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86章 水深火热的第六天

第86章 水深火热的第六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千穗玉江手机里有专属铃声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后妈,铃声是她很喜欢的一首老歌;第二个是松井成二,因为松井小哥代表了一票的公司事务;第三个是公关部那个半退休的部长,这老头就是前文提到的那个代理社长,常年负责喝茶签文件,但是因为资历足够老,如果出了事,他的消息一般是比松井小哥快的。

    果不其然,高千穗玉江揉|着脖子坐起来拿过电|话的时候,传来的正是老先生的声音。

    “千岁啊……”

    “嗯?”

    她今天起来时嗓子有点哑,但意外的觉得精神不错,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这老先生的电|话总是代表着坏消息。

    “我记得……你昨天下午在人事部加了一个名为川上富江|的女人的档|案,是吧?”

    “对啊。”高千穗玉江被窗外的阳光绕的眼睛疼,抱着被子往前蹭了蹭,脑子稍微清楚了一点:“我让秀树【这是个妖怪】负责的,之前准备好的那个女艺人的曝光计划改一改,到时候就给她用吧。”

    想到这里她摇了摇头:“那个女人我会负责安排的,暂时不用给她找助理和经纪人,另外合同的条款要改。”

    “啧,”高千穗玉江心中一阵不详:“我说老人家别是看到她了吧?都退休了想点好的呗?”

    “我确实看到她了。”老部长的声音非常严肃:“看看今早的星刊吧,我们在河边捞了大半辈子的鱼,这次可是让人截了胡了!”

    挂了电|话,她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脑子里转的,全是有关川上富江这个女人的事情。

    那张脸,那个特性,绝对是最适合站在镁光灯下受人追捧的条件了,高千穗玉江有把握压住她的性子——甚至那个害怕或者生气会自行分|裂的属性——高千穗玉江打包票自己可以让她不敢生气但也不会害怕。

    甚至于她自带那个激起人虐|杀欲的魔性buff,仔细算起来,都是可以解决的。

    能力隔绝,幻术,或者直接干涉他人认知——在高千穗玉江|的预料中,只要她真的在吃掉了无色之后被石板选中,那么能力必然会迎来一次大范围的提升,甚至作为王者,选择自己的氏族。

    前代无色到死都是光棍一条,前前代无色倒是还收了两个人,不过一个跟白银跑了,一个跟绿王跑了。

    也是可怜。

    在保证了川上富江够听话不乱跑的前提下,把她变成无色之王的氏族——依照【高层次能量必然覆盖低层次的能量】的基本法则,来自于无色之王赋予的能力,会直接变成她第一位的能力,存在感甚至会直接超越她天生的魅惑能力。

    哪怕世界这么大,王权者是这个世界现存等级最高的力量体系之一,如果这种以高压低还是压不住,那么不说了,直接给她一个触发式的本能干涉。

    妖怪里有类似的技能,将一些简单的精神力量附在一些小物件上、或者是简单的刻画成图像,后来者会借由刻画者遗留的力量,通|过消耗力量来读懂留在里面的消息。

    力量层次是一层一层向下覆盖的,高千穗玉江只要在这个女人身上搞个类似的东西,在每一个人见到川上富江的那一刻,直接触发这个东西的被动技能,通|过【干涉认知】,在他们的意识中留下【这只是个漂亮女人】的烙印。

    高层次能量会覆盖低层次能量,当高千穗玉江|的力量和川上富江力量同时放出指令,出现了【这只是个漂亮的女人】和【迷恋吧疯狂吧】两种选择时,接收者的认知,则必然会以力量本质高的那个人为准。

    欲是人身上抹不去的一部分,但说到底,也只是人意识世界的一部分而已。

    第一种方法管用最好,就算不管用,第二种就是麻烦些她也不介意。

    在高千穗玉江很古早的记忆里,川上富江被形容成是各种欲|望的结合——人因为欲|望而疯狂,所以她能让人疯狂;人的欲|望永不止息,所以她只会不断分|裂不会死去。

    说起来好像很带感,但是当这个集合真的出现的时候,高千穗玉江对于川上富江这个女人的认识就变了。

    在川上富江即将被那个男人掐死的时候,她眼睛里那种【果然如此】的神色,那种【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讽刺,那种【凭什么凭什么】的怨恨——哪怕到死她都笑得很漂亮,但那个嘲讽的眼神,实在是存在感太强了。

    这个女人在高千穗玉江的特殊视觉里是,一块说臭不可闻都不未过的黑色半凝固体,但奇异的是,川上富江能被高千穗玉江读到的外|流情感,就只有她临死那一瞬间的嘲讽。

    高千穗玉江的记忆里有大概一百多次的死亡,而且每一次都很疼,饶是她几百年的阅历,疼起来也是直接意识湮灭。

    而川上富江这个存在,所有个体的记忆都是绝对共享的,也就是说,川上富江被人分尸的次数也许是一百次,也许有好几百次,也许已经有了上千次——

    川上富江这个女人,虚荣、小气、傲慢、喜新厌旧并且没什么脑子,但是世界这么大,这样的极品多了去了,男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作起死来也是花样百出的,为什么就是她呢?

    这个女人也许有潜力、也许有钱途、也许就是朝日的下一棵摇钱树,但这中间同样是要克服不少麻烦的,如果单纯考虑着性价比,高千穗玉江也许会犹豫,但是加上她眼睛里那种讽刺和怨恨的明悟,倒是能让天平稍微向这边偏一偏。

    同情什么的不至于,拯救什么的也谈不上,毕竟依照川上富江|的性子,说不定她还挺享受前期的感觉。

    如果说一开始,高千穗玉江看到这个大名鼎鼎的川上富江时,第一反应是直接去找警视总监他儿子,让他在小本本上写个名字,从根本上一了百了的解决问题。

    那么当她看到那个眼神的时候,她对这个女人的定义,就不只是【需要处理的麻烦】,而是一个【名叫川上富江】的女人了。

    高千穗玉江也许会因为力量的强大变得有点无法无天,但是最根本的东西是不会变的。

    她不会用超自然的力量去干扰正常人,不会用规则外的力量干扰规则本身,同样,不会因为麻烦,就直接杀了一个女人。

    麻烦又不是搞不定,花点时间罢了,拘了这个女人也算对社会安定负责了。

    说起来,她好像还没杀过人来着……

    因为下意识的记忆封存,某个世界的某些记忆一向存在感虚弱。

    抛去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高千穗玉江一直没停点的脑子终于发现有哪里出了些问题。

    这个房间真小——小就算了,还糙的很。

    一股嫌弃之情溢于言表,高千穗玉江还在床|上颠了颠,觉得这床真是硬的不行,而且地方也不大,她蹭了半天,连让腿打个弯的余地都没有,也是——

    等等!

    高千穗玉江眯了眯眼睛,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她伸出两根手指头掀起了被角,无言的看了半晌,终于不得不承认:她下|半|身没法动不是因为床太小,而是因为她的腿和另一个人的腿缠在一起了。

    小|腿侧面一颗痣,这是周防尊啊?

    果不其然,她在床|上作了半天,睡她隔壁那个男人终于醒了。

    高千穗玉江有点惊奇的看着周防尊仰着脖子打了个哈欠,然后慢悠悠的一手撑着床坐起来,最后用手揉了揉耷|拉下来的红毛,最后,这男人一副没睡够的样子半转过脸来看着她,表情有点奇怪的楞了一下。

    这算对脸懵逼吗?

    高千穗玉江还没想着怎么给这个表情下个定义,周防尊已经低头轻轻笑了一声,那低哑的声音压得她耳朵一麻,然后在她准备想个不太尴尬的开场,再开口说话之前,这个男人已经很自然伸手揽过她的肩膀,更自然的给了她一个早安吻。

    虽然大众意义上早安吻……应该只是单纯的吻额头。

    唇|舌之间的交|缠带着炙热的温度,高千穗玉江一直半睁着眼睛,眼前就是凶兽一样的一张脸,鼻端是另一个人的低沉的喘息,同样温热的舌|头带着软|绵绵的触感和或轻或重的挑|拨,周防尊体温一向高,高千穗玉江知道他胸口尤其的热,但是怎么轮到这样抱到一起的时候……

    趴到他胸口这个姿势高千穗玉江还挺熟悉,准确的说这具身|体她都很熟悉,一般本能上来了她没什么意识,都是直接窝在周防尊身上的,这还是第一次,她变成了两个人中支撑重量的那一个。

    严格意义上来说,高千穗玉江的身|体恢复力一直保持在最高值,而且是没有什么敏|感点的,比如她从来不怕别人挠他痒痒,但是周防尊好像有点不一样。

    高千穗玉江低下头就能看到男人火红的发顶,当然这个时候有点睡塌了,但是那一丛一丛的红发整个蹭在她肩膀上,温热的触感随着男人的移动一直在变。

    微妙的,让她感觉到了一点麻麻的痒。

    话说这感觉……是不是有点熟悉?

    脑子里依旧一片茫茫的,但是高千穗玉江考虑了一下现状,觉得没有|意外的话,看今早这个样子……她是和周防尊睡了?

    白选了几百年的妃啊……

    高千穗玉江不禁有些慨叹:虽说外貌绝对过关,但是就周防尊平常那个懒洋洋的样子,仪态这一关连州府都过不了,何况他应该是不算琴棋书画……不对,琴棋书画这家伙有一样通的吗?

    被抱起来的时候她突然回过神来,就着坐在他跨上的姿势,伸手捧起了这个男人的脸。

    头一次,周防尊作为一个男人,而不是一团暴烈的火焰出现在她的眼睛里。

    像是被打扰了进食的野兽一样,扶在她腰|臀上的手用|力的捏了捏,那神色中有种懵懂的疑惑。

    “没事,”高千穗玉江被这个神态看的一梗,一时也忘了滚的好好地,她干嘛突然去抬人家的脸,转而将手撑在他肩膀上,随着对方侵|入的力道,有些麻麻的动了动腰,低下头压抑的喘了两声,又揉了揉他的头发,抽空解释了一句:“好奇一下你会不会弹琴而已。”

    “哼”的一声低笑夹杂在喘息声中,周防尊的手指顺着她的腰窝一路往上,在一节一节的椎骨上慢慢的按|压,捻到了后颈上,那股奇怪的感觉大的高千穗玉江整个人都是麻的,那种麻痒的存在感甚至超过了腹部传来的饱|胀感,惊得她不自觉的蜷了蜷小|腿,男人的另一只手伸下来握住她乱动的小腿,腰部的力道逐渐变得大了些。

    后颈按|压揉|捏的力道依旧在,周防尊的声音里也满是压不住的喘息,高千穗玉江听见他在她耳边问:“听见了吗?”

    “嗯?”软|绵绵的埋在他的肩膀上,舒服的有点沉寂进去的高千穗玉江一时没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只是单纯的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去找他的嘴唇。

    于是男人的手又沿着她的后背一节一节的滑|下来,那种酸麻的感觉让高千穗玉江无意识发出了些声音,最后一下落在腰窝里,周防尊的手掌带着灼|热的温度使劲的将她的腰向下压,然后在她仰着头长长的舒了口气以后,咬着她的耳|垂,说:“这回听到了?”

    高千穗玉江虽然依旧沉醉在这种不太适合人类保持理智的快|感中,但是同样的事情做了两次,她自然就知道了。

    这文化素养也是绝了!

    ——参选时敢跟州侯说这叫弹琴,分分钟几十大板!打完了麻溜赶你回家吃土啊!

    想到这里,她又克制不住笑了,压在周防尊耳边一阵一阵的笑,有点好奇当年是不是真的有人这么干过?还是人在床|上|床下就是两种逻辑?

    哪怕还在接|吻也止不住脑洞,高千穗玉江一边咬着这个男人的嘴唇,一边好奇:如果把琴棋书画问全了,周防尊是准备怎么回答她?

    刷牙的时候高千穗玉江还没把这事忘了,一边刷一边觉得这个动作像是在拉小提琴,然后止不住的又想笑,周防尊肩膀上搭着件体恤走进了洗手间,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笑。

    在镜子的反射中给了她一个疑问的眼神,在高千穗玉江依旧拿着牙刷不停笑的手,干脆的上前两步,慵懒的环住了她,一手放在她的胸口轻轻的捏了捏,将脸压在玉江|的脖子里——那神态像极了餮足的狮子,舒张的毛发都带着懒洋洋的暖意。

    还没等高千穗玉江把牙刷放下,房间里传来了第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