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魔药大师与BAU > 第107章 一百零七

第107章 一百零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试,再失败,更好地失败。

    塔矢夫人对刘凡旭的热情一如进藤夫人对塔矢亮的热情,她们都很开心自己早熟的孩子能够找到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当然,这种玩耍比较另类,和一般的小孩子不太一样。

    被塔矢夫人迎进门,好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她就被推进了客厅,然后一大盒零食占满了她的怀抱。她不自在的看向塔矢亮,却发现他在一边埋头闷笑。瞬间鼓起脸颊,她用控诉的眼神‘凌迟’着自己的小伙伴,说好的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可靠情谊呢?

    也许是她的神情太过哀怨,塔矢亮清了清嗓子,起身拉着接过刘凡旭怀里的糖果盒,拉住她的手,对塔矢夫人说道,“妈妈,我们去棋室下棋啦~”塔矢夫人一脸不情愿的放开刘凡旭,失落的说道,“啊啦,又要下棋啦,真是的,还想让你们多陪妈妈一会儿呢。”

    塔矢亮干笑两声,拉着刘凡旭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离开了客厅。刘凡旭不解的看向塔矢亮,轻声问道,“留下塔矢阿姨一个人在,真的好吗?她看起来很失落的样子。”

    “只要我和爸爸一提到围棋,妈妈就会这样,没办法,我也很为难啦~”塔矢亮苦笑两声,继续说道,“我知道她有时候会很寂寞,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围棋,我不想放弃,而且爸爸说过我有将围棋下好的两个才能,所以所以,”刘凡旭勾起唇角,回握住塔矢亮的手,低声安抚道,“相信塔矢阿姨一定是支持你的梦想的,小亮,这并不矛盾,就像我的母亲一样,不然她们为什么愿意每天接送我们去上围棋班呢,对吧~”

    “嗯,说的也是。”塔矢亮点点头,微笑着回应道。推开棋室的合扇门,里边坐着不少年纪各不相同的人,大概都是来参加名人研讨会的棋士。塔矢亮和刘凡旭的出现让他们暂时将视线从棋盘上移开,他们一脸笑意的望着他们,不,确切的说是望着塔矢亮。

    塔矢行洋坐在他们中间,听到声音,抬起头望向自己的儿子,神情间带着笑意,他说,“小亮,回来了......”他的视线扫过刘凡旭,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你就是小光吗?”刘凡旭点点头,心里还是有些惊讶地,她以为只有塔矢夫人知道她,却没想到就连塔矢行洋也是知道的。不过,也对,尽管这位父亲看起来性情内敛表情严肃,但是其实他非常疼宠爱护独子。

    “你好!”刘凡旭朝他颔首行礼,表情颇为拘谨,这才是一个幼童面见一位严肃长者该有的反应。塔矢行洋点点头,指了指面前已经收好的棋盘,说道,“小光,来和我下一盘,我想知道你的棋力。”果然如此,刘凡旭在心里哀叹一声,这个和藤原佐为一样痴爱围棋的男人,同样是三句不离本行。想过见他之后,会被探查棋力,所以,此时听到他的要求,她一点儿也没有觉得惊讶。

    不仅如此,能够在没有藤原佐为干预的情况下和这位围棋大家对弈,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于是,她目光闪亮的眨巴眨巴眼睛,欢乐的小跑到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然后抬起头一脸期待的望着他。也许是她的表情太露骨,以至于让周围的棋士们都露出了善意的笑声,塔矢亮也跟着她坐到了她的身边,他也很好奇,小光能够和自己的父亲下到什么程度!

    输棋是理所应当的,毕竟是能够同藤原佐为争夺最后半目的最接近神之一手的男人,当然现在他可能还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不过,即使是这样,也不是有心留手的刘凡旭能够理所应当缩小出理想差距的对手,所以她被很惨的虐杀了。

    看着可以称之为惨不忍睹的棋局,刘凡旭沮丧的耷拉下脑袋,果然距离藤原佐为追逐的神之一手还差的很遥远。塔矢亮担忧的看着刘凡旭,他小心翼翼的握住刘凡旭放在膝盖上的手,无声的给予安慰。塔矢行洋看着棋局,片刻之后,他双手插&袖,理所当然的开口说道,“就和小亮一样,从十子还是让起吧。”咦?刘凡旭疑惑的抬头看向塔矢行洋,有些不能确信她听到了什么。

    “小丫头,不要只是瞪眼啊,要叫老师!”绪方精次抬手揉了揉刘凡旭蓬松柔软的头发,笑眯眯的解释道,“老师收你做塔矢门下的弟子,这样一来你就和我还有小亮都是同门的师兄妹了哟~”刘凡旭看向绪方精次的双眸,慢慢张大,她眨巴着眼睛,立刻看向塔矢行洋,高兴的点点头,大声说道,“谢谢,老师!”

    有了这位未来五冠王的庇护,即使将来她崭露出真实的棋力,也不会显得特别突兀。这样很好,刘凡旭满意的笑眯了眼睛。

    得到塔矢行洋的官方认定,刘凡旭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塔矢门下的最小弟子。和塔矢行洋下得这盘惨败的棋局,被他从头到尾点评了一番之后,就挥手让她和小亮坐到一边。

    他们两个小孩儿,在这样的职业研讨会上只有旁观受教的份儿。不过即使是听一听不同的见解,也将受益匪浅,更何况这期间还有塔矢行洋的棋路分析环节。

    自从拜入塔矢门下,每天围棋班下课后刘凡旭都会和塔矢亮一起回到塔矢宅,接受塔矢行洋的教导。周末的时候也会住到塔矢家,参加研讨会然后和塔矢亮对局。

    刘凡旭不再掩饰自己在围棋上的彪悍,她以让绪方精次和塔矢亮望尘莫及的速度迅速成长着。在她刚过三岁生日的这天,塔矢行她洋对她的让子减少了两个。

    这是对她实力的认可,也是对塔矢亮的激励。刘凡旭知道,此时此刻,在小亮的心里必然已经点燃了熊熊的斗志。她无语的看向塔矢行洋,发现他正一脸笑意的望着她和小亮。

    啊,果然,老师是故意这么做的,刘凡旭相当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她也很乐意能够成为助长小亮成长的原动力。

    九年后,韩国棋院,刘凡旭挎着斜挎包,背着双手,一脸迷茫的站在韩国棋院的一楼大厅里。这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年自她身边经过,那副旁若无人的傲慢神情,让她有些不爽的蹙了蹙眉心。更在傲慢少年身后的另外一个少年,看到她独自一人站在大厅里,一副走失的模样,便主动走过来询问道,“xxxxxxxx?”

    刘凡旭皱起了眉眼,她苦闷的垂下嘴角,一脸哀怨的看着和她说话的少年郎。真是她刘凡旭一生中的败笔!想她如此傲视群雄的智商,怎么就忘记学习韩语了呢?即便是临时抱佛脚也来不及了,她只能凭借他的微表情,来判断他口中喷出的那段火星文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了。

    好吧,在这个遍布棋痴的世界里,是没有特别罪恶的变态的,所以,她大概猜得出,这个人其实是在关心她独自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想到这里,她分别用中文和日文阐述了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爸爸来韩国出差,他到马路对面的大楼里处理公事,我在那里等的不耐烦,听说马路对面就是棋院,所以就自己跑来这里找人下棋。呐,你能陪我下棋吗?”

    “......”这个少年瞪着两只眼睛,一脸的迷茫,显然他也不会中文和日文。他叹息一声,朝站在一边满脸不耐烦的傲慢少年说了句,“xxx,xxxxxx!”傲慢少年轻叱一声,大步走到她面前,比她高出半头的少年,极具压迫感的垂下眼睑,用中文说道,“小丫头,你到韩国棋院来下棋?”他上下打量着她,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混杂着奸诈和不屑的笑容,他接着说道,“既然如此,来一局怎么样?”

    “嗯!”听到这里,刘凡旭高兴的点点头。傲慢少年又哼了一声,转过身,慢吞吞的说道,“跟我来吧!”刘凡旭听话的跟在他的身后,尽管这人无论从说话的态度还是说话的内容都欠揍的要命,但是这人的眼神十分清澈,心眼儿也不坏。所以说,他不过是个口是心非被惯坏了的臭屁小孩儿罢了。

    这样的少年郎,并不是坏人,所以刘凡旭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当她跟着他走进韩国棋院的中央对局室的时候,里面都是正在收拾棋桌的韩国研究生。她猜测他特意将她带来这里,不过是想要教训一下她的鲁莽自大。虽然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恶作剧成分,但是本意却是好的。但是,他却低估了她的实力以及高估了自己的棋力。

    在韩国她根本不需要那么辛苦的隐藏自己,当逼的对方在中盘认输之后。她欢乐的眯起眼睛,心中不住的感叹,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舒爽的肆意下过棋了。这一次,非常的满足!她眨巴着眼睛,对坐在对面低垂着头、发丝遮挡住眼睛的少年郎,缓声说道,“那个...要复盘吗?”

    这是她在塔矢门下养成的习惯,自从塔矢行洋对她说出不必再让子这句话之后,无论是和小亮或者是大师兄绪方精次或者是师弟芦原,对局完之后都会复盘检讨。而除了和他们,她和小亮一样也只和到塔矢行洋家拜访的职业棋士还有围棋沙龙的客人们下过棋。所以,这一次,她也按照自己的习惯说出了这句话。

    可惜,对方并不领情,他没有回应她的话。刘凡旭鼓起脸颊,环视一周,发现围观的或大或小的少年们全部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蠢萌模样。看来想要再找个对手下棋,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真是的,为什么这些人的抗打击能力这么差。明明每次小亮输棋之后,都会一副斗志更加昂扬的小宇宙全爆的状态啊。

    “那么,我告辞了!承让了!”她无奈的将棋盘上的白子收进棋盒,扶着地板站起身,见周围还是静悄悄的,她不解的皱了皱眉心,转身欲走。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还cos僵尸的傲慢少年,忽然抬起头,沙哑着嗓音用中文说道,“你的名字!告诉我你的名字!”

    “哎?”刘凡旭一愣,她转过身,有些惊讶的看向他。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敢将自己的真实姓名说出口,尽管这里是韩国。她抿了抿嘴唇,轻声回答道,“我的名字是进藤光。”

    “进藤光?”少年猛地站起身,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怒气冲冲的大吼道,“日本人?该死!我以为你是中国人!”呃,刘凡旭在心里内牛满面,她很想说她确实是炎黄子孙,尽管后来是英国贵族,但是也绝对不会是日本人。可是,现在她为了任务,没办法去计较这些小细节。

    刘凡旭泪眼朦胧地模样,让还想发火的少年猛地闭上了嘴巴,他烦躁的抬手揉了揉头发,尴尬的继续说道,“我是高永夏,记得这个名字!我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在正式的比赛中打败你!”刘凡旭眨眨眼睛,忽然咧嘴笑眯了眼睛,她眉眼弯弯的点点头说道,“好啊~我等你来打败我!”虽然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想!刘凡旭转过身,眼眸暗沉的腹诽道。

    不知道自己在韩国棋院掀起了怎么样的血雨腥风,刘凡旭蹦蹦跳跳的回到大厅,刚刚好看到走进大门口,过来寻人的爸爸。刘凡旭小跑过去,仰头望着一脸无奈笑容的进藤先生,见他只是泄气的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柔声教训道,“以后不要乱跑了,小光,爸爸会担心的哟~虽然你已经快要是大孩子了,但是现在还是需要爸爸和妈妈的!”

    刘凡旭愣了愣,看着他一脸的感伤,刘凡旭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轻声回答道,“好......”

    为期三天的韩国之旅,就这样结束了。在回程的飞机上,进藤爸爸几次欲言又止,在刘凡旭实在无法忽视他的渴望之后,便主动打开话匣,询问道,“爸爸,你想说什么?是关于我自己跑去韩国棋院的事情吗?”这三天,唯一让他这么放不下心得也就只有这么一件事了,所以,刘凡旭很轻松的就猜到了进藤先生的谈话方向。

    “呃?嗯!”进藤先生点点头,这才开口说道,“小光,是想要成为职业棋士的吧。”

    “哎?嗯!”刘凡旭理所当然的点头道,“是啊,妈妈和爸爸不是早就知道我拜入塔矢门下了吗?”

    “是啊,你其实早就已经决定了,可是爸爸和妈妈这段时间才真正意识到。”进藤先生语气非常的惆怅,这让刘凡旭皱起了眉头,她看了他一眼,斟酌着语气说道,“爸爸和妈妈是不赞同我的决定吗?”

    “哎?怎么会?”进藤先生立刻反驳道,“小光,你误会了,爸爸并不会反对啊,这么多年了,爸爸和妈妈怎么会不知道,你在围棋方面的过人天份!甚至连那位站在世界顶端的塔矢行洋大师都对你赞不绝口欣赏有加,我们又怎么会怀疑你的天赋。”他摆着双手,继续说道,“我和你妈妈只是感到有些寂寞罢了,从小你就是个特别让人省心的孩子,能够在那么早的时候就确定了自己的特长,并且还有幸得到名师的指导,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情。但是,在为你骄傲为你自豪的同时,爸爸和妈妈也会感到有些失落罢了。嘛,不要在意啦!这是作为父母的一点小小的任性而已,哈哈哈!”

    刘凡旭垂着眼睑,脸上的神情似哭似笑,她的嘴唇紧紧地抿着,一时之间,让人看不透彻她在想些什么。不过,她这样子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她慢慢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向进藤先生,将她双眸里仍未消散的水汽完全掩盖在了睫毛之下,她说,“爸爸和妈妈,我知道我是个失败的小孩儿,不会撒娇不会任性不会向你们求助,这让你们失去了很多做父母的乐趣,所以,要个二胎吧!”

    “什么!?”进藤先生险些将喝到嘴里的苏打水喷出来,他瞪着眼睛,结结巴巴的说道,“小...小孩子家家的,说什么呢!”

    “哪里小孩子了,我是在很认真的告诉爸爸,我希望有个弟弟或者是妹妹这件事,这难道有错吗?”刘凡旭满脸无辜的反问道。

    “总之,等回到东京,如果你的老师同意,爸爸或者是妈妈都可以陪你去日本棋院报名参加职业考试。”进藤先生干脆的说完,便闭上了眼睛,不再面对自家闹心的早熟小孩儿。所以说,孩子太聪明也是一种负担。

    刘凡旭看着他孩子气的表现,微笑着垂下睫毛,不再开口说话。她扭头透过圆形的机窗,看着外面滚滚云海,心情格外的宁静。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塔矢亮会不会想她,毕竟自从认识以来,她和小亮还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

    说到塔矢亮,他自从刘凡旭跟着父亲去了韩国,就一直很没有精神的样子。这种很没有干劲儿的模样已经持续了三天,就连塔矢行洋都感到了一些无奈。绪方精次在塔矢亮出去棋室端茶水的空隙,推着鼻梁上的框架眼镜,似笑非笑的调笑道,“说起来,这两只青梅竹马的孩子,还真是没有分开这么久过。只是三天时间,就这么心神混乱,看来小亮和小光这辈子都分不开了。”

    绪方精次这么说的时候,眼神一直在观察塔矢行洋的反应。可惜,塔矢行洋仍然是那副肃穆到吓哭小孩儿的模样。他放下手中的棋子,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开口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早在两个孩子相遇的时候,小光就已经是小亮认定一生的那个人。”

    这句话说的暧昧不明,既可以将它理解成围棋方面的劲敌关系,也可以理解成男女方面的情侣关系。不过,这个时候下定论确实尚早,在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心情的时候,他们这些大人还是继续静默围观为上,这么说起来,老师的意思也是乐见其成的喽。

    在自家儿子确定心意之前,先争取了舆论倾向,即便将来出现什么变故,也不会影响他和小光的师徒关系,更不会影响小光和小亮的劲敌关系。为了这两个孩子,老师还真是煞费苦心啊!绪方精次推了推眼镜,勾起唇角,见塔矢亮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便刻意提醒道,“话说,小光是今天的飞机吧,”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五点钟应该就到了吧,要不要去接她呢?”

    听到绪方精次提起刘凡旭,塔矢亮的脚步一顿,他猛地抬头看向绪方精次,动了动嘴唇,却没能将心中的愿望说出口。绪方精次自然看到了塔矢亮的反应,他勾起唇角,正要继续开口。塔矢行洋却忽然说道,“小光是和她爸爸去得韩国,自然不需要你去接机,不过,她今天晚上或许不会来了,毕竟在外面奔波这么多天,回到家也应该好好休息休息。”

    “不,不会的,小光不会错过和爸爸对弈的时间,前两天是迫不得已,不过她每天都有和我在网络上对局。所以所以......”说到最后,他抿紧嘴唇,一脸的坚定,他十分确信自己的推测,“小光今天晚上绝对会来的!”

    “哦?”绪方精次挑起眉峰,抬手摸着下巴,一脸玩味的说道,“那么小亮愿意和大师兄赌一把吗?”

    “......”塔矢亮赌气的别开头,不去看绪方精次的脸。看到自家儿子被自家弟子调戏,塔矢行洋面不改色的继续打着谱子,他其实也很好奇,为什么小亮那么确信小光会来这件事。难道说,是小光告诉他的吗?不,不会。不然,小亮不会在绪方的撩&拨下露出犹豫的神色。

    心思飞转间,时间慢慢过去,塔矢亮垂着头,泛着光芒的墨绿色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在耳畔轻轻的颤动。就在塔矢亮认为自己猜错的时候,塔矢夫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她说,“真是的,小光,今天不是才从韩国回来吗?为什么不好好在家休息,围棋这么大魅力吗?一个一个都是这样,碰到围棋就全变得痴痴地,都是棋痴棋痴!”

    “才不是,我是想念阿姨了才会放弃妈妈做的美味大餐,一路飞奔过来的,所以,晚餐就拜托了,一定要做些小光喜欢吃的菜哟!”刘凡旭的声音在门外欢快的回荡着,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一下下撞击着塔矢亮的心头,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棋室的大门,只等她拉开门的那瞬间,立刻对她露出了久违的可爱笑容,他说,“小光,你来啦~”

    刘凡旭笑眯眯的回应道,“嗯,小亮,我来了!”他们打过招呼,就默契的走到棋桌前坐下,好似刘凡旭不是刚刚才从韩国回来,而塔矢亮也没有因为她不在神思不属的混沌了三天。绪方精次看的眼冒精光,动了动嘴唇,却没有把心底的话说出口。

    塔矢行洋依然自顾自的打着谱子,不过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一脸肃穆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微笑。

    结束和小亮的对局,经过简单的复盘检讨,两人默契的收拾着棋盘。她抬眼看了一下塔矢亮,犹豫了片刻,低声问道,“小亮,你打算什么时候参加职业考试?”

    “哎?”塔矢亮一愣,他眨眨眼睛迎向刘凡旭的视线,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想和你一起。”

    “哈?”刘凡旭苦着脸,郁闷的抱怨道,“你怎么不早说,亏我还打算一直等着你呢!原来你是在等我做决定啊!”

    “哎?真的吗?”塔矢亮也鼓起了脸颊,这个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阵大笑。他们同时望向笑得特别欢畅地绪方精次,木着表情,一副这人真孩子气,我们不和他一般见识的模样。绪方精次抬手摘下眼镜擦了擦,轻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口说道,“既然这样,那就不要等了,今年的职业考试,你们明天就去报名吧!”

    “......”“......”塔矢亮和刘凡旭隔着棋盘,两两对望,她忽然露出灿烂的笑容,宣战道,“那么小亮,全胜的记录,我就毫不客气的收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