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血沸腾 > 第27章 你是罪人 上下

第27章 你是罪人 上下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7章妳是罪人上

    儿行千里母担忧,这话说的半点不错,杨风这半年来,别说是行万里,那压根就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当杨风突然间站在杨妈妈和杨父面前的时候,杨父的表现暂且不说,那杨妈妈,只当是看错了人,在擦了擦眼睛后,那眼泪,也就忍不住顺着皱纹往两边流了下来。

    “小风,回来了?让妈好好看看!”杨妈妈走到杨风身边,双手不住地在杨风身上的衣服上扯了扯,一边流眼泪,一边心疼地笑着道:“这孩子,白净了许多,不过却瘦了!”

    杨风心中也涌起一股酸楚,强自笑道:“瘦点身体好!妳和爸,这半年来都过的好吧?”

    “这孩子,真是的,我和妳爸爸天天呆在家,好吃好喝的,哪能不好呢?倒是妳,都瘦了!”杨妈妈亲切地将杨风拉到椅子边坐下,关切:“小风,这半年妳去哪了?怎么不打个电话?”

    “呵呵,不是我不想打电话,只是我去的那地方是山区,根本就没电话可以打,手机也没有信号。由于那地方风景不错,所以,我想在那搞一个风景区,这些事情一忙下来,不知不觉就是半年啊!”杨风在听了老妈的询问后,忙把早就想好了的借口流利地背了出来。

    “哎!工作再忙,也要记得回家看看,妳看看,不光是妳,就连研儿,这些天来也跟着憔悴了许多!”杨妈妈看了杨父一眼,顿了顿,继续道:“我和妳爸,前几天给村里的邻居,也就是妳二叔,打了个电话,他说他都抱上孙子了,他儿子好象比妳还小吧?”

    杨风知道,他老妈想抱孙子了!可是,这个时候,自己的明天还不知道在哪里,而且,自己这次回来,还要去越南找地主,那期间的凶险会有多少?这要小孩子的事情,等过了地主这一关再说吧!想到这,杨风冲杨妈妈笑笑,撇开话题,道:“妳和爸会不会经常出去走走?”

    “咳!”杨父知道杨风在撇开话题,忙警告性地咳嗽了一声。

    “爸,这半年来,过的还顺心吧?”杨风忙站起来,走到他爸旁边坐了下去。

    “别人和我这么大的年纪,都抱上孙子了,我儿子又不是不如人,我怎么就没有孙子抱?”杨父说话比较直接,这和自己的儿子说话,也用不着那么客气。

    “小风啊!妳这经常一走就是几个月大半年的没有消息,我和妳爸两个人也寂寞啊!再说了,我們也到了抱孙子的年纪!”杨妈妈见状,忙轻声解释了一句。

    其实,杨风从他父母亲的想法之中,已经明白了二老的意思!二老早就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饭,只是他們也上道,上山容易下山难,所以也就没有办法叫自己收手,可在这道上混的,谁不是一只脚在棺材里,一只脚在棺材外?说不好哪一天,自己就死了,自己要是还没有生后代就死了,那杨家不是要断了香火?杨风本想叫父母不要担心自己,可他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说,只是道:“爸,妈,妳們的意思我知道,明年,明年我一定给妳們生个孙子!”

    杨父瞪了杨风一眼,道:“还要等到明年?等到明年的时候,妳二叔的孙子都会念书了!”

    “他爸,这小风刚刚回来,就别说那么多了,他也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他自己会考虑清楚的!”杨妈妈推了杨父一下,而后叹了口气,儿子在道上走,做大人的也不容易啊!

    因为这生小孩子的事情,气氛就不是那么随和,杨风感觉到很压抑,便放弃了和父母亲一起吃晚饭的打算,在聊了些家常后,他拉着莫紫研,匆匆地回了自己的卧室。

    “风哥,我明白妳的苦衷,可是伯父伯母也有苦衷的,妳就不要想不开了。”由于生小孩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所以,莫紫研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绯红。

    杨风温和地笑了笑,捏了下莫紫研的鼻子,柔声道:“我杨风是一个想不开的人吗?”

    “想的开就好。”莫紫研一把将杨风的手推开,而后低头走到床边坐下,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的心情很紧张,就连呼吸,也变得异常急促。

    杨风走到床边,定定地注视着莫紫研那较好的容颜,她的眼角,似乎还挂着往日里因为揪心而留下的憔悴的痕迹,那两道微小的鱼尾纹,似乎也在述说莫紫研这半年来独守空房的寂寞和忧伤。这丫头,不知道玉皇大帝在给自己指定女人的时候,偏偏就漏了她?不过幸好自己运气,因为她毕竟成为了自己的女人!杨风爱怜地将莫紫研紧紧地揉进了怀里。

    “风哥,不在的这些天,我真的很担心妳,我每天在睡觉前都要幻想,幻想一下我們这次见面的情景。”莫紫研将头埋进杨风的肩膀,闭上上眼睛,喃喃道:“在幻想当中,我觉得我这次见到妳的时候,一定会笑的很开心,我还担心笑的时候会很不雅观……可是,可是没想到,真见到妳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什么开心,而是一种巨大的解脱感。”

    是的。莫紫研这些天来,身上的压力太大,杨风不在的时候,她代表杨风撑起了欲血军团,当她见到杨风的刹那,首先想到的不是儿女私情,而是自己终于可以卸下身上的重担!

    “我知道,我知道这些天妳受苦了!不过我现在已经回来,而且,我答应妳,以后尽量的不再离开欲血军团,好吗?”杨风紧紧地将莫紫研抱在怀里,轻轻地吻着他的耳根。文心阁13手打

    “妳不需要……答应我,啊……”莫紫研被杨风轻吻了下后,全身软绵无力,软软地被杨风压倒在床上,当杨风一只手摸上她胸部的时候,她也发出了一声底底的梦喃。

    感觉到莫紫研的**刹那间变得很尖挺时,杨风心中的酸楚盖过了兴奋,他知道,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漂亮的女人来说,独守空房是很残忍的一件事,他决定,今天,自己一定要好好弥补一下莫紫研,所以,今天的杨风,动作也格外的温柔。

    就在杨风想将莫紫研的衣衫撩起的时候,他們卧室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杨风皱了下眉,轻轻地在莫紫研脑门上亲了下,而后起身抓起电话,淡淡道:“什么事?”

    “风哥,刚刚我叫弟兄們去了一趟长福宾馆,也就是昨天晚上玉玲珑他們呆的地方。”说话的,是涂文海,他没有忘记玉玲珑说高波父女很可能还在那宾馆,所以便叫弟兄去看了看。

    “哦?那高局长他們父女有消息吗?”杨风欣慰地点了点头,涂文海比以前稳重了许多。

    “我已经把他們带回来了,他們现在就在四楼的包厢休息,只是,他們在听说妳回来了后,特别是那高柔,无论如何都要见妳,她说现在,马上,立刻!”

    “好的,我马上下去!”挂了电话后,杨风冲莫紫研抱歉地笑了笑,道:“研儿,我晚上再好好陪妳,高波他們父女来了,说是要见我,我得去一下!”

    “谁要妳陪啊?”莫紫研双脸绯红,忙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站起身来低头道:“走吧!”

    “妳也下去?”杨风有些紧张,因为等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高柔可不是好玩的主。

    “我想下去,谢谢高局长,因为我,高太太和他家的保姆,都……”后面的话不吉利,莫紫研也就没有往下说,只是抬起头看着杨风,转口道:“一起去吧!大家顺便一起吃晚饭。”

    莫紫研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杨风也就不好也不忍回绝,再说,莫紫研也确实应该在第一时间去谢谢高波,杨风无奈,点了点头,牵着莫紫研一起,下楼找高波父女去了。

    杨风的心情很沉重,当然,还有件事情他也很担忧,因为高柔的母亲死了,等下那丫头见到自己的时候,那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反正,好果子自己今天是别想吃的!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无法避免的事情,就坦然地接受它的发生吧!待走到高波父女待的包厢门口,杨风稳了稳神,镇定地敲了敲门。

    “进来。”声音是高波发出来的,只是杨风感觉到,这半年来,高波苍老了很多。

    硬着头皮推开了门,出现在杨风眼前的,是底头吸着闷烟的高波,还有正用红肿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自己的高柔。杨风冲高柔小心地陪了个笑脸,轻声道:“柔儿。”

    “高局长,柔儿!”尾随在杨风身后的莫紫研,也轻声打了个招呼,而后便走到了高柔的身边坐下,内疚地安慰道:“柔儿,妳母亲的事,都是因为我……真的很对不起!”

    “这和妳没有关系,因为我們都是受害者!”高柔咬着牙说了句,双眼依旧死死地盯着杨风。

    这下麻烦大了,高柔这丫头,估计今天不会轻易饶了自己,杨风无奈地叹了口气,慢慢地走到高波身边坐下,掏出支烟,给自己点上,也不做声。

    是的,如果一个女人的愤怒的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杨风早已经死了好几次了!高柔见杨风坐了下去,猛地站起身,用手指着杨风,厉声吼道:“妳……妳……妳是罪人!”

    第28章妳是罪人下

    看这高柔急的,一时间又想不到什么粗话,或者说粗话她也说不出口,便说杨风是罪人。

    是的,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自己不在,虽然自己不在也有不在的理由,但毕竟是因为自己不在,才导致欲血军团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杨风吸了口烟,苦笑了笑,道:“我有罪!”

    “妳有罪又能怎么样?为什么妳早两天就不知道回来?要是妳早点回来,我妈她……”说到这,高柔也只有放声痛哭,她把头靠在高波的肩膀上,哭声凄厉酸楚无比。

    待高揉的哭声稍微小了点后,杨风轻声道:“现在无论我做什么,高太太都不会回来了,所以我现在,也只能尽力去做一切可以告慰妳們父女的事情,放心吧,我一定会杀了鹏飞!”

    “杨风,妳别说的那么好听了,我妈妈根本就是无辜而死的,她是因为妳而死,并不是因为鹏飞,要是我爸和妳没有关系,鹏飞怎么会找上我們全家?”高柔擦了擦眼睛,继续厉声道:“导致我妈死的罪魁祸首是妳,妳要是真想给我和我爸心灵上一点安慰,就自杀吧!”

    自杀可不是玩笑,杨风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干笑了下,轻声道:“柔儿,言重了!”

    “我言重了吗?那妳说妳要怎么样,才能给我和我爸一点心灵上的安慰?”

    谈话已经陷入僵局,这个时候,高波终于幽幽开口,道:“柔儿,大家都不希望看见今天的事情发生,不光是妳妈妈走了,很多欲血军团的弟兄也走了!不管是谁的命,都是命啊!”

    “高局长,我今天来这,是特意来谢谢妳和妳的家人的,要不是妳冒着全家的生命危险救我,我已经遭到了鹏飞的毒手。”找到了个空闲,莫紫研便忙诚恳地给高波道了谢。

    “虽然我没有在社会上混,但我毕竟和欲血军团有了很大的干系。”高波深吸了口烟,长叹了口气,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我早就想了会有今天,只不过今天比我想象中的来的快了许多,而且,发生这种事的时候,死的人应该是我,而不是柔儿的母亲!”

    杨风伸手拍了拍高波的肩膀,无奈地摇了摇头,道:“那鹏飞的胆子也太大了,连妳都动?”

    “我现在已经不是局长,我不过是一普通的百姓罢了,有什么不敢动的?”高波苦笑了笑,道:“眼下,说这些已经没有意思了,明天一早,我就会带柔儿的母亲回老家,她怕火化。”

    “我叫弟兄們送送?”杨风知道高波未必会答应,所以这句话是带以为的口气说出来的。

    “不用了,她不会喜欢的!明天我回老家后,也就不回这s市了,我想多陪陪她。以前在局里做事的时候,心思永远都放在升官发财上面,现在没有在官场上混了,是该好好陪她。”

    杨风本想问问高柔还会不会来s市,可他想想终究没有问,只是道:“一起吃个晚饭吧!”

    “不了!我找妳,是有件事情想托付妳。”高波看了看杨风,而后又看了看一边的高柔,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柔儿也不小了,我想,以后就让她跟在妳身边吧!凭妳們的关系,柔儿要是一个人局里面上班的话,我怕会有什么危险,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怕死的人很多。”

    是的,按道理来说,杨风是中原的地下皇帝,谁还敢动他的女人?可实际上,并不是如此,一般人可能不敢动杨风的女人,但某些不一般的人,就很想动杨风的女人了!

    “他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跟着他?”高柔冷‘哼’了一声,继续道:“我回了老家之后,也不出来了,我和我爸一起,陪陪妈。我早就在这权钱第一的社会中过腻了。”

    “好,就这样说。”高波看了看杨风,道:“妳刚回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去忙妳的吧!”

    杨风看了看高波,又看了看高柔,顿了顿,便冲莫紫研点了点头,站起身道:“柔儿的事情,我一定不会让妳失望,以后,我也会经常去看看高太太的!”

    “妳这个罪人,谁稀罕妳照顾了?妳还是好好照顾妳自己吧!”高柔似乎不领杨风的情。

    文心阁13手打

    杨风自嘲地笑了笑,淡淡道:“我知道妳不稀罕我照顾,但是我很稀罕照顾妳!”

    出了包厢后,杨风的心中感慨万千,幸亏自己回来的早,要是再晚回来个把月的话,这欲血军团,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杨风眼下隐隐觉得,要想真正地稳固自己在中原的地下实力,和国家合作是必须的,当然,除非有一天,自己的欲血军团会变的比国家还要强大!

    晚上,在欲血军团的高层会议上,杨风和涂文海等几个,也没有说太多,只是宣布了下杨风已经回来,并将连日来发生的一切给大家说了个清楚。由于张大标和老黑已经不在,所以,风堂暂时由李长风任代理堂主,雨堂由宋朝阳任代理堂主。五个大堂口,也没有接到什么特别的任务,杨风他們给的唯一指示,就是好好整顿下面的兄弟。

    散会的时候,杨风把涂文海给留了下来,待弟兄們都出去后,杨风看了看涂文海,道:“风杀组的弟兄,从越南杀手基地过来的时候,是一百个,现在,只有二十七个了吧?”

    “是的,如果算上小浪,常无命和玉玲珑的话,那就是三十个了。”

    “精锐经不起消耗,明天妳和常无命玉玲珑他們说说,叫他們从军团里面的弟兄里面,选些有潜力的弟兄出来培养,能培养多少就培养多少,反正眼下我們也没有什么事。”

    “好的,如果要从军团十多万弟兄里面选的话,估计要动用风杀组的所有弟兄去选了。”

    “恩,不要放过一个,只要是有潜力的,都给我选出来,加以培养,然后,他們必然会是我們欲血军团的最高力量!”杨风顿了顿,继续道:“我想过了,那些选出来的弟兄,如果实力达到了进入风杀组的资格,就编进风杀组,如果实力不够的话,就编进执法堂!”

    “执法堂?”涂文海皱了下眉,继续道:“妳是说,我們需要增加一个执法的堂口?”

    “是的,欲血军团虽然也有一些简单的帮规,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那远远不够,这些天妳好好考虑下新的帮规,已经违反帮规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杨风点了支烟,继续道:“有了执法堂之后,欲血军团的弟兄会容易整顿很多,而且,也不容易发生暴动。”

    “是!原本风堂差不多就代表了执法堂,但是看现在的情况,风堂似乎稳不住欲血军团的十多万弟兄!”涂文海皱了下眉,继续道:“只是,执法堂成立起来后,谁有资格担任堂主?”

    执法堂的堂主,在欲血军团要有绝对的威望!否则的话,人心难免不服!

    杨风笑了笑,道:“执法堂成立后,堂主暂时由我担任。我会让执法堂演变成我杨风!”

    一但执法堂的整个堂口,成为了杨风的化身,那么就不可能会出现什么暴动,因为就算杨风不在,执法堂还是在的,而只要执法堂在,就代表杨风在!当然,执法堂需要达到那样的威望,那需要时间!但就说执法堂弟兄的培养,也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搞定的事情。

    “风哥就是风哥!”涂文海欣慰地笑了笑,点了点头,道:“这个事情,我明天就会叫安排风杀组的弟兄去办!除了这事,我們是不是该看看怎么把若儿解救出来?”

    “当然!生化人实力恐怖,如果要强攻的话,那有点不太可能啊!”杨风微微皱了皱眉,道:“只是,这些生化人怎么就一直呆在s市而没有动静?按道理来说,如果这生化人还是啊水和疯子在控制的话,他們一定会趁我不在,大肆进攻欲血军团的啊!”

    “这个我也不明白,不过很快就会明白的!万百全,就是妳从恒贸弄回来的那保安,真的很不错,他已经弄出了两个生化人的人皮面具,只要我們的两个弟兄混进去,应该可以悄悄地把若儿救出来,而只要若儿一救出来了,我們就把生化人彻底地消灭掉!”

    “哦?”杨风吸了口烟,笑道:“那个万百全,能耐似乎真的不错,我当初没有看错人啊!只是,那小子有没有说,如何把生化人消灭掉?生化人可不好杀啊!”

    涂文海痛快地笑了笑,道:“他早说过了,反正我們不缺钱,拖两车硫酸过去,只要生化人一出来,就用硫酸泼死他們,他們就算杀不死,硫酸总能把他們烧死的!”

    是个人才!杨风点了点头,道:“不错!救若儿的事情就叫风杀组的弟兄混进去吧!妳记住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半点差错,否则的话,我无法给啊力一个交代!”其实,假入若儿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别说无法给啊力一个交代,就是自己,杨风也无法交代!

    “标哥他們的事,我們是不是就这样等消息?”说到这个话题,涂文海的神色暗淡了许多。

    杨风叹了口气,道:“张大标他們的事情,我們只能等鹏飞的消息,妳放心,他一定不会把张大标他們杀了,我只是希望他們不要将张大标他們卖给地主或者是m国人才好啊!”

    眼下,杨风还要找地主动手,如果地主把张大标他們捏在手里的话,那杨风那架还打个球?

    “如果标哥他們落进地主手里,那实在是一个麻烦,如果是落进m国人的手里,估计用钱的话还能解决!”涂文海撇了撇嘴,道:“m国政府也太小气了,就几个钱的事情,竟然到现在还没有忘记,而且,还一直追到中原来了?明天我会让弟兄去查m国特工在中原的办事处,只要是给我找到了,我非把他們连窝端了不可!”

    杨风淡淡地笑了笑,道:“那m国特工,是不是一直就在惦记着我們的钱?”

    涂文海一听,来气了,大声道:“可不是?他們还和中原连手了,弄出了个jb的死亡名单,那名单上一起有十个人的名字,据说,他們只要杀掉名单上的十个人,中原政府会给他們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血沸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惯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惯忧伤并收藏欲血沸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