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71章 五花八门的第二天

第71章 五花八门的第二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色调低哑的酒吧,伸着一边臂膀懒洋洋的红发男人,和环着他的脖颈,柔软又满足的女人。

    男人伸手抬起蹭在他锁骨处的脸,那女人半眯缝的眼睛里盛着慢慢的泪意,满足的红晕顺着细小的夹角。一闪一闪的折射着透亮的光泽。

    “还是红的啊。”

    “一般要等一刻钟。”带着喘息的女音就在他唇畔出声。

    “颜色消掉的话,大概需要半个小时。”高千穗玉江此时还有些失神,就这样靠在周防尊的肩膀上,任由男人的手半抬着他的下颌。

    属于火焰王者的热度,正一点一点的熏红她的脸颊:“总的等我,完全消化掉你的东西才行啊。”

    “那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哦。”

    草薙出云端着加了冰的可乐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将杯子放在她手边:“虽然只是一下子的事情,但是看着就很热的样子,我记得高千穗桑是很喜欢碳酸饮料的吧?先降降温好了。”

    临起来时,力量带来的眷恋感让她又在周防尊身上蹭了蹭,拿起杯子一口干掉,然后又万分随意的窝了回去。

    为了整个团在他身边,高千穗玉江甚至直接蹬掉了脚上的鞋。

    好温暖啊……

    微妙的有种——冬天来临之前,花栗鼠能靠着一棵藏满了储备粮的大松树——那样的满足感。

    周防尊从头至尾不为所动,垮下肩膀的动作自然的任由她窝进去。

    一个需要温暖,一个需要清凉。

    “对了。”高千穗玉江这会儿感觉挺自在,那种渴望了许久一朝满足的感觉让她的脸上带了些笑容。

    她看向一直笑着坐在一旁的草薙:“不普通的东西……指什么?”

    “就是king的火焰啊。”那个一直在摆弄吉他的青年笑容满满,话语中自带一股跳脱的亲和。

    他伸手:“我叫十束多多良,是king的氏族。”

    “氏族?”

    “不要着急啦!”金棕色头发的青年摆了摆伸出的手:“高千穗桑先和我认识一下,我还有想好的感谢的话要说,等高千穗桑接受了我的感谢,一定会好好和你解释的哟!”

    感谢……

    啊,想起来了。

    “你是那个进了icu的?”

    “阿拉阿拉,”十束挠着后脑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就是很没用啊,明明高千穗桑都帮我挡下来了,居然还伤得那么重。”

    “那都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吧?”

    “这也没办法啊。”十束笑着回答说:“我在医院呆了差不多两个月才好,king的状况又需要稳定,我们搜集情报,也是需要时间的啊。”

    “所以……”

    她抬头看向周防尊,那男人从她靠上来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要不是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掸着烟灰,高千穗玉江都不确定他是不是还醒着。

    “你们现在找到他了?”

    “找到了。”

    虽然还是倚着男人的姿势,但高千穗玉江作为一个洒脱的王者,就算窝起来,那也是放荡不羁姿势优美的。

    她就这么一挑眉毛,压着声音就是一句:“在哪儿?”

    草薙出云看她这样子真是听了回答马上就要去算账,连忙笑着摆手:“不用着急,那个家伙的范围已经确定下来了,不过,我们还是有些问题想向高千穗桑请教一下。”

    玉江歪头看他,末了:“问。”

    “高千穗桑……”说话的是十束:“那个时候是突然出现的吧?”

    十束多多良那时是在研究摄影,他是因为手上的dv机拍到了一团黑洞一样的东西,才会向那个天台走了几步。

    “那天,那个家伙和高千穗桑是前后脚出现的,不,不如说是高千穗桑追着那个家伙出现的,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没用,没有看清楚你的动作,但是高千穗桑是在看见了那个家伙以后,才选择冲到我面前来的吧?”

    “什么意思啊?”高千穗玉江稍微坐起来些:“你觉得我认识他?”

    这是怀疑她?

    她回头看周防尊,感觉像是被欺骗了一样。

    明明说好的初龄羔羊肉,结果拿鸭胸脯蘸着孜然辣椒面忽悠她吗?

    “不是的。”

    草薙出云点了支烟,看样子像是整理了一下语言:“高千穗桑这两次对尊做的,是类似于吸取的事情吧?因为吸收了尊的火焰,所以眼瞳的颜色都受了影响?”

    “啊,所以呢。”

    “恕我直言,因为那件事的原因,我们也稍微调查过——”

    “那个没关系。”

    高千穗玉江在特殊的视觉里,看到红色的巨大火焰以固有的韵律跳动和炸裂,不多会儿,就被这种温暖又漂亮的力量安抚了,向后一仰,又压回了自己的松树上。

    “我不是也找了个人一直监视着你们的网上消费记录吗?扯平了。”

    一说这个,草薙出云又想起吠舞罗直接因为甜点外送单子暴露的往事,不由得笑出了声。

    “在我们可以找到的记录里,高千穗桑……似乎一直是个普通人?”

    “喂!”十束还拿着吉他,这时候很自然的插话进来,表情带着刻意的搞怪:“千岁的话,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可以形容的啊喂!草薙哥你说的太轻松了!”

    “嘛,”草薙吐出一团烟雾:“我说的是【非日常式的】普通,高千穗桑确实完全没有【异常】的部分啊。”

    “不,高千穗桑的话,应该说是【天赋】比较合适。”

    “那是因为草薙哥你很少上网吧?”十束做了个鬼脸:“看过那个情况以后,怎么都不会觉得和千岁有关的东西是【正常】的啊!”

    切记,虽然也追星,但是十束多多良粉的是《国乱》里那个拿过影后的女主角,而不是最大众的千岁和敦贺莲。

    他想起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言论,说道:“最起码那些人,是怎么样的【异常】形容都没有错!”

    “这个话题打住,解释就好好解释吧。”高千穗玉江的稍稍皱起了眉头,声音也冷淡了下来:“另外,我知道有不少人在追求偶像方面有点疯狂,在理智的人看来跟疯了一样,但作为那个让他们疯狂的人,就算他们是疯子,我也不想听到任何吐槽哦。”

    她看着十束,说:“再说下去的话,你万分感谢的高千穗小姐就要生气了。”

    十束多多良倒是很好相处,他做了个捶打自己脑袋的小动作,笑着道了歉。

    玉江一指草薙:“继续。”

    草薙于是继续:“高千穗桑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突然的【异常】是什么原因产生的?”

    “产生?”作为一个记忆不甚清晰,但是各个阶段都有些画面的果子精,高千穗玉江思考了一下,然后反问他说:“这种……难道不是天生的?”

    十束看着她和草薙截然不同的表情,还是哈哈哈的笑出了声。

    “呐,直说吧,”金棕色头发的青年伸手指向高千穗玉江背靠的男人:“高千穗桑,能看到king的火焰吧?”

    “那么,你知道king身上的火焰是哪里来的吗?”

    “这个……”

    玉江向后抬手,摸索了一下周防尊胸口,确定那里传来的响动足够有力,终于放下了心,她问他:“你的力量,不是自己的?”

    “是的哟。”不同于假寐着任她摸索的男人,十束抬手,掌心中跳起了一丛小小的火焰:“不只k自己,我们身上的力量,也是king赋予的啊。”

    “高千穗桑,知道德累斯顿石板吗?”

    玉江:……?

    接下来是一段相当无聊的解说时间,抛去十束多多良的打趣和跑调的吉他bgm,高千穗玉江确实知道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这一通解释听完,她脑子里把七七八八的线索过上一圈,终于知道了草薙一开始认为她是因为那个枪击者出现的原因。

    “那个家伙是无色之王?”

    “嗯。”

    “你们现在是认为,”她怎么觉得这个结论……有点不靠谱呢:“我会变成下一个无色之王?”

    “跑设定了啊草薙君。”

    玉江拿起空杯子摇了摇,草薙便又给她倒了一杯:“依照你的说法,前一任王死了,石板才会选择下一任王者,时间间隔最长的,那个青之王宗像礼司是隔了十年的时间以后才被选出来的。”

    “那么,在那个白毛还没被弄死之前,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是无色之王的错觉?”

    “照你的说法,我不应该是在弄死了那个白毛以后,被石板选中,然后变【异常】吗?”

    “理解错了,”十束伸出一根手指,做了个模拟推眼镜的动作:“草薙哥的意思是,高千穗桑你,本来就是无色之王啊!”

    高千穗玉江吸了口气,觉得被这些人气到了。

    ——我们的世界观明明就不一样!把我坳进你们的设定里之前,能不能先给我解释清楚!?

    “前代无色,也就是三轮一言,才刚死不久。”

    说话的,是闭着眼睛的周防尊:“石板出现反应的那一天,那个家伙看样子是被选成了王——但那一天,你也在那里。”

    男人的声音沙哑但低沉,揽在她腰上的手,自然的向下拉起了她的手腕。

    “如果你用这双手,像是碰我一样碰他,是什么结果?”

    讲道理,草薙已经很努力的、不断提醒自己忽视这理所应当似的靠在一起的两个人了,但不知道是不是上一次的画面太洗脑,一看她俩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草薙就剩满脑子的【事后】两个字了。

    于是他咳嗽两声,说:“每一任无色之王都具有预言的才能,除此之外的能力都不相同,那个家伙,是可以钻进别人脑子里的那一种,虽然看起来古怪又无解,但是真的作了准备,处理起来也简单。”

    意志足够强烈的人,完全可以阻挡他的侵入。

    “比起【侵入】什么的,”草薙看着高千穗玉江笑的很好看:“总觉得高千穗桑好像要厉害一点啊。”

    “高千穗桑突然出现在那个天台,说不定就是受到石板感召的呢?”

    “而且,”他说:“但就预言这一点,好像并没有什么可反驳的呢,这不是高千穗桑的【天赋】吗?”

    比起侦探们在抱着论证【千岁的正义感】这个目的,在打探到红尾刊和常刊的时间差以后,将其定义为【犯罪揭露】。

    抱着论证【高千穗玉江是被选定的无色之王,所以会预言】这个目的的异能者们,对此的解释,大概就是【拥有了预知能力但不自知,会把看到的画面当做灵感写下来】这样的结论。

    毕竟一开始,从异能者中产生王的几率就要大些来着,如果刚好是预言,那么更是值得深思了。

    “所以我们很好奇。”草薙出云说:“那一天,石板之所以选中那个名叫稗田透少年,是不是因为——在石板下决定的时候,高千穗桑你,正待在多多良看到的那个黑洞的另一边?”

    “而那个地方,让石板找不到你了。”

    “你刚还说是石板召我——”

    “所以啊,”十束笑着插话:“高千穗桑那个时候,虽然是无意识的样子,但是目标却很坚定的追着那个少年呢。”

    “如果真的是【吸取|】一样的能力,如果高千穗桑你真的是石板第一人选的【无色之王】,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得到这样一个结论。”

    “只要你吃了他。”

    刚刚被吃了一遍的红发男人坐起身来,还挺自然的帮一直压着他的高千穗玉江调了调姿势。

    懒散但遮不住锐气的眼睛带着些笑意:“只要【吃】了他,如果猜测没错,石板应该会直接认同你的存在。”

    高千穗玉江看着周防尊的脸,思考了一下,还是选择拆台。

    “你们说做好了防护,他的能力就很好处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在一开始不知道他能力的时候,并没有做好防护?”

    “因为没有防护,所以非常不好处理。”

    “现在,是在以鼓动我夺回王位为前提,达到让我这个无色去处理那个无色的目的吗?”

    “我记得你们说过吧?斩杀王者会对王剑造成负荷——”

    “只是问你想不想报仇而已。”

    周防尊吸了口烟,伸出手掌拍了拍她的肩膀:“觉得你这家伙一副欠账必须还的样子,我们过两天去找那个家伙算总账,问你要不要顺路一起去。”

    草薙拿着半空的大可乐瓶,也笑着说:“王权者的福利很不错哦,高千穗桑怎么说也是吠舞罗的恩人,赤组的仇恨自己会报,恩情的话,也不能用几瓶可乐就打发了啊?”

    “我们只是觉得,如果高千穗桑有意向的话。”

    十束放下了吉他,看着高千穗玉江的眼睛:“在king把那个家伙烧的灰也不剩的之前——可以让高千穗桑先吃吃看哦!”

    一场听起来各种阴谋论的谈话,居然就为了这么个小清新的目的。

    这算什么?

    吠舞罗の报恩?

    看着一个两个笑起来或爽朗或温和的成员,和一个满不在意抽着烟的王……

    高千穗玉江:“……谢谢?”

    ==========

    走出镇目町的路口,等待着她的车就停在不远处的路灯下。

    因为时间越来越晚,忍足侑士发了大概四条邮件,最后干脆就是一句【我来接玉江姐好了。】

    高千穗玉江因为和他一样坦荡荡,所以满不在意的就把地址发了。

    上车的时候,果不其然忍足就坐在后座上,见玉江上车,还神一般的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牛皮纸袋子出来,两个包着精细花纸的鲷鱼烧还冒着热气。

    虽然这个行为很体贴,附带了一瓶红茶更体贴,但是高千穗玉江看看宵夜,再看看说是低头刷手机,但还是时不时抬头、看看她吃了没有的忍足少年。

    总觉得他的理智好像干不过本能了,怎么办?

    会让高千穗玉江得出这个结论的,不是要来接他,不是给她带宵夜,因为这些事情,只要套上了姐弟的关系,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忍足的本能,就是体现在这些并不突兀的小细节里。

    让高千穗玉江想皱眉头的,是忍足侑士没有问问题。

    因为草薙出云确实整理了一些关于异能者、王权者和氏族的资料,高千穗玉江拿着文件袋出来的样子,完全和一开始告诉忍足的事情一致,按照忍足侑士一贯坦荡荡的行事风格,和作为弟弟时打蛇上棍的习惯,如果还是【姐弟】的意识在做主导,那么忍足一定会问。

    哪怕介于*工作不问具体内容,他那个潜意识里,那个想和玉江多说两句话的本能,自然也会让他顺着这个文件袋扯出几个话题来。

    可是现在,他带了宵夜,却完全没有问问题。

    一种莫名其妙的【温柔体贴,还纵容你的隐瞒】这种言情剧的既视感。

    晚上躺在床上,玉江任由着几只小妖怪在她床头蹦跶,难得的感觉到了一点苦恼。

    高千穗玉江怕黏着系,这个一开始就说过,比如谅晓、比如黄濑。

    第二怕的就是这种不清不楚模模糊糊的感觉。

    比如当初好像是喜欢她,但是现在除了偶尔发邮件,完全没有别的行为的幸村精市。

    这下可好,忍足和幸村精市一个调调,都是内在思想挺成熟,你反而猜不到他们想什么的类型了。

    高千穗玉江叹了口气,觉得这种烦恼真是太扯逼格了。

    要是所有的小年轻,都能像灰崎祥吾那样——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一言不合直接动手,错了可以直接上手打到听话——那多轻松啊。

    弟弟啊,还是要灰崎这种蠢了吧唧好教育的省点心。

    话说灰崎是说过和基友面基去了吧?

    等等!

    高千穗玉江看完资料以后,脑子里的线索链有点乱,这会儿只觉得有哪里不对。

    她拿出手机,直接给草薙发了邮件。

    看着回件,她的心情……有点其妙。

    王权者被选出来之前,是否是异能者都不重要,但总会有些配合的特质。

    理性、爆裂、平和或是变革。

    大男子主义……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