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逆境如强风,扯去我们的外衣却扯不走内心,所以我们才能看见真正的自己。

    男孩儿听到她的话怔住几秒,随后猛地低头摆弄餐盒,不久,属于男孩儿的干净声线发出了一贯美妙的声音“我的名字是斯潘赛瑞德,认识你我很高兴!”

    这真的是个美妙的开始,不是吗?刘凡旭咬着勺子尖儿,笑得一脸荡漾。而桌对面的瑞德大男孩儿,因为她的视线,不自在的埋着头,不停地扒着饭盒里的拌饭。刘凡旭轻轻咳了一声,放弃欺负这个刚刚救她一命的男孩儿。她低头小心的打开自己的那份盒饭,直扑脸颊的热蒸汽里带着浓郁的米香,是一份简单的白米粥,她垂下眼睑,这次是真心的弯起了嘴角,在最不经意间,她低声道“谢谢,斯潘塞。”对面的男孩儿,动作一窒,他抬头看向刘凡旭,棕色的眼睛里的全是惊讶,随后,他微微一笑,是啊,他突然好心的将一个陌生人带进自己家,就是因为他被这个女孩儿身上种种的矛盾吸引,他想要了解这个奇怪的女孩儿,他知道这样做很疯狂,但是他想为自己的直觉任性一次,瑞德抿了抿嘴,眼神不自然的垂下,在几次张嘴尝试开口之后他终于说出了心里的话“你的脚需要上药。”

    刘凡旭垂着眼帘,优雅的抿了一口勺儿里的米粥,刚刚瑞德心里的挣扎,都在脸上过了一遍,从小就擅长察言观色的她自然看了个彻底,她不管他是因为什么直觉收留了她,她只要确定他本性纯良,那么她就暂时不会改变留在他这儿的决定,想到这里,刘凡旭终于抬起眼睛看向瑞德,他的好意她当然乐于接受,不过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解释的“斯潘塞,哦,我可以叫你斯潘塞吗?”

    瑞德看到刘凡旭抬头看他,脸上的表情立刻就紧绷了,但是她终于正常的口气,又让他心头一松。要知道,他实在应付不来女孩儿刚刚那样带着厚重面具的说话方式,可是,此时此刻的她是真诚的,她真诚的表达着她的亲近,他很高兴,所以,他的神情又从紧绷逐渐变得柔和“当然,我是说,没有人这么叫过我,除了我的妈妈”因为放松,所以脱口而出的话里带着更多的真心,这一霎那,他没有因为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刚刚知道名字的陌生人,就隐瞒他心中忽然涌出的委屈难过。他不得不承认,他可以很轻松的再拿几个博士学位,这没问题,只要他愿意,但是他却无法得到一个真心与他相交的朋友。自小的经历,让他的心中蒙上了厚重的阴影,他自卑怯懦却又渴望证明自己迫切希望得到他人的认可,遗憾的是,他从来都是首先被人遗弃的那个,没有人愿意亲近他这个怪胎,没有人愿意听他想要说什么,没有人在意他是否存在,也许等他到了三十岁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的时候,也不会有人记得曾经有个斯潘赛瑞德。

    始终压抑着的情绪,像突然找到了出口的泉眼,汹涌的喷涌出来。坐在对面的刘凡旭,被瑞德身上突然涌出的悲伤淹没,她微微张了张嘴唇,心房开始震颤,她承认自己被瑞德感染,她的胸腔中充斥着过往的痛楚,不自觉的连自己一贯维持的平和表象也逐渐龟裂。她的舌尖舔过嘴唇,这一刻的她不再刻画着一颦一笑的贵族礼仪,而是最真实的刘凡旭,她放下手中的勺子,视线无焦距的落在瑞德面前的盒饭上“斯潘塞,也许你不相信,但是比起应付那些满怀各种恶意的想要接近你的人,我宁可被孤立。可是,现实是我不能,我不能让他们真正远离我,我需要每时每刻绞尽脑汁维持那样一个虚伪的假象,因为我的家族需要我这么做。现实告诉我的是,除了自己,我没有人可以信任,没有人可以依靠。”她没有去看瑞德的表情,她知道她的世界对他来说是陌生的,她从来没有期待过被人理解,这些话她甚至打算带进坟墓,可是现在却因为这个男孩儿的悲伤,说了出来。她抬手,用指尖碰了碰自己的眼角,她以为她会有泪水,可是事实是心中翻滚着坍塌一般的情绪,眼睛中却没有波澜“看吧~”刘凡旭抬起眼皮,看向瑞德,举起刚刚碰过眼角的指尖朝向他的方向“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流过泪水。”

    瑞德棕色的眼睛仍然清澈干净,但是却又和最初不同,刘凡旭的话在他的眼睛里留下了感伤和渴望,他不理解她的世界,但是因为第一次有人愿意和他分享,所以他努力的想要感同身受,他在试探着靠近她,他在渴望他始终渴求的温暖,他以为他能够从她这里得到他以为的温暖。因为和她的第一次见面,她看起来更加落魄,面对刘凡旭,他的心理下意识的告诉自己,他不必自卑,他不必担心这个漂亮的女孩儿会对他的话毫不理睬,他不必担心他再一次的主动靠近被她背叛遗弃,因为她现在无家可归,因为她现在有求于他。看吧,他其实也是这么卑劣的一个人“我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善良,我,抱歉”瑞德抬手捂着下巴,眉心紧紧的锁在一起,眼睛哀伤的溢出了水光“我只是突然发现,其实我并不如我自己想的那般,我在利用你。”

    “斯潘塞”刘凡旭轻声制止,她觉得很庆幸,在她最具绝望的时候,遇见了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一见如故,不过如是,她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在他的面前如此坦然“你是我遇见过的对我最纯粹的人,我们互相利用,利用的理由却那么单纯。我想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逃离过去的原因,好吧,斯潘塞,我知道我出现的莫名其妙。”她把手放到桌子上,沿着光滑的桌面,朝瑞德伸出双手,手面相上,等待被握住的姿势,她看向瑞德的眼睛认真的承诺“斯潘塞,我只能说我并非大奸大恶之人,我这么落魄是因为我昨天早上还没从床上爬起来,就家门口的那些过往的一切腔调逼得逃了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一刻,我只穿着睡裙,连外套和鞋袜都没有,就这样在寒冷的天气里逃了出来,可是我居然会觉得,哇,好轻松,我喜欢,好吧,我知道这很疯狂,但是,我知道我不要再回去,我承担的责任我需要担负的一切,我都按照他们的要求做到了,我觉得我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了。所以,我来到了这里。”

    瑞德低下了头,他捂着下巴的手放到了桌面上,搓着手指,似乎在犹豫,然后他抿紧了嘴角,最后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他伸出了双手主动握住了刘凡旭的双手,他的身子前倾,努力靠近她“这真是疯狂,你差点死掉,如果不是”瑞德闭了闭眼睛,似乎那样的可能性让他难以接受“上帝,感谢上帝,让我在那个时间去了那里遇见了你。”这是他用了最大的勇气,才完整陈述出来的心里话,这一次他不必担心他的心意会被人嘲弄,他知道这个才刚刚认识的女孩儿,会是他一生的挚友,他的直觉这么告诉他,而事实到目前为止也是这么发展的。

    “你救我了,这就是事实,斯潘塞,我要说谢谢”刘凡旭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扬起了嘴角,也许这个男孩儿,是她可以尝试信任的人,她的直觉这么告诉她,他们会成为朋友“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相信我。只要给我几天时间。”她看到他因为她的话,咧开了嘴,白白的牙齿漏在外面,眼睛也笑出来眼袋,这个笑容真傻,不过,她觉得很好看,所以,已经完全不考虑淑女形象的她,学着她的新朋友,咧开了嘴,漏出了保养很好的上下两排白牙,眼睛弯成了月牙,笑的同样很傻。

    “好的,重新开始新的生活,那么第一步是什么?”瑞德忽然很认真的点点头,刘凡旭不用想都能猜到他的大脑一定在进行着高速运转,因为他没有一点儿停顿的语速“当然是吃饭,据我推断你应该已经有两天没有进食,所以我给你准备了白粥,很清淡,却适合你长时间空置的肠胃,另外你脚上的伤口已经进入了细菌,不处理,80%的概率会感染,如果现在消毒处理会避免感染并发症,虽然伤口很多却只是划伤了表皮毛细血管,看起来很吓人却不会留下伤疤。哦,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你的衣服,我知道,你把你身上穿的衣服都扔进了垃圾袋,无论是那件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捡来的大衣还还是你那件睡裙,所以我们吃完饭给你的脚上完药之后,就是去给你买些衣服。好吧,我想说,其实我的衣柜里有些衣服是新的,但是我不知道你是否介意,当然,我不是说不能买新的,只是这个月的生活费我因为超出预算的买了几本书,所以有些紧张,当然也不是不能维持,假如你——”

    “斯潘塞,衣柜里的那些衣服就很好。”她并非因为不耐烦才打断他,而是看他围绕这个话题又将自己拐进交际苦手的死胡同里,好心的拉他一把。刘凡旭其实很惊讶自己在如此碎碎念的瑞德面前,居然还能保持微笑。自遇见这个瑞德男孩儿起,她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自己。也许,这样的耐心,是因为她终于甩掉了最沉重的枷锁,她微笑着,用最真实的自己回应这个男孩儿颤抖着伸向她的手“都听你的,斯潘塞,让我猜猜,你一定是个天才。”

    “虽然我认为智商不能够量化,但是我确实过目不忘,阅读速度平均每分钟20000字,智商187,好吧,我是个天才。”瑞德一板一眼的回答刘凡旭的问题,如果不是她对这个男孩儿有了一定了解,她一定会觉得他是在用智商碾压她,即使她觉得自己的智商也不会差他哪儿去。她想她知道他弱爆的交际能力是怎么回事了,智商爆表,情商欠费,她觉得自己的肩膀忽然沉重很多。

    “我的天才男孩儿~”刘凡旭一脸无奈的笑了笑,拿起手边的勺子“按照你的吩咐,我们先来解决这些饭,然后给我的脚上药,然后你可以从你的衣柜里为我找到你说的那些衣服,怎么样?”

    “恩,好的。”瑞德点了点头,他没有再抿嘴,在面对她的时候瑞德已经放松了下来,她想。对面的男孩儿不再说话,他扒饭的速度也终于正常,刘凡旭垂下眼帘,知道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安定的局所。她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比如这儿是哪个国家,是哪个城市,幻影移形的太多次,她的方位感已经混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地球上的那个地方。不过,她没必要给这个刚刚成为她朋友的人,增添更多的疑惑。好吧,她其实不仅仅需要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还需要给自己整一个合法的身份。

    脚上的伤口最后还是瑞德帮忙处理的,因为他十分嫌弃她粗暴的手段。用白藓习惯的魔药大师耸耸肩,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一双□□给了化学博士瑞德。不得不说,面对她大方的行为,即使是情商欠费的瑞德,脸上、耳朵上、脖子上也染上了红色,她看着蹲在她面前为她处理伤口的他,那害羞的样子,让她笑的花枝乱颤,瑞德几次想要扔掉搭在他膝头的双脚,最后都被刘凡旭讨好的笑容忽悠过去,他负气的给她的双脚包了好几层纱布,然后还在脚背上各扎了一个蝴蝶结。她看着瑞德小孩子一样的报复手段,最终笑跌进沙发椅里。笑的快要岔气儿的刘凡旭,一边颐指气使的让她的新晋男闺蜜给她找衣服,一边支着脑袋欣赏瑞德窘迫的背影。她觉得自己前半生的悲惨就是为了这一刻开始的幸运,好像喝了一大瓶福灵剂一样,真是让她沉迷。

    瑞德的衣柜很符合大多数男孩子的特点,外表很光鲜,内里很混乱。他好不容易找出来的衣服,其实和他身上在穿的没什么区别,应该说他几十年如一日的穿衣风格。刘凡旭毫不意外的接过来,一点儿没觉得尴尬,她坦然的背过身解开浴巾,然后她听到了他仓皇的转过身。她回头瞄了一眼,发现他站在五步开外,抓着头发背对着她,耳尖儿的颜色从刚才起就没褪开过。刘凡旭无声的咧嘴笑了笑,她转过身,拎起背心套到身上,很松,她揪了揪垂了下来的领口,又穿上了和他身上颜色相仿的格子衬衫。她知道他很瘦,但是他的体格还是个男孩子的,况且他的身高185,相比她170的个头,她穿上他的衬衫,看起来像穿了一条大码的衬衫裙。她挑挑眉,笑呵呵的将毛衫也套到身上,只是上半身的衣就已经快到膝盖,下半身基本上不用试穿了。

    “斯潘塞,看来我还需要去买件内衣和打底裤。”刘凡旭转过身靠近瑞德,拉拉他的衣服下摆,让他看他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是个什么效果。

    “哦,我已经找了最小的一套,好吧。”瑞德抓了抓头发,很迅速的穿上大衣,背上邮差包,站到门口瞪着刘凡旭“快,我们要在天黑前解决你的穿衣问题。”她眨了眨眼睛,拿起瑞德给她的大衣,跳到瑞德身边登上他友情赞助的棉靴“斯潘塞,我们这是要去商店购物吗?”瑞德拉起刘凡旭的右手“你的脚不舒服,我扶着你,是的,这附近就有一家超市,现在是下午三点,我们可以边买你需要的衣服边考虑晚上吃什么。”

    刘凡旭垂下眼睛看看两人拉在一起的手,无声的笑笑,然后左手也伸出挽抱着瑞德拉着她的手臂“恩,听你的,我很久没有逛过超市了。”瑞德侧头看看跃跃欲试的刘凡旭,咧嘴笑了笑,这是他今天做的最多的动作,笑,真心的笑。“好的,我们出发!”两人神经兮兮的比划了一个动感超人的姿势,然后被彼此蠢笑了,接着两人依偎着笑弯的身体边走边听瑞德滔滔不绝的科普动感超人的不科学bug吐槽点123等。刘凡旭虚挽着瑞德手臂的双手,已经因为瑞德严肃着一张脸的吐槽,爆笑的没了力气,她得靠着他的胳膊支撑走路。瑞德也说得异常投入,这是第一次没人打断他的吐槽,他边任由思维发散边关注着靠着他走路的刘凡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