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花的金牌保镖 > 第246章 街上激战《求一下花》

第246章 街上激战《求一下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月了,今天27号,再过两天花花就过期,如果有剩余的就投了吧,留着也是浪费,但是鲜花对我们作者来说却是很重要。在这拜谢。这一个月我没求过几次,不过我的更新大家有目共睹。希望支持一下。)

    五六道火焰直奔着张少宗射了过去,一旁躲在暗处的李飞雪大力的锤打着面前的大树,焦灼大骂,“这个傻子,到底要做什么,不是已经救了我吗?”突然,李飞雪看到了那头的关押着谷雨湘子的车子,“难道他要救谷雨湘子?这个傻子,谷雨湘子不是要杀他吗?就算是你杀了她的父亲,你也别救她啊,让她自生自灭,就算她死了,可这也不关你的事,又不是你杀的,你救了她这岂不是救自己的敌人。”

    轰隆隆!!!!

    五六声炸弹,把那公路都炸出了一个几米深的大坑,碎石飞射,射进在一旁的车子上,顿时引起一阵警报声。

    整条街上的车子都‘二二二二二二’的响了起来,声音震动节拍,像是古时临战的黎鼓之声!

    李飞雪眼尖,看到那对面的楼上又有人要抗炸弹射向张少宗,她急忙的换了子弹、枪上膛,手指抠动扳机,子弹就朝着那人射了过去,把那人点杀得从八楼上摔了下来,只怕是活不了了,手里的枪都没有子弹了,李飞雪还抠了好几下,恨不得自己现在手里端着机关枪,只要一抠,就是一排排射不完的子弹,把那些在楼上抗飞箭弹的人射死!

    张少宗走到一辆车子旁边,就像是拔树枝一样轻松,把车门从车上拔了下来,然后猛的就朝着楼上抗火箭弹的人扔了过去。

    车门在空中,砍下了一道浪纹,就像是鸭子在水面游过一般,车门简直有如炸弹般的速度,把那人直接砸爆了,爆出一团血雾!

    这时旁边的十几个杀手也冲了过来,张少宗嘴角抹出一丝阴冷的微笑,妈的,老子虽然不是党员,但是爱国的情*还是有的,敢在神州乱来,老子拆了你们的骨头!

    张少宗猛如猎豹,把面前的空间一撕,身子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一个的身前,双手有如鹰勾般,抓入了一人的肩头,猛的一拽。

    咔嚓咔嚓,骨头失去了连接,发出断骨的响声,伴随着的就是一声杀猪般的撕吼裂叫!

    张少宗手里抓着那人的肩骨,狰狞的笑了起来,就像是那地狱的恶魔一般,无情的手啪啪啪啪的就像是钢勾一般,在这人身上一阵刨抓。

    这人身上的胸骨,被张少宗一根一根的撕了下来,那一具身体两颗眼睛都瞪了出来,恐惧的模样,令人毛骨悚然!

    全身的鲜血,就像是堵都堵不注的地下水,从他身体上裂骨的伤口飙射出来。

    张少啪的一声,这人成了一滩肉泥,就像小孩子拿着稀泥玩耍,把稀泥砸在地上的那般感觉!

    但是这不是稀泥,是人!

    一个人就这样像是稀泥一般被张少宗砸在地上,那十几个人在恐惧之中挣扎着,在愤怒之中咆哮着!

    “弄死他!”不知是谁喝了一声,被张少宗的一杀点燃了滔天愤怒的十几个人疯狂的朝着张少宗杀去。

    这些人虽然都练过剑道,而且修练也不低,但是与张少宗比起来,他们最多也算是蚂蚱。

    张少宗从车上跳了下来,一把抓住了身边车子,大喝一声,像是那魔鬼大力士,把车子直接的抓了起来,扯着车子当剑使,横手就是一记横扫千军。

    砰砰砰砰砰!!!

    三四个人避之不及,被这横扫一击足有千斤重的车子砸中,顿时像是气球一般,直接被撞爆了!

    恐惧!

    恐惧化成了潮水,就像是黄河决堤的洪水一样,猛冲在那另外几个人的心头!

    那个人,竟然以一己人力,把好几吨重的车子抓在手里当武器使用,这是什么人!

    震撼!

    强烈的震撼!

    张少宗冷笑一声,声音夹含着凄冷的声音,有如寒风孤静的夜晚,一声有如阴鬼的叫声充斥在了树林之中,那股让经神都快似承受不住的压迫仿佛要爆了似的,又像是一柄柄锋利的剑抵在咽喉上!

    张少宗抓着车子,朝着那头的几个人一扔,车子兹兹兹兹兹的地上像是打保龄球一般,冲向了那三四个人。

    三四人未来得及避开,顿时被托着长长火星尾的车子撞成泥!

    屠杀!

    这是单方面的屠杀!

    张少宗大笑一声,“殴也!打中了三个。”

    李飞雪忍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在那三个人变成肉泥时,“噗!”的一声,就吐了出来,再看着那个被十几人围在其中,本来是被群起而攻之的人,却变成了游戏场上的玩家。

    张少宗动如猎豹,在另外几人还未来得及避及时,他们只见面前一黑,一道光影掠过,身子一沉,突然就矮了一节,腿下顿时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张少宗手里拿着一柄武士刀,冷冷的站在被他砍去双腿的三人面前,狰狞的狂笑。

    倒在地上疯狂喝喊的三人吓得魂都快没了,“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张少宗看着手里的剑,脸上谄媚一笑,“这刀尖上的血珠子掉时,阎王就会找你们收命了。”他手里的刀尖上,“不要啊!”三人吓得脸色苍白,也不管断腿的疼痛,颤抖着灵魂盯着那颗已经凝得越来越大的血珠子。

    终于,血珠子掉了下来!

    三人只见面前刀光剑影,空气被刀撕开的气浪还未完好,却已又被斩开另一道气浪,空间几像是一块豆腐一样,在三人面前被张少宗破得破裂不堪。

    张少宗砍了一阵之后,三人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他们还在暗暗庆幸时,却突然的连叫都叫不出来,只见面前的天空竟然就成了两半,而且还变红了。但其实是眼睛被刀砍开了、分成两半,流出了血,染红了双目便也染红了天。

    地上的三人,就像是小孩子玩的积木,本来垒得高高的,突然不知怎么的,就一下子倒了,散成了一块一块的。

    另外在恐惧的池塘中挣扎的几人看着张少宗这狰狞的狠,无不吓得全身颤抖,汗毛根根倒立,看着张少宗,他们就像是在漆黑幽冷的黑夜里看到一具无头的僵头在追着他们一样。

    张少宗冷冷的注视着旁边被砍成了像是积木一样一块一块大小足有上百块的人,无情的冷冷撇过一笑,然后把那有如野豹盯着猎物的双眸盯向了前头的那活着的几人。

    李飞雪再次狂吐了起来,“王八dan,真恶心!”

    活着的人更一个人吓得都尿裤子了,他们转身就跑!

    扑扑扑扑扑,耳边的空间传来了撕破的声音,再看时,却有一人已经出现了在面前,那一只虚幻的手已经无情的抓向了胸堂,还不待反应,只觉得胸堂一沉,一根骨头就从身体是被扯走了。

    大吸一口气,却只觉得咽喉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胸口飙出的鲜血还在汩汩的响,低眼时,还能看到那破开的裂口,心脏在怀怦怦跳动,突然,一根血骨还带着肉丝就像是利箭一样,插在了心脏上。

    鲜血就像是鲸鱼喯水一般,汩汩的就往得射!

    只觉得面前手影舞动得厉害,当那手影消失时,胸前早已血肉横飞,连一根骨头都没了。

    随后只看见自己飞了起来,像是导弹一样飞了起来,再后来一切都没了。

    张少宗抓起这人就像是扔稀泥一样扔在了地上,无情的双目,嘴角抹着死神的微笑,再看前头的人,他抓起身边的车子就扔了过去。

    砰!的一声,车子太大了,看不见人,不过当车子飞过去时,地上确已经染上了一团血迹。

    就这样,张少宗一连抓了五辆车子,就像是砸保龄球一样,把那几个跑了的人砸成了肉泥。

    不过他倒是留了一个!

    脚下踩着这个疯狂挣扎的人,他冷冷的注视着旁边几幢楼房上肩抗火简弹的人,然合朝此刻,在对面一幢五层高的楼房里,菊花流水的汗有如瀑布一样流着,就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脸色苍白,眼角抽搐,嘴唇颤抖,冷冷的吸着气,手抖得就像是中疯一样,停都停不下来。

    现在菊花流水终于明白鬼头正红他们是怎么死的了!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上。

    “少……少……少爷,……我……我……我们……该怎么办。”旁边一个人同时吓得满头大汗,豆大汗珠子,如雨水一样。

    菊花流水恐惧的颤抖着,硬是没有回过神来。

    六颗火箭弹朝着张少宗飞了过来,拉着长长的白色尾烟,张少宗看了一眼下边被自己踩着的人,道:“想不想偿一偿火箭弹的味道?”

    “不要啊,不要……啊…………”这人被张少宗扔了出去,直接在半空撞上了火箭弹,轰的一声,被火箭弹四溢的力量撕成了粉碎。

    张少宗一秒不停,身子一晃,撕空便走,剩下的几梅火箭弹炸在他站的那辆车上,顿时把车子拆成了一根根的钢铁。

    张少宗跑到几辆车门前,一把就扯下车门,朝着那楼顶砸了过去。

    开始的三人没来得及跑,一下子被砸成了肉泥,后面的三人吓得扔了火箭筒就跑。

    张少宗目光一转,一脚踢了一下身子的车子,把车子踢向了谷雨湘子车子旁边的一个火堆,大火顺着油路,一下子就扑上了车子,跟着就是一声暴炸。

    张少宗趁机钻进了车里。

    谷雨湘子一愣,只觉得面前有一个人影,定睛看时,张少宗却已经出现在了车箱里边,“你不是说不救我吗?”

    张少宗并不回答她,伸手一把手铐从车杆上拉了下来,然后两根手指钻进了谷雨湘子手上的铐环里,猛的一拉,把手铐也扯开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谷雨湘子愣愣问道。

    张少宗并没有回答她,而是一把抓起了她的手,然后出了车门,躲地了车底,他左右看了看,拿起身边的一个铁锥子就扎进了像是豆腐皮一样的铁皮油箱,油箱里的油一下子便漏了出来。

    张少宗和谷雨湘子一直躲在车后,直到露出来的油已经流向了那头燃火着车子下,他抓住谷雨湘子的手,然后在一声爆炸声中、火焰冲天的掩护下逃到了前头的车群之中。

    这时路上的车子已经没有人了,他拉着谷雨湘子也不怕被人看见,便像是一条小鱼一样,在车群之中游走了。

    李飞雪并没有看见张少宗进谷雨湘子的车子里,她正在四处寻找已经不见了的张少宗,可是一声爆炸声把她惊了过来,她顺眼看去,却是谷雨湘子的车子爆炸了。

    只是这已经冷“你为什么要救我。”谷雨湘子被张少宗带到了一处冷清的胡同里,这里四周没有一个人,安静得很,谷雨湘子不解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顺路刚刚路过,就看见了,所以也就顺路把你救了出来。”张少宗说的倒是轻松得很。

    谷雨湘子可不笨,这两个顺顺哪有这么容易,他可是听到了不下二十声的火箭弹爆炸声,还有那十几个剑道武士!就算是她,她一个人也对付不了。而且在她走时,更看到了那满目疮痍的地方,尸体遍地,鲜血斑斑,如果真是一个顺字就解决了,也就不是这般骇然之景。

    谁有这能力?

    她虽然生气,但是凌乱的头发下,脏稀稀的脸,嘴角还是抹出了一丝甜甜的微笑。“谢谢你.”

    张少宗轻轻的笑了一下,“你真的想谢我?”

    谷雨湘子不明白,但还是认真的看着张少宗点了点头。

    “那好……再让我摸一下!”

    谷雨湘子一愣,她本来心里还对这个人的高大的形象所震撼住了,可没想到刚刚一下子就变了本性。还是那个色狼!

    可是……他的要求……要拒绝他吗?谷雨湘子心里想着:算了吧,反正他都摸了一次了,也不外乎有第二次,更何况,今天如果不是她,自己落到菊花流水的手里,只怕这身体是保不住了。

    “不答应就算了,我走了。”张少宗见她不作声,像是为难,便道了一声,起步就走。

    “不要!”谷雨湘子一下子伸手拉住了他,这刚毅的女子脸上竟然也闪过一抹羞红,咬了咬牙,抬着一张脏稀稀但是还是挺漂亮的脸蛋闭上了眼睛,像是奔赴刑场一样,决绝的道:“动手吧。”

    张少宗尴尬了一下,本来他就是不想动手的,他也只是随口开开玩笑相看看这个女人的反应。可是她这样,一下子就点燃了他心里的无名业火,前两天被孩子他妈折磨的可是够呛的,张少宗忍了好几天,本来是差不多快要熄火了,可是这丫的这般模样,不是诱人犯罪嘛!

    妈的,孩子***不许碰,心里的无名业火越来越旺,得解解火啊,这样憋下去,万一憋出问题了可不好。反正都动手摸了一次,不如再摸一次。

    于是乎,张少宗这斯的手从谷雨湘子的腰带里钻了进去!

    妈的……手触碰到那里张少宗把手拿了出来,手指间还有些闪砾的水渍,他突然皱了一下眉梢,伸出另一只手捂着鼻子,“好臭,好臭!”

    “无耻!”谷雨湘子本来还羞红的脸一下子就绿了。

    张少宗像风一样的跑了,只留下一句话,:“你自己小心点,没地方住可以去双双那里。”

    谷雨湘子看着已经消失了的张少宗,她伸手隔着裤子摸了一下那里,那里似乎还残留着他手指的温度。“难道只是这么一下就解决问题了吗?这个男人,是性无能,还是他真的是圣人?”突然觉得自己想这些东西,谷雨湘子一愣,骂了一声自己,然后小心的出了胡同四处看了看,潜进了这座大都市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校花的金牌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赖人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赖人生并收藏校花的金牌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