那是她的私人财产,谁动谁就得死。

    这么想来……谅晓在她心里的价值,也许比她想象中还要再高一点呢。

    耳边的吵闹声不知何时停下了,高千穗玉江反正也睡不着,干脆穿了衣服起来。

    奇了怪了,那些家伙一般都能吵到清晨,不被太阳闪到眼睛是不会罢休的。

    高千穗玉江隔着窗户看向露台,那些鬼怪们依旧保持着团团坐的姿势,可是那个大圆圈的中心,却不是需要挨个坦白自己死亡经历的新鬼了。

    那里趴着一匹白马。

    月光下发着光一样的生物,浅金色的毛发带着些模糊的质感,他用一种非常舒展但别扭的姿势趴伏在那个大圆圈的中心,就是那个新人王争取的灵气最充沛的地方。

    那里的灵气,全是高千穗玉江的味道。

    玉江站在窗口,她的视力足够她看清二十米外发生的一切。

    那匹白马的额上生了一只角。

    ——那是一只麒麟。

    一只除了依旧不减的光晕,完全看不出任何属于仁兽的风貌。

    它虚弱、纤瘦、骨骼嶙峋、眼神无光。

    这是一只甚至连毛发都不完全的麒麟。

    这样的形态玉江曾经看过很多年——在它还是分丰神俊秀的时候。

    那是谅晓。

    隔着二十米的距离,玉江就这样看着他像是一批普通的马,用一种几乎算是丑陋的姿态,一遍一遍的试图站起来,然后因为缺乏气力而倒下;看着他虚弱的用额上的角,硬是顶着天台的水泥地面,支撑着他可以昂着头颅再次站起来。

    玉江看着他摔了三遍,非常巨大的响声,非常丑陋的姿态,几乎可以说是狼狈的样貌。

    但是她依旧没有动。

    谅晓落通过蚀落在露台的时候就知道她在这里,玉江拉开窗帘之后,这段距离见几乎再无遮挡,但谅晓依旧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的眼睛里蒙了一层厚厚的翳,但当谅晓看过来的时候,玉江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他的坚持。

    我是来找您的啊……

    会让您遇到危险,全部都是我的错。

    我一定会找到您的。

    所以我的君王,只需要站在那里等着就好了。

    哪怕那么丑陋,那么虚弱,那么痛苦。

    您也只需要站在那里等着我就好了啊。

    于是玉江真的一步也没有动。

    她奇异的发现,原来我已经这么了解这个人了啊……了解到了,哪怕并不能看到他的眼睛,也可以知道他在想什么的程度。

    徇麒确实非常虚弱,但他最后依旧用几乎算是自虐的方式爬到了窗台下方。

    苍白的兽型十分丑陋,变回了人形依旧带着斑驳的痕迹,玉江甚至要在那一片青紫的斑纹间辨认半天,才能找出印象中属于麒麟的轮廓。

    那双眼睛,只剩下了暗沉的灰色,若是布满了泪水,便像雨天过后的泥水坑一样,除了碍眼……

    其实也很美丽哦,那里面的感情,闪耀着比火焰还要美丽的光芒。

    在高千穗玉江的印象里,那还是一双水洗过一样的蓝宝石,最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只有一种可能。

    ——他得了失道的病。

    王座空悬四个月,到底,天纲还是判定了徇王失道

    谅晓虚弱的几乎无法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但他撑着墙壁的样子,却比那时乘坐者使令从天而降的时候更加真切。

    这是谅晓。

    高千穗玉江歪着头看着他动作,告诉自己,这是谅晓啊。

    虚弱的麒麟用额头顶着地面,白金色的发丝落在尘埃里。

    他说。

    【遵奉天命,迎接主上;从此以往,不离御前,不违诏命;誓约忠诚。】

    声音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但玉江知道那句卡在喉咙里的话是什么。

    ——【请您说,我宽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