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47章 长治久安的第三年

第47章 长治久安的第三年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浮春宫的夜伴着悠悠的草木香气。

    玉江的心情谈不上好还是坏,这时时间尚早,那个飘风之王注定命不久矣的传言尚未得到证实,但比起计算着自己多久会遇到意外,高千穗玉江更担心一件事情。

    ——徇麒到底怎么了。

    败坏声名,开她玩笑,或是被打上贪好美色的标签,说起来这对玉江来说都不是问题。

    她本就没有做个完人的意思,她早前给人家打工,那肯定是要变成大家喜欢看到的样子才好,但在这个一切以天纲形式存在的世界,只要保证国家的富足,其实完全可以随便她作妖,怎么开心怎么活,如果有人造反,那刚好还能动动筋骨。

    第四日依旧没有早朝,玉江吃早饭时又叫从央来把最近事情给她复述了一遍,着重关注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负责控场的人,饭后回后殿写了几份手谕。

    别说这样对待重臣不好,她“天天睡花楼”的时候,这帮人不是一个个都揣着袖子看的挺高兴的吗?

    按照高千穗玉江大华夏五千年熏陶出来的传统观念,君臣相和是要一起作秀的,这是一个有来有往的过程,说什么主弱臣强主强臣弱,十二国只要王能立起来,大臣基本也就只是负责转动的齿轮罢了。

    高千穗玉江讲事实摆道理,和几位重臣都进行了深刻的会谈,我们不提君臣之别,说实话,这帮人看她笑话的时候,只想着最轻松最简单的解决问题,估计脑子里也没顾及到多少君臣之别这种事情。

    不讲君臣之别,只说一报还一报。

    “别说什么该不该的事情,讲道理,这样公平点,大家放飞了自我,一盆脏水污蔑了我的人格——”

    “臣等不敢。”

    “我这不是要追究什么。”玉江手上拿把扇子,呼扇呼扇的就没停过:“国内不宁,民生凋零,十数年来大家确实替我殚精竭虑,也被我吩咐着,做了些好像很没有意义还很繁重的工作,诸位当我胡闹,不愿当真。”

    玉江早前其实担心过这个问题,四品官的起点太低了,浮春宫是个人都比她官大,自然抹不去那种【君王是得王气和天命,而非才能手段当真了得】的看法。

    失道的君王太多,反而慢慢的让人开始质疑王者的素质。

    徇玉江天资颇丰,但三公的评价都是心性不定,加上能忍的跟没脾气一样,仔细算来,这三人待她,虽然依旧行礼,但都视弟子者大于君王。

    说到底,玉江稳扎稳打的十四年不带变动,让诸臣对她缺少敬畏。

    并无敬畏之心,那还会在意君臣之别?

    你跟你隔壁家小丫头恶作剧的时候,你会担心受报复吗?

    了不起给小丫头多买两块糖,哄哄就好了。

    ——众臣待徇王,多少也有点这个意思。

    高千穗玉江在朝日的时候就是这样,哪怕最后那段时间,朝日兼一对她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基本玉江说什么他都全部签字,但在大部分董事的印象里,千岁依旧就是个负责想点子帮他们赚钱的小丫头。

    她精通各种忍道,在没有乱发脾气的资本之前,她可以让全世界的人都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威胁。

    那些董事的戒心,是这样养没的;临州侯的野心,是这样培植起来的;三公四官这样的疏忽大意,也是因为她这个【喜欢把自己藏在水里】的习惯,在不知不觉中产生的。

    玉江清楚自己的性格,她这人一般看环境,横不起来的时候就跟没性格一样,忍耐度高过天,但她一般攒资本速度快,所以那些忍耐带来的厌恶来不及沉淀,反弹特别大,等她能横起来的时候,那一般是直接要命的。

    当初她下初敕,要求丈量山河土地、水文地貌,要求厘清人口收纳黄朱之民,天官奉召,看完了皱眉头,说这样不行,也不跟她说怎么不行,拿过朱笔就把吸纳黄朱之民的那一条划去了。

    射礼结束时也是这样,多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给她留,玉江那时连浮春宫里多少人都没搞清楚,天官捏着宫内权柄,侍奉前代徇王几百年,看不上她一个匠户出身的也很正常。

    那人对她哪哪儿都嫌弃,动不动就是【逊先王甚远】,搞得好像他自己的想法,就一定跟死了几十年的先王一样似的。

    说实话,玉江也没觉得前代王有多英明,但在位时间摆在那里,她一思索,除了麒麟这个保障,她其实就是个外来客,人家都在这里多少年了?

    争不起,她可不就忍了吗?

    因为大义在身,她以君前失仪的罪名隔几年就罢免一群人,但真正让这旨意奏效的,与其说是她的意思,不如说是谅晓送上首阳印的缘故。

    国家受麒麟保护,台甫的权威确实不容置疑。

    十五年,她其实没把在这些高官这里下多少功夫,三公负责教导她,教的也是些文书仪礼,鉴物识人的道理,再加上些文采书画一类的东西。

    这些玩意儿玉江确实比人家差远了,达者为师,她学人家的本事,也没必要摆着高高在上的架子。

    她最在意的,只是是情报、财源和军队。

    蹲在这些系统里的基层小年轻才是她主要的收复对象。

    其实追溯当年,高千穗玉江那个时候、大约也是想养大这些的人心,然后拿“御前失宜”或是“以下犯上”这样万金油的借口,把这些人一道撵走来着。

    是在培养起自己人后,把整个朝堂的人全部换一遍的那种撵法。

    后来相处中算是有了些感情,尤其太师荣采,对她颇为掏心掏肺,该教导的道理必定逐字逐句说道,所以她是抱着一种【年纪大了最起码经验丰富,有用就养着吧】这样的心里,没有在叛逆们齐聚在连州城的时候动手。

    后殿的光线很好,玉江坐在书案前,下方五步外,是这个国家最顶层的二十个人。

    仙人不以容貌分辨年龄,诸臣中看起来最年轻的反而是年近六百的宰辅,徇王的年纪定在了十六岁的时候,但仔细算来,也早就年过三十。

    王的声音带着些与生俱来的冷淡,感情也没多么丰富,比起大家惯常见到的样子稍微有所差别。

    但徇王依旧在讲道理。

    “但说到底我是天命所归的徇王,虽然受三公教诲颇多,但教学时我都执弟子里,于师长并无不敬。”

    老太师点头:“确实如此。”

    “若君王不仁,臣下自可不义,但若我视诸位为手足,诸位却拿我声名当玩物。”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这一点,我是非常不开心的。”

    “诸位好像总是不太把我说的话当回事,”说到这里,她歪了歪头,对站在位首的宰辅龇了下牙:“看看这流言,我确信不止我说的话,诸位其实本也没怎么把我这个人当回事。”

    “陛下言重。”陵卯出了一头冷汗:“主上遇刺失踪,我等也是为了——”

    “这个不重要。”玉江说没想追究,就是真的没想过追究。

    “我们只是来分析一下这件事的根源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就行了。”

    “处理叛逆时便是这样,”她的语气依旧不动声色的像是闲聊一样:“宰辅上了三道奏折斥我养虎为患,我说稍等,三月之后反了再说,宰辅不好奇我怎么数的这么准,只是一味敕令加强防御。”

    “后来叛乱真起,我说敌不动我不动,后面我自有安排,结果第二日将军还是当着大朝会拿这事出来议,我说不急出兵,大家到是挺有耐心跟我摆事实讲道理来着,但是我明明前一天都说了处理办法,你们非当我什么都没说。”

    “后来我写了几百张关于民生处理的诏书,太师劝我不要好大喜功,先平乱在安民,于是我给诸位详细的展示一下自己的平乱计划,你们被说服了,所以民生继续。”

    “我会遇刺,说到底是天官和禁军失职,鉴于天官已经被我弄死了,我看好的人还在学府读书,所以这个我不追究了。”

    “君王失踪,依舜国先例,怎么样的麻烦摆不平?诸位选的是最轻松的一种,但说句难听的话,在我曾经有幸接触的君臣观念里,有一句我非常喜欢的话。”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

    “我若受辱,那要你们何用呐?”

    这句话虽然依旧平缓,但却是狂风乍起,惊的陵卯直接抬起头来!室内除了君王平淡的声音,还有不同容忽视的抽气声。

    “药宁知道的,”徇王还在继续说:“同君王印放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蓝色的盒子,你们知道那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请您示下。”

    在座诸位均是地仙,耳力不同常人,虽然声音细微,但浮春宫这小小的后殿,应该已经被团团围住了。

    “是妖毒哦。”徇王的嘴角终于带了些笑:“那些人会造反,是我逼的;造反者会齐聚,是我带的;造反地在连州,那是我选的;这一乱乱三个月;是我定下的。”

    “我花了十五年,为的是功毕于一役,也是为了在上一任天官给我的初敕打了折扣的情况下,留够勘察天下的时间。”

    “你们怎么就不懂呢?”

    玉江叹了口气:“也许是因为我装的太成功了?”

    “好了,我们继续说那个盒子,我本来吧,是准备这十几年都拿来做数据收集的,后来培养了不少看中的人,稍微给军队洗洗脑之类的,但说到底,另一件事和杀叛逆同等重要。”

    荣采的外表只有四十岁左右,想想那毒|药,听到这里便已经知道了来龙去脉。

    她虽然确实没有多少君臣实感,但确实拿玉江当学生在教,惊异的抬头。

    “嗯,想的没错哦。”她笑着说:“到时候一场宴会,一人一杯毒酒,让你们给我这十几年培养好的家伙们腾地方。”

    “不是为了拔这些萝卜,我也没那闲情逸致,天天到花楼喝酒。”

    玉江转头看向在另一边执扇的佳梦:“说实话,比女官调配的酒液差远了。”

    佳梦不动声色的屈膝行礼。

    “我知道这手段算不上光明正大,但我若是办场酒宴,你们都得来,来了便要喝酒。这样杀人最简单,还快捷的很,我是个唯结果论者,没那么多的道德洁癖,如果你们死了好处大,我肯定是直接下手的。”

    “毒酒下肚再来一场大火,这便成了个意外。”

    话说到这里,台阶下的众人都已经僵直,若说什么平叛计划,他们确实有所耳闻,但其他一些事情,确切的说,这里站着这个国家最顶尖的二十个人,却没有一个人发现过君王曾经染指过兵权。

    “门外也是禁军。”徇王的声音这时显得有些空灵:“打头的……将军应该是知道他的,不过这个不重要,我没有非要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意思,诸位虽然待我少些敬重,但确实为我分忧颇多,接到叛逆书信——”

    有人的气息有一瞬的变动,但玉江全当没看见:“最起码全部忠于国家,我敬佩诸位的功绩,所以那盒妖毒还是放在那里没动。”

    ——可你现在还让拿着冬器的禁军把这里围着呢啊?!

    “贬斥重臣总归不好听,民众对诸位的认知度绝对比对我高,到底功高德劭,我既然没办那场酒宴,便不会再做这样的事。”

    “今天这一席话,只是为了告诉诸位。”

    徇王终于站了起来,她本身身量就高,又站在台阶上,那眼角眉梢的高高在上一览无余:“我既被麒麟选中,那必然是天命所归,天命在天,我命在我。”

    “庸君失道,是得天命却不知己道。”

    “昏君失道,是得天命却误认己道。”

    “暴君失道,是得天命却放纵己道。”

    “我得天命,是为了以己道成我命,以我命,全天命。”

    “这样花式的流言虽说风流不羁,到底非我本意,这个国家只需要一个下命令的人。”

    “非我之命,便是乱命,乱命,是要废止的。”

    “谨奉诏!”

    “那就好啦。”君王的笑声带着如释重负的意味,一种【你们听话真好我其实真的想留下你们】的感觉。

    她对着身后吩咐了一声“撤退。”

    不多时,殿外又想起了那些细小的声音。

    “对了,有件事忘说了。”

    三公四官内侍长,禁军将领天地二官,除了依旧躺在床上基本动惮不得的谅晓,这些闲的没事、净瞎胡闹的老头老太太们【就年龄而言全是】本已经全部奉旨领罚,听到她这话,又是齐齐一静。

    “天官空缺,这事便由太傅去做吧。”

    君王微微仰着头,匾额自上而下的阴影正掩住了她的双眼,看不清的神色的女王略带感慨地吩咐。

    “太傅拟旨吧。”

    “从此以往,徇王便以朕自称,除了历代徇王,国内便把这个字避讳过去吧。”

    那声音中的笑意越发明显:“朕累了,诸位快快散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