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曾想风光嫁给你 > 第一百章 忽然想起你6(6000)

第一百章 忽然想起你6(6000)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陌尘到章陌楼底下的时候,记者走了一大半。    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帽子戴在头上,绕过他们进入电梯。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章陌一惊,她有预感,好像是陌尘来了。    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刚才过了才四十分钟,这么快?开飞机来的吗?    “这么慢?”章陌把门打开,陌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莫不是在为我的到来做准备?”    章陌呵呵发笑,“快请进。偿”    陌尘看她一眼,“讨好没用。”    又被他看穿。    当她关上门的瞬间,陌尘兀自将她抱住,强行搂在怀里,“你可知道为了过来收拾你,我过了多少关,斩了多少将吗?”    特意将“收拾”二字咬重。    “能过多少关斩多少将?不就是楼下那些记者,你陌总想去哪儿还能有人拦得住?”    “还嘴硬?”    要不是为了不给她增添麻烦,他肯定关明正大的进来,谁还会戴顶帽子!    “哪有?都是实话。”章陌把他的帽子取下来,含笑看着他。    “我看是风凉话。”陌尘也笑。    随即低下头,攫住她的双唇,来来回回吻了好几遍,直到章陌呼吸急促。    “懂事了。”    “嗯?”章陌的眸子水光潋滟。    陌尘看得心里发紧,“知道把我身上的障碍物取了。”    他说的是她刚才取他帽子的事。    “那我表现好不好呀?”章陌踮起脚,气息紊乱的看着他。    “好。”一把将她扣在怀里,扶住她的后背,“想要什么奖励。”    能感觉到泄处的异样,章陌似是不自在的动了动,引来陌尘的轻哼,“嗯……”    章陌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吻我。”    陌尘求之不得,研磨着她鲜红饱满的唇瓣,“这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了。”    章陌比任何时候都要热情,配合他所有的动作,甚至为了方便他的动作而做出一些举动。    陌尘浑身燥热,但也感觉到了她的不寻常,“今天怎么这么热情?”    往几次她都是半推半就,端着点矜持的,现在她这样,他倒还不适应了。    章陌抬起手臂,肩上的吊带滑落,一侧饱满若隐若现。    她挤进陌尘怀里,“陌尘,好冷……”    陌尘狠狠地掐了她一把,“小妖精!”    疯狂的亲吻章陌的后颈,章陌瑟缩了一下,“陌尘,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陌尘含糊不清的回答他,“一会儿再说。”    要是让她说下去,到嘴的肉又飞了。    “我是想告诉你,可能再过五分钟曼姐要来。”    轰!    陌尘抬起头,“所以你都是故意的?”    “也不是……”    陌尘推开她,“……”    章陌跟着他坐到沙发上,“生气啦?”    陌尘平复了一下呼吸,“没有。”    没有才怪,语气不对。    厚着脸皮坐到他腿上,“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逗逗你。”    陌尘没有说话,后面把章陌缠在他脖子上的手臂拿下来,“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经不起你几次三番的挑逗,你可以不给我,但是不要每次都把我搞得……”    陌尘没有说话,等章陌自己去想。    “把衣服穿好,我去下卫生间。”    章陌看着他走进卫生间关上了门,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随后赫曼和邢烈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完好无事的坐在沙发上了。    除了他们之间流转的气流不对,其他的都很正常。    “曼姐,你们来啦?”章陌起身给他们倒了杯水。    “陌总也这么早?”赫曼早看出来他们的身份不一般,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大来头。    mo集团的执行总裁,那资产是何等的吓人。    “嗯。”陌尘看着自己平板上的东西,没抬头。    邢烈了解他,自然知道他此时心情不佳,看了一眼章陌,和她脱不了关系。    也就她能牵引陌尘的所有情绪了。    “你们俩怎么一起来了?”章陌笑着,冲赫曼眨了眨眼睛。    赫曼肯定不能说是半路碰到的了,章陌早上在电话里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再解释多得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嗯。”    赫曼对章陌说,“能有这么多记者,可能大部分记者都是沈梦瑶找来的。”    “我知道。”不然一件小事,怎么可能值得这些记者在她这个不入流的小明星住的地方蹲点。    “到底是怎么了?”上次章陌泼沈梦瑶水的事情她后来知道了,那这次又是怎么了呢?    章陌悄悄看了一眼陌尘,臭男人,还生气呢?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在化妆间的时候,你去开会的时候,我赶着让化妆师帮我画,就走的有些快。”    “然后,她的化妆工具就被我撞到地上摔坏了。”    赫曼叹了口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小学生,这都是多大点事啊,闹成这样。”    “我当时主动道歉了,但是好像不管用。”    陌尘还是没参与他们的谈话,邢烈和赫曼对视一眼,这两人肯定是吵架了。    邢烈想不通啊,陌尘平时那么紧张章陌,这次她被记者堵的门都出不了还能稳如泰山?    又说一会儿话,陌尘还是没开口,章陌把怀里的抱枕一扔。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赫曼一跳,“阿陌,你干嘛?”    章陌说,“我倒杯水。”    倒杯水也不至于这么气愤啊?    陌尘的嘴角在隐匿处扯了扯,赫曼和邢烈都看到,“阿陌,要说的我们都说完了,就先走了啊。这两天可以不去公司,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章陌咕噜咕噜灌了一杯水下去,冲到陌尘面前,“你怎么还不走!”    一个男人,小气吧啦的,“说话。”    章陌难受,最受不了的就是生气的时候不说话了。    “说什么?”    “……你怎么还不走!”    “我什么时候说了我要走了?”陌尘指了指茶几上的杯子,“帮我倒杯水。”    “做梦!”但是转身拿起水杯又给他倒了。    倒了水回来,态度一下变了,“还生气吗?”    “没生气。”陌尘喝了口水,“只是在没准备好之前就不要逗我了。”    章陌点点头,“好。”    “曼姐刚才说我这两天不用去公司了,我们出去散散心吧。”章陌搂着他的胳膊。    “你想去哪里?”    “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最后他们选择了一个百年古镇。    那里的人淳朴善良,民风和谐,一片祥和静好。    “陌尘,这个地方适合养老。”那些门前屋后大树下坐着的老人,脸上洋溢着对生活的感谢,他们是一群对生活感恩的老人。    儿孙满堂,共享天伦之乐。    陌尘知道现在令她心动就是这一派祥和的景象,“以后我们也可以的。”    儿孙满堂,想天伦之乐,想想就幸福。    玩了半天,晚上下了场暴雨,不幸的是,小镇受灾严重。    许多居民的房屋被淹,道路被毁,还好没有人员伤亡。    “陌总,做公益的机会来了。”他们住的地方还比较好,没有被淹到。    “嗯,我给邢烈他们打个电话。”    有陌尘的暗中相助,抢洪队伍增加了好几倍。    人员伤亡降到最低,他和章陌收拾行李回程,这次两天一夜之旅,在一片恐慌混乱中结束。    章陌回去后一头扎进公司,她不能等了,也等不起了,必须努力做出点成绩来。    赫曼看着她努力,心里不由佩服起这个女人来。    明明可以依仗男人,却偏偏要靠自己,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也会笑着说,“没关系。”    谁说她不努力?    她比任何人付出的都要多。    “陌陌,和陌总出去玩儿得怎么样?”一天就回来了?    “嘘……”章陌比了一个别说的动作。    赫曼会意,笑着点头,“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运气不好,住了一晚就发洪涨水了。”    “你们去的那个古镇?”赫曼一脸惊讶。    章陌接过她手上的毛巾,擦了擦脸,“哪个?”    全国上下那么多古镇,她怎么知道她说的是哪一个?    “就是那个月牙泉啊。”    “嗯。”    当时就是因为被这个名字吸引,想看看月牙泉是什么样子的才去的。    “那么,增添抢洪救险的是陌总咯!”赫曼一下捂住嘴巴,太激动了,忘了刚才章陌说不要在这里叫陌尘的名字。    章陌点了点头。    赫曼把平板拿出来,“这是当地村民当时拍的照片,这人不是陌总还是谁?”    章陌看了一眼,还好没有她,这张照片是陌尘将水边的一个孩子抱起来时被人拍到的,她当时在其他地方。    “这下估计mo集团的股票又要涨好几个点了。”    一个小小的举动,可以牵动多少股民的经济财富呀?    “陌陌,你说你干嘛出来碰壁,受这些不必要的伤?跟着他好好过日子不是很好吗?”    赫曼把陌总变成了他。    “那样我会看不起自己的。”她一生无成,就靠着陌尘,那跟米虫有什么区别?    “你和邢大哥怎么回事?”    “呃……”    赫曼语结,好端端的怎么又说到她身上了。    “还好吧,走一步看一步。”她现在对感情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但是她不能对不起邢烈。    她带着孩子和他谈恋爱对他已经是不公平的了,这段感情究竟合不合适,能走多远她也不知道。    “曼姐,邢大哥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对他们的事情,她也不方便多说什么。    “我知道。”    这么久时间相处下来,她真的知道。    现在大家都是在一个圈子里混的人,聚会吃饭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寒宇带个人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别愣着呀?快坐下吧。”    陌尘,章陌,邢烈,赫曼,风驰齐刷刷的看着门口处的寒宇。    寒宇难得窘迫,抓了抓头发,把费琳推到前面,“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费琳。”    章陌觉得这个女孩儿好面熟,在哪里见过,一时想不起,“你们好。”    “啊!我想起来了!”章陌一拍脑门儿,“火锅店的姑娘!”    费琳笑了笑,她认识章陌,那个明星,“你好。”    “你好你好。”声音还是这么好听。    “别站着了。都坐下吧。”风驰看着他们成双成对,心里不是滋味。    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之前说了一句话,“你们都找到了归属,兄弟我心里难受啊!看你们成双入对,如胶似漆,心里的火苗滋滋的往上冒。”    邢烈看着他一口闷的豪气,说了句,“酒精会使火苗燃得更大的!”    风驰拽起面前的纸巾朝他扔去,“少说风凉话!”    费琳看着他们互动,脸上的不自然和尴尬慢慢消退了。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都和你说了他们很好相处的。”寒宇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费琳连忙推开他,这儿这么多人呢。    就她那个力道,也不能将寒宇推多远。    寒宇知道她不好意思,退回自己位置上,在桌子底下悄悄握住了她的手。    这个女人不好搞定,张口闭口都是两人不合适,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好他想陌尘取了经,不然不好怎么有机会把她带到这里来。    一顿饭下来,费琳发现陌尘的话很少,但是他很体贴,会为章陌布菜。    邢烈偶尔说话,同样很照顾身边坐着的女人。    风驰和寒宇比较活跃,整个包厢里的气氛都是被他们带动起来的。    “菜色不和胃口吗?”章陌看她一直没怎么动筷子。    费琳摆摆手,“没有没有!”    她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会和这一群只可远观的人在一起同桌吃饭。    “放松点,都是自己人。”章陌给她夹了菜。    “吃吧,你看她都没给她旁边那位夹。”风驰看了一眼刚才默默看着章陌给费琳夹菜的陌尘。    “谢谢。”费琳拿起筷子开吃。    饭后,除了风驰,大家都是两个两个一对,“你们先走吧,我要静静。”    大家都以为他像以前一样开玩笑,其实不是。    风驰是真的想静静。    他的年龄也不小了,从前倒觉得没什么,和兄弟几个吃吃喝喝玩玩,也就这么过了。    但是现在他们身边都跟着另一半,只有他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免得会感到孤单。    通讯录里的电话号码不少,但是真正能联系到的只有陌尘他们几个。    回去家里也是冷冷清清的,人家寒宇和邢烈两个人送女朋友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好歹以前还能和寒宇两个人打打游戏什么的,现在他一个人回去干什么?    也不知道现在该去哪里,开车路过一家健身房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停下,走了进去。    说不定在这里消耗了体力,回去还能倒头就睡。    健身房里的人很多,教练一对一指导。    风驰走进去就有专业人员向前为他介绍,某某教练怎么好,某某课程怎么受欢迎,殷勤得不得了。    后来有人认出风驰来,向他打招呼,风驰出于礼节,不得不应付。    但是人越来越多,他就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嘿,亲爱的,我在这里!”    从二楼围栏处传来一个声音,响彻了整个健身房,甚至压过了音乐的声音。    顺着大家的视线,邢烈也向那人看过去。    是她,那个在在就会上强吻了他的女人。    “亲爱的,快上来呀。”霍思晶朝邢烈挥手。    邢烈并没有动,他把她定义为疯女人。    所以怎么可能是她叫得动的,何况,他们俩根本不认识。    霍思晶“噔噔噔”的顺着楼梯跑下去,“没有听到我在叫你吗?”    语气是埋怨的。    什么情况?    邢烈云里雾里的。    “走吧。”霍思晶挽着他的胳膊,强行拽着他往二楼走去。    “疯女人,你放开我。”走到楼梯上,风驰用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对霍思晶说。    霍思晶瞪了他一眼,“不识好歹!”    她救他与水火,他却不领情,真是多管闲事。    “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别以为自己做了多大的善事,就是你不出现,我也有办法脱身,多此一举。”    风驰在二楼转拐处甩开了霍思晶的手。    吃了什么?那么大力气!    霍思晶撇撇嘴,“切!之前我强吻了你。这次我帮了你!咱们之间扯平了,我霍思晶不欠人情!”    “你说你叫什么?”风驰死死看着她的脸。    “本秀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再告诉你一次,我叫霍思晶!”霍思晶的傲娇的昂了昂头。    风驰一步冲到他面前,扯开她的运动衫,露出了霍思晶光洁的后背。    “你干嘛!流氓!”霍思晶一把将他推开,把衣服拉好。    风驰看着她跑开的背影,笑了笑,霍思晶。    小时候,他有一个玩伴,漂亮得跟个洋娃娃似的,她叫霍思晶,后背上有一块胎记。    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两个人玩过家家,一个新郎一个新娘。    她说,“爸爸妈妈是夫妻,他们一起睡的,所以我们也要一起睡。”    于是,小小年纪的她脱得灵光,睡在了他的儿童床上,背上的胎记他看的清清楚楚。    而这个霍思晶的胎记,简直和那个一模一样嘛!    风驰想,他以后可能不会是孤家寡人了。    陌尘寒宇他们的动作能有多快?    最快的也就是七年前,而他这个可是二十几年前订下的媳妇儿!    霍思晶,现在是时候兑现以前的承诺了。    非君不嫁,非卿不娶。    霍思晶一溜烟儿的跑的没踪影了,风驰也打道回府。    没关系,来日方长。    寒宇送费琳回去,半路上费琳睡着了,寒宇将车停在路边,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安静的跟个孩子似的。    费琳感觉到有一道强烈的视线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睁开眼睛,猝不及防的就看到头顶上方的寒宇。    “到了吗?”    “没有。”寒宇问她,“还想睡吗?”    费琳摇摇头,“不睡了。”    “和他们吃饭感觉怎么样?”寒宇重新将车启动。    “挺好的,”费琳说,“我以为他们都有架子,没想到都那么好处。”    “我就是没有架子的人啊,我的朋友怎么可能会有架子。”    费琳撇了撇嘴,“是吗?”    “我做代驾的时候你忘了你怎么对我的了?”开始翻旧账。    “……咱能不提了吗?”寒宇无语,难道要一直说那些事情吗?    “喂,代驾的,你会不会开车啊?你这水平还是去公园开开碰碰车算了。”费琳学着寒宇的样子,在副驾驶即兴表演起来。    寒宇失笑,“我那还不是为了追到你。”    “有你那样追的吗?”    “是你太难追了好吗?人家都说女人一遇到爱情智商就为零了,怎么到了你这里反而往上升了。”    费琳汗颜,“……”    邢烈把赫曼送回去曾皓然还没睡。    赫曼不在家时,为了能让他按时吃饭,邢烈专门找了一个煮饭的阿姨给他做饭。    “妈妈,你们回来了?”    曾皓然洗了澡,穿着新买的卡通睡衣。    “皓然,你怎么还不睡?”    曾皓然看了一眼还在放动画片的电视,“我本来想看完这集动画就睡的,哪知道它一直不完。”    都知道这是他的借口,赫曼说,“妈妈有一个好办法可以让它立马结束。”    曾皓然跑过去挡住电视,“妈妈,你这个办法一点都不好,还是等它自己结束吧!”    赫曼拿起遥控板,对着电源一摁,“好了,结束了,去睡觉吧。”    曾皓然放下徐膊,“叔叔,你也不帮帮我。”    亏他还一直在赫曼面前说他的好话,太不上道了,哭知道讨好他。    邢烈把他抱起来,走进他的房间,“叔叔有惊喜要给你?”    “是吗?”曾皓然一听有惊喜,立马搂着他的脖子,“是什么?是什么?”    “我们先去你房间,关上门才可以说,被你妈妈听到了就不行了。”邢烈悄悄的对曾皓然说。    曾皓然立马把房间的门关了,“妈妈,我睡了,晚安。”    大概十分钟,邢烈从他房里出来,赫曼问他,“你给他什么了?”    “没什么。”只是把手机给他看动画了。    “是吗?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我手机没电了。”    邢烈,“……”    “你放心,我设置了关机时间的。”    赫曼说,“我就知道是这样。”    ---题外话---大家久等了吧?我知道天气这么热,你们肯定都还没有睡,看了再睡也合适,我已经热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曾想风光嫁给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丝绕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丝绕绕并收藏曾想风光嫁给你最新章节