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59章 似曾相识的第一天

第59章 似曾相识的第一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千穗玉江曾经在见过这片花海——在梦里,以结在枝头的姿态。

    所以才说她的记忆有问题!绝对不是单纯忘了穿越这一码子的事!

    因为那株里木,身在舜国的玉江开始在梦境中回忆起自己曾经的经历,因为祈求和供奉,作为卵果结在里木的树梢上,因为意外离开了供养的树木,在漫长的时光里,一直在蚀里游荡,被不同的通道带到不同的地方——然后失去作为穿越者的记忆,在高千穗家第一位夫人的腹中出生。

    这样的记忆线,因为时间线的混乱不是很好理解,现在在她看来,也充斥着各种麻团一样的矛盾点。

    但单就这样一条时间线来看,依照她记忆里的那些画面,作为被这里接纳并孕育过的果实,这里的妖怪为她奉献出的东西确实不少。

    ==========

    传说中只属于妖怪的理想乡,没有阴阳师、没有巫女和法师、没有神明、甚至没有属于妖怪间的争斗。

    完全和平友善的,属于妖怪们的梦想之地,位于现实和虚幻之间的空间。

    ——浮春之乡。

    不知多少年前,那枚具有王气的卵果在空间裂缝中飘荡,通过突发的蚀来到这个地方,因为没有养分无法变成胎果而十分虚弱,她被那些人的供奉养大了胃口,几乎枯萎的只有一个拳头的大小。

    然后她被这里的树木接纳了,以果实的形象,挂在年岁最古老的那株万年木的枝头。

    对浮春之乡的妖物来说,这个没有争斗、没有死亡的世界,同样——也意味着没有新生。

    每隔一百年,浮春之乡会在现世招揽向往平静的妖怪,这也是这里唯一增加人口的方法。

    而那一天,居住在树梢的翠鸟发现了这里的变化。

    万年木上那颗逐渐长成的果实,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完全由这里孕育出的生命。

    那便是浮春之乡的主人。

    这也许是个预言,也许只是个传言,但妖怪们在不知名的影响下,一传十十传百,毕竟这才是浮春之乡的生命!

    这样的存在出现,是否意味着这个不知如何出现的空间,真正意义上的接纳了寄居在此的妖怪们?

    于是时间久了,合着浮春之乡的现状,出现了另一条传言。

    ——浮春之主在,浮春之乡便在,浮春之乡在,他们便在。

    然而果实里孕育的生命在逐渐枯萎。

    这样的枯萎非常缓慢但似乎不可逆转,像是为了印证那浮春之乡主人的传言,随着果实的枯萎,万年木开始落叶,四散的灵气不在平和,空间的尽头,甚至出现了不稳定的漩涡。

    海浪般的恐慌席卷了相信着传言的妖怪;不断恶化的现状,同样动摇了那些并不相信的妖怪们。

    为了延缓那个小生命的死亡,为了守护他们长久生活的家园,妖怪们做出了献祭的决定。

    以鲜血,以灵魂,以那些即将走向尽头的生命。

    用他们的力量,去挽回那颗果实。

    挽回它的生命,也是挽回这个空间。

    浮春之乡的妖魔也会衰老,因为毫无争斗,他们大多会在生命真正走向尽头时安稳的老死,所以这里年老的妖怪非常的多,这些享受了庇佑的妖魔,选择用所剩不多的生命喂养他们的【庇护者】。

    一批又一批的妖魔选择死去,年轻而又强大的妖怪们选择用血液为这个孩子提供力量,每一天每一天,排的上号的妖魔们以失去血液的代价,稳定着这颗生命力岌岌可危的果实。

    用血液浇灌的万年木,也随着时间的转换,慢慢的长出了红色的叶片。

    直到岁月流逝,妖魔们老去,新妖魔出现。

    果实的生机开始散发光彩,这样的光彩,使逐渐虚化的边缘重新凝实,使生长在浮春之乡的植株再次焕发生机。

    老妖怪的身形佝偻的厉害,说到这里也是泪流满面,不是因为那一代一代的付出有多么的漫长和惨烈,只是因为看到了浮春之乡孕育的孩子回到了家乡,因为看到了尽头缓慢稳定下来的空间。

    ——执掌这里的主人,回来了。

    玉江对对方的老泪纵横不能说无感,但触动比她想象中要少得多,也许因为喂过她血的妖怪太多了,这样的几万分之一反而不甚珍惜,而且她心里很清楚的很。

    那个浮春之子的传言,仅仅就只是传言而已。

    不同于一般的卵果,玉江自打里木结果以后就是有意识的,她一开始也吐槽过自己穿什么不好穿成个果子,但她就算变成了一颗果子,属于人类的本能依旧没有消失。

    因为知道再漂浮就会死去,所以在出现蚀的时候全力通过来到这里,因为知道没有养分就会死去,所以在万年木并不排斥的情况下选择了寄生。

    灵气会暴走稀薄,空间会不再稳定,万年木会落叶枯萎。

    ——不过是因为它饿了。

    饿了是要吃东西的。

    玉江那时的意识不甚明晰,但推断一下还是可以知道个大概。

    她因为饥饿开始【吞噬】,这个空间产生的力量都被她吞了,当然会逐渐变得无法维系。

    空间的产生的自然养分都拿来供养她了还不够,那就只能依靠强硬的吸食,所以万年木开始落叶。

    这是她被养出来的本能,几乎不可逆转。

    是这些妖魔付出的鲜血喂养着她,将她对这个空间的力量吸食造成的破坏缓缓平息,是这些妖魔的付出,给了这个空间休养生息的机会。

    然而现在,他们认为这个被空间和他们共同“孕育”出的孩子,就是这里的主人。

    “其实这么说也没错。”玉江放下饭碗:“因为生长的大部分时间吃的都是浮春之乡的养分,我和这里的相性度很高。”

    促使她真正诞生能活下来的,还是这些妖魔。

    这个空间,感觉比舜国还要亲切。

    “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我们只是希望您能回家。”

    周围,一些不知何时出现的妖怪们说道:“您在这里,浮春之乡便是‘存在’,您离开这里……浮春之乡会被吞噬的!”

    玉江听了这样的话只是笑,因为有同源的力量,她的出现,确实让这个空间变得更加稳定了一些,但这是一个空间,空间都是需要支撑的,无论是鲜血,灵魂还是生命,她在这里,短期内是会起到稳定的作用,但如果长期存在——玉江可以听到这个空间的哀鸣,太沉重了,它背负不起。

    除此之外……玉江想了想,倒也不是没有暂时缓解的办法。

    ——这某种意义上也是在报答她的“母亲们”。

    于是在浮春之乡的尽头,玉江种下了玉石的种子。

    两双鞋面一条腰带,总共八颗玉种,按照八卦的方位围住了这个空间。

    “你们抽空放点血浇一下。”玉江估摸着这样可行,所以交代妖怪们说:“不用太多,想起来就浇一回,玉种发芽便是玉矿,玉矿生长便是玉山,这样的支撑虽说治标不治本,但稳定灵气的循环还是可以的循环。”

    上等的玉种都具有灵力,巨大的玉山,总是有点用处的。

    妖怪们因为舒缓下来的空间举办了盛大的祭典,玉江在簇拥下换了一身华服,顺势乘坐车马游了一回街。

    沿着环绕着这条空间的一条名为春水的大河,最后停在那棵已经变成红色的高大万年木之下。

    “果然得到的越多就会越贪心。”

    已经初到十二国时,不过想求得长生找到回家的机会,一日为王便不再满足,甚至存着寻找着可以自由往返于两界之间的办法,一再妄想着吴刚环蛇【考虑过抢劫】。

    万人之上的吸引力太大,在被妖魔拥簇着的时候,在猎人世界憋屈了四五年的玉江,久违的感到了安全感和舒适。

    这是原先由金钱负责给予她的抚慰——现在她贪心到了需要比金钱高档这么多的东西才能满足的地步。

    “有点可怕啊。”

    “何况……还不知道谅晓现在在哪里……”

    ==========

    浮春之乡的生活真的非常平静,依玉江现今漫长的寿命,在这里的生活自在而充实,浮春之乡的深处有一幢华丽的建筑,是妖魔们建来供主人居住的,玉江现在就住在这里,而这里也有了新的名字。

    浮春之里。

    与其说是缘分,不如说是命运。

    妖怪们的年岁普遍偏大,甚至以太师荣彩七百年的高龄在这里也只是泛泛,短期内玉江可以找到不少乐趣。

    “您在苦恼什么?”

    招待她吃饭的老妖怪现在负责教她插花,看着她的的时候,眼神有一万分的慈祥,比看着自己的孩子也不差了。

    “我拥有一个国家。”玉江拿着一朵兰花,有些苦恼的皱着眉头:“我还拥有一只麒麟,我有点……想念那个地方了。”

    年长的妖怪依旧保持着笑容,虽然不知名品种的脸让他的笑容变得有些突兀。

    “是吗,”他说:“我们一直看着您生活着的人家,可惜只有那一次,侥幸看到了神兽麒麟的身影呢。”

    “倒是那个女人,”长老妖怪的语气像是在点评一个并不合格的保姆:“她让您吃了太多的苦了。”

    知道我苦……也没见你们来看看啊!

    老妖怪像是知道了她在想什么:“我们啊,也不能再出去了,浮春之乡不接受眷恋人间的妖怪,我们能做的,也只是帮您清一清身边不干净的东西啊。”

    所以就算她长了那样一双眼睛,却从小到大连一样“脏东西”都没看见过,能够一直以为这是个正常的世界……

    这tm都是你们的锅啊!

    她要是作为一个灵异少女长大,乍一恢复记忆还不至于这么手忙脚乱的啊!

    老妖怪和挺善解人意:“浮春之乡本就是寄托在现世之上的空间,我们,一直便和您在一起啊。”

    “这里是您的家,您是这里的主人,您的请求便是命令,只要您真的希望离开,浮春之乡的门户自然会为您显现。”

    “同理,只要您想回来,这里的门户也永远为您敞开。”

    “我们啊,都是依靠着您的庇护才会存在,作为寄住在您家里的客人,总要表现的有点用处啊。”

    玉江:……

    这不愧是放血也要把我养大的妖怪!

    “多谢您了。”

    这样无形的出口出现在八原的森林中,玉江闻着熟悉的气息,感受着日渐深刻的、属于现世的记忆,背负着一扇看不见的门户,准备往家里走。

    她那一身的华服宝饰都收在了妖怪们给的一个小盒子里,身上穿的是妖怪们提供的蓝白色普通衣袍。

    高千穗玉江在浮春之乡想起的那一串过往,好像直接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有些陌生的、属于被妖怪血喂养的部分越加清晰起来。

    八原和东京距离要做一个小时的新干线,玉江在找遍了全身都没搜出一毛钱的情况下,选择顺手抓了个妖怪让他带自己飞过去。

    熟悉的医院,熟悉的病房,玉江仰躺在高千穗桐子额外整理过的病床上发了会儿呆,拿出那晚她扔在床头的手机,手机还有电——距离她离开这间病房,不过两天半的时间。

    浮春之乡和现实的时间……不一样?

    到了傍晚,玉江琢磨着也差不多了,她现在的长相气质,和一天半前还是有些差别的,最起码一次高了差不多两公分,于是也没有叫熟人来接,甚至没有和住在后面那栋楼的后妈打招呼,打包好了行李就直接回了家。

    随着她的踏入,一股看不见的气场笼罩了这些建筑。

    屋子的布局和装饰在转瞬间出现一些小小的变化,细小的身影们在半空中转着,小半天的时间过去,整栋建筑已经焕然一新。

    甚至连案几上的摆设和墙壁上的装饰品,都越发显得古旧而神秘,甚至于杯盘碗碟,都有了些独属于古董的时光的质感。

    这些东西都是他们从浮春之乡带来的。

    那个据说随时为她敞开的门户真的就跟背后灵一样随时可以走,妖怪们那股子新鲜劲啊,不断的通过那扇门来往于人世,给她打包了各种手制的土特产,衣食住行无一不包,而且装修速度奇快,之后一个礼拜的工作成果,远胜于高千穗家当初找设计师仿制的。

    毕竟新的就是新的,虽然花钱买了些古董,但就质感而言,浮春之乡的物品比大部分工业产物要细腻的多。

    “这还真是……”

    “很漂亮吧?”只有拇指大小的精灵坐在玉江的眼镜框上:“主人生活的地方也是我们的家,修建浮春之里时,我们便准备了不少东西,但大长老只能探测到您的气息,日积累月的多出来不少,大家想跟在您的身边,便把门户——”

    “把门户立在后院吧。”

    这个想法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浮春之乡的养分和妖魔的鲜血灵魂是帮助她出生的最大推力,因为力量来源的亲近感,玉江对浮春之乡的存在、对如何保护维持这个存在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

    既然做了那里的主人,那么拿了好处就跑也不现实,拥有灵气的玉种长成玉山虽然可以起到稳定的作用,玉江仔细考虑过了,一枚玉种可以支撑的时间有限,大空间中的小空间,就像是密度不同的两种液体间的泡沫,挤压造成的损伤是不可避免的。

    玉江知道一个几乎算得上是十全十美的方式来守护这个泡沫。

    里木。

    这是十二国的神树,里木结胎果繁衍人族,里木为祭祀守护乡里,犬狼真君为黄朱之民求来十二棵里木,黄朱之民才可以繁衍生息养育后代,复才有了黄朱之里。

    玉江从来没有放弃过回去的办法,在徇国,她可以给予高千穗桐子一个仙籍,给她王族太后的尊荣,讲真话,三百年过去了,离开谅晓以后她都开始认床了,猎人睡山洞那是因为能力随时暴走没办法,但之后……

    这个时间点的变动太小,谅晓若是还在找她,速度应该比上次快些。

    总之,她是一定会回去的,到时再去蓬山,看看对方可会通融。

    她的要求没那么高,十二棵太多,浮春之乡要五株就够了,磕掺点的四棵也可以将就。

    高千穗家的院子很大,完全够得上豪宅的标准,后院有一栋单独的的建筑,和主建筑之间隔了一片小小的树林,低矮的一层带着小小的阁楼,内里的破旧的贡台和一些杂物,原先应该是类似于静室或是祠堂一类的东西。

    高千穗桐子认定这样的地方不吉利,也坚信原先人家的家神,应该是不会喜欢后搬来的他们的,所以自打搬进来那一天起,这个小房子就一直没有动过。

    玉江对这里唯一的印象,大概就是……为了完整建筑布局?

    所以她思考了一下,没人来够隐蔽的地方,这里不是刚好?

    妖怪们给高千穗家换装修,高千穗玉江提供的是一日三餐带甜点,还都是速食的垃圾食品,越是新出现的食物他们越喜欢,这些妖魔有各种的手段,将一间五十平米不到的小房子整出了五百平米的空间,浮春之乡的门户便立在墙边,他们来现世便住在这里,回去也正好顺路。

    这个来到,只限于挂了高千穗这个牌子的地方。

    长老说:浮春之乡只进不出,怎么能有那么大范围的迁徙呢?不准去!

    长老又说:主人所在之地自然是浮春所在之地,若是跟在主人身边,自然百无禁忌。

    想当年,那些负责偷偷跟在她身边清理“脏东西”的妖怪们就是秉承着这一条原则,才一直呆在现世。

    替她吃过无数游魂野鬼付丧神,拦过三只levele,还打退过几只在她家附近鬼鬼祟祟的食人生物。

    为了让这些家伙有地方可以呆着,扩大属于【浮春之主】的领地,给主人足够的活动空间,长老给了她一张存折、和配套的印章。

    账户来自于一家历史久远的珍惜药物培育基地,手续齐全来历清白,账面上的数字从来只增不减。

    她们家隔壁,隔壁的隔壁,她一直期待着的买下整个街区的梦想,在没有挪用朝日的资金的情况下——就这样达成了。

    叽叽喳喳的生活有点吵,不过鉴于大部分都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存在,高千穗玉江觉得这感觉还不错,这些妖怪是真心拿她当孩子一样宠,比起舜国国民的依靠和敬仰,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半个多月,觉得孩子气都要被宠出来了。

    之后又过了两天,桐子也出院回来了。

    依照一贯【玉江说什么她就信什么】的原则。

    除了进门时感慨了一下“玉江长高了点呢。”之外。

    屋子里的变化,玉江一句“我找人换的装修”就解决一切。

    ==========

    这天午饭时分,玉江发现餐桌格外的丰盛,她所偏爱的鸭肉和羊肉都有,高千穗桐子精心的分别作了烤肉和炖菜,还有煎好的牛排肉和炸好的鸡腿肉,还用剩下部分做了馅饼和煎饺,汤是海鲜汤,不是一般用昆布和鲣鱼干熬出来的高汤,而是现卖的新鲜海鲜慢慢煮出来的。

    一般情况下,因为鸭肉和羊肉都是油脂比较丰富的肉,为了她脆弱的胃着想,高千穗桐子就算要做也是轮流着做,煎炸类食物更是严令禁止,虽然出院前作的检查证明她现在非常健康,但后妈已经为此执着了十好几年,就算慢慢适应了玉江现在很健康这个现实,对于食物的管制还是一直存在的。

    “今天家里要来客人吗?”

    “嗯,”高千穗桐子笑的时候显得很腼腆,抿着嘴时会有种微妙的少女感:“是在家政班遇见的朋友,奈奈桑给了我很多帮助。”

    “哦,”高千穗玉江知道了:“红豆粥加鸡蛋的那个。”

    “那是长辈。”高千穗桐子对高千穗玉江的所有教训说出来都像是在商量:“玉江还是稍微注意一下说话方式吧,妈妈不会生玉江的气,但是如果别人听到了讨厌你怎么办?”

    玉江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照颜值来算,嘴巴毒在她这儿估摸着也是个萌点。

    “对了,奈奈阿姨来做什么?”

    “来旅行啊!”她的声音带着雀跃:“奈奈桑的丈夫长期在外国出差,她带着儿子住在小镇上,每天忙着些家事多无聊?奈奈桑说想到东京逛逛,我邀请他们住到家里来的。”

    “行啊,”好不容易有了佐藤医生以外的朋友,你开心就好:“最近有想买的东西吗?有就一起买了吧,我把卡的额度向上提了,看到漂亮又想要的东西你只管刷卡吧,记得给奈奈阿姨买礼物。”

    “行了,我吃饱了。”她一抹嘴,端着杯水就上楼了。

    就算一会儿有客人会来,高千穗桐子也从不会委屈玉江推迟吃饭的时间,也绝对不会强求她等在客厅里招待客人,她的所有原则一环套着一环,唯一的核心就是高千穗玉江。

    二楼工作间,高千穗玉江对着巨大的幕布和白板考虑剧情,打开的电脑定格在了空白的文档界面,草稿纸和墨水笔七七八八的横在桌子上。

    整栋房子除了装修和装饰改了以外,浮春之乡的妖怪们还在边边角角的地方,稍微用术式扩大了下房屋的面积,因为户型的设计本就是大屋套小屋,加上屏风格挡各种柜子架子的,这样的空间扩展看起来像是设计出的视觉错。

    但如果真是测量就会知道,不论是建筑还是庭院,连池塘的面积其实都已经悄悄的扩大了八分之一左右。

    高千穗玉江喝着水,面前桌子上是她很熟悉的东西。

    还在医院的时候,她的主题曲和ost都已经搞定了,目前正在构思新的推理小说创作,素材来源是十二国记的历史文献、神话传说和刑案卷宗。

    比如如何合理的制造意外弄死夫家全体,如何用十二种药物配伍圈养妖魔发家致富,如何篡权篡财害人全家还落一声谢谢。

    虽然因为精神力的问题,她的记忆完全不会模糊,但讲道理,写作这个事情,会手生的。

    感谢刑部,感谢昭狱里等待处斩的各类死囚。

    你们拯救了一个小说家的职业生涯。

    策划和初步的世界观大纲提交到编辑部后获得了盛赞,据问卷反应读者期待值也很高【她的所有书据说调查期待值都奇高】。

    所以这几天,她一直忙着写些创意稿,按照她审过的各类卷宗,整理了大概够她出二十本书的案件和故事,间或介绍些神话传说历史背景。

    虽然这些故事对背景大多有些要求,但关于十二国的内容她却不多做透露,毕竟两个世界还是联通的,未来的景王正在这里上高中,曾经的泰麒正在这里上初中,十二国往来的人数数原著还不少,写的太有即视感了也是麻烦。

    巨大的手绘地图挂在一面墙上,画满了标记和符号,玉江用光了两沓便贴纸,写满了参案人员作案动机和遗留线索。

    因为州府留下的资料都是按时间记的,线索和案情的进展,取决于捕快找到的证据的时间,所以伏笔和时间线都需要另行设计。

    案卷里保存的只有供词,各种嫌犯证人的性格都经过了师爷的总结和再加工,基于长久以来的规范化书面报告格式,这样的内容干巴巴的毫无萌点,人物单薄的和纸片一样没特色,和他们做下的事情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这些人物的内心戏也需要重新揣摩。

    “搞定!”

    第一个案件来源于生活在边疆附近的富户,因为横跨了十三年的时间,囊括了七房家系和姻亲世交三百多人,还牵扯到了当地的里长和镇守在黄海附近的刚氏,恰好可以铺个大背景,她计划将案件的发展以地域为线,边陲,九州,首都咸苍,再到皇宫内部,这样不仅可以保持新鲜感,事件也会越来越复杂。

    玉江看的是刑案卷宗,还是算得上史料的刑案卷宗,她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试图给里面加入一条主线,尤其现在手有些生,节奏把握也可能出问题,这些事情的发生本就毫无关联,与其写成故事,不如当做异闻录编纂还比较有特色。

    不只有特色,以县志,府志的形式加上编年体的记叙方式,说不准就成了奇幻小说界的新标杆了。

    终于把工作搞定的差不多了,新书企划需要不断完善,短期内她不会有太多的工作。

    看着布满一面墙的各种图纸和笔记,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朝日的工作确实很繁忙,但是舜国进修完毕以后,高千穗玉江糊弄公文的水平直接升到了满级,总觉得搞定一个公司变得出乎她意料的简单了。

    玉江长长的撑了个懒腰,看一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将近十一个小时的工作给了她一种虚假的疲惫感,就算并不会感到饥饿,这样长的时间也总让玉江觉得肚子里欠了一顿饭。

    玉江的私人空间占了整个三楼和阁楼,高千穗桐子一般情况下很少会来打扰她,这也是玉江比较庆幸的地方。

    高千穗桐子的情绪一直保持在一个很危险的波动线上,原先还会因为缺乏安全感自我伤害,但不像是其他有些病态的将孩子视为一切的母亲那样病态的保护欲,高千穗桐子的表现是完全没有自我意志的服从于玉江的需要,如果玉江说不吃饭,那么高千穗桐子就绝对不会因为健康原因要求她吃饭。

    玉江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不让她干什么她就绝对不会跨界一步。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特别省心。

    玉江在厨房翻了翻,炖好的高汤,揉好的面条,切好的小青菜和半熟的小牛肉。

    犹豫了一下,下了两碗面。

    下楼时她就觉得屋里安静的不像话,这会儿端着食物越走越近,越发觉得安静的不太正常。

    主楼的西面,原先是一间晒太阳的休闲室,空旷的只有一面正对着巨大落地窗的躺椅和一个用来放杯子的小茶几,现在被高千穗桐子整理成了客房,住着奈奈小姐的儿子。

    “沢田君?”

    敲门,没人应,再敲门,还是没人应。

    ——要不是你喘气声音太大我都看不出这屋里居然还有个人。

    她们家的门锁现在都是智能的,每个锁眼上蹲个小妖精,玉江说要开门,十步开外这些小东西就把整栋楼的门开给她。

    门把手上点了点,绿色的小花缠着把手转一转,细弱的藤蔓勾勾缠缠的在玉江的拇指上蹭了蹭,咔哒一声,门开了。

    其实开门的声音还没有被窝里抽泣的声音大。

    “呵呵。”

    玉江看着团成个茄子样的被窝,半晌,端着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