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花的金牌保镖 > 第647章 气昏

第647章 气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注意到人群中传来一双炽烈而又熟悉的目光在盯着自己,张少宗回头看去,见到林慧雅,而且她竟然又醒了。

    林慧雅看到张少宗斜眼盯着自己,眼中本来还掩着一丝润喜却突然凝了下来,目光一寒,气气的瞪了一眼张少宗,眼中略染一丝恨色,但是这恨色之中,却又有一种浅浅的模糊而又朦胧似想掩但却又掩不住的爱意似的。

    林慧雅此瞪非瞪,这一眼,张少宗的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了!

    懿兰注意到他们两人之间眉目传情,不由的撇了一下嘴,不过懿兰心中更加凝惑的是,刚才她也清楚的感觉到了张少宗的确实是一个死人,不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死人,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甚至身体中连一丝血脉流动的灵气都也没有,完完全全就是一具死尸。“他怎么可能做到这样,他是一个大活人,就算装得再像,也不可能完全跟死人一样,奇怪了,奇怪了!除非……他真的是一个死人!可是不可能啊,他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灵魂,还有体中血液流动而产生的灵气波动,这一切都是真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畜生,没大没小,你敢叫我元老贼!”元戈旦气得直咬牙切齿。

    “无情,就算元兄做得再过份,做了再对不起你的事,他毕竟长你几十岁,看在年龄的份上,就算是倚老卖老,你身为后生小辈也不可如此无理的叫他元老贼。”卞厉镂则意味深长的说着张少宗,但是他这句话的重点却不是在说张少宗,而是在骂元贼。

    “师傅,可是他刚才抢了我的龙牙,你要讨回去,他说了什么?”张少宗可不会如此乖巧的就听了卞厉镂的话,而是顺着卞厉镂的话往下引,要把元戈旦刚才的话给引出来。

    卞厉镂当会知道张少宗的用意,自然会配合着张少宗演下去。“刚才元兄说龙牙是无主之物,元飜不是从你手中抢的,而是在地上拾到的,所谓无主之物,谁拾了就是谁的,元兄硬是以此理来驳我,不把龙牙给我,师傅我也没办法,谁让我叫一声,那龙牙不答应我呢?”

    “既然如此,师傅可曾看到我从元飜的手中抢了万象螺?”张少宗笑问,既然卞厉镂要与他唱双簧,他自然也愿意。

    “这我可是没有看到。”卞厉镂皮中闪过一丝精光,会意一笑,然后问向了古博通,“不知古师兄可否有看到?”

    之所以卞厉镂不问朝、凉而问古博通,便要先让古博通来选边,而古博通虽然在气张少宗,但是在这现实的问题上他没办法狡辩,而且卞厉镂心中清楚,古博通现在猥琐,其实是看清了事态,故意缩了起来,古博通心中也在想想要从张少宗身上夺得道术最主要的不是强古博通吱唔了两声,“我没有看到。”

    卞厉镂见古博通选了边,然后将问题问向朝迁棁,“不知朝师兄可否有看到?”

    朝迁棁冷冷一哼声,在这现实的问题上,众目睽睽都清眼目睹,他也不可能说谎,只好应答,“没有.”

    “既然大家都没有,想必凉师兄不会扪心说谎吧。”

    本来凉遒杭心中已经做了打算,若是卞厉镂就这问题问自己,他要准备说谎,可是哪知卞厉镂不是问,而是直接以这种直白的方式来肯定他的答案,他就算想反驳,也办法,除非他是真的不要自己的脸了。

    凉遒杭冷哼一声,闷不作声。

    卞厉镂眼中闪过一丝冷笑,他何不能够了解凉遒杭是什么人,如果他直问的话,凉遒杭肯定的不会回答,而且会否定,所以他改变了说话的方式,不发问题,而是以直白方式说出来。

    “万象螺是我元家之物,这是天下众知之事,谁说这是无主之物了!”元戈旦见到事情的局势已经向自己不利的一方发展,不得不搬出元家来镇压,以期待达到自己想要的威懾力,让张少宗和卞厉镂害怕,从而至少将东西交出来,否则这一次元飜死了,连万象螺都丢了,他只怕无法交代!

    “可刚才你为何说我的龙牙是无主之物?难道你没有看到龙牙是我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眼无珠啊。”张少宗冷冷讥讽笑道:“既然你做初一,那我只好做十五了,我的龙牙是无主之物,这万象螺在我发问之前,也是无主之物,被我拾了,自然就是我的了!”

    “小孽畜,你敢耍我!”听到张少宗的话,元戈旦大急,“刚才你一直都是在演戏,竟然就是为了要引我说出这句话,卑鄙无耻!”

    “如果我真的死了,现在该骂卑鄙无耻的就是我了,只怕我做鬼都不会安生,你们会如此大胆的抢了我的龙牙。”张少宗冷冷笑道。

    “孽障,万象螺乖乖的交出来,只怕你没有这么大的口吞得下这万象螺。”元戈旦见张少宗似乎铁了心的要拿走万象螺,不由有些着急起来,毕竟这里是罗浮宫,他要是敢乱来,难看的可就是他自己。

    张少宗冷冷一哼,“你说这万象螺是你的,那你叫一声,他若回答你,我便给你!”

    又是这等毫无章法、强词夺理的问话。懿兰轻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暗暗传声与张少宗,希望他不要冲动。“这万象螺可是元家的东西,你的心也别太大了,得罪了元家,对你可没有好处!”

    “你觉得我杀了元飜,还不算得罪元家吗?”张少宗在心中暗问,“我杀了元飜,元家岂会放过我?既然是得罪,那就得罪个彻底,反正都已经得罪到“你在我面前还敢冲老子?反了你了,我都可以当你婆婆了。”懿兰一气,骂道:“小鬼,毛还没长齐就敢如此托大,别怕话说大了闪了舌头!”

    张少宗微微一怔,眉头皱了起来,“我现在不想跟你争,先对付了这元老贼再说。你要是想看我毛没长齐,我脱了衣服,你敢看吗!”

    “你……”懿兰气得一咬牙,脸色紧崩!“无耻!”

    “懒得理你。”张少宗暗暗的回了一声,转而平静的对着元戈旦。

    “无耻小滑头,下次你要再对我无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懿兰心中怒骂,但张少宗却不再回她的话。

    “不可理喻!”元戈旦怒哼,“这东西岂有说话的本事,你这个小孽障说话毫无根据,巧舌如簧,七不搭八,简直是无理取闹,快快把万象螺还来,这事还得有商量,否则我元家必将追杀你到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放心,我不用上天,那是神仙的本事,至于下地,你若是想,我倒是可以送你一程去阎罗殿。”张少宗冷笑,“就算不上天不下地,你元家也奈何不了我,我就不信你元家要日天!”

    “你……大胆狂儿,简单是找死,你无视我元家之威严,你这是激怒我元家无上血统,找死,你这纯粹是为自己掘坟挖墓,找死,当真是找死!”元戈旦几乎狂躁起来,根根头发飘扬。

    “哥就找死,你本来就来,来啊,来打死我啊!”张少宗冷冷一凝,竟然说出了让人心都气得碎的挑衅之语。

    “你惹怒了我,你惹怒了我,小孽障,你要为你的无知付出命的代价,我元家……我元家……”元戈旦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面对张少宗,他就像是面对着一个无耻的小孩子,被气得搓手顿足,但是却毫无办法。

    “慢慢说,别急,要不要喝口水再骂我?”张少宗一副讥笑的样子,让人很有想上前去朝他那大笑的脸上抡两拳的冲动。

    “孽……孽……孽障,孽障!”元戈旦胸口一起一伏,气得捶胸顿足,就像是一头发怒的老虎,但是被人看着,不能发威!“我……我……”

    “你什么你。”张少宗抢话道:“话是你说的,事也是你做的,这就叫做自做自受,你若是不贪心,又岂会如此,这就叫苍蝇含甜,死在蜜里。”

    “你……我如此高贵的元家血脉,你敢说是苍蝇,你这无耻小狗,你才是一只卑微的苍蝇,我一巴掌就给拍死你!”元戈旦咬牙紧崩,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狰狞,咧嘴啮齿,作凶恶吃人状。

    “元家高贵的血脉?”张少宗一怔,旋即大笑,道:“不知道是哪个疯子发了疯跟一个女人双修传“我……我……我……”元戈旦大吼三声,却是一口气提不上来,“噗哧”一声,胸口郁堵,被气得吐出一口大血,更是直接血冲大脑,点燃了他脑中天生遗传的疯血,一时怒火攻心,竟然直接硬硬的倒了下去。

    元家的疯血确实是他们骄傲的资本,但是现在也正是因为这突然之间的疯狂力量灌入元戈旦的脑中,强大的冲击力有如山洪崩塌,饶是元戈旦,也一时失控。

    众人大惊,瞠目结舌。

    “原来这无耻小滑头把人气得吐血不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之事。”懿兰暗暗吃惊,紧皱眉头,“看来以后得跟这无耻小滑头保持一些距离才是,否则下一个被气得吐血的不知道是不是我了。”

    裁月云则是又叹一口气,“哎……女的被气得吐血还能够情有可原,毕竟这他说的那么无耻的话,谁听了都会受不了,但是这元戈旦如此高傲一人,竟然也被他这样一个市井无赖气得吐血,若是传出去只怕匪夷所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校花的金牌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赖人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赖人生并收藏校花的金牌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