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血沸腾 > 第1章 兴师问罪

第1章 兴师问罪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章兴师问罪上

    恒贸集团,刘雨微正在公司上班,那杨风三天两头的玩失踪,似乎刘雨微也习惯了,所以,在杨风再次失踪以后,她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担忧,而是安安心心地上班,等杨风回来。

    刘雨微等杨风回来是为了结婚的,上次的婚礼,由于自己集团里面的一仓库着火,被迫延期,只要这次杨风回来了,就赶紧把婚结了,自己好在杨风身边做一个大的!

    今天是一个好日子,刘雨微的心情也很愉快,可是当她一大早的去老爸的办公室拿资料的时候,却看见刘富贵脸色铁青,她有点不解,疑惑地看着刘富贵,道:“爸,今天是怎么了?”

    刘富贵冷冷地“哼”了一声,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说的一点不错,那杨风,有几个女人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看在妳喜欢他的份上,我就不和他计较,可是这小子,竟然要和别人结婚了,那女人据说是欲血军团电堂的堂主啊力的妹妹,叫什么若儿的。”

    “杨风和若儿结婚?”刘雨微听了大惊,她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哑然道:“杨风不是到外面办事去了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而且还要和若儿结婚了?”

    刘富贵沉声吐了口气,狠声道:“那杨风,早几天就回来了,只不过他没有通知妳而已,眼下他决定和若儿结婚,知道瞒不过我,才打了个电话给我做了个交代!”

    “不行!我要去找他!”刘雨微扔掉了手中的文件夹,转身就要出门去找杨风。

    “妳找他做什么,妳又不是嫁不出去,莫非我刘富贵的女儿,还要去求杨风不成?”刘富贵站起身,在办公室里面来回走了几步,他知道,刘雨微喜欢杨风,而且是非常的喜欢,反正自己的女儿都要和杨风在一起,那么无论如何也应该做一个大的,所以,在思索了下后,他还是咳嗽了声,继续道:“嗯,去找找也好,杨风和若儿的婚礼还有两天。”

    刘富贵是想着,今天或者明天就把杨风和刘雨微的事情给办了,抢在若儿的前面就可以!

    刘雨微出了恒贸集团以后,电话也没有给杨风打一个,便直接开车去了天上人间。

    当刘雨微来到天上人间后,果然发现天上人间是一片祥和之景,似乎每一个天上人间做事的欲血军团的人,脸上都荡漾着无比欢快的笑容,刘雨微冷冷地瞪了下天上人间泊车的弟兄,冷道:“妳是欲血军团的吧,叫杨风给我出来,就说刘雨微找他!”

    虽然这泊车的弟兄不认识刘雨微,但是杨风的几个女人的名字,他还是听说过的,见来人说自己就是刘雨微,那弟兄可不敢怠慢,忙点了点头,赔笑道:“我只是个泊车的,这个事情我可做不了主,如果妳真要找风哥的话,还是自己去天上人间里面找吧!”

    刘雨微冷哼了一声,强压住内心的醋火,急步朝天上人间里面走,打算去五楼找杨风。

    五楼的弟兄眼下都换成了新任风杀组的弟兄,那些弟兄根本就不认识刘雨微,而由于刘雨微心里压抑的厉害,也就没有自报家门,就是直接嚷着要见杨风,口气还很不友好,所以,风杀组的弟兄便给刘雨微吃了一个勺子柄,仍旧是不让她上楼。

    无奈之下,刘雨微只好打通了天上人间五楼办公室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刘雨微也不管对方接电话的是谁,就直接道:“好啊!天上人间现在了不起了,连我都不可以上楼了对吧?”

    其实,天上人间的五楼,一般人还真不可能上去,不过刘雨微可不是一般的人,接电话的是张大标,他一听对方的口气,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张大标也猜出了刘雨微是为什么而来的,所以他忙打了个哈哈,道:“刘小姐请见谅,五楼的弟兄全换了,我这就去接妳!”

    当张大标见到刘雨微的时候,为了给刘雨微足够的面子,他确乎是很严厉地呵斥了下拦住刘雨微的风杀组弟兄,而后再客气地冲刘雨微点了点头,请她上了五楼。

    “妳們看起来都是红光满面,有喜事了吧?”刘雨微一边走,一边随意地挖苦着问了一句。

    张大标可不想闯这趟浑水,他未置可否,只是笑了笑,道:“找风哥的吧,怎么不先打电话?”

    “我问妳话呢,看妳們一个个都像捡了钞票一样,这天上人间,有什么喜事啊?”刘雨微瞪了张大标一眼,挑衅的翘起嘴角,道:“为什么不回答,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张大标抓了抓头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幸好这个时候他看见小浪走了过去,便赶紧上前两步,煞有介事道:“小浪,过来过来,刘小姐找妳有点事,妳过来回答一下!”

    张大标在说完这话后,忙转头看着刘雨微,赔笑道:“我还有事,就不打搅妳了,妳要是有问题,叫小浪是一样的,妳要是想见风哥,叫小浪带妳去,或者妳打个电话给风哥就行!”

    不等刘雨微再次开口,张大标说完便转身匆匆离去,把这头疼的问题丢给了小浪。

    “刘小姐,找我什么事?”小浪冲刘雨微点点头,他有点纳闷,这刘雨微怎么会找自己呢?

    刘雨微知道张大标为什么走,所以她先是冷哼了一声,而后才看着小浪,冷道:“天上人间有了大喜事啊!杨风要和若儿结婚了吧?瞧妳們一个个高兴的!”

    “妳开什么玩笑?”小浪一脸惊讶地看着刘雨微,道:“风哥和若儿要结婚了吗?那确实是喜事啊!不行,我现在就得去问问风哥,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我!”

    小浪说完,作势便要转身离开,可他见刘雨微没有继续强调,便回头问道:“妳说的是真的?”

    “妳还真会演戏,不过我可不吃妳这一套,现在把杨风给我叫出来,我要见他!”

    “妳要找风哥,为什么不自己打个电话给他?”小浪也知道这差事不好做,弄不好要挨骂。

    刘雨微冷冷地瞪了小浪一眼,道:“我就知道妳不敢,妳告诉我杨风在哪,我自己去找他!”

    小浪没有回答,却用手指了指身后,轻声道:“这里又不是我一个人,姑奶奶何必玩我呢?”

    是的,五楼随处可见风杀组的弟兄,刘雨微鄙视地看了小浪一眼,而后上前几步,走到一个看起来很机灵的弟兄面前,冷道:“带我去见杨风,别告诉我妳不认识他!”

    刘雨微和小浪的对话,那弟兄全听在耳朵里,这下好了,标哥把这事丢给小浪哥,小浪哥又把这事丢给了自己,那弟兄低着头,轻声道:“我……我不认识!”

    “好啊!这天上人间五楼又不是很大,我就不信我找不到杨风!”刘雨微虽然说是要去找杨风,但是却没有动身,而是掏出了自己的电话,打给了杨风。

    杨风正在自己的卧室,当然还有莫紫研和若儿,他见电话是刘雨微打来的,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接通,笑了笑,道:“微儿,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妳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就在天上人间的五楼,我找妳有事。”刘雨微语气不善。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杨风苦笑了笑,道:“我在卧室,妳叫一弟兄带妳过来吧!”

    “不麻烦了,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娇贵,妳直接告诉我妳卧室在什么地方,我可以自己过去!”刘雨微怕那些五楼的弟兄又会装聋卖傻,不敢抱希望叫别人带自己去找杨风。

    “妳现在在五楼对吧,那妳直接朝电梯的反方向,一直向前面走,最里面一间就是。”

    刘雨微挂了电话,冷冷地瞪了下那位说不认识杨风的风杀组弟兄,而后便朝前走去,不过这刘雨微还没有走多久,就看见前面的一间房门打开了,杨风也随即出现在门口。

    “微儿,妳来了!”杨风很努力地挤出了一个微笑,只不过他自己也笑的有点心虚。

    刘雨微顿住身,定定地注视着杨风,一会儿后,终于道:“妳要结婚了吗?为什么不告诉我?”

    杨风可不想当着风杀组弟兄的面和刘雨微说这个问题,他苦笑了笑道:“进来说吧!”

    “妳还知道……哼!”刘雨微本想说:“妳还知道不好意思”但是她也担心触怒了杨风,后面的话,仍旧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而后便朝杨风走了过去。

    当刘雨微走进房间以后,很自然地就看见了莫紫研和若儿,当然,她的眼神一点也不友善。

    “啊……研儿姐姐,这个女人是谁,若儿好怕!”若儿见刘雨微脸色苍白,而且来意不善,忙惊恐地倦缩在莫紫研的身上,两眼偷偷地打量着刘雨微。

    “若儿不怕,来的是微微姐姐,风哥的好朋友!”莫紫研忙紧紧地将若儿抱住,轻声安慰。

    刘雨微见状,呆了,她顿了顿,而后惊讶地看着杨风,犹豫道:“若儿,她怎么了?”

    杨风爱怜地看了若儿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淡淡道:“这丫头,在生化人手里过了大半年的,后来又被火烧伤,后来又落到了鹏飞手里……她受的苦太多太多!”

    听到这,刘雨微也可以确定若儿是精神失常,原本她是来问罪的,可现在,她突然觉得自己很羞愧,莫紫研早就和杨风在一起,可她现在知道杨风要和若儿结婚后,不但没有责怪,反而对若儿如此友善。刘雨微勉强地挤出个微笑,顿了顿,终究还是走到若儿身边,蹲下身,轻轻地抓住若儿的手,柔声道:“若儿,妳不记得姐姐了吗?姐姐是刘雨微啊!”

    若儿茫然看着刘雨微,良久,终于摇了摇头,略显惊恐,喃喃问道:“刘雨微?”

    “若儿现在精神失常,默医说一时半会儿还恢复不了,至于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好起来,或许只有天知道!”杨风点了支烟,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而后冲刘雨微微微笑了笑,道:“其实我早就回来了,可是回来又要走,我就没有和妳说。”这话杨风说的不假,他根本就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为自己担心,所以,他在要离开的时候,从来都只是告诉莫紫研一个人。

    第1章兴师问罪下

    刘雨微顿了顿,内心有点羞愧,她抬起头看着杨风,强颜欢笑,道:“听说过两天就是妳和若儿的婚礼,我特意过来看看的,或许,能有我帮的到忙的地方!”

    杨风感激地冲刘雨微点了点头,道:“是的,后天就是我和若儿的婚礼,希望妳一定来参加!”

    “一定,一定来!”刘雨微低下了头,虽然内心感觉酸楚无比,可她还是肯定地做了回答。

    “既然都来了,那就留下来,一起吃个午饭吧!”杨风站起身,拉起若儿的小手,爱怜地看了看,继续道:“妳也好久没有见若儿了,陪陪她,她才会消除对妳的恐惧!”

    “哦……不了,公司里还有事,我就是过来看看的,现在得回去了,不过后天妳和若儿的婚礼,我一定参加!”在知道若儿的情况以后,虽然刘雨微不会和若儿去争杨风,但是要她留下吃饭,她自然是不乐意的,毕竟自己喜欢的男人要结婚了,新娘却不是自己,这事换了发生在谁身上,谁都不会坦然面对,纵然在外对人笑嘻嘻,背后却是要流着眼泪。

    杨风也知道刘雨微现在心里痛快不起来,所以也就没有勉强,只是点了点头,道:“我送妳!”

    这次,刘雨微没有拒绝,她顿了顿,而后冲莫紫研笑了笑,便转身默默出了杨风的卧室。

    杨风也和莫紫研打了个招呼,而后轻轻地吻了下若儿,便紧跟着刘雨微出去了。

    “关于我和若儿的事情,我不想道歉,如果妳知道若儿在这半年多吃了多少的苦难,我想妳就会明白我现在的心情!”坐在车上,杨风见刘雨微一直沉默,而且脸色苍白,便解释道。

    刘雨微沧桑地笑了笑,道:“妳要知道,吃苦的不光是若儿,我和妳在南极的半年,算不算吃苦?妳每次离开天上人间的时候,都不和我打招呼,我一次次揪心的等待算不算吃苦?”

    “这或许就是命吧!我要是没有走上这条路,也就不会认识妳,当我认识妳之后,我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很多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已。”杨风抽出支烟,点燃后淡淡地吸了几口,继续道:“假如可以选择的话,我愿意选择和妳們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如果妳愿意抛弃欲血军团,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妳不是说过,出来混就是希望自己的日子好一点吗?钱妳现在已经够多的了,再说了,我刘家也不会缺钱!”刘雨微转过头,挑衅地看着杨风,道:“如果妳愿意的话,那就离开欲血军团啊!”

    杨风摇了摇头,抱歉地冲刘雨微笑了笑,道:“要知道,欲血军团不是我杨风一个人的!再说,我杨风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那是弟兄們一直在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在为我铺路!”

    刘雨微白了杨风一眼,冷道:“既然妳打算一直混下去,那何必和我说那么多的废话?”

    “其实,就算我愿意退出江湖,也不可能,妳以为国家把我从南极的国际监狱放出来,会没有一点条件吗?当初妳也在国际监狱,妳应该知道,我出来的代价是要杀了地主!”

    “妳现在都已经出来了,杀不杀地主那是妳的事情,妳也可以直接和国家说妳根本就杀不了地主,我就不相信,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足够的钱会买不回妳这条命!”

    “妳有没有想过,当我退出了欲血军团之后,地主就会统一整个中原,当地主统一了整个中原的地下黑道之后,那我們中原会有多少人,用自己的血汗钱去买毒品?当然还有更多!”

    “看不出来妳还是一个愤青啊!妳这人前几辈子该是林则徐吧?”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杨风邪气地笑了笑,道:“林则徐虽然在虎门销烟,但是他却没有什么女人,而我杨风,运气似乎比林则徐要好很多,就连恒贸集团的总裁千金都看上了我!”

    刘雨微有点想笑,可她终究还是忍住了,冷冷地盯了杨风一眼,道:“下次结婚的人,是我!”

    杨风勾起嘴角,玩味地笑了笑,冲刘雨微道:“妳怕妳嫁不出去啊?”

    “没有意义的话,我不喜欢和妳多说,要是下一个不是我的话,后果会很严重!”刘雨微似乎不是在开玩笑,她突然停住了车,冷冷道:“记住我说的话,现在妳可以下车了!”

    “不会吧!”杨风惊讶地看着刘雨微,道:“妳干吗在这里就撵我下车,我怎么回去啊?”

    “这s市有的是欲血军团的人,妳下去打个电话,随便叫个人过来接妳不就ok?”

    女人,靠!杨风狠狠地吐了口烟,悻悻地下了车,而后掏出电话,打了个给小浪……

    若儿出事,陈纤儿一直是非常难过的,特别是当她明白过来自己错过了和若儿相识的机会后,心中更加内疚,所以,当若儿被救回来的时候,她确乎是非常的高兴,只是,她没有高兴很久,因为,当她知道若儿要嫁给杨风之后,就没有办法高兴的起来。

    后天就是杨风和若儿的婚礼,陈纤儿的心里很酸,她感觉到天上人间的空气都比往常压抑了许多,所以,在傍晚的时候,陈纤儿一个人,便很自然地去了单身酒吧!

    陈纤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会去单身酒吧,或许去了那里,她才能找到一点心灵的慰藉!

    酒吧里面大多是带着猎艳心理的男男女女,男的头脑单纯的很,只想找个女的玩玩一夜情,而女的,则就想着傍上一个大款,好让自己一步登天,甚至,来酒吧的,还有很多是妓女。

    象陈纤儿那么漂亮的女孩,自然会引来不少稀罕的眼光,好些男人在陈纤儿身边走来走去,可仍旧是被陈纤儿的一身阴冷之气,吓的不敢上前去打个招呼。

    大多数男人是有色心没有色胆,但大多数绝对代表不了全部,终于,有个小白脸在小心而又警觉地四下看了看后,便走到了陈纤儿身边,毫不客气地坐了下去。

    “滚一边去,老娘来这里是喝酒的,不是找乐子!”陈纤儿头也不抬,仰头给自己灌了杯酒。

    “纤儿,是我,我是妳哥哥家飞!”那青年凑上前,轻声地说了一句。

    陈纤儿一听这话,浑身激烈地抽搐了下,而后忙抬起头,定定地注视着眼前的青年,良久,终于流下眼泪,哽咽道:“哥……真的是妳?……这两年来,妳过的好……好不?”

    来人正是陈家飞,陈家飞为了得到制造生化人的药剂,便一直盘踞s市没有离去,只是,他从来就没有找到过单独联系陈纤儿的机会,不过今天,他终于和陈纤儿见面了!

    “我过的好不好没有关系,我只想知道妳过的好不好,杨风对妳好吗?”陈家飞虽然是一个很残忍阴险的人,但是他对陈纤儿的感情,那是绝对没有半点虚假。

    陈纤儿拼命地点头,擦了把眼泪,道:“哥,那妳呢……妳,妳这两年过的好吗?”

    “哥没有事,哥现在不是好好的吗?”陈家飞抓起陈纤儿的手,稳了稳神,道:“纤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是被杨风的人看见我,他們会杀了我的,我們去包厢说话!”

    “不可能,只要有我在,没有人可能伤害妳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去包厢里面说吧!”陈家飞站起身,拉起陈纤儿的小手,去了一包厢。

    兄妹见面,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情,所以,陈纤儿一时间倒忘记了杨风和若儿的事情,一个劲地在陈家飞面前问长问短,或者说说以前的往事。两个人都很有默契,没有人说到杨风。

    “我后来跟啊水去了r国,不过后来我还是适应不了那种生活,所以我就走了,一个人四处流浪,间或地用老爸留下来的钱做点转手的生意!”陈家飞给妹妹倒了杯酒,感慨道:“这两年,我是没有什么事,就是想妳,所以这次,我便来这s市,打算见一见妳。”

    陈纤儿点了点头,道:“哥,我也一直想找妳,可是我不知道妳在哪,现在好了,既然妳都在做正经的生意了,那么妳以后的生活,总算是可以平淡地安顿下来!”

    “嗯,今天我见了妳后,明天就离开s市,在这个地方呆下去,迟早会出事,我不想给妳添麻烦!”陈家飞见时候差不多了,便幽幽叹了口气,冲陈纤儿笑了笑,道:“看现在的情况,老爸的仇,我們是报不了的,妳下不了手,而我又没有那个能力!”

    听到这,陈纤儿无奈的低下了头,羞愧地小声道:“哥,对不起,我根本就杀不了他,在我要杀他的时候,他放过了我,在我有危险的时候,他拼死救过我的命!”

    “算了,我也想过了,就算杀了杨风,爸也活不过来!”陈家飞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顿了顿,他突然语气一转,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冲陈纤儿道:“哦,对了,纤儿,在妳們欲血军团,是不是有一个很先进的医疗机构,或者说有什么很厉害的医生?”

    陈纤儿微微皱了下眉头,道:“默医就是一个神医,什么病他都能看,不过妳问这个做什么?”

    “是这样的,我现在和m国人合伙做一笔生意,他需要购买一种药剂,那药剂我实验过很多次都失败了,但是我却有幸见过一次,我知道那药剂妳們欲血军团有人会调制!”

    “什么药剂?”陈纤儿眨了下眼睛,疑惑道:“妳怎么知道见过的东西是欲血军团调制的?”

    陈家飞喝了口酒,想了想,淡淡道:“一年以前,疯子和啊水,曾经在小浪和一个人的手里,估计那人就是妳口中的默医,得到过两盒子的药剂,那两盒子药剂,就是m国人要的!”

    “哦?”陈纤儿皱着眉,仔细地想了想,而后摇了摇头,道:“这个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可以帮妳问一问默医,我和默医的关系不错,他曾经还救过我的命呢!”

    “那恐怕不行啊!”陈家飞幽幽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要是让杨风知道了这事,杨风一定会杀了我,因为杨风从来都是一个很小心的人,他会怀疑我另有所谋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血沸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惯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惯忧伤并收藏欲血沸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