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花的金牌保镖 > 第686章 画阵

第686章 画阵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古象兽并不是一只乖乖听话的野兽,白天被张少宗打得像是一滩肉山倒在坑中,夜晚一有了力量,就又开始溜了,不过吸取了白天的教训,古象兽这一次倒是贼精贼精的,轻巧的从坑中跳了出来。

    就在他刚刚腾出几步时,头顶的天空突然凝出一股沉重的力量,猛的就压了下来,悍猛的力量震得周围的地一塌,顿时压出了一个两米来深的坑。

    只见张少宗站那月光投影照耀出斑驳的树影旁,脸上露出淡淡的但对于古象兽来说却是那般恐怖到让它发抖的笑容,只见他的手再次荡了三下。

    古象兽撕裂惨死叫着,悲催的倒在坑中,乒乓大小的眼珠上布满了血丝,全身被三掌打得毫无力量挣扎,青的紫的乌的一片一片,那个渺弱的在它眼中根本就是食物的动物却强大到让它感觉到死神一样的恐惧,但他去并不杀它,只是把它打得毫无力量奔跑之后,就又收了手。

    张少宗冷笑的脸色一肃,狰狞的目光直直的盯在古象兽的眼睛上,竟然把古象兽吓得全身都在哆。

    车厢里,元馨被那几声杀猪般惨叫的声音惊醒,对于她来说,现在她其实与古象兽一样,都是张少宗身边的阶下囚,如果乖顺,张少宗不会凶恶,但是一听不乖顺,张少宗则会凶恶到让人发寒。

    旁边,林慧雅的声音淡淡响起,“他不是坏人,只是别人总是*他,他不得不为了保护自己而伤害别人,如果元飜不杀他,他又岂会杀了元飜,如果你三叔信守赌约,他又岂会杀了你三叔,如果你大哥不是非要他死,他又岂会杀了你大哥,如果你父亲不杀他,他说不定现在就会放你,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如果,你父亲不可能不杀他,他也只有为自己的安全着想。”

    元馨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发表任何言论,但她的心却似乎在被某种说不出的感觉软化,其实张少宗或许相对来说真的不坏,如果张少宗若真的坏,只怕她现在说不定已经是个死人,又或是张少宗对她做其他的让她痛苦一生的事情,但是张少宗都没有,最多只是把她拴捆在一个安全的范围之内,然后便放任她,不再约束她,只要她不闹,一切都会随着她。

    元馨平静下心来,掐断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对于张少宗来说,或许他只是在为自己的生命而做出相对来说应该做的事,但是对于她来说,她又何常不是在为自己的家人而做出她应该做的事,她不能站在张少宗的角度想事情,更不能因为林慧雅的话而软化自己。////

    懿兰和林慧雅两人坐在街边的路摊上吃阳春面,有这两位绝对性的大美女当活招牌,这路边摊上的座位全满,连路边都排起了长队,可把这位小摊主给喜坏了,“就是因为没吃过,所以好奇,想吃吃。”懿兰淡笑,和裁月云两人在外游历,她的心情倒是彻底的好了许多,心结也慢慢的打开,对于过去,她无力再去改变,唯有接受。

    裁月云无奈叹气,谁叫是她让懿兰出来的。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一阵杀猪式的惨烈叫声再次响了起来,把林慧雅和元馨还有凤焉都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直到好几声轰隆声之后,张少宗从后边走了过来,看到元馨怵目惊心的表情,很无奈的耸了耸肩,“我本善良!”

    元馨的脸色一肃,转过脸去。

    张少宗脸色一肃,也懒得给她好脸色,本来还想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既然大家都是人,不必要非得白脸见黑脸,但既然她要趾高气扬,那就是给脸不要脸的类,也不必再跟给好脸。

    “杀人恶贼!”元馨见张少宗冷‘切’一声,心中更怒,忍不住又骂了起来。

    听到元馨的话,张少宗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过也懒得理她,全当没听见,跟她吵架还不安安心心的把马车造好。

    又过了好几天,马车终于造好了,宽大的空间足足可以一起睡下四五个人也不显挤,比起那辆小马车,着实让人感觉很是舒坦,结果悲催的事情发生了,林慧雅强行霸占了这辆大马车,让张少宗一个人睡那小马车去。

    张少宗争不过她,只好无奈答应,林慧雅比竟是女人,经过她一飜收拾,这马车里的看起来倒很像是女人的闺床,不过这其中元馨也有几分功劳,她也帮着林慧雅一起收拾过。

    这天,当张少宗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曾经跟木熙在洞中的那一幕在他的睡梦之中再次的出现了。

    一觉梦中惊醒,张少宗兀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看着满天的繁星苍穹,他开始按着记忆里睡梦中所看见的阵法纹路在地上画了起来。

    林慧雅很是惊觉,感觉到了外边有细微的动静便醒了过来,她推开了车厢的车门,看到了正在月光下手中拿着一根木条在地上不断划出一条条奇怪图纹的张少宗。

    介于那小马车只是垂帘并不怎么遮风,张少宗便将垂帘改成了木门,如此更像是一间小型的房子。

    林慧雅本想出去询问究竟,但是看张少宗的脸色疑惑,好像是在沉思之中,她若是出去了,怕会打断张少宗,便只好安静的呆在车厢里,静静的看着张少宗。

    张少宗的动静虽然不大,不过元馨随后也被吵醒了过来,在有一人来高的车厢顶上挂着一颗发光的石头将车厢里照得透明,她见身旁的林慧雅正俯着身“小声点,别*我把你打晕。”林慧雅嘘了一声,对元馨怒怒的道:“他可能是想起了阵法的图案,把那些图案在地上画出来。”

    “阵法?”元馨疑惑的看过去,经林慧雅一提,她也发现,张少宗划划画画,确实像是在画阵法。“什么阵法?”

    “你问的太多了。”林慧雅板眼盯来,并不回答元馨。

    “不对。”画完之后,张少宗站在繁杂的像是迷宫地图一样的阵法面前,深深的皱起眉头起来,暗自摇头,“还是有些记不起来。”

    不仅一些记不起来,就是一些记起来的,张少宗也觉得是错的,不由改了又改,改了又改,可惜越来越乱,越改越乱,乱得一团糟!

    一直到天亮,张少宗也没有修改出自己满意的图案,倒是把地面划得纵横交错,乱七八糟的。

    林慧雅见张少宗昨夜从半夜就开始画,一直到现在天都亮了他还在不停的画,不由走过来叫道:“算了,既然想不起来,慢慢再想嘛。”

    张少宗并不理采林慧雅,完全沉浸在思索之中,目光直直的盯着阵法图案,走上去又改了三笔,可惜改得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样好,他又重新涂改了起来。

    林慧雅见他如此沉思,不好再打扰他,便悄悄的离开了。

    从早上到晚上,张少宗没有停下来吃过饭,也没有停下来休息过,也没有理会林慧雅十几次的劝阻,而是一直沉浸在思索之中。

    看着张少宗离奇的在地上勾勾画画,凤焉有头支在手中,爬在车厢中,好奇的问题道:“叔叔怎么了?”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月亮也已悬高,张少宗依然没有停下来,看得林慧雅不由皱起了眉头,有些着急,“他在想事情,可能有些事情快要明朗了,但是却还不能真正的明朗。”

    元馨则不冷不热,轻蔑道:“像疯子一样的画了一天了,他也不闲累,他是不是疯了!”

    “住嘴。”林慧雅和凤焉同时看向了元馨,两个女的,一大一小两双眼睛,都快把元馨给吞了似的,吓得元馨一嘟嘴,道:“我不过也只是说说,你们何必这么大反应,如果他正常的话,怎么可能一整天都在画那玩意儿。”

    “不知道不要乱说!”林慧雅没好气的道:“这座阵法太重要了,如果他能够记起来,或许……”

    元馨见林慧雅话到重要处又停了下来,油然苦皱着眉头道:“或许什么?”

    “你的话太多了。”林慧雅肃着脸瞪了一眼元馨,“不知道的不要多问。”

    “不说算了,还以为我真的想知道呢?还是睡直到深夜,张少宗还是没有睡,继续在停停画画。

    濛濛的雾气洒满了天地,月色都显得朦胧了起来,林慧雅一直看着张少宗不停的画,已经整整一天了,他不吃不喝,林慧雅担心他受不了,不由下去劝说,可惜回答她的,还是张少宗的不理不采。

    第二天,张少宗昨夜未眠,还是在不停的勾勾画画,已经一个白天,两个夜晚未睡的他,脸上多了一丝风霜的憔悴,眼中白色的眼球上,也爬满了许多细小的血丝,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吓人。

    “姨,叔叔为什么还是在不停的画?”凤焉疑惑的问着林慧雅。

    林慧雅脸上难掩一抹焦虑,雪白的皓眉微微的锁着,轻摇着头,说着根本不是答案的答案。“他会想起来的,只是需要时间。”

    第三天,张少宗已经连续三天不休息在画阵法,他这持之以恒的态度,就是元馨都微微的皱起眉头起来。

    直到第四天的早晨,突然,在一旁的万象螺奇怪的动了一下,直接悬浮了起来!

    这一变动顿时让张少宗停了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校花的金牌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赖人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赖人生并收藏校花的金牌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